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初微抬起頭,眼眶紅紅的,怯怯地瞧了一眼身邊的梁起。

那一瞬間,梁起只覺得胸口脹,脹的,立刻信誓旦旦地說道:「微微,你放心,傷害了你們的人,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

…… 好幾個未接電話。

全都是宋敬業打過來的。

宋黎望著被她扔在一旁的手機,咬了咬牙,緩緩閉上眼睛,又用力地睜開,然後她伸手緊緊地握著手機,撥通了那個號碼。

她想親口跟宋敬業解釋一下,那個男人是她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爸,我……」

手機接通了,宋黎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

可她剛一開口,就被手機那端暴怒的聲音給打斷了,「你這個逆女,怎麼可以這麼狠毒!蓉兒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親弟弟,你簡直就是畜牲。」

「你現在是不是在家裡?我限你半個小時內給我滾來醫院,要不然,你就給我滾出這個家,我宋敬業沒你這種心思歹毒的女兒。」

一字一句,就像是無數尖利的刀子,狠狠扎在她的心口。

血肉模糊般。

宋黎愣了愣,嘴巴張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

宋敬業已經給她定罪了。

最終,她還是決定去醫院,因為她放心不下樑蓉肚子里的孩子。

在宋黎的眼裡,那個孩子終究是無辜的,她想知道他是否安然無恙。

……

「小畜生,你總算出現了,我女兒和我外孫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宋黎剛一出現在手術室門口,梁家老倆口立刻就兇狠地朝她撲過去。

她根本沒來得及反應,一股巨大的衝力將她撲倒在地上,緊接著,她的頭髮被一隻大手狠狠地揪起,頓時痛得她頭皮發麻。

耳邊充斥著尖酸刻薄的罵聲:「打死你這個沒教養的小畜生!讓你害人!讓你心思歹毒!讓你狼心狗肺……」

宋敬業有些看不過去,想要上前勸阻。

重生之閻王總裁的暖妻 不管這麼說,宋黎都是他親生的,還輪不到其他人越俎代庖來教訓她。

可他剛想開口,一旁的宋老太太立刻死死拉住他,冷著臉說道:「不許去幫那個小畜生,我的寶貝孫兒差點就被她害死了。」

「媽……」

宋敬業皺眉。

「你要是還想認我這個媽,就別去插手,再說,他們還能真把那小畜生打死了?頂多發泄一下心裡的不滿。」宋老太太冷著臉說道。

宋敬業猶豫了一下,沒再說什麼,也沒有走上前幫宋黎解圍。

很痛!

胳膊火辣辣的,像是被辣椒水浸泡著。

宋黎安靜地站在原地,一雙漂亮的杏眸像是充了血,直勾勾地盯著宋敬業。

「沒教養的小畜生!我打死你……」

梁家二老都已經六十多了,可身體的力氣卻跟使不完似的。

似是突然被那一張白凈的小臉給刺激到了,梁家老太的眼神突然變得狠厲陰毒,她揚起尖利的指甲,就往宋黎的臉上抓去。

小畜生,你憑什麼長得比我孫女好看!

宋黎根本就沒有想到,眼前的老人會這麼歹毒,竟然想毀了她的容貌。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去伸手去擋,只能堪堪避開,可頸脖上還是感覺到一陣火辣辣的疼,幾條鮮紅的血痕出現在白嫩的皮膚上。

