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老鬼道:“哦,說來聽聽。”

“這個地方,是元末那人的墓。”

安老鬼並不意外:“我知道你能想到。不過,並不是他的墓,而是他重新設置煉製陰屍王的祭臺。”

許師傅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他第一次煉製陰屍王,卻給本派祖師阻止了。此人在當時雖有大才,但大勢如此,他也是無力迴天,最後是鬱鬱而終。他死後,他的後人把它找地方安葬了。此人集道家,薩滿,苗家三家之長,當時各大門派對他的墓非常關注。但那麼多人找了許多年,沒有半點收穫,我還以爲是這個,沒想到只是個祭臺。”

安老鬼道:“因爲他的後人安葬的時候,根本沒按三家任何一家的儀式來埋葬。若是不然,早就給人倒掉了。不得不說,這人就是死了充滿了祕密,連真正的墓穴都不知道。只是可惜,他留在祭臺的很多寶物,我找到的時候,已經沒剩下多少了。”

“你的意思是,解放前日本人那一次……”

“不錯。”

他們說得含糊,但我還是聽懂了,這個地方,就元朝末年陰山祖師敵人的祭臺。由於方法不按常理,一直沒被髮掘。

李東曾說過,這裏解放前曾是一座城隍廟,後來有一天,有人告訴村民,說日本兵不久即到,讓他們給城隍廟老爺搬家。

現在聽來,我感覺這人有可能是此人的後人,一直暗中守護着此地。

這樣做,城隍廟寬敞,日本人進城後,肯定會選擇城隍廟安營紮寨。到時候,只怕會發現下面墓穴。那人便以術法方式,想運用村民搬空城隍苗,逃過一劫。

沒想到天不遂人願,村民慢了一步,日本人佔領了這個城隍廟,把裏面的神像等擺設搗毀,當成了兵營。後來日本人堅壁清野,囤積物資,接下來三天後四處掠奪搶來許多物資,堆積在城隍廟裏。但在第四天早上,城隍廟內一百多個日本鬼子,盡數無聲無息的死在睡夢中,死後表情更是猙獰可怖,就像見到了什麼最不可思議的可怕之事。

現在看來,事實應該是日本人在城隍廟裏發現祭臺,以爲發現古墓,便把附近村民片片來做勞力,幫他們挖墓。這樣能解釋我們進來過後,見到的那些器械,還有無數具乾屍。

當時,應該是日本人挖到中途,觸發了墓中東西,將某種邪物放了出來。那些日本人和村民來不及逃走,紛紛死在了這裏。

外面的村民不知就裏,於是以訛傳訛,最終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日本人雖然清洗了一遍,但應該還留下不少東西。安老鬼發現這個地方,收穫破豐。安老鬼爲何會苗家的蠱術,還有煉製陰屍王的辦法,這樣才解釋得通。

安老鬼道:“所以,許纔怪,你明白我爲何會這麼做了吧?”

許師傅點點頭:“我明白,看來今日我們是不死不休了。”

安老鬼嘿嘿一笑,慢慢向前走着。沒走兩步,身後一暗,走出一男一女兩具血屍來。

其實,他自出現,我一直奇怪安老鬼怎麼到這裏來的。許師傅是控制一具乾屍,現在看來,安老鬼則是這兩具血屍帶他從深坑邊過來的。

“今天,你們都可以去了。”

安老鬼一揮手,兩具血屍立刻衝了過來,速度快極。

對方來勢兇猛,我們不能怠慢,江碧瑤嗖的一抖手,一道寒光直奔男屍胸脯。電筒光下,眼見男屍刷的一下,向上一竄,人沒了,短刀噹啷一聲掉在幾米外。

我正要幫她,忽然後背一陣陰風,剛想雙手抱頭側滾翻。後面噹啷一聲,男屍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天而降,照着我後背就是一拳。他力道極大,打中必死無疑。

我就地一滾,終於躲了過去。

這一下,也看清楚這男屍臉。

“是你……”

這具男屍,正是那次我去趙老闆幫他處理完酒店的事後,回來去顧盼盼家裏,居然撞見一名男子。這名男子,正是面前這具男屍。

不得不說,這男屍力道極大,而且速度又快。那次我遇見他,就追之不上。我從昨天一直到現在,除了昨晚休息幾個小時,無論是身心,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早就已經超出人體的極限了。

