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菱和緱明姿聽此,同時朝上望了望,兩人也是一臉的疑惑,黎姿站了起來,說道;“我去看看。”

說着,上了二樓。

“我還沒有玩膩,我不願意賣,等我什麼時候膩了,黎姿,我免費送給你,怎麼樣?”狄澈淡淡開口,挑了挑眉頭,心裏卻是悶得慌。

黎姿剛準備敲門,就聽到了這樣一句話,整個人猶如被五雷轟頂一般,站在遠處,臉色“唰”的一下,陡然變得蒼白起來。

全身發軟,若不是她的扶着旁邊的牆,想必已經癱軟在地上了,淚水無聲的流了下來,原來,自己在他心裏,永遠都只是一個玩物,因爲還沒玩膩,所以,所以纔沒有放手,就是這樣,這樣嗎.

黎姿閉上了眼睛,任眼淚留着。

張遠揚聽到這句話,猛的一擡頭,看着狄澈雲淡風輕的樣子,皺緊了眉頭;“黎姿是個單純的女孩,經不起你這樣的折騰,你不喜歡她,那麼你放手,讓我來守護她,我一定會讓她成爲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而不是被你當做玩物!”

“砰!”的一聲,張遠揚狠狠的將桌上的花瓶摔在了地上,一雙手緊緊的握着,爆出了青筋,極力的忍着想要一拳打在狄澈身上的想法。

若是狄澈受傷了,黎姿會心疼。

狄澈彷彿沒有看到一般,笑了笑,說道;“我說過,我還沒有玩膩,所以,收起你的心思。”

“你.”張遠揚不知道說什麼好。

狠狠的瞪視着狄澈。

而緱明姿和安菱也聽到了二樓傳來的聲響,兩人對視一的跑了上去,剛好就看到一臉無神的黎姿。

“姿,你要去哪?”看着饒過她們的黎姿,那脆弱的樣子,讓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懷裏好好安慰一番。

黎姿沒有回答安菱的話,因爲,她已經沒有力氣發出聲音了,狄澈的話猶如一盆狄水,從頭澆到尾,讓她的心,剎那間被刺的血肉模糊。

她想要離開,至少現在,她不想見到狄澈,她害怕質問他,因此得罪了他,讓他對自己不再有興趣,那樣,自己就沒辦法再呆在他的身邊了。

若是不能在他身邊,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

黎姿走了出去,狄風一吹,她感覺不到絲毫的寒冷,哪怕嘴脣凍得青紫青紫的,兩眼依舊空洞無神。

“姿?”

聽到有人叫她,黎姿並沒有停下腳步,依舊朝前走着。

李思成一愣,看着黎姿的背影,直覺告訴他出了事了,連忙走了過去,將黎姿拉住了,看着她蒼白的臉,疑惑不已:“姿,你怎麼了?怎麼成這個樣子了?”

黎姿緩緩的擡起頭,但是兩眼之間的焦距根本就沒有停留在李思成的臉上,緩緩閉上眼睛,頭一暈,倒在了李思成的懷裏。

李思成驚訝不已,當即將她抱了起來,朝林琳那邊奔去。

“你說什麼?黎姿暈倒了?”林琳接到電話,大吃一驚。

聽到林琳焦急的聲音,李思成連忙安慰着說道:“應該沒事,我帶她過來了,你準備點熱的吃的,讓她暖暖,我看她是因爲被風吹的。”

“好好,我知道了,她本來就怕狄,我明白了。”

林琳掛了電話,連忙熬起粥來。

而張遠揚的房裏,緱明姿和安菱進去後,看到滿地的碎片,還有兩人之間的氣氛,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張遠揚回過神來,看了兩人一眼,朝她們後面望去,皺了皺眉頭“黎姿呢?”

“她.”安菱皺了皺眉頭,說道,“你們是不是說了不該說的,姿她先上來的,等我們聽到裏面的響聲才衝上來,但是那時候僞文青雙眼無神的離開了,無論我們怎麼叫都不理。”

張遠揚心裏一個“咯噔”,看來,剛纔她們兩人的談話讓黎姿聽到了,想到此,不禁看了一眼狄澈。

“我去找她。”

說着,張遠揚就要出去,但是狄澈將他攔住了,眼眸愈發深邃起來,“不用了,我去找她,她是我的妻子。”

說着,開着車,立馬離開了。

安菱疑惑的看着張遠揚,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兩個怎麼回事?”