梁家老太眼裡閃過失望,另一隻手飛快地朝宋黎臉上抓去。 下一秒,只聽到一聲凄慘的哀嚎聲,梁家老太老淚縱橫地哭喊。

「打人啦!小畜生打人啦!」

宋黎纖白的手指牢牢扣在梁家老太的手腕,一雙漆黑的瞳眸閃著寒意,目光銳利得如同一把鋒利的匕首,狠狠扎入梁家老太的眼睛里。

她嚇得臉色都白了,嘴唇不停地顫抖著。

很痛。

手腕的骨頭像是要被捏碎似的。

其他人頓時著急了,尤其是梁家老頭,揮著拳頭想要衝過去揍宋黎。

宋家老太太冷眼旁觀,除了對親家婆失望之外,再沒有其他的感覺,更沒有想過,宋黎也是她的親孫女,是他們宋家的血脈……

宋敬業想訓斥宋黎幾句,卻被她冰冷的眼神擋了回去,難受地梗著喉嚨里。

「小賤人,你想幹什麼?!」

梁起幾步衝過去,兇狠地瞪著宋黎,像是要將眼前的少女生吞活剖了。

宋黎輕斂眸色,粉唇邪氣地勾起玩味兒,然後毫無徵兆地鬆開手,眼睜睜地看著梁家老太跌坐在地上,一雙白凈的小臉沒有任何錶情。

「殺千刀的小畜生!你是不是想弄死我這個老婆子!都來看看啊!這小畜生,害得她后媽早產不說,竟然還跟我這個老婆子動手……」

梁家老太躺在地上耍賴,即使梁起拉她,也不肯站起來。

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看熱鬧的人,即使是在醫院裡,依舊有很多人熱衷八卦。

很快,手術室門口圍滿了指指點點的吃瓜群眾,全都是一邊倒指責宋黎沒教養。

「這丫頭看著長得挺漂亮的,沒想到心思這麼歹毒!連老人和孕婦都打。」

「真是人不可貌相!」

「哎喲!你們是不知道,現在很多漂亮的小姑娘都挺沒教養的,根本不懂得什麼叫尊老愛幼,坐地鐵也從來不會讓座。」

……

「都吵什麼!」

手術室的門從裡面推開,穿白大褂的醫院滿臉疲倦地走出來。

一瞬間,梁家老太立刻跟打了雞血似的,噌地從地上爬起來。

她用力撞開那些看熱鬧的人,飛快地跑到醫生面前,著急地問道:「醫生,我女兒和外孫保住了嗎?」

「大人已經沒事了,小孩因為早產需要在恆溫箱待幾天。」

聽到醫生的話,梁家老太雙手合掌放在胸前,眼睛閉上,嘴裡喋喋不休的念叨著:「謝謝菩薩保佑!謝謝菩薩保佑……」

其他人也都安心了。

看著那一張張喜悅的臉龐,看著他們嘴角的笑意在她眼前迅速放大,宋黎的心一寸寸地變得冷硬,她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人群里,有一雙狠毒的眼睛注意到她的背影,那目光就像是一條渾身劇毒的小蛇。

……

「阿黎,你這是打算去哪裡?」

宋黎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就連天色暗了下來,她也沒有發覺。

一直到有人擋住了她的去路。

宋黎下意識地抬起頭,看著出現在她眼前一臉流氓氣的梁起,還有站在他身後的幾個黃頭髮小混混,漂亮的杏眸不由得眯起。 她還沒傻到會以為梁起關心她的去向,梁起是梁蓉的親弟弟,自然是站在那一邊,說不定他跟梁家二老一樣,恨不得她去死。

「要你管!」

揚起那一張白凈的小臉,宋黎雙手抱胸,眼眸中閃過警惕之色。

看著眼前不施粉黛,卻美得讓人窒息的少女,梁起不由得喉嚨發緊,一雙小眼睛聚滿了邪淫的光,心裡湧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要是把這丫頭帶去地下市場拍賣,一定能賣出一個讓人想都不敢想的天價!

而且,他眼睛毒辣,一眼就瞧出來,這丫頭還是一個沒**的雛兒。

「阿黎,你這話說得就不對了,我好歹也是你舅舅,怎麼就不能管你了?」

梁起來回撫摸著下巴,嘿嘿笑了笑說道。

宋黎眯了眯眼,冷漠地望向離她幾步之遙的梁起,語氣里滿是嘲諷:「我媽是獨生子女,沒有兄弟,所以你這個舅舅是從哪冒出來的?」

「對了,別跟我扯上那個不要臉的梁小三,我跟她可是半毛錢關係也沒有。」

梁起臉色陡然一沉,一雙三角眼迸射出危險的氣息,他看向宋黎的目光,就像是獵人審視著自己的獵物,眼神里透著貪婪和兇狠。

再加上額頭上的那道刀疤,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猙獰和可怕。

從小到大,宋黎對危險一直都很敏感,這也是她為什麼在外公和母親都過世之後,還能在梁蓉的眼皮子底下活這麼多年原因。

她決定先下手!

