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的空地,一個土包,一具怪物的屍體,微風吹拂,卻異常陰冷,數分鐘之後,一道黑影突然從樹林中竄出,落在了那具怪物的屍體旁,黑影警惕地勘察了一遍周圍的情況,張開巨嘴開始吞食起了那具怪物的屍體。

……

「這個空間到底多大,為什麼走了這麼久依舊是連一頭魔獸或者動物都沒看到。」三人圍坐在篝火前,夜曦輕聲抱怨了一句。整整一天,從白天到夜晚,四個人一直朝著一個方向前進,依舊沒有遇到任何魔獸或者動物,更別提人了。

不過途中卻是又遭受了兩次魔物的襲擊,不過魔物只是外形有所變化,實力與之前兩人擊殺的沒有多大差距,所以依舊被夜曦、夜冥聯手擊殺了。

尋找了整整一天,天已入夜,炘雲兒依舊處在昏睡之中,為了安全起見,三人便商議點火休息,輪流守夜,這樣才能保證第二天依舊有精神戰鬥。

「這個空間應該是炘家獨有的,我之前也只是聽說過,並沒有進來過,所以也不能確定這裡的範圍有多大。」青原樂成喃喃回應,聲音低落,看來還沒從青原梟的死亡中走出來。

「如果你們那時候直接丟下她逃走,說不定都能活下來,不過你竟然沒有這麼做,我倒也挺吃驚的。」夜曦看了眼昏睡的炘雲兒,這小丫頭從空間通道出來之後就單獨一人,還好遇到了青原家的兩人,否則可能已經成為魔物的腹中食物了。

青原樂成苦笑一下:「雖然炘家與我們青原家的關係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好,但我們同是護龍七家的族人,也算是同伴,理應要互相幫助,拋棄同伴這種事情,我們是做不出來的;只是沒想到會出這麼多意外。」

「恩,滿仗義的,早點去休息吧,守夜的事情我們來就行了,在這種環境下想睡著也困難。」夜曦拍了拍手,從篝火旁站起來,目光掃視了一遍周圍漆黑的樹林,寂靜、完全沒有動靜。

「下半夜我來換你。」夜冥淡淡說了一句,盤膝而坐,開始了修鍊。

青原樂成猶豫了片刻,剛想說什麼,卻被夜曦擺手制止,「算了,好好休息,恢復到自己最佳狀態,明天有你忙的。」

「好吧。」青原樂成點點頭,便在篝火邊躺下,這一天,他的確累了,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

青原樂成睡下后,不一會兒便響起了鼾聲,看著睡熟的人,夜曦不禁笑了笑,七族的年輕一輩雖然不乏實力強勁者,但他們的歷練實在太少,更夜曦和夜冥這種經過生死抉擇的人更加不能比,有差距也再正常不過。

現在夜曦也終於明白夜家為何會讓後輩很小的時候變出去歷練,而且選擇那種窮凶極惡的險地,顯然也是用意頗深;試想從這片空間出去之後,其它家族的族長也應該會考慮更改後輩的教育方式了。

靜靜地坐在樹下,寒夜劍斜在身側,目光時不時地在周圍的樹林中遊走,寂靜的樹林中只能聽到篝火中木柴燃燒的聲音,為了能讓篝火一直保持熱度與亮度,夜曦會時不時向篝火內添點柴火。

夜,靜悄悄,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靠在樹榦上懶懶地打了個哈欠,困意撲面而來。

「你去休息吧,我來守一會兒。」夜冥突然出現在夜曦的面前,嚇了後者一跳,這傢伙老實神出鬼沒,和他在一起遲早是要被嚇死。

「嗚~我去睡一會兒,有事喊我一下。」起身,將寒夜收入鞘中,揉了揉迷濛的睡眼,夜曦走到了篝火旁。

「歘歘歘……」嘈雜的聲音一下子令夜曦警惕起來,兩人的目光同時轉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武器幾乎在第一時間就落在了手上。

