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理想對翟強說的這些根本就不感興趣,但是也知道既然翟強說的鄭佳琪這麼厲害,那能請她親自登台的人,肯定也不是一般人了。

想到這些,宋理想心裡稍微平衡了一些,畢竟門前空蕩蕩的又不止自己一家。

翟強這時朝宋理想說,想子,你先忙,我過去看看,說完沒等宋理想說話呢,就朝著葉乘風的展台走了過去。

宋理想本來還想和翟強商量一下,接下來怎麼辦呢,畢竟明天還有一天呢,總不能一直被葉乘風獨佔鰲頭啊,不想翟強根本就不感興趣。

這時葉乘風這邊火爆的程度遠遠過了所有人的預料,鄭佳琪正好在t型台上走了一圈,正準備回後台呢,不想展台前的那些宅男都大叫著讓鄭佳琪再走一段,還有直接稱呼鄭佳琪為女王、女神。

鄭佳琪其實此刻的心態也很興奮,四年前正是她事業就要到頂峰的時候,她的右腿遇到意外,粉碎性骨折了,這一修養就是一年時間。

等鄭佳琪正準備東山再出的時候,這個時候模特市場已經不是一年前的情況了,競爭激烈之極,而且幾個大公司都乘著她修養的這段時間,推出了幾個更年輕的模特,而且在行內口碑都不錯。

鄭佳琪這才想到自己也許這個時候再出山,未必是最佳選擇,所以她幾經思量之下,還是決定了永久退出,乘著自己還有些影響力,成立了一個模特公司,創立自己的品牌,同時她自己還在學時裝設計,t型台基本和她沒什麼關係了。

本來鄭佳琪是看在南方的面子,才答應葉乘風過來幫忙的,而且正好公司的模特幾乎都出去走穴了,更何況都是為她掙錢的,她只好硬著頭皮自己客串一把了。


原本鄭佳琪以為在這種小場面,自己隨便客串一下,沒有人會太注意自己,就權當是賣一個人情給南方,同時又過了自己的走台癮。

但是鄭佳琪萬萬沒有料到,在手游展這種相對於以前她走的t型台而言,小的已經沒有弧度的舞台上,她居然這麼受歡迎,這似乎讓她想到自己以前在國際時裝展上,那閃光燈籠罩下的自己。

其實鄭佳琪並不知道,已經有人把她的這段走秀傳上了網,只是半天時間,點擊量已經過百萬了,她儼如成為了手游展上的頭牌明星了。


不過鄭佳琪她清楚現在的情況,那些人越是希望自己再走一段,自己就越是要高傲,不能自跌身價,畢竟她可不是那些一兩百塊錢就一天的shogir1。

葉乘風這時去了後台,朝正在喝水的鄭佳琪一笑,「鄭女王,你還蠻受歡迎的嘛,你開模特公司真是屈才啊,我看你要是出山,那絕對是世界級的名模啊。」

鄭佳琪心中雖然聽著這話很是受用,但是臉上卻好不動聲色,朝葉乘風淡淡地說,老了,現在是**的天下了,我這種半老徐娘,還是不要出來獻醜了。

葉乘風又何嘗看不出來,鄭佳琪表面上說著謙虛話,其實心中已經很是激動了。

他立刻拿著手機,將網上的一段手游展活動區點擊量最高的視頻放給鄭佳琪看,「你看看這個,就知道你的受歡迎程度了,我相信今天之後,我再要請你來,估計就請不動了。」

鄭佳琪看著視頻上自己走秀的樣子,不禁嘴角也逐漸露出了一絲笑容,不過最關鍵的是看視頻下面的點擊量,果然已經過七位數了,心中頓時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鄭佳琪當年參加模特大賽的時候,網路還沒有這麼達,而且國內還沒有這麼關注模特行業,至少沒全民關注,所以當年她就算紅,也是在圈內,或者是在一些時尚圈內。

