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月以為唬住了夏念念,心裡得意極了。

什麼總裁夫人,豪門少奶奶,不過就是個草包!

冷煙煙可是莫晉北的真愛,她宋小月是冷煙煙的朋友,就相當於莫晉北的半個真愛。

還不嚇死這個不受寵的下堂妻?

她慢條斯理的準備去拿裙子,夏念念啪的一聲把衣櫃另外一扇門也關上了。

夏念念一貫的氣場散發開來,語氣凌厲地說:「你今天要敢碰我的東西,信不信我砍了你的手?」

宋小月被夏念念的氣勢給嚇了一跳,她挑了下眉毛,大步走到了桌子前,拿著上面的一杯牛奶,從她自己的頭頂給淋了下去。

夏念念不知道她想做什麼,冷冷地看著她。

宋小月倒完了牛奶,突然就放開嗓子尖叫。

「啊!救命啊!殺人了啊!」

一瞬間,夏念念就明白這個女人想幹什麼了。

宋小月在房門推開的一瞬間,立刻拿著她原來的衣服擋住了胸前。

沈管家衝進來,看到狼狽的宋小月,愣了一下。

「少夫人,您沒事吧?」沈管家先問夏念念。

夏念念冷聲道:「把這個瘋女人給我丟出去!」

宋小月立刻哭得梨花帶雨,跪在地上抽泣,大聲說道:

「莫太太,我知道因為我是冷煙煙的朋友,你才這麼對我的!」

「因為莫總真正愛的人是冷煙煙,你不敢對付她,所以把氣都撒在我的頭上!」

「我不敢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求你不要撕我的衣服!」

宋小月哭得可憐兮兮,頭髮上全都是白色的牛奶,模樣十分可憐。

連沈管家都動了惻隱之心:「少夫人?」

「閉嘴!」夏念念怒道:「沈管家,誰才是帝苑的女主人?」

沈管家不敢再說話了。

夏念念扶著肚子,看著宋小月唱作俱佳的表演,冷冷地說:

「收起你這些拙劣的演技吧!就算是冷煙煙在這裡,我也有權利把她給丟出去!」

宋小月眼底閃過一抹怒意,她繼續扯開嗓子裝哭。

「嗚嗚,莫太太,你可千萬不要這麼意氣用事!冷煙煙可是莫總最愛的女人,你要是做了什麼,莫總肯定饒不了你的!」

「饒不了誰?」

門口傳來一個低沉好聽的聲音。

宋小月眼睛一亮,立刻哭道:「莫總,就因為我是冷煙煙最好的朋友,所以莫太太就這麼欺負我嗎?」

她狼狽的光著身子爬到莫晉北的面前,胸前只用衣服堪堪擋住,故意若隱若現的露出她的胸部。

「莫總,我不想你為難,真的不怪莫太太!」她故作堅強地說。

莫晉北大步走到夏念念的身邊,看到她沒事才放心。

他扭頭對沈管家說:「讓這個女人滾出去!」

莫晉北伸手去拉夏念念的手,被她給甩開。

夏念念冷聲道:「莫晉北,你最愛的女人的朋友,我可得罪不起!」 莫晉北臉色一沉,不高興地說:「念念,你又在胡說什麼?」

夏念念冷笑了一聲,指著跪在地上衣冠不整的宋小月說:

「她可是你最愛的女人的好朋友,她都自認是帝苑的女主人了,可以隨便碰我的東西!我可不敢不給她!」

莫晉北眼眸一掃,視線掃過地上的兩條裙子。

他眼睛一眯,認出那兩條裙子都是他買給夏念念的。

因為夏念念肚子大了,穿不上了,他前幾天還特意吩咐沈管家好好收著。

再看看宋小月赤果著身體的樣子,莫晉北心裡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緣由。

他很生氣,氣這個宋小月亂說話。

什麼叫他最愛的女人?

就算他對冷煙煙有愧疚,有憐惜,可是這種話能在他老婆面前胡說嗎?

這種蠢貨怎麼會是冷煙煙的好朋友!

