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浩軒的肚皮被佩吉這麼一撞,自己差點吐出來。

「現在不就好了嗎,多虧了你啊,又救了我。比起這個,你還是先把頭移開,我快喘不過氣了。」

佩吉抬起了頭,擦乾兩眼的淚水。

安浩軒被佩吉治療以後,行動自如,就像是根本沒有受過傷似的。

安浩軒站起來以後,發現了直通天空的巨樹。

「佩吉,這是你做的嗎?真漂亮。」

佩吉站起來,眼前突然一片漆黑,身體搖搖晃晃的,差點暈倒過去。

莉莉絲在佩吉的身後,及時扶住了佩吉。

佩吉在莉莉絲的懷裏,微閉着眼說:「我沒事,可能法力用過度了,一會就好了。」

通天巨樹的顏色慢慢淡去,幾秒鐘以後,化為殘渣被風吹走,徹底消失。

佩吉在莉莉絲的懷裏說:「客人,我還是想為那件事情道歉……」

安浩軒其實早就已經原諒了佩吉:「沒事,佩吉你救了我這麼多次,我已經不在意那件事了。」

「太好了……」佩吉的眼皮突然變得格外的重,沉沉地閉了下去。

佩吉的頭向前栽下,將變軟的狐狸耳朵對準安浩軒。

「佩吉!」

莉莉絲和眾人發出了關心佩吉的聲音。

佩吉以僅存的意識感受到了眾人的關心,她的心裏升起了股股暖流。

「能有這麼多人關心我,好開心……」

這是佩吉最後的想法。

達里奧看不下去了,說:「卡特琳小姐還有各位法師們,跟我一起去旅館!」

達里奧把佩吉背起來,直衝沖跑向旅館頂樓,其他人也跟了過去。

達里奧剛才找到佩吉的時候,佩吉在安浩軒的房間裏面,所以達里奧心裏想到的只有安浩軒的房間。

他以為那是佩吉住的地方,所以他背着佩吉衝進了莉莉絲為安浩軒準備的房間。

莉莉絲和安浩軒都跟了過去。

達里奧把佩吉的身子平鋪在安浩軒的床上,讓她得到休息。

達里奧以前保衛村子的時候,佩吉出來添亂,自己的父母就是因為保護佩吉才死去的,所以達里奧在心裏一直痛恨著佩吉。達里奧覺得要是當初沒有佩吉在,自己的父母就不會死去。

可如今,佩吉為了治療受傷的村民,竟然使出了卡特琳都不敢輕易使用的高等治療法術。

達里奧以前和法師相處過,清楚法力的存在。沒有法力,法師就無法使用法術。而法力又和法師的生命環環相扣,可以說是法師的「第二生命」。

達里奧和佩吉都深知,使出巨樹那樣的法術,佩吉的法力是完全不夠的。

可佩吉為了救助大夥,仍然堅持使用巨樹法術。

達里奧身為一個騎士卻走不出父母離去的陰影,而同樣失去父母的佩吉卻鼓起勇氣救助了大家。

達里奧深感慚愧,覺得自己還不如一個小女孩,於是他放下了對佩吉的仇視,下定決心一定不能讓佩吉出什麼意外。

「卡特琳,還有其他的法師們,請你們一定要救救佩吉,她現在看起來非常虛弱。」

達里奧明明之前還對佩吉保持着仇視的態度,這下卻成了最擔心佩吉安危的人。

卡特琳擠開人群,第一個走了過來。她摸了一下佩吉的額頭,在空中抹出一道光。

「法師小姐,佩吉到底怎麼了?」安浩軒率先發問。

卡特琳的聲音變得冷淡:「佩吉這是法術用過度了,已經超過了她法力上限的十倍,已經活不了幾天了。」

達里奧心酸了:「那該怎麼辦?卡特琳小姐你一定要救救佩吉啊!」

卡特琳也沒有辦法:「她明知道自己的法力並不多,還偏偏要使出那種看起來就非常耗費法力的治療術,珍惜她僅剩的最後幾天生命吧。」

「這孩子,怎麼這麼傻啊!」達里奧抓着佩吉的手說。

卡特琳說:「法力用完以後仍然堅持使用法術的話,就會以燃燒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而佩吉治療大家耗費的法力超過她法力上限的十倍,因此活不久了。為了救助大家,輕易就燃燒自己的生命,多麼偉大的一個孩子!」

安浩軒說:「卡特琳小姐,難道就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來救佩吉了嗎?」

「辦法是有的。以我手指的方向為北方,空名島西邊有一個小島,聽說上面就有一株奇特的植物。那植物吸收了月光與星辰之精華,用來做葯的話,可以治療任何傷,無論是外傷還是佩吉這種內傷都可以。」