但是像這種被全民喜歡的紅,鄭佳琪還是頭一次感覺到,雖然她對網路不陌生,對於一些網路上那些莫名其妙火起來的人,也有些順其自然了。

沒想到自己居然只是幫老同學的朋友走一場業餘到不行的比基尼走秀,而且還是和時尚圈幾乎不搭嘎的遊戲產品,居然在網上就這麼多人關注了。

葉乘風見鄭佳琪滿臉的笑意,卻什麼也沒有說,知道她這個時候的心態需要平和一下,就說你先休息一下,一會還要走秀呢。


在葉乘風準備回前台的時候,鄭佳琪叫住了葉乘風,朝葉乘風微微一笑,說了一句謝謝。

葉乘風也朝鄭佳琪回以一笑說,你怎麼能謝謝我呢,是我謝謝你都來不及呢,藉助你網路的火,我們遊戲也沾光了,你沒看下面有不少網友留言問這是什麼遊戲呢。

鄭佳琪淡淡一笑,沒有再說話,等葉乘風出去后,她拿出自己的手機,想乘著這個時候,看看下面網友的留言,這才現放在包里的手機上已經滿是未接電話了。

這麼多電話都是一個朋友熟人打來的,她先挑了兩個關係不錯的回了電話,居然都是說的網上視頻的事,問鄭佳琪是不是準備東山再起了。

鄭佳琪不知道是謙虛還是什麼,只是說,只給老同學幫忙撐場子的,東山再起不必了,我現在帶帶新人模特還行,自己再走t型台,那肯定不行了。

和幾個朋友客套寒暄之後,又現居然有一個電話號碼是自己以前的模特經紀公司打來的。

鄭佳琪清楚的記得當年自己養傷付出之後,公司是怎麼對自己的,為了捧新人,不遺餘力的打壓自己。

好在當時鄭佳琪有些積蓄,加上自己在朋友圈內的人緣還算不錯,自己開了一個經濟公司,雖然不能和那些大牌的公司比,但是在圈內也小有名氣。

看著這個電話號碼,鄭佳琪不用去想,都能知道對方的目的,肯定是見自己又紅了,想挖自己回頭呢。

雖然知道對方打電話來的目的,但是鄭佳琪還是忍不住回了一個電話過去,她想聽聽這些傢伙變臉的樣子。

前台這邊的玩家久久都不願意散去,都圍在葉乘風展台前,等著鄭佳琪再度出來走台呢,可能也因為是鄭佳琪的關係,她帶來的模特,也逐漸受到了大家的喜歡。

葉乘風展台前愈的火爆,就愈顯得其他展台前的冷清,幾個大公司展台的負責人都給自己老闆打了電話彙報這邊的情況。

翟強站在葉乘風展台前看了一會,遲遲不見鄭佳琪再次出來,又回到了宋理想的展台。

宋理想此時正焦急呢,見翟強總算回來了,連忙上台又是遞煙又是倒水的,「強子,現在怎麼辦?」

翟強依然是抽著香煙滿不在乎的說,不就是個比基尼走秀么,他們可以搞,我們也可以搞嘛。

宋理想連忙說,就算真要搞,也不免要被人說有抄襲之嫌了,況且我們去哪找這些高素質的模特去。

翟強一邊抽著香煙,一邊沉吟著,他其實對遊戲展並不感冒,這次來,主要就是想看看有沒有高素質的shogir1可以勾搭勾搭的。

但是他又不想家裡說自己,不是自己也有份投資么,這不就名正言順的來手游展了。

不過翟強在手游展轉了一圈,漂亮的shogir1倒是也不少,但是能引起翟強性趣的著實不多。

以翟強的身份和身價,漂亮女人玩過不少了,他現在也已經過了那種萬花叢中的年紀了,現在要玩,就要精,不但要長的漂亮,還必須要有氣質。

不然天下漂亮女人這麼多,他翟強又不是種馬,總不能所有漂亮女人玩一遍吧,就算他有這想法,也沒這精力啊。

所以他今天來就是想物色一個可以讓他有感覺的,起碼值得他動心思的女人,不過目前為止,好像就葉乘風展台那邊的鄭佳琪算一個。

另外如果非要再找一個,就是站在葉乘風身邊忙前忙后的那個女人了,不過那種女人好像不太容易上手。

翟強現在是在糾結,到底是把鄭佳琪搞上手呢,還是先搞葉乘風身邊的那個女人呢,這兩女人都算是女人中的上品。

鄭佳琪不消說了,雖然是過氣的女模特,雖然現在知名度不算太高了,當時當年還是紅極一時的,當年他就動過心思,不過那時候老爺子還建在管的緊,根本沒有機會。

等他家老爺子撒手人寰了,鄭佳琪已經退隱了,而且那個時候,翟強就像是刑滿釋放的犯人一樣,飢不擇食的一同亂搞,而且新起來的**不計其數,早就把鄭佳琪拋擲腦後了。

沒想到今天在一個小小的手游展上,居然又遇上了當初自己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了,而且經過幾年的沉澱,愈的成熟了,和當年她剛出道時的那種青澀已經截然不同了。