張遠揚苦笑一聲,緩緩說道;“黎姿也許聽到狄澈的話了,狄澈說,她只是他的玩物.”

安菱大吃一驚了,喃喃低語:“怎麼會,姿怎麼剛好就聽到這句話了,她,該有多傷心。”

想着,咬了咬嘴脣,說道,“不行,我也要去找,我怕她出事!”

張遠揚點點頭,兩人一起離去了,緱明姿看着幾人的背影,挑了挑眉頭,她就知道黎姿在狄澈心裏根本就不算什麼,玩物?

緱明姿眼裏閃過一絲精光,果然呢,原來只是個玩物。

嘲諷的一笑,黎姿這樣的女人居然妄想飛上枝頭做鳳凰,也要看她何不合格!

能在狄澈旁邊站着的只有她緱明姿! “黎姿,你醒醒!”

看着李思成將昏迷中的黎姿放在牀上後,林琳氣不打一處來,能將黎姿傷成這樣子的,除了狄澈,她想不出有第二個人!

“黎姿,我再說一遍,你最好迅速的給我起來!不然,我立馬就將你帶走,讓你再也找不到狄澈!”林琳火了,插着腰指着黎姿罵着。

“黎姿!你聽到沒有!你知道我的,從來說一不二!”林琳再次將聲音放大起來。

李思成覺得這個辦法不行,正準備說去請醫生,但是,黎姿的眼睛明顯的動了動,緩緩的睜開。

她是清醒的,但是,她不想掙開來,看着林琳,緩緩說道;“你能將我帶到哪裏去?只要他沒有讓我離開,我走也會走到他的身邊的。”

林琳白了黎姿一樣,說道;“你,我真不知道怎麼說你,在他身邊你就只有受傷的份!”

黎姿搖了搖頭,並不說話,別過頭,沉浸在自己的思考裏。

李思成看着兩人,慢慢的退了出去,想着去買點吃的,也好將空間留給他們。

見李思成出去了,林琳的眸子動了動,隨即看向黎姿,將自己的心思壓了下去,放緩了聲音說道;“說吧,這次是爲了什麼?”

黎姿搖了搖頭,沉默了一會兒,這才說道;“我不想說。”

不想說?林琳愕然,她到底發生了什麼,居然有不想說的?

看來,這一次的事情十分的嚴重,緩緩的嘆了一口氣,說道;“既然你不想說,那就不說了,你也不要想了.”

話音剛落,電話響了起來,林琳一愣,看向來電提示,又看向黎姿,說道;“是狄澈,你要接嗎?”

黎姿皺了皺眉頭,說道;“你就是說我在你這跟你聊天,等下就回去。”

“你.”林琳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她實在是沒有話來說黎姿了,她知道也明白黎姿對狄澈的感情,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黎姿居然會到這個地步,明明那個男人已經傷害她這麼深了,可是她還傻不拉幾的要跟在他的身邊!

黎姿黯淡了眼神,她也知道自己這樣子是在犯賤,是在作踐自己,可是跟狄澈生氣,她又生氣不起來。

“林琳,你就讓我等到他親口跟我說讓我離開吧,不然,我不會死心的。”

黎姿的語氣裏透露着濃濃的憂傷,林琳嘆了一口氣,按下了接聽鍵,按照黎姿所說的轉達給了狄澈。

車裏,狄澈皺了皺眉頭,緩緩說道;“我知道了,告訴她我去公司了,有什麼事情打手機就好。”

說着,便掛斷了電話

黎姿躺在牀上,也不知道在想着什麼,林琳見此,替她將房門關好,走了出去。

剛出去,就看到李思成帶着吃的進來,小聲問道;“姿她,怎麼樣了?”

林琳搖了搖頭,也不知道說什麼好,然後擡頭問道;“你要是沒事就先回去吧,我能照顧好她。”

“琳,我.”李思成皺了皺眉頭,隨即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我明白,但是,我以前說的話都是真的,你一定要等着我。”

林琳勉強的露出了笑容:“比我好的有很多,我們無論從哪裏都不般配。”

停頓了一會兒,繼續說道,“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

“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的,你等我,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李思成眼神裏有着說不出的堅定,轉身離開了。

林琳坐在沙發上,腦子裏滿是李思成的話語,嘆了一口氣,原來,她也會爲了感情的事情而傷腦筋。

黎姿睡了一覺之後醒來,心情好了不少,走了出去,看到林琳看着無聲電視,但是眼神根本就沒有在電視上。

“林琳,你怎麼了?”黎姿皺了皺眉頭,疑惑的看着她,坐在了她的身邊。

林琳聽到黎姿的話,將思慮拉了過來,淡淡一笑,搖了搖頭:“沒什麼,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你醒了,怎麼樣了?”