達里奧拍拍安浩軒的肩膀,說:「人類朋友,我們一起去吧!」

人群當中的其他幾位法師大聲反對卡特琳:「卡特琳,你瘋了嗎?那上面危機重重,你是想讓達里奧和新來的人類去送死嗎?」

達里奧摟住比自己矮了兩個頭的安浩軒的脖子,說:「不用擔心,這一次,可是有人類站在我們身邊。」

安浩軒一臉茫然,內心裏湧現出一種想法。

「看來以前到這裏的那批人類確實幫了不少的忙,達里奧竟然如此信任人類。」

達里奧接着說:「從安浩軒與狼人的作戰中就可以看出來,這位人類朋友天賦異稟,看到他我就想起來了以前和人類一起征戰沙場的光輝歲月啊。我們要相信安浩軒。」

「喂喂喂,可別擅作主張啊,我可沒有說過我要跟你一起去。」安浩軒在心裏拒絕了達里奧無數次。

達里奧又變得像年輕時那樣熱血沸騰,有了他的言語,大夥都舉起手來歡呼,支持安浩軒和達里奧一起登陸那座危機重重的島。

「那座島叫什麼名字?」安浩軒被擠的喘不過氣。

「艾緣島。」

艾緣,哀怨?安浩軒可不見得這是個好名字。

達里奧發話了:「我們明天就準備出發,誰願意跟我和安浩軒一起去?」

話音剛落,剛剛還鬧得沸沸揚揚的人群立刻安靜了下來。

畢竟大家還是很害怕,到艾緣島的人通通有去無回,很多人還沒到就已經失蹤了。

大家一鬨而散,原本擁擠得不透氣的房間頓時只剩下了安浩軒、莉莉絲、達里奧、佩吉和卡特琳。

而卡特琳嘆了一口氣,也勸告達里奧:「你還是想清楚再決定去不去吧,你已經不是當年那個無所畏懼滿腔熱血的年輕騎士了。何必要為了一隻小狐狸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險呢,而且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好自為之吧,達里奧。」卡特琳摔門而去。

達里奧的臉陰沉着,只要看一眼就會感覺到窒息一樣。

「達里奧,我和你們一起去。」莉莉絲安慰著達里奧。

達里奧把手從安浩軒的脖子那裏鬆開,安浩軒終於可以呼吸新鮮空氣。

「還真的要去嗎?雖然我也很擔心佩吉,但是聽卡特琳描述得那麼恐怖,想想還是算了。」安浩軒心生恐懼,不想登陸艾緣島。

「佩吉為我們獻出了生命,我願成為佩吉的『劍』!」

時隔多年,達里奧這把『劍』又找到了新的主人。

安浩軒很佩服達里奧的精神。

到了深更半夜,大家都走了,房間里只留下了安浩軒和佩吉。

安浩軒摸了摸佩吉的額頭,被燙的縮回了手。

「怎麼這麼燙?」

安浩軒想起身找水,這才想起來,自己那十二瓶礦泉水已經被狼人法師粉碎了。

「水可以用了!水可以用了!狼人給我們的水解毒了!」一個村民到處歡呼,恨不得把這個消息傳到每個人的耳中。

狼人或許是被安浩軒使用的煙花嚇到了,總之,狼人已經為空名島的水域解了毒。

現在,村子裏的水又可以重新利用了。

這對大家來說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安浩軒的床頭柜上有一個方形盤子,那是之前莉莉絲給他的。

安浩軒還沒用過上面的毛巾,他抓起毛巾就往樓底跑。

待毛巾濕潤后,安浩軒把毛巾敷在佩吉的額頭上。

佩吉醒了。

「唔……這是旅館嗎……我還睡在客人你的床上……我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給我敷毛巾?」

佩吉已經連自己額頭髮燙都感覺不到了。

這一次,安浩軒才明白,法力用過度的後果。

安浩軒說:「沒什麼,睡一覺就好了。」

佩吉說:「客人,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大家都在關心我,我好開心。」

安浩軒說:「因為你用一己之力保護了大家,大家都很喜歡你。」

佩吉的臉也因為發燙而變得通紅,伴隨着安浩軒的入睡,這一天也悄無聲息地過去了。 以宇智波富岳與志村涼真的關係,自然不存在停下來「友好交談」的可能,兩方人交錯而過。

宇智波富岳三人向著警衛部而去,而志村涼真三人則是向著志村家族所在而去。

「還真能隱忍!」

返回志村家族的路上,志村涼真心中暗道。

與宇智波富岳的遭遇並非偶然,而是他有意為之,算準了宇智波富岳會在這個時間點出現在那條街道,故意出現在那條街道。

而他的目的,則是為了試探宇智波富岳。

他想看看接連對宇智波家族進行打壓之後,宇智波富岳是否還能隱忍住。

結果令他失望,宇智波富岳並沒有輕易被激怒,還是一如既往地擅長隱忍。

「不知道接下來你是否還能忍住?」

想到家族接下來的計劃,他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冷笑。

只要宇智波家族還存在,木葉高層對於宇智波家族的打壓便不會停止。

就在不久前,志村家族受到團藏顧問的授意,秘密聯絡其他家族,準備剝奪宇智波家族監管村子出入口的職務,對宇智波家族進行進一步打壓。

監管著村子的出入口,宇智波家族對於進出村子的商隊有著極大的監管力。

一直以來,宇智波家族借著對進出村子商隊的監管力,獲得了不少商隊的「分紅」。

宇智波家族一旦失去了監管村子出入口的職務,想要獲得這種「分紅」顯然便不可能,而志村家族以及其他一些家族將替代宇智波家族,瓜分這種「分紅」。

「若監管村子出入口的職務也被剝奪,宇智波家族將斷掉大部分的經濟來源,我不相信這樣的情況下,你還能夠隱忍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