而葉乘風身邊的那個女人,論身材可能不及鄭佳琪,但是論外貌,論身高比例,論氣質,完全也不輸鄭佳琪,甚至比鄭佳琪多了一股知性美,甚至有一股女強人的氣質。

兩個美女各有千秋,這叫翟強好生為難,雖然他有錢有身份,想要同時追兩個美女不是什麼難事,甚至一張床上睡兩個美女,恐怕也不難。

但是翟強泡妞一向有自己的原則,美女得一個一個追,男人的額精力有限,只有將全部心思放在同一個女人身上,才能叫她們心悅誠服的跟著自己。

那種一追甚至不用追就能上床的女人,翟強已經完全提不起興趣來了,只有用追女朋友方式得來的女人,他才會有成就感。

宋理想哪裡知道現在翟強此刻的心思完全不在手游上,而是在葉乘風那邊的兩個美女身上了,他焦急的問翟強,有沒有其他辦法。

翟強搖了搖頭,朝宋理想說,你看那個鄭佳琪和那邊那個穿著職業套裝的女人,哪個更容易上手。

宋理想滿腦子想的都是手游,這是他全部的心血,沒想到翟強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日女人,不禁沒聲好氣的說,他不懂這些。

翟強朝宋理想一笑,不就是個手游么,大不了我再追加你一些投資,一千萬不夠,就兩千萬,兩千萬不夠就五千萬,這個世上就沒有錢解決不了的事。

宋理想一聽翟強還要追加投資,立刻心中一動,朝翟強一笑說,是啊,這個世上沒有錢解決不了的事,那追女人又何必強子你花什麼心思呢,拿錢砸過去不就行了,一千萬不夠就兩千萬,兩千萬不夠就五千萬,總會砸的他們躺下……我們還是說說手游的事吧。

翟強聞言不禁連連搖頭,看宋理想的眼神還帶著一些鄙視,一看你丫就沒追過女人,這個世界上用錢能搞定的女人,一大堆,根本不用千萬,幾萬都能搞定一堆。

宋理想的心思不在女人上,所以只好附和著說,對追女人我的確不懂,我這些年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手游開上了,我們還是聊聊你說投資的事吧。

翟強卻沒心思和宋理想說這些,繼續和宋理想說著他的女人經,哥們我睡過的女人,說一千那是忽悠你呢,三四百個起碼也有了,都是當中只有十來個是用錢買不來的。

他還和宋理想說,等你玩過你就知道,和那些用錢買來的女人做,與和你用心思追來的女人做,那完全就是兩個層次的享受,持久力都不一樣。

宋理想呆若木雞,這貨是當自己來參加手游展的,還是海天盛筵啊。

翟強的眼睛繼續盯著葉乘風展台那邊,這個時候正好鄭佳琪有出來走台了,不過這次鄭佳琪卻沒有穿泳裝,而是穿上她自己的衣服。

鄭佳琪給在場人的印象都是穿比基尼時的樣子,但是這次穿好了衣服,雖然眾人不能一飽眼福了,卻又給大家帶來了一股不一樣的感覺。

主要是這些宅男玩家們,總就已經認定鄭佳琪是女王,是女神了,所以無論她穿什麼,他們都覺得漂亮。

翟強和那些宅男們一個心思,這時見鄭佳琪一身正裝,看上依然美麗動人,甚至比比基尼更加的讓他心動。

他一敲大腿,和宋理想說,哥們我就先追鄭佳琪了,他說著就又朝葉乘風的展台前走了過去。

宋理想在身後焦急地和翟強說,強子,那你說追加投資的事呢。

翟強擺了擺手說有時間再說吧,現在自己要去辦正事呢。

宋理想不禁小聲在翟強背後嘟囔道,草泥馬,日女人是正事。

他想著又叫了幾聲翟強,見叫不住,只好作罷,看來不能指望強子了,得自己想辦法。

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了之前有一個大公司的老闆想要收購他們手游工作室的事,立刻撥通了那個號碼。