“沒什麼了。”

黎姿深吸一口氣,笑着說道,“天色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林琳皺着眉頭問道:“你確定你要回去?你要知道狄澈根本就不在乎你。”

“我明白。”

黎姿笑了,“哪怕是一個玩物,我也要做一個特別的玩物,我要讓他厭惡我的時間拉長.這樣,我就能在她身邊呆的久一點,你說呢?”

林琳愣住了,好久才說道:“你沒救了。”

“當遇到他,當成爲他情人,哦,不,玩物的那一刻,我就已經沒救了,因爲我的心底全都是他,只要他開心就好。”

黎姿的喃喃自語聽在林琳的耳朵裏格外的有感悟,嘆了一口氣,她們不愧是好朋友,連感情問題也那麼的相像。

目送着黎姿離開後,林琳站在窗邊,想着李思成的舉動,自己,是不是該向黎姿一樣,勇敢一點,也給兩個人一次機會,哪怕最後失敗了,但是有一段美好的回憶也好,不是嗎?

黎姿回到家裏的時候,看到客廳裏的人,愣了半天,她沒有想到狄澈還會在家裏,慢慢的走了過去。

揚起一抹不自然的笑容,說道;“狄澈,你還沒睡啊!”

狄澈擡起頭,緊緊的盯着她,直到黎姿眼神發虛的低下了頭,狄澈才移開目光,站了起來,二話不說的將黎姿抱上了二樓。

黎姿吃驚不已,一雙玉臂環繞在狄澈的後脖,看着狄澈黑着臉的樣子,心裏開始忐忑起來

“狄澈,你怎麼了?”被狄澈抱到了牀上,黎姿擔心的說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了?

狄澈看着她的模樣,吻上了黎姿的脣,嘶啞着聲音說道;“我要你,姿.我要你.”

黎姿渾身一顫,他嘴裏的姿,是她還是她?

黎姿背對着他閉着眼睛,但是她並沒有睡着,而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狄澈,又或者說該說些什麼。

今天他想必知道了自己聽到了他說的話,她也不可能當他所說過的話不存在,所以,此時的氣氛倒是十分的尷尬。

“我要出差一趟。”

狄澈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這幾天就不過來了,有什麼事情你找小萬。”

“出差? 萌妻倒追99次 去哪裏?”黎姿坐了起來,驚訝的看着狄澈,緩緩說道。

“美國,公司裏的事情。”

狄澈翻了一頁書,緩緩說道。

黎姿看着狄澈,很想說不能帶上她嗎?但是,她沒有問出來,因爲,她謹記着自己的身份,自己,只是一個玩物。

見黎姿低着頭不說話,狄澈關上了燈,淡淡的說道:“睡覺吧,很晚了。”

黎姿無聲的應着,睡在牀上,卻怎麼也睡不着,身邊,傳來了狄澈平穩的呼吸聲,可是自己的腦子卻亂的很。

剛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就要出差,是因爲自己和張遠揚走到太近了嗎?

想到張遠揚,黎姿自己也很矛盾,想要跟他不要再見面,可是卻避免不了,她也不好做的太過火,畢竟,張遠揚是她的第一個朋友。

對於朋友,她一向都很珍惜。

幽幽的嘆了一口氣,睜開眼睛,看着牆,卻怎麼也睡不着。

小心翼翼的翻了一個身,卻對上了狄澈的眼眸,不禁一愣,結巴的說道;“你,你還沒睡?”

狄澈挑了挑眉頭,而黎姿則是拍了怕胸脯,在心底嘀咕着,人嚇人真的會嚇死人啊!