無論是那些乾屍,還是其他的,我仗着一口氣,尚能解決掉。

這男屍太過厲害,一陣進攻,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總裁賴上小甜妻 這個時候,男屍又撲了過來,當臉向我擊來。我回手一刀,這男屍身子好像沒有重量一樣,噌的一聲,後退了好幾米,彷彿是飄過去的。

我心困神乏,已經快堅持不住了,眼瞧男屍又落了下來,正不知怎麼辦時。忽然聽見剛纔後方‘啪’的一聲,隨着這一聲響,我回頭一瞧,險些當場給嚇死了。

原本中刀的陰屍,重新又站了起來。

男屍和那具女屍身體飄起,分別站在陰屍王左右,一高一低,就好像護法似的。

“這下完了。”

我心裏這樣想着,許師傅和安老鬼打得難解難分,我和江碧瑤連這兩具屍體都無法對付,再多一具詭異的陰屍王,沒有任何勝算。

念頭剛落,陰屍王帶着兩具血屍,向我們撲了過來。 他們動作快極,刷的一下站在我們對面,開始向我們逼近。

我們沒有任何辦法,這個時候,電筒光射過去,照亮了女屍的臉。

“怎麼可能?”

我大吃一驚,幾乎不敢相信。因爲,這女屍居然是顧盼盼。

顧盼盼在趙老闆那裏被劫走後,我一直想去救她,無奈對付不了安老鬼。所以,只好毀掉安老鬼煉製陰屍王的計劃,希望這樣能救出她。

可是現在已經晚了。

因爲,顧盼盼已經給安老鬼煉成了血屍。想到這裏,我心裏一陣難過,顧盼盼的死,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林濤,你還愣着幹什麼?”

我站着不動,陰屍王和兩具屍體攻過來,江碧瑤爲了救我,替我擋下攻擊,自然不是其對手。男屍一下躥到近前,直擊江碧瑤的面門。

江碧瑤下意識用短刀擋了一下,鏘的一聲火星四射,江碧瑤的虎口當時就震裂了,短刀啪的一聲就掉在了地上。

“我去你孃的!”

我見狀大急,衝上去,抽起短刀照着男屍腦袋就是一刀,男屍也不躲,這一鏟彷彿打在了輪胎上,嘭的一聲又彈回來了。

一看這陣勢,我趕忙後退,心裏暗道完蛋,“這陰屍王不怎麼攻擊,但有他事情就變得詭異無比,似乎把他們的力量增強了。“

就在這時,只聽背後嘩啦一下。江碧瑤已經被顧盼盼擊倒在地,那具陰屍王就在邊瞧着,一雙眼睛有如星空,不斷旋轉。

我冷汗直流,兩具血屍向我們走來,我扶起江碧瑤,緩緩後退,退着退着,忽然感覺靠到了什麼東西上,一回頭,發現許師傅面目猙獰站在自己身後。

“許師傅?”

我嚇了一跳,這時候如果許師傅也受了傷,自己倒也不如抹脖子痛快了。

許師傅咬牙切齒的道:“小子…你快退後,我用五鬼拖住安老鬼了…”

“什麼?五鬼?”

我非常驚訝,五鬼不是安老鬼一直馭使的麼?什麼時候許師傅也能馭使了?

我回頭一瞧,果不其然,安老鬼正和五個身影在戰鬥,但這五個身影我覺得有些眼熟,突然想了起來這五鬼不就是在墓地小屋裏封着那五個嗎?

許師傅居然把他們制服,並且帶過來對付敵人,上次五鬼被安老鬼利用,還傷了許師傅。許師傅怎麼將他們制服,用來對付安老鬼的?

