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修突然站起來,走近秦未央。

秦未央的呼吸一下子緊張起來,可是,她愣是站在原地,一動沒動。

季修走過來,站在她面前,兩個人的距離很近很近。

季修說話的時候,呼吸都噴洒在她的臉上。

他的語氣低沉曖昧:"未央啊,你就這麼急著趕我走嗎?"

秦未央硬著頭皮,開口道:"我這是為了任務!"

季修他自己可能不知道,他距離一個人這樣近,對方的頭皮都會發麻!

季修聽到秦未央的話,突然後退一步,笑了起來:"我就知道,未央你不會這麼狠心的,對了,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沒有問呢?你今天有沒有告訴路彥昭,你要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秦未央板著臉點點頭:"恩,說了!"

季修幽幽的挑眉看了她一眼:"哦,那他身份什麼反應?"

秦未央忍著不耐煩,開口道:"他說既然我要報恩,那就給他當牛做馬三年,就算是報恩了!"

季修笑了:"三年啊,這剛好是你要離開我的時間呢,這個路彥昭,還真會說時間,只不過呢,他都主動要你留在他身邊了,這個還是比較合我心意的,未央,記得我會隨時讓你聯繫你的!"

季修說完,詭異的笑了一下,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看著季修的背影,秦未央一下子鬆了口氣。

直到季修離開她家的大門。

秦未央這才走過去,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她感覺跟季修說一番話,好像用了她全部的力氣,她整個人都是出於神經緊繃的狀態。

想到之後的路,怕是不好走,秦未央的心裡,更加難受了。

而另一邊,暗夜組織。

路彥昭也接到了林彬發過來的郵件。

郵件上詳細的介紹了秦未央從小到大的經理,秦未央小時候,在一家孤兒院長大。

因為長得好看,被一家人收養。

結果,這家人有個戀童癖的男主人,想要對秦未央不軌。

那麼小的秦未央,殺了男主人,跑了出去。

最後在乞丐中,被一個殺手組織選中。

秦未央的一身本事,都是在這裡學到的,只不過,後來這個殺手組織,在一次大型任務中,幾乎全軍覆沒。

而秦未央卻活了下來,她自此便成了自由殺手。

而跟她一起從這個殺手組織離開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黑黨的老大,沉風。

因為他們是一起從孤兒院長大,被收養,逃走,又進入殺手組織的。

所以,秦未央雖然沒有再加入任何組織,可是,她跟一手創立黑黨的沉風,關係不錯。

也就是說,秦未央是個自由殺手,跟黑黨關係匪淺,這算是她之前的背景。

看到這些,路彥昭也鬆了口氣,秦未央的身份,他也沒有什麼可避諱的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在調查秦未央身份的時候,他的心裡,暗暗地就希望著,會是這樣的結果。

現在,真的變成這樣的結果了,他感覺整個人都鬆了口氣。

知道了秦未央的背景,路彥昭第二天就打電話給秦未央:"我現在需要你來找我!"

秦未央皺眉:"去哪裡找你?你現在需要什麼事情用到我嗎?"

路彥昭笑了笑:"當然有事情需要了,你不是說當牛做馬報答我的救命之恩嗎?我當然是要滿足你的要求了,你就跟我說,你來不來吧!"

秦未央皺了皺眉,開口道:"來,你先跟我說說,你人在哪裡呢?"

路彥昭笑著開口道:"我在郊區的別墅里,待會我把地址門牌號發給你,你過來就是了!"

秦未央無奈的嘆口氣:"行吧,雖然不知道你找我,要做什麼大事,但是,既然你要我過來,我也會遵守我的承諾,隨叫隨到!"

秦未央說完,就掛了電話。

她掛了電話沒幾分鐘,就收到了路彥昭發來的地址。

秦未央換了一身衣服,就前往郊區別墅。

秦未央到路彥昭別墅的時候,路彥昭已經站在別墅大門外等著她了。

秦未央看著路彥昭一臉笑容,遠遠地看著自己,她的心跳,莫名的加快了幾秒。

她下意識的伸手捂著心口,神色有些複雜。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笑容陽光明媚。

秦未央就是想冷著臉,似乎都冷不起來。

她走到路彥昭面前,看著他,無語的開口道:"你找我有事嗎?"

路彥昭笑著看了她一眼:"你跟我進來就知道了!"

秦未央詫異的看著他,跟著他進了別墅。

秦未央打死都沒想到,路彥昭帶著她,把她帶進了別墅的廚房。

秦未央黑著臉,瞪著路彥昭:"你這是什麼意思?"

路彥昭一臉笑意的看著她:"你不是要給我當牛做馬嗎?現在該你表現的機會到了,當牛做馬的,就不用了,你只要幫我做頓飯就行了,我現在很餓!"

秦未央皺眉:"你自己都不會做嗎?我就不相信,你一點生活能力都沒有!"