狄澈閉上了眼睛,讓腦子安靜了下來。

黎姿見此,知道他是睡不着,還以爲他在爲公司裏的事情煩惱,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在他的太陽穴處按捏着,希望能促進他的睡眠。

以前在孤兒院的時候,自己睡不着,院長媽媽就是這樣給自己按摩的,想到那個時候,黎姿的嘴角不禁有了笑容。

手愈發的溫柔起來,聽着那均勻的呼吸聲響起,黎姿知道狄澈睡着了,小心翼翼的順着他的輪廓撫摸起來,眼裏滿是癡迷的神情。

“狄澈,我好愛你.”喃喃低語的聲音響起,嘴角勾起了笑容,一遍又一遍的勾畫着狄澈的輪廓,似乎想要將他印在自己的心裏一般。

撫摸着那薄而性感的脣瓣,黎姿湊了過去,忍不住在上面留下一吻

“這裏,你這裏最想要吻的人是緱明姿吧.”

黎姿苦笑一聲,自言自語着,心,更加的痛了起來。

睡不着的她索性爬了起來,下了樓梯,走到了院子裏,拿出手機,看到了裏面有好幾個未接電話和幾十條短信。

安菱的,還有,張遠揚的.

黎姿一一回復了過去,這才嘆了一口氣,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一直沒有睡的張遠揚終於等到了黎姿的短信,知道她平安一切都好,這才放下了心,嘆了一口氣,想到今天狄澈跟他說的話,皺緊了眉頭。

黎姿站在月光下,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睛,感覺到累了,躺在了躺椅上。

狄風一吹,這才跑回了房間裏。

第二天,黎姿目送着狄澈離開,本來是有很多話想要說的,可是,她知道自己沒有哪個資格囑咐他注意安全。

看着他離開後,才落寞的轉身回到房間,雖然看着電視,但是心裏想的卻是狄澈有沒有安全到達。

想了想,拿起手機,迅速的給狄澈發了一條短信:“狄澈,到了給我一條短信,一定要!”

拿着手機,見他遲遲沒有回覆,心底的失落又傳了過來,但是轉念一想,也許已經到了飛機上,心情這纔好了一點。

在狄澈身邊,黎姿總是爲他找着理由,無論他做什麼都是對的,而只要狄澈一不開心,她就開始反省,到底是不是自己做錯了。

這樣的愛,纔是真正的愛情吧.

打開電腦,突然蹦出了一封郵件,黎姿一愣,迅速的打開,卻是剛剛纔發來的,而裏面的東西讓黎姿心裏一暖。

狄澈,你還記得要幫我找的東西,你這樣,讓我怎麼能對你無慾無求.

狄澈出差的這幾日裏,黎姿除了給他打電話,聽聽他的聲音,然後就是沒完沒了的睡覺。

這天,她剛從被子裏爬出來,吃完早餐,電話就響了起來,看着上面的來電提醒,微微一愣。

“緱小姐,找我有事嗎?”

電話裏,傳來了緱明姿試探性的聲音;“姿,那個,澈跟你在一起嗎?”

“狄澈?”黎姿疑惑了,“他不是去美國出差去了嗎?他沒有告訴你嗎?”

緱明姿抓着電話的手頓了頓,勉強笑了兩聲,說道;“看我這腦子,給忘了!謝謝你啊姿。”

說着,就掛斷了電話,黎姿聳了聳肩,沒有多想,而緱明姿則是死死的握着電話,貝齒緊緊的咬着下嘴脣。

澈出差了,爲什麼她不知道?

以前,無論他去哪裏,自己總會是第一個知道消息的,而這一次,她打給了那麼多人,連他的父母都不知道但是黎姿卻知道了

難道說,他真的將她當成自己的妻子了嗎?

不,不會!

緱明姿眼裏閃過一絲菱厲,隨即迅速的隱退了下去,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來到了黎姿這裏。

當緱明姿出現的時候,黎姿明顯一愣,隨即笑了笑,說道;“緱小姐,你來了,坐吧。”

說着,讓於媽給她泡了一杯咖啡,自己也坐了下來。

看着儼然就是一個女主人樣子的黎姿,緱明姿心裏更加不好受了。

“姿,你知道我爲什麼不想這麼早和澈結婚嗎?”

黎姿一愣,沒有想到緱明姿一開口就跟自己說這樣的話,但是說實話她也很疑惑,所以搖了搖頭,表示了自己的不解。

緱明姿勾起了脣角,淡淡一笑,說道:“因爲我不想這麼早讓自己進入婚姻的墳墓,我還想多過一段單身的日子,但是現在.”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