此刻容不得我想那麼多,就見許師傅一咬牙,面對靠近的三具屍體,只見他從哪裏拔出一根銀針,插進了自己耳朵後面。

我一看圈都紅了,許師傅使的這種針法叫“借命針”,是一種激發人體潛質的針法,在鍼灸聖典《太原鍼灸寶典》與全真傳世醫書《滄世百解》中都有詳細記載,比興奮劑還誇張,臥牀多年的病秧子用上這種針法,立即就能下地去跑馬拉松。但這種針法屬於殺雞取蛋式的做法,在身體虛弱的時候行此針法,亢奮的時候忽然猝死也是很有可能的。

施完針後,許師傅臉上立即繃出了數條青筋,手指的骨頭結攥的喀喀直想。

此時,兩具血屍已經到了跟前,直接襲來,看架勢是要把左右攻擊許師傅。

許師傅一咬舌頭,臉色變得血紅,我又眼眶帶淚,幾乎要哭了出來。

許師傅這一招,正是烈陽殺,許師傅剛纔以針催發出來的潛力,再借烈陽殺的威力,兩具血屍定然會給擊潰。甚至,連那具陰屍王都不能好過。

可是,安老鬼卻沒有受任何傷。

以安老鬼的實力,那五鬼絕對不是對手,許師傅施展烈陽殺過後,肯定會身受重傷,到時我們仍難逃一死。

“許師傅……”

我緊咬牙關,但實在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好。

我看着一臉慘白,雙眼赤紅的顧盼盼,突然心中一動。

“對了,通靈鬼嬰?”

這小傢伙自上次在樹林墓邊對付蛇蠱受傷後,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動靜。現在已經是生死存亡之際了,我要是死了,你也活不了,小傢伙居然一直沉睡着,根本不出來。

“快出來吧,通靈鬼嬰。”

許師傅正在運作,我卻知不能再拖,但苦於沒有辦法。靈光一閃,既然每次有危險,通靈鬼嬰感覺我受到威脅纔會出來,現在,只能這樣一試了。

我立刻拿起短刀,一下子朝自己眼睛刺去。

如果你仍然沉睡,這危險感受不到,仍然待在裏面不出來,我留下一隻眼睛也沒什麼用。反正,死人有沒有眼睛,也並沒有任何區別。

我刀直向眼睛插去,力道大極,一瞬間,距離眼睛就只有寸許距離。

我牙齒都快咬碎了,就在這時,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道衝出來。伴隨的,是我頭腦昏卻,眼前天旋地轉。當神力再恢復過後,發現通靈鬼嬰正趴在地上,呆呆瞧着面前的血屍。

而自通靈鬼嬰出現後,兩具血屍也停止動作,全身都在發抖,似乎內心非常糾結。

許師傅眼見有意外,便不再動作。

陰屍王眼睛裏的黑光,則越來越盛,十分詭異。

兩具血屍身上煞氣陰氣,一會強,一會弱。腳步擡起,又放下,如此不斷重複,顯然陷入了極大的混亂當中。

“孩子,我的孩子!”

僵持片刻後,顧盼盼一雙眼睛變作黑色,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通靈鬼嬰不知是否靈智一開,還是受到什麼感召,慢慢爬了過去。

顧盼盼抱起通靈鬼嬰,臉上一直溫和的笑容:“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孩子……”

這個時候,她身上的陰氣和煞氣,正飛速的流逝着。那具男屍也不例外,俯身摸着通靈鬼嬰的頭,一臉笑容。

“謝謝……謝謝你照顧我的孩子……他都長大了……”

片刻後,顧盼盼目光露在我身上,嘴角帶着一絲笑容,抱着通靈鬼嬰靠在男屍懷裏,然後就一動不動了。

兩具屍體上再沒有一絲陰氣煞氣,他們真正的死去了。

通靈鬼嬰似乎有些意外,一陣咿呀亂叫,但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男屍,原來就是顧盼盼的男友。”

我一直奇怪這男屍是何人,如今答案已經揭曉,他們一家三口,本可以過着幸福平靜的日子,一切都是因爲安老鬼。

“安老鬼,哈哈……受死吧……”

此時,許師傅烈陽殺噴出,正中陰屍王。陰屍王身體猛地飛起,撞在了石壁上。黑氣狂冒,陰氣,煞氣,好像決堤的洪水,飛速流逝着。

這次,身體居然直接化作了屍塵,被風吹散了。

“安老鬼。”