「歘歘歘……」聲音越來越近,很急促,而且不只一個,夜曦在心中判斷著,體內的魔力已經涌動了起來。

「琉璃!前面有火光!撐住,說不定前面就有人!」聲音傳來的方向,依稀出現說話的聲音,但語氣很急促,而且沒有人回應這句話。

「是人!是風林!」夜冥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判斷出了對方的身份,「有東西在追他們!」

「我去!你留在這裡保護他們!」夜曦目光一凜,魔力瞬間匯聚在雙腳,「天舞梭!」

身影消失的瞬間便出現在了樹林之中,五十碼開外,兩道白色的身影正朝著他這個方向奔跑而來,在他們身後大約三十碼的位置,一道黑影閃動,速度驚人,正在不斷接近前面兩道身影。

夜曦的目光越來越冷,身影連續閃現,但是後面那道黑影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只是一眨眼便已經跟到了兩道白影之後,此時夜曦卻還距離他們兩人十多碼的距離,看著那尖利的爪牙靠近面前的兩人,怒火中燒!

前行的身影瞬息化為一道藍光,從兩人中間穿梭而過直直地與後面那道黑影撞擊在一起,「想在老子面前搶人,你真的夠嗎!」

冰冷的聲音從夜曦口中傳出,寒夜劍已經刺入了那道黑影的脖頸,直接一劍穿透!

但就在夜曦要動手斬落面前怪物的腦袋時,那隻怪物瘋狂掙紮起來,鋒利的爪子從兩邊抓向夜曦,令其只能被迫後退。

寒夜劍從怪物脖頸抽出的同時,怪物飛速後退,短短片刻便沒入了黑暗的樹林中,極速遠遁。

「艹!」夜曦怒罵一聲,剛想追上去,卻發現背後兩人正驚疑不定地看著自己,只能放棄追逐,「走吧,前面還有三個人等我們呢,今晚先好好休息吧,詳細的事情明天在說。」

聽到夜曦的話,二人趕忙點頭,死裡逃生令他們倆差點軟坐在地上。

「嗯?」跟在兩人後面,夜曦猛然回頭,目光鎖定在三十碼開外一棵不斷搖晃樹枝的樹上,不禁皺起了眉頭。

剛剛那裡站的,應該還是魔物,是另外一隻,竟然隱匿地這麼強,如果之前不顧身後去追擊的話,恐怕等他回來,面前的風林和琉璃晶已經連渣都被啃沒了。

(今日不出意外也會是兩更。) 黑暗的森林中,一道黑影瘋狂地進行著奔襲,它的目光時不時搜索後方,似是在躲避什麼追捕;突然,它頭頂的樹枝震顫了一下,黑暗的樹林里劃過一道寒光,原先逃跑的那道黑影瞬間僵直了身體,頭顱在下一秒脫落,屍首分離。

黑暗中,又是一道影子出現在了它的屍體旁,匍匐在它的身材,似是在用鼻子辨別它的生死,大口地吞食起了它的屍體;幽靜的森林,回蕩著刺耳的咀嚼聲,一陣接著一陣,令人不禁頭皮發麻。

……

「我來守夜就行了,你去休息吧。」夜曦靜靜地靠在篝火旁的樹榦下,雙目微閉,寒夜劍握在手中,不敢有絲毫大意。

「沒事的,一天兩天的還受得了,而且現在我們人多了,得更加警惕才行。」

聞言,夜冥也只能無奈點點頭,環顧了一眼篝火周圍睡下的四人,琉璃晶、風林、青原樂成以及炘雲兒;炘雲兒和青原樂成也就算了,都已經和他們處了一天,也已經混熟,自然睡得安穩。

但琉璃晶和風林,夜曦實在想不通,剛到篝火旁還是驚魂未定,下一秒就已經睡了過去,似乎已經把他們之間的衝突忘乾淨了,更或許是太累了吧。

夜曦嘆了口氣,進來的十四個人,現在他們這裡就六個,其中親眼見到的也就只有青原梟死亡,不過看琉璃晶和風林的情況,能從那隻魔物手中逃脫,看來也是有所犧牲,風家和琉璃家剩下的那一個人看來也已經不在了吧。