電話響了好幾聲后,才有人接通了電話,待宋理想說完自己有意上次收購的建議時,對方卻說,「哦,不好意思,我們周總現在對另外一家手游工作室更有興趣。」

宋理想剛想問是哪家工作室的時候,已經看到上次和自己接洽的那個負責人此時正站在葉乘風展台前,拿著電話說,「就先這樣吧。」 眼前的情況再明顯不過了,人家現在是看上葉乘風的遊戲了,準備收購葉乘風的工作室呢,對宋理想的工作室已經毫無興趣了。

要是沒有葉乘風的出現,宋理想根本不會在乎大公司的收購,畢竟這可是他的心血,沒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不會想要轉讓給大公司的。

但是現在就已經是萬不得已的時候了,手游展上得不到足夠的關注,就可以宣布一款遊戲死刑了,現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找到資本加入。

翟強是不能指望了,這貨就是一個玩票性質的股東,而且他對遊戲本身根本就沒有什麼興趣,就算以後再注資也不會很多。

現在遊戲開還不到十分之一,後續的資金還需要很多,翟強不會再投入多少了。

所以他才會想著乘大公司對他的遊戲還有興趣,可以乘機和大公司討價還價,至少保住自己對工作室的控制權。

但是宋理想哪裡知道,人家現在已經對他的工作室和遊戲完全不感冒了,這讓他感覺自己的後路都給人斷了。

而此時的葉乘風正和藍采婕在吹牛呢,說自己眼光一向都是這麼准,這種宣傳手段不過是小兒科而已。

台上的鄭佳琪最後一輪t型台走完後下來問葉乘風,「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吧。」

葉乘風卻哪裡肯放鄭佳琪走,這轟動效應剛開始,現在就走,不是要趕展台前的玩家走么。

他立刻和鄭佳琪說,「鄭女王,你看看你現在多受歡迎,你捨得寒了你這些粉絲的心么。」

鄭佳琪卻和葉乘風說,我們說好的是走三個小時,現在都三個半小時了,我另外半小時都沒和你計較。

葉乘風笑著和鄭佳琪說,如果是因為錢的話好說,今天下午和明天一天,我把你包場了,你看這樣怎麼樣。

鄭佳琪朝葉乘風一笑,不過還沒有說話呢,就聽一側一個掌聲零散的傳來,一個穿著花哨的黃毛青年緩緩的走了過來。

葉乘風和鄭佳琪都看了一眼那黃毛,都好像有些不認識,還以為他也是鄭佳琪的粉絲呢。

不過葉乘風仔細一看這男人,突然想起來,剛才在手游展外面的時候,看著他開保時捷來的。

那男人正是翟強,他走到鄭佳琪的面前,隨手拿出一張名片遞給鄭佳琪,自我介紹道,「你好,我是翟強。」


鄭佳琪拿過名片看了一眼,上面的確什麼職稱,什麼名號都沒有,就寫著翟強兩個字和下面一串手機號。

名片的介紹雖然簡單,但是鄭佳琪看得出這章名片的製造材質非同一般,同時也顯得眼前這個黃毛的身份也非同一般。

鄭佳琪的腦子如同電腦處理器一樣,在搜索著滬海里姓翟的名人來,還真被她搜索到了一家,,翟氏集團。

翟氏集團是滬海比較出名的企業,是靠房地產起家的,但是現在已經涉及到影視娛樂,餐廳賓館、金融投資等多項領域了。

有人還稱翟氏集團的總裁翟笛生是大6李嘉誠,難道眼前這個翟強是翟笛生的兒子。

據鄭佳琪所知,翟笛生一共有過三任妻子,子女無數,就算這個翟強是翟笛生的兒子,也不稀奇。

她還是伸出了手和翟強輕輕一握,朝翟強笑道,「翟先生找我有事。」

翟強也是禮貌的握了一下手后,就鬆開了,他雖然好色,但是也不是色狼,一些細節化的處理,會區分他和那些低級的色狼。

況且你現在就算已經思想把鄭佳琪全身都yy了一個遍,也不能表現出來,這樣只會顯得自己低級。


像鄭佳琪這樣的女人,只是一步一步來,半分也急不得,而且如果真那樣做,鄭佳琪也不反抗的話,這她就不是自己要找的女人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