看着顧盼盼和她男友的屍體,再想到李東,我怒從心起。拿起短刀,不要命衝向安老鬼。

此刻,安老鬼剛擊潰五鬼,轉過身來,突然胸口一涼。

“你……”

安老鬼手摸着胸口,再看着我的臉,一臉的不可置信。

實話說,我也根本不相信這一刀居然直接就捅中安老鬼,根本不相信眼前所見。

“譁……”

我抽出短刀,安老鬼胸口鮮血狂噴,他本站在深坑邊上。這抽出短刀後,身體立刻掉了下去。但詭異的是,身體掉下不久。五鬼出現,鬼魅接住安老鬼身體,帶着他飛帶朝外邊飛去。

“許老怪,你用借命針催使烈陽殺,躲在全身經脈盡毀,陽氣大失,你已經廢了。小子,今後我的敵人,就換做你了。”

我一愣,以爲這一刀會要了安老鬼的性命,沒想到,一切的故事纔剛剛開始!

(本書至此全部完結,謝謝大家,謝謝還在看書的朋友。) 林濤的故事或許纔剛開始,我們的故事卻已經要結束了,全書至此完結,謝謝還在看書的幾個人,大概是20多個吧,謝謝你們,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幾千人的追讀,最後只剩20多人,但還是謝謝你們。

我本想把這完結留在2015,把遺憾留在2015,結果還是晚了一點,或許這就是人生之事八九不如意吧,感謝所有的不順利,讓我們成長,我也想將故事繼續講下去,可惜我做不到了,我不能讓網站一直虧錢,網站也不會讓一本賠錢的書繼續下去,我們大家都要賺錢養家,僅此而已。

這是半仙第一本草草完結的書,我希望不會再有第二本。

2016,新的開始,希望我的好運氣也早點到來,祝看到這幾行文字的朋友元旦快樂,新年好運。 白夏看著樂天一頭汗水,連忙點頭。

「好!交給我你就放心吧。」

「謝了。」

樂天起身就往醫院的後面跑去。

「好了,沒事了……這個女孩是突發了疾病,剛剛那個是我們醫院的醫生,他是在為女孩做急救!大家不要誤會……」

白夏還是很聰明了,馬上為樂天編製了一個身份,然後做出了不太合理的解釋。

這麼一說,這些圍觀這馬上釋然了,怪不得那個男人那麼著急了,原來是急著救人啊,說起來……這還是個好人呢。

樂天追到了醫院的後面,卻沒有發現蘇紫萱和張斌。

「氣機牽引!」

樂天低喝一聲,他掏出一片柳葉仍了出去,柳葉直接飛出了醫院。

樂天快速的追了出去。

「咦?那不是樂天哥?」

小五和李大利突然看到樂天在路上飛奔。

李大利看了一眼,的確是樂天。

「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他疑惑的問。

「大利哥,我去看看吧。」小五問道。

「好!你自己小心些。」李大利點點頭。

他和小五本來就是閑著沒事出來溜達的,小五這丫頭最近感覺一直別悶得慌,現在的平靜生活和她以前的生活比起來簡直有天壤之別。

小五的奔跑速度可比樂天快多了,她快速的跑到樂天的身邊。

「咦……小五啊!」

樂天喘的比一條狗好不了多少。

「樂天哥你要做什麼?」小五連氣息都沒有亂。

「追人!你來了正好,幫我一把……」樂天說道。

小五拉起了樂天的手,有了小五力量的加入,樂天的跑步速度明顯快了許多,而那一片柳葉的速度也很快。

兩個人居然一路跑出了郊外。

樂天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一跑兩個小時?

小五也累了,畢竟她還拉著一個樂天呢。

「艹……早知道這麼遠就打車了。」樂天罵道。

這個蘇紫萱倒地將張斌追到什麼地方了?

「樂天哥……前面有人。」小五提醒道。

樂天看了一眼,面色大變。

「快點!」他催促道。

小五加了一把勁,兩個人快速的跑了過去。

「咚……」

鍋蓋的尾巴猛地甩了過去,可是對方看起來怡然無懼,和鍋蓋對峙的人居然一伸手抓住了鍋蓋的尾巴。

鍋蓋已經變成了霸王蠑螈的狀態,很明顯它的對手極其強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