婦人對婆婆的冷眼不甚在意,只可惜了那碗蒸蛋。

端著大半碗野菜湯和兩個巴掌大的粗糧餅子,招呼驚蟄吃飯。

屋裡沒有桌椅,掀起木板床上的草墊,就當飯桌使了。

驚蟄接過婦人遞過來的餅子,

「等弟弟回來一道吃把,我頭疼的厲害,也不想吃。」

「你吃你的,餓不著他,不想吃也要吃,快些養好了給阿娘分擔些,免得她又說嘴。」

話落將手裡的餅子掰了一半放著,想來是給弟弟留的。

娘兩個低頭吃飯,不多時,小滿就牽著個姑娘進了屋子。

因為背對著光,一時也瞧不清長的什麼模樣,唯一能確定的就是,瘦,高。

走到床邊要看驚蟄頭上的傷,驚蟄這才看清了她的樣貌。

濃眉大眼,嘴唇略厚,很是討喜,一點也不像阿奶。

躲過小姑的鐵手,

「小姑,你還未洗手呢,我這個不打緊,你還是先吃飯把。」

「也好,先吃飯,

可是又挨打了?怎的不躲著點,跟她對上吃虧的還不是你,跟你阿爺一個樣,倔的要死。」

洗凈了手,去灶台邊端起碗喝湯。

「我聽小滿說了,其實去趙員外家也沒什麼不好的,你年歲小,又不會讓你做粗重的活,能混口吃的,也不用看你阿奶的臉色。」

還未等她說完,婦人啪的摔了筷子,嚇得驚蟄打了個哆嗦。

「說的好聽,你咋不去,她阿爺帶回來的錢鈔養不起我們娘三嗎?

要賣他女兒,先問過他去,欺負我屋裡無人主事,

就窮道要賣兒賣女的地步了。」

小姑忙放下碗,上來解釋。

「阿嫂,你明知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莫氣了,我以後再不說這樣的話了。」

話落撿起地上的筷子,擦洗乾淨,遞給婦人,這才蹲在灶邊吃起飯來。《相親對象是神明之女》第二十七章敵方BOSS加入我方陣營【為盟主冷月233加更】 北拳宗師。

洪日照口中說出這幾個字,也令整個精英拳館都嘩然起來了。

楚塵的精英拳館授課行,竟然引來了宗師級別的強者出現。

要知道,前些天,趙山單槍匹馬,以北拳的名義,橫掃禪城各家拳館的時候,禪城的宗師,沒有一個現身。

因為他們都自持身份,不會輕易對一個晚輩動手。

即便是打贏了,也並不光彩。

直播間。

「我查到這個高師傅的資料了,五年前就邁入宗師級別,有鐵拳之稱。」

「北拳一派,這是要欺負到我們南拳頭上了嗎?」

「過分了吧,竟然倚老賣老,以大欺小。」

整個直播間已經炸開了鍋。

尤其是剛剛才親眼目睹了楚塵的首席大弟子擊敗趙山的畫面,正是振奮人心時。

如今出現宗師『欺負』楚塵的場面,自然令人氣憤。

孫小月看了一眼直播間的人數,目瞪口呆。

破……萬了!

整個禪城圈內,恐怕都在關注著這場戰鬥了吧。

孫小月有一瞬間將直播關掉的衝動,不忍心讓楚塵在萬人矚目之下,被宗師欺凌。

不過,孫小月轉念又想,堂堂宗師級別高手來砸一個年輕小輩的場子,就算楚塵敗了,也沒有人會覺得楚塵沒有資格當南拳之師。

新版精英十三拳,已經證明了楚塵的能力。

以視頻為證,讓人看看,北拳一派的宗師是怎麼不要臉地欺負南拳年輕一輩。

宋顏和無憂也都站起來了,眸子擔憂地看了過去。

宋顏雖然不知道宗師級別意味著什麼,可從宋秋以及周圍眾人的反應可以知道,楚塵……遇到真正的挑戰了。

「姐姐放心,楚塵……不會那麼容易敗的。」莫無憂道。

莫無憂看著楚塵。

九玄門弟子,還是羅雲尊者的師兄。

楚塵的底牌,應該是奇門之術。

只要楚塵稍微施展,對方必定沒法防備。

精英拳館內,葉少皇與榮東幾人隔空對望了一眼。

趙家發難,從趙山的出手,到此刻北拳宗師高皋震的出現,都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

可這一下子,令他們也有點難受。

自己耗費萬金請來的宗師,竟然毫無用武之地了?