路彥昭笑了笑:"我真的不會啊!"

他嘴上這樣說,心裡卻在想,路家的男人,有哪個不會做飯的。

自家親媽說了,老婆是用來疼的,所以,路家的男人,一定要會做飯,會疼老婆。

只不過,他卻很想吃秦未央做的飯菜,不知道她做出來的飯菜,是什麼味道呢!

路彥昭一臉期待的笑容,看著秦未央。

秦未央看了一眼路彥昭,雖然覺得他的笑容很欠揍,卻莫名的讓人覺得很暖。

她雖然不怎麼做飯,但是,她還是會做飯的。

只不過,因為長期在西方國家,她會做的飯菜,大抵都是西餐,中餐的水平不敢恭維。

看著路彥昭像個大型哈奇一樣,站在廚房裡。

秦未央無語的搖了搖頭:"你先出去吧,別再這裡礙事了,我快點做完,你就可以吃了!"

路彥昭點點頭,立馬出了廚房。

然後,他站在廚房門口,默默的看著秦未央。

秦未央徹底無語的,她沒好氣的嘆口氣:"算了,你愛看就看吧,反正,我做飯的技術也一般,你也偷不了師!"

路彥昭笑了笑,他就是想看秦未央而已。

至於偷師什麼的,他估摸著,秦未央做飯,未必有他做的好吃呢!

路彥昭站在廚房門口,斜靠在門邊上,勾唇看著秦未央,心情格外美麗。

秦未央打開冰箱,發現裡面的東西一應俱全,各種各樣的食材都有。

她現在都有點懷疑,路彥昭是專程買好菜,讓她過來做飯的。

她無語的搖搖頭,轉身看了一眼路彥昭:"我覺著,你怕是不想讓我給你當牛做馬,而是當保姆吧!"

路彥昭笑了笑:"如果你想當我家保姆的話,我是沒意見的,真的!"

秦未央徹底沒話說了,面對路彥昭這樣的人,她覺得,自己連脾氣都發不出來。

她默默的從冰箱里拿了兩塊生牛排:"我給你煎牛排吧,我煎牛排還不錯,如果你不夠吃的話,我再煎個雞蛋!"

路彥昭滿臉笑意的看著她:"那就再做個煎蛋吧!"

秦未央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快速的開始煎牛排!

牛排快好了,她用旁邊的小鍋,弄了兩個煎蛋。

秦未央把做好的煎蛋和牛排端出去,發現路彥昭已經弄了兩杯牛奶,放在餐桌上。

他看見秦未央的目光看過來,笑著解釋道:"牛排不好消化,我怕你吃了腸胃不好,先喝點牛奶對胃好!"

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將東西放在餐桌上,開口道:"我只是有點好奇,一般人吃牛排,不都喜歡喝紅酒嘛,你這是……牛排配紅酒?"

路彥昭笑了笑:"也不是不行嘛,我們吃飯前,先喝杯熱牛奶,我再給你開紅酒!"

秦未央看了他一眼,沒有再說什麼。

牛排和煎蛋都端出來了,秦未央看見,路彥昭果然拿出一瓶82年的拉菲。

她挑了挑眉,坐下來。

想到路彥昭剛才說的話,她不由自主的拿起牛排,喝了下去。

路彥昭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

他自己也笑著喝牛奶。

看見秦未央喝完牛奶,嘴角還有點牛奶漬。

他忍不住站起來,伸手去幫秦未央擦。

結果,秦未央看見他的手伸過來,下意識的去擋,而且,勁兒還挺大的。

路彥昭想到她之前的經歷,她這樣子,明顯是自己要對她不利似的。

他沒好氣的笑了笑,看著秦未央說道:"你嘴角有牛奶漬,我本來想幫你擦擦的,只不過,看你這麼戒備,還是你自己來吧!"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秦未央頓時有些不自然。

她看著路彥昭,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我這是習慣了,你別介意!"

路彥昭笑了笑,一邊開紅酒,一邊說:"沒事,我一個大男人,怎麼會介意這樣的小事呢!"

路彥昭的臉上,一直都掛著陽光的笑容。

秦未央開始詫異了,到底是什麼樣的家庭,才能教育出這樣的人。

黑魔法使 他明明是暗夜組織的老大,卻活的那麼陽光開朗,根本不像她這種生活在黑暗中的人。 第三日,一架架飛機從華夏大地出發,飛向世界各地,一位位尊者境,宗師境高手護航而行,保障飛機的安全。

足足五萬名華夏修鍊者奔赴全世界各地,全幅武裝。

他們的任務,是協助世界各地的人類鎮壓妖獸,守護各方,同時也肩負傳道之責,所過之處,組建各地修鍊者隊伍,幫助他們快速崛起,快速強大,共同抵禦這新世界帶來的危機。

任重而道遠!

