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顏白了楚塵一眼,「它只是變異了,不是成精。」

在楚塵的堅持之下,宋顏還是試了試,結果也確實如此,

雖然變異毒螞蟻本能地對宋顏釋放了善意,可它並沒法聽從宋顏的智慧。

幾人一路往前走,很快就來到了最初發現變異毒螞蟻的村莊,站在高處眺望村莊,要是有密集恐懼症的人,此刻一定頭皮都發麻了,整個村莊所有房屋,有部分已經倒塌,爬滿了變異毒螞蟻。

「你打算怎麼做?」宋顏問道。

「想辦法,找到這些螞蟻變異的原因,這樣才能夠在根源上解決問題。」楚塵率先邁步走下去,「我相信,真相就在村莊裏面。」

即便是全球靈氣蘇復,螞蟻也不可能無緣無故地變異,就好比,也不是每一個人類都能夠獲取到全球靈氣蘇復的機緣,有些普通人,日子還是沒有變。

螞蟻群的變異,就好比是,某個人類機緣巧合之下碰到的一個機緣。

遍地螞蟻的村莊,四道人影,緩慢地走了進去…… 第903章

陳崑崙他們不認識。

但殺神洪契,他們認識!

當時,寧缺選擇那個時間,對陳天選動手。一個原因是因為,長生水已經到他手裡,他必須要陳家的血清。

這種血清,如果要從陳天選身上抽取,極其危險。

要殺一個人容易,要制服一個人難。

後來知道,方糖又懷孕了。

寧缺甚至以為,這是上天賜予他的禮物。

讓他登峰造極,讓他和師傅站在大夏最頂端,能造出超過陳家當年成就的禮物。

另外一個原因,也是極其重要的原因。

殺神洪契,不在陳天選身邊。

記住網址et

北疆兩虎,折損一隻。

對付陳天選的難度,自然減半。

否則,那天在軍威山上,蒼狼王不僅要贏過去陳天選,還要贏過去洪契。

這難度,直接翻倍。

現在洪契一出來,寧缺立馬感覺到危機感。

別說他。

就連十二鎖龍人,也凝著咬著牙。

他們的視線,不停的扭曲。

殺人不眨眼的人,開始猶豫了。

洪契卻步步緊逼,又問道:「我說,你們確定要動手嗎?」

不確定了!

十二鎖龍人,眼神都在顫抖。

每一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高手過招,只是一瞬間。

猶豫的片刻,已經敗北。

洪契大手一震,身如一道罡風。

瞬間消失。

又在瞬間,出現在十二鎖龍人面前。

十二鎖龍人也意識到,洪契來了。

可等他們反映過來的時候,面前不只有洪契,還有陳崑崙。

前後夾擊!

十二鎖龍人咬著牙,拚死一戰。

陳崑崙降臨在他們身前,洪契降臨在他們身後。

「你們確定,要賭上你們的性命,來和寧家的人胡鬧?」

「我只問一次,三秒之後,如果你們沒有我想要的答案。你們,將會後悔一輩子。」

「一,二,三!」

陳崑崙三聲落地,沒人回應。

『嗖』的一聲。

大戰開始。

整個酒樓,窗戶破裂,鬧聲一片。

十二道光影和一黑一白,瘋狂對戰。

戰鬥的時間越久,十二鎖龍人越強。

這個洪契,比傳聞中離譜。

這個陳崑崙,竟然遠比以前的陳天選厲害。

難怪兩人在北疆,能讓北疆五年沒有戰事,能讓那些人簽下來不戰之約。

數百個呼吸內。

勝負,已經有了明顯的分界線。

陳崑崙和洪契身上一滴血都沒有沾,而十二鎖龍人,已經氣喘吁吁。

其中三個人,已經倒在地上。

鎖龍陣,已裂。

「還不認輸。」陳崑崙再次說道。

十二鎖龍人咬著牙,冷冷說道:「崑崙將軍,您從崑崙下來,的確很強。但我們要告訴你,我們鎖龍人,能死,但不能輸。」

「既然是上面的命令,失敗便只有任由宰割!」

「你很強,但這大夏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們勸告你一句,寧缺少爺背後的