也不知道肖家和垌家還有炘天弘如何了,希望他們不要出什麼事才好,雖然事情會這樣發展完全出乎了原本的計劃,其餘六家的人全部死在這裡也是因為他們實力不濟,怪不得夜曦、夜冥。

但如果真的讓這些天才死在這裡,其餘六家就算表面上不來追問責任,對炘家也會產生很深的恨意,其次就是他們夜家;所以,這種時候能幫一下還是幫一下的好,省的以後麻煩,但前提在他們倆能自保的前提下。

不過目前這種情況,雖然那種不知名魔物擁有師階八段的實力,但在夜曦、夜冥聯手下想擊殺他們並不是什麼難事,而且夜曦的手中有寒夜劍,夜冥手中更有靈器級別的鬼泣,想破它們的防更是輕而易舉,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那些魔物的數量,以及它們的目的,真的只是在單純的獵食嗎?

這個空間中所有的魔獸都是被他們吃光的嗎?但這也太蹊蹺了,森林中為什麼會連一點戰鬥的痕迹都沒有。

……

「大長老,已經有四頭魔物死亡了。」黑暗中,陰冷的聲音在那綠色幽光旁邊響起。

「桀桀,看來夜家那兩個小子的實力還算不錯,不過這只是在加速自己死亡而已,不用去理會。」

聽到大長老的話,那個聲音沉默了半晌,之後才繼續說話:「大長老,其實在將魔物輸送進那個空間的時候,魔島內的魔氣也在同時流入了那片空間……」

「魔氣?怎麼這麼不小心。」聽到這話,大長老的語氣中也透氣一陣嚴肅,「這裡的魔氣可是很純粹的惡魔氣息,也罷,如果那魔氣能被魔物們得到,實力更能大增,夜家的小鬼這次必死無疑了。」

……

夜,在黑暗中悄悄的過去,在曙光灑遍這片森林的同時,夜曦、夜冥便睜開了眼睛,心中長舒一口氣,終於安靜地過了第一晚。

雖然醒了,但他們兩人並沒有發出什麼聲響,青原樂成四人依舊處於沉睡中,昨天那種血腥的場面,對他們四人內心的衝擊顯然不小,讓他們多休息一會兒並不是壞事,沒準下次就是長眠了。


這種想法並不是夜曦自己嚇自己,那種魔物出手狠辣、血腥,完全就是為殺戮存在,目前他們遭遇的一直都是一隻魔物隻身來犯,如果數只魔物一同聯手來攻擊他們,他們這裡肯定會有傷亡,也有可能只剩下夜曦和夜冥兩人。

靜靜地等待著,隨著時間地推移,青原樂成在約莫半個時辰之後醒了,在他之後風林和琉璃晶相繼醒來,一眾人相互寒暄之後繼續等待炘雲兒的清醒。小丫頭才十三歲,比夜曦他們還小了一歲,第一次遭遇這種場面對自身精神的打擊可謂是毀天滅地,能不能振作起來就得看她自己了。

「好了,趁著炘雲兒還沒醒,我們來交換一下互相的情報吧。」夜曦臉色微沉,對風林和琉璃晶說道:「我們這邊遭遇到的魔物,算上昨天晚上那一頭,一共是四頭,擊殺三頭,死亡一人。」說這話時,夜曦的目光隱晦地看了青原樂成一眼,對方在聽到最後一句話時也低下了頭,顯然心裡是不太好受。

「夜曦兄、夜冥兄。」說話的是風林,他先對夜曦拱了拱手,「先前挑釁的事情是我們不對,如果你對我們其餘六家心存締結,大可將罪過攔在我們這幾個男人身上,這些年我們幾個相互爭鬥也已屢見不鮮,這次踢到鐵板也只能怪自己太狂,不過,請不要責怪琉璃和雲兒妹妹,這種環境,就算她們實力再強,畢竟是女兒身,根本無法應付,如果可以,保護好她們就行了。」