哪怕是歐洲美洲大地不需要華夏高手動手,兩大神庭也開始組織大量神庭軍出動,但世界那麼大,妖獸太多太多。

一些國家的城市之間的聯繫甚至都開始中斷,只能靠著大量的軍事力量,龜縮在各個城市聚集地。

而今一隊隊華夏高手的到來,瞬間讓這些人得到極大的福音。

八萬多名華夏高手,大修士是主力,尊者境負責巡視各地,專門獵殺三階四階妖獸,其他的普通妖獸則交給普通大修士修士乃至內功修鍊者廝殺。

浩浩蕩蕩的,一場全世界性子的除妖獸的大戰打響。

每日,一頭頭的妖獸被屠戮,消息傳遞到華夏,轉化成軍功值,專門有兩位尊者境高手在全世界各地收集妖獸屍體,收集各種天材地寶,然後給予軍功值,可以任由兌換各種天材地寶。

華夏的高手,全世界各地的高手,一日之間開出去的軍功值十億之多。

大量的靈丹妙藥兌換出去。

當然,收入同樣不少,兩人攜帶的是那種大型須彌戒指,一日下來,十幾萬頭的妖獸屍體,各種天材地寶更是眾多。

大量的靈丹妙藥灑下去,頓時效果就起來了。

一周后,林楠看到具體的消息,華夏出去的八萬名高手死傷數百人,主要是普通內功修鍊者的死傷,但成長超快。

在地球之上,現代化黑科技與修鍊者的實力相結合,威力更大,否則死亡之數是這數倍不止。

除此之外,最好的消息還是各地的情況。

太平洋幾個小島國家,此刻得到華夏高手的清理,斬殺大量妖獸,總算是穩住了形式,一批批各自國家的年輕修鍊者誕生,甚至有了宗師境高手。

再加上一些現代化熱武器的輔助,甚至華夏滅魔槍的購置,讓這些小國總算是有了抵抗之力。

雖然妖獸之危還沒有徹底完全解除,但相對而言,他們安全了很多。

一位位當地的年輕男女發憤圖強,當地政府將大量的妖獸屍體,諸多收集而來的天材地寶全部兌換成靈丹妙藥。

有了實力,一切也就逐漸好了起來。

一支支各國的修鍊者隊伍也跟著華夏高手一樣,有模有樣的組建起來,並且快速上手,斬殺侵入的妖獸。

非洲大陸,澳洲大陸,以及亞洲各大國家,此刻到處都充斥著華夏高手的蹤跡,所到之處無數民眾夾道歡迎,充滿了無盡的感激。

雙石村,林楠依舊在休息著。

不,確切的說林楠是一直在研究著皇道之氣的特殊之處。

隨著一位位華夏高手外出,守護地球各地,林楠的名氣越發響亮,更多的皇道之氣湧來,源源不絕,但問題是林楠不懂得如何控制。

以至於到最後哪怕是其他人看不到這股特殊之氣,但卻能感覺到林楠身上的這種無上皇者之意。

連自家人面對自己的時候都有著頂禮膜拜之感,那種神聖之感,擋都擋不住。

其他人更是不用說。

以至於,林楠門都不敢出,就躲在家裡或者是鳳凰山,一直在專研這皇道之氣。

他問過老猿,但老猿也不知道,這東西太罕見了,古往今來也不過三人而已,皇道之氣代表的是一種特殊光環加持,也是實力的一種增長方式。

林楠能夠感覺的到,實力隨著皇道之氣的增加而增加,已然達到了化靈境的臨界點。

但問題是,硬是找不到皇道之氣收斂之法!

「這怎麼辦,該不會我渾身上下就這麼吧?」林楠躺在床上,充滿了無奈,先前吃飯的時候爹娘還在取笑林楠肯定是天神下凡,否則怎麼會如此。

看上一眼就想跪拜,這不是天神是什麼?

「不行,一定有辦法的,哪怕是傳說中的天神,也不可能一直釋放自己的氣息的。」林楠自語,而後重新盤坐在床上,開始研究。

控制自己的氣息,這點對林楠來說很簡單,任何修士高手都能做到一些。

但氣息控制住了,收斂了,但這皇道之氣還在!

皇道之氣主動進入林楠體內,然後不由自主的,林楠體內經脈真氣自主運轉起來。

若是換成其他人,估計做夢都會笑。

其他人辛辛苦苦的去修鍊,但對林楠而言,哪怕是睡覺時,修鍊依舊不曾停止,有皇道之氣的加持,形成了特殊的情景。

沒有放棄,林楠這次沒有再去想辦法控制經脈,他是看出來了,經脈和真氣的運轉是難以停下了,這個不受自己控制。

此刻他要做的是控制皇道之氣的收斂,尤其是不能溢散出去,這才是重點。

一次次的,林楠孜孜不倦,但一次次的失敗,想到各種辦法始終都控制不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