可錢已經給了一半。

今天只要楚塵被打殘,他們就要給另外一半的錢。

哪怕楚塵是被那位北拳宗師打趴下,結果也一樣。

自己等人付了錢,卻看別人表演,這種感覺實在太難受了。

「駱師傅。」葉少皇迅速做了決定。

楚塵今天一定要被踩在腳下。

可是,踩下楚塵的人,一定要是他的人。

一直坐在葉少皇旁邊閉目養神的一名中年男子此刻睜開了眼眸,目光凌厲。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中年男子站起來,邁步走過去。

他的出現,也一下子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

看見中年男子走出,黃家隊伍中,黃玉歘不由得眼睛發光,隨即振奮道,「我給大家介紹,這是南拳宗師,駱霄。」

而此時,中年男子也來到了楚塵面前,面容含笑,「南拳駱霄,倒也想領教一下南拳之師的高招。」

話語一落,一陣驚呼聲音再次響起來。

「又一位宗師!」

「南拳宗師,駱霄。」

「我查了資料,這位宗師來自鵬城,是一個拳師聯盟的元老,今天竟然出現在這裡,他從葉家奔雷拳館出來的,看來,是代表著葉家,向楚塵挑戰。」

「兩大宗師,同時挑戰楚塵。」

「楚塵也太倒霉了吧,這就是樹大招風嗎?」

不論是線上線下,都在議論紛紛。

這時,高皋震目光落在了駱霄的身上,「原來是駱師傅,失敬,不過,楚塵的弟子今天將我的徒弟雙腿打斷,這筆賬,我這個當師傅的,一定要親手討回來。」

「趙山也是趙家人。」駱霄搖頭,說道,「歸根到底這終究是南拳的事情,今天楚塵以南拳之師的名義授課,我身為南拳一員,自然要為南拳正名……」

駱霄看了一眼楚塵,「莫說是你,即便是南盟之主,都不敢自稱南拳之師。」

駱霄口中的南盟,全稱便是南拳拳師聯盟。

南盟的勢力龐大,他所在的鵬城拳師聯盟,只不過是南盟的一個分支。

高皋震寸步不讓,淡淡地說道,「凡事有個先來後到,今天如果不為我徒兒討回一個說法,我枉為人師。」

駱霄皺眉。

一旁,坐在輪椅上的洪日照面容陰沉到了極點。

在兩位宗師面前,楚塵彷彿成了軟柿子。

兩人爭搶著,要捏這個軟柿子。

互不相讓。

一時間,反倒是直接無視掉了楚塵。

洪日照身為精英拳館館主,此時對楚塵更是心懷濃濃的愧疚感。

畢竟,楚塵來精英拳館授課,還改良了精英拳館的十三拳。

現在卻要被兩位宗師欺負。

可他……無可奈何。

宋秋也是氣得咬牙切齒。

可對方是宗師級別的高手,他還能怎麼辦?

人群中,寧子州的眼神流露出濃濃的興趣了。

他倒要看看,這個局面,這傢伙怎麼去化解。

看到楚塵即將要吃癟,寧子州的心底里有著莫名的興奮。

楚塵見兩人不退半步,突然開口了,「兩位師傅,我有一個建議。」

兩人齊齊看著楚塵。

拳館的其餘人也是怔了怔。

在大多數人看來,楚塵現在的心情應該是非常惶恐,等待兩位宗師的審判結果。

他竟然主動說話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