琉璃晶聽到這話,臉色煞白,欲言又止,看來昨天肯定是經歷了什麼血腥的場面。

「夜曦兄、夜冥兄,林風說的沒錯,之前的混戰錯主要在我們這些男人身上……」這次說話的是青原樂成。

夜曦有些無語地擺了擺手,「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把你們全部帶出去,不然你們家裡那些老傢伙怎麼可能放過我們;不過我們這邊所有的信息顯然不夠,所以必需更加了解那些魔物的信息,說吧,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

「還是我來說吧。」風林看了琉璃晶一眼,「昨天進入空間通道以後,我和我的同伴就和琉璃她們相遇了,之後又遇到了垌魁兩人,一行六人結伴朝著森林中心前進,因為一路上沒有碰到一隻魔獸,自然也有所顧忌,所以都很警惕。」

「將近行走了大半天後,大家的心都有所鬆懈,那隻怪物也在這時候出現了,在出現的同時就將琉璃玉吞入嘴中,並一爪將我的同伴撕碎。」

「垌魁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但是開啟武化術之後的他依舊抵擋不住那怪物的攻擊,被硬生生撕去一隻手臂,之後我們就選擇撤退,分開逃跑,那隻怪物也去追擊垌魁他們,但是沒想到最後又追上了我們……」

說到這裡,風林沉默了,應該也說完了。夜曦微眯了眯眼,與夜冥對視了一下,連垌家的武化術都能破開,那這種魔物的攻擊力也已經極其恐怖;這麼說來,垌家兩個也應該凶多吉少了。

「炘天弘、肖家兩個還沒出現過,希望他們能平安無事。」夜曦嘆了口氣,心裡越來越沒底,這片空間到底是怎麼了?誰都不知道,他唯一能確定的是,這絕對不會是七族大會中計劃的那部分,難道是空間傳送出錯了?我們被傳送到了其他空間?

「雲兒醒了。」聽到琉璃晶的話,眾人的目光都轉向了一邊的炘雲兒,小丫頭揉捏著朦朧的睡眼,正從地上做起來。

「晶姐姐,我這是在哪裡……」炘雲兒一醒,目光就落在了走向她的琉璃晶身上,突然,她似乎想起了什麼,瞳孔一縮,身體不自覺顫抖了起來,紅潤的臉袋越來越白。

見狀,琉璃晶一把將她抱入懷中,「好了,雲兒,哥哥姐姐們都在,會保護雲兒的。」

夜曦看在眼裡,哀嘆了一口氣,想保護,何其難,握緊寒夜劍從地上站起來,「出發吧,越早到中心越好,希望能從那裡離開這片空間。」目光隨意地在周圍搜索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小冥你帶頭,我墊后。」

夜冥聞言點點頭,朝著前面走去。

……


又是一天的行程,總算是有驚無險地度過了,一天中夜曦一眾人又遭遇了三次魔物的攻擊,前兩次次來襲魔物的實力任就處於世界八段上下,和前一天的實力沒有太多變化,但第三次來襲魔物的實力卻比之前所有魔物的實力都要強。

師階九段,雖然最終還是被夜曦和夜冥聯手成功擊殺,但依舊費了些功夫,這樣一來,一行人成功擊殺的魔物已經有六隻之多。

一群人圍坐在篝火前,沉默不語,各自在心中做著打算。

「擔心嗎?」沉思之中,夜冥的聲音突然傳來。

夜曦抬頭看向對方,微微點頭,「原本還以為魔物的等級會保持在師階八段,沒想連九段的都出現了,保不準以後會出現師階巔峰乃至魂階的,這樣下去我們必敗了。」

夜曦的話,無意給在場的人心頭都狠狠敲擊了一下,一眾人的臉色更加陰暗起來。

「夜曦,你也不比太擔心,如果真到了那個時候,我和樂成會出手幫助你們拖延,你們帶著琉璃、雲兒遠遁即可,我相信以我們二人的實力,對上師階巔峰的魔物,拖上一會兒應該也不是難事。」風林呵呵笑著,和青原樂成默契地點點頭。

夜曦看了風林和青原樂成一眼,再度沉默起來,雙目無神地盯著面前的篝火,時不時朝著火堆里扔著木柴,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麼。