夏念念扶著肚子,坐在沙發上,一臉的不高興。

莫晉北走過去,想哄她,可她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莫總。」宋小月臉色漲得通紅,一副像是受辱的樣子,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你就不要怪莫太太了。」

她一邊說,還一邊理了理擋在胸前的衣服。

「我知道是我不對,不該亂動莫太太的衣服。我只是覺得這些裙子好漂亮,煙煙一直在生病,都沒有穿過這些漂亮的衣服。」

宋小月故意一直提冷煙煙,就是想提醒莫晉北,冷煙煙可是為了救他才生病的。

不就是穿了夏念念的裙子嗎?

有什麼了不起的!

莫晉北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這個該死的蠢貨不停地說冷煙煙是幾個意思?

沒看到他老婆還在這裡嗎?

「閉嘴!」莫晉北語氣凌厲地說:「念念的東西也是你能隨便碰的?我莫晉北只有一個妻子,帝苑只有一個女主人,你也不用在這裡做了,馬上給我消失!」

淨域 宋小月揚起下巴,眼裡露出幾分埋怨。

「我怎麼樣都沒關係,可是煙煙知道了一定會傷心的。我要回去告訴她,她的男朋友原來不過是在欺騙她的感情!」

她一邊說著,一邊微微顫顫地站起來,緊緊抿著唇,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站住!」夏念念突然開口。

宋小月轉身,怨恨地說:「莫太太還有什麼指教?」

夏念念勾著嘴角,扶著肚子,往沙發背上一靠,莫晉北趕緊遞了個靠枕過來,不過夏念念還是沒有看他一眼。

夏念念冷笑了一聲,打量著一臉不服氣的宋小月。

不配做愛的主角 「你弄壞了我的裙子,不賠償,就這麼走了?」

宋小月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不就是兩條裙子嗎?我賠給你就是了!」

夏念念淡淡地問:「沈管家,我這兩條裙子多少錢來著?」

沈管家立刻恭敬地開口:「少夫人,這兩條裙子是剛剛上市的,鵝黃色那條價值九萬五,紅色的這條價值八萬,總共是十七萬五。」

宋小月一聽,頓時有些不相信了,她嗤笑了兩聲。

「十七萬?你想錢想瘋了吧?兩條破裙子要那麼多錢?你是傻子啊?隨便在淘寶上面花幾百塊錢就買到了!」

宋小月擺出一副不會上當的模樣:「不就是碰了下嗎? 腹黑總裁請接招 就不能再穿了?要怪就怪你傻,買到假貨了吧?」

聽到這話,屋子裡的人臉色都變了。

御尊集團總裁夫人,莫家的少夫人,T市豪門世家的少奶奶,能穿假貨嗎?

宋小月還接著說:「十七萬的裙子,你是不是想錢想瘋了,想訛詐我騙錢?」

莫晉北氣得走過去,一個過肩摔把宋小月給摔在地上。

宋小月被摔得暈頭轉向剛想爬起來,莫晉北想也不想的就一腳狠狠踢在她的胸口。

「莫晉北!」

夏念念怕他失手不小心把人給打死了,忍不住喊了他一聲,莫晉北這才住手。

宋小月疼得渾身哆嗦,眼淚忍不住的一直掉,她沒想到莫晉北居然會動手打她。

「沈管家,裙子的發票還在嗎?」夏念念問。

「在的,少夫人!」

沈管家工作盡職,帝苑買了什麼東西都是有詳細的記錄的。

夏念念勾唇:「這都是高級的衣服,沾了牛奶,又扔在地上,自然是不能穿了。裙子值多少錢不是我說了算,自然由警察來查。」

宋小月一聽要叫警察了,有些慌了:「是我不小心弄的,但是那又怎麼樣呢?我給你道歉就行了。但是你想敲詐我,門都沒有!」

「念念,別跟她廢話了,把她轟出去!」

莫晉北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惹了這麼個瘟神,心中十分不快。

「沈管家,報警!」夏念念沉聲說。

「別報警!我賠給你,賠給你就是了!」宋小月大喊道。

「沈管家,帶她下去賠錢,要是她賠不出來就報警!」夏念念說。

「把這兩條裙子拿出去扔掉!」莫晉北不悅地說。

別人碰過的東西,怎麼還能給夏念念穿?