就在梁起還想用言語麻痹宋黎的時候,宋黎已經迅速抬起腳,朝著梁起下身用力踢去。

「啊——」

一陣凄厲的慘叫聲響徹夜空。

梁起立刻捂住自己的襠部,又高又瘦的身子痛苦地蜷曲成蝦米狀,他想破口大罵,卻又無力張嘴,只得怨毒地瞪向眼前的少女。

身後那倆黃毛小混混對視了一眼,毫不猶豫地亮出隨身攜帶的彈簧刀。

昏黃的路燈下,鋒利的刀尖閃著寒光。

宋黎臉色頓時變了,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眼底深處多了一絲凝重。

「媽的!都愣著做什麼!給老子抓住那個小女表子,到時候把她賣了一起分錢。」

梁起忍著痛,咬牙切齒地罵道。

一聽說會有錢分,那倆小混混立刻不要命地朝宋黎撲過去。

「別傷到臉!」

梁起又提醒了一句,傷到臉可就不值錢了。

宋黎俏臉一寒,整個人的氣質瞬間變得不一樣,她異於常人的力量毫無保留地爆發,她側身躲開,反手將拎起其中一個小混混的衣領。

那小混混愣了愣,一臉懵逼地瞪著宋黎,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少女力氣這麼大。

緊接著,他被狠狠摔在地上,發出一聲殺豬般的嚎叫聲。

梁起臉色微微發白,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眼底閃過一絲驚恐。

這丫頭竟然練過?

梁起畢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很快,整個人就冷靜下來,就算練過又怎麼樣,終究是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小丫頭,跟他比起來連個屁都不是。

沉下心來,梁起忍著痛冷笑一聲,陰險地晃動了幾下手裡鋒利的彈簧刀。 「你們倆個,從後面攔住她,我倒是要看看,你今晚上怎麼跑得掉!」

梁起淫邪地盯著宋黎,就好像她已經是刀俎上的魚肉,任由他擺弄。

宋黎眯起眼,那一張白凈的小臉上沒有絲毫懼意,反倒是漾開几絲冷峭的笑意,粉嫩的唇瓣邪肆地勾起:「我為什麼要跑?」

璀璨的眸,迷人的笑……

眼前的少女就像是從暗夜森林裡走出來的小妖精。

當然,她是那種會吃人的小妖精。

梁起喉嚨一緊,壓下體內翻滾的欲,望,舉起手裡的彈簧刀就朝宋黎刺去。

他越發肯定,這丫頭能賣個天價出來。

梁起雖然沒有特意練過,但他是從底層混出來的,打架鬥毆,進局子,都是家常便飯,前幾年還捅傷了人,要不是梁蓉拿了一大筆錢給受害者,他早就被抓起關進去了。

宋黎寒著小臉,冷靜地注視著衝過來的梁起,又時刻警惕身後的兩個黃毛小混混。

事實上,對於打架這種事情,宋黎也沒什麼經驗,昨晚上在酒吧那是第一次打群架,她也就是仗著自己力氣大才沒有吃到虧。

外公說,一力降十會!

可現在情況又不一樣了,他們手裡都有彈簧刀,而她手裡什麼都沒有,稍有不慎就會被鋒利的刀子劃到。

「上!」

梁起朝那兩個小混混使了一個眼色。

下一秒,就在他要碰到宋黎的時候,只見宋黎反手抓住一個小混混的胳膊,用力朝著梁起身上砸過去。

你沒有瞧錯!

就是砸!

就像是單手掄起大鐵鎚一樣。

梁起根本反應不過來,眼睜睜地瞧著小混混被扔過來,將他狠狠壓倒在地上。

空氣中突然出現淡淡的血腥味兒。

那小混混掙扎著從梁起身上爬起來,卻發現自己的小腹在汩汩流血,他嚇得臉色都白了,立刻痛苦地喊道:「啊!啊!救命……」

他越是激動,小腹的傷口流血速度就越快。

梁起頓時傻眼了,一雙三角眼瞪得大大的,他膽戰心驚地瞅了一眼手裡的彈簧刀,像是瞧見了很可怕的東西,立刻扔得遠遠的。

不是他!

是那傢伙自己撞上來……不!不對!是宋黎那個小賤人把他扔過來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