(感覺欠了好多,不過沒事,還有救,目前為止欠兩章,從今天開始一天兩更,直至全部還完。后又第二更。) 隨著夜曦的沉默,篝火四周再度寂靜,風林和青原樂成只能相視苦笑,琉璃晶則抱著炘雲兒已經睡去。

樹林中,只能聽到篝火「噼噼啪啪」燃燒的聲音,卻顯得格外不安。突然,不遠處的樹林中傳來了「歘歘」的穿梭聲,令再坐的人瞬間警惕起來。

夜曦冷冷地看了一眼聲音傳來的方向,一道黑影在距離他們三十碼的位置外遊離,速度很快,但卻不肯接近他們,對方似是在尋找什麼機會,所有一直繞著他們進行快速的移動。

「待會兒,風林和樂成保護好琉璃,那傢伙我們兩個來對付,提高警惕,夜深了,保不準有其他魔物隱匿在周圍,這些魔物在黑夜中的隱匿能力會變得很強。」夜曦靜坐在篝火旁,隨意將手中的木柴扔入火中,隨意說道。

就在這時,樹林中原本快速移動的聲音突然消失,夜曦心神一凜,「來了!」幾乎在同時,夜冥猛地從地上站起來,轉身的剎那鬼泣已經握在手中,朝著前方揮斬而下。

「鏘」一聲碰撞,夜冥的身影倒飛而去,狠狠撞擊在了遠處一棵樹榦上。

夜曦目光一凜,在夜冥倒飛的同時就欺身襲向了那頭魔物,寒夜劍在瞬間化為一道銀色流光,帶出無數劍影斬向了後方那身材碩大的魔物。

「泯滅!」

「鏘」寒夜與那鋒利的爪子相撞在一起,對方的身形卻沒有絲毫的動搖,夜曦見狀皺起了雙眉,長劍順勢斬落震開利爪,欺身而進朝著魔物的胸膛橫削而去。

但那魔物對夜曦的攻擊絲毫沒有顧忌,雙臂展開,將胸口暴露給了夜曦,雙爪則朝著夜曦的腦袋抓來,在其他人眼中,下一秒,夜曦的腦袋就會被這隻魔獸尖利的雙爪捏爆。


但就在這時,魔物的背後突然出現一道黑影,血色的雙目緊盯著魔物的脖頸,右手放於腰間長刀,瞬間化為一道紅光出鞘,來勢兇猛。

「一線切!」

「唰」鬼泣和寒夜的攻擊同時落空,感受到那貼著頭頂掠過的刀刃,夜曦微微皺了皺眉,目光鎖定向了頭頂一棵樹榦,那隻黑色的魔物就站在那裡。

魔物站在樹榦之上,俯瞰著夜曦一眾人,眼神中似乎掠過一絲嘲諷之意,轉身一躍跳入了黑暗的樹林,「歘歘歘……」嘈雜的聲音越來越遠,直至最後完全消失。

「走了。」聽到樹林中的動靜完全寂靜下來,青原樂成四人瞬間鬆了一口氣。

但注意到夜曦和夜冥依舊站立在原地,青原樂成疑惑地問道:「夜曦,你們這是怎麼了?」

「那隻魔物很強,而且有點奇怪。」夜曦的聲音出現了少有的嚴肅,「小冥,是我的錯覺嗎?」

「不是錯覺,那隻魔獸的確擁有師階巔峰的實力,比之前所遇到的魔獸都要強大很多,而且,那傢伙已經具有了相當的靈智。」

聽到夜冥的話,在場人的臉色再度陰暗起來,夜曦更是皺緊了眉頭,沒想到師階巔峰的魔物這麼快就出現了,就像夜冥說的那樣,這隻魔物不單單實力強,還擁有不低的靈智,所以對付起來更加困難了。

「希望別再出現什麼魂階的魔物了。」心裡嘆了口氣,輕輕搖搖頭,「那隻魔物應該不會再來了,各位早點休息吧,今天晚上還是由我和夜冥守夜吧,明天早上早點出發,爭取早點到達中心區域。」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