宋小月哪裡有那麼多錢,她想逃跑,可是帝苑有很多保鏢,她根本就走不出去。

她只好給冷煙煙打了個電話,添油加醋的哭訴。

說夏念念指桑罵槐的欺負她,還要敲詐她,不給錢送她去坐牢。

冷煙煙一聽,立刻急了,打車趕到了帝苑。

門口的保安不放她進去,她只好給莫晉北打電話。

莫晉北現在正厚著臉皮哄夏念念呢,沒空接她電話。

宋小月一直打電話催促。

冷煙煙沒辦法,只好拿出莫晉北給她的一張卡,說是來幫忙還錢的。

門口的保安這才通知沈管家。

冷煙煙原本以為會見到莫晉北,誰知道只看到沈管家一個人到了門口。

沈管家收了卡,這才放人。

冷煙煙抿了抿唇,問:「晉北在裡面嗎?」

沈管家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說:「我們少爺正在陪少夫人。」

冷煙煙一副大受打擊的模樣,帶著宋小月,失魂落魄地走了。



沈管家把卡交給了夏念念。

夏念念冷笑了一聲:「原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莫晉北自認心虛,不敢說什麼,討好地問夏念念要不要吃水果,轉頭吩咐傭人去做果盤。 程雪還不知道宋小月被趕走的事情。

她一直想要在莫晉北面前刷存在感,當聽說莫晉北要吃果盤的時候,立刻自告奮勇地跑到廚房。

「念念,別生氣了好嗎?以後不會有這樣的人到帝苑來了。」莫晉北低聲下氣地哄著她。

夏念念語氣平靜地說:「我說過,我隨時可以讓出莫太太的位置,只要你同意離婚……」

「你別想了,我死也不會離婚!」莫晉北咬牙切齒地說。

端著果盤的程雪一愣。

不是說夏念念利用肚子里的孩子,才能霸佔著莫太太的位置嗎?

怎麼是她鬧著要離婚?

反而莫晉北不同意離婚?

程雪把果盤放下,終於找到機會刷存在感。

她柔聲說:「莫總,果盤來了,都是我親手做的。」

莫晉北看都沒看她一眼,揮了揮手。

程雪有些怨恨地偷偷瞪了夏念念一眼。

呸!

裝什麼裝!

她早看穿了,這個夏念念就是故意擺出一副高貴冷艷的樣子在勾引莫晉北。

程雪心裡忿忿不平,要是換了她來做這個莫太太該多好!

「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莫晉北很不爽地說。

「對不起!」程雪癟了癟嘴,走了。

莫晉北討好地用水果叉叉起一塊草莓:「老婆,吃水果!」

夏念念看他坐立難安一天了,終於正眼看了他一眼,伸手去接。

莫晉北立刻說:「老婆,我喂你吃!」

「你煩不煩呀?」夏念念瞪了他一眼。

莫晉北一愣,雖然夏念念是在罵他,但是他一點兒也不覺得生氣。

只覺得她眼波流轉,媚態橫生,像是羽毛一樣劃過他的心間,撩得他心裡癢酥酥的。

莫晉北腦袋一熱,張嘴傻笑著,一口含住草莓。

然後不由分說的,堵住夏念念的小嘴,非要喂她吃。

「唔!混蛋!」夏念念發出一聲嬌呼,不痛不癢的拳頭招呼在他的背上。

她的小臉氣得鼓鼓的,因為掙扎,臉頰上帶著幾分粉紅,愈加秀色可餐。

莫晉北咽了口口水,連續吃了好幾口水果。

一邊嚼著水果,一邊死死盯著夏念念看,那模樣彷彿吞的是她一般。

夏念念被他那野獸般的目光看得渾身不自在。

這傢伙就是有這種能力,剛吵過架他轉眼就忘了。

「我要去洗澡了。」她說。

「我幫你!」莫晉北立刻自告奮勇。

嘿嘿,那樣的話他就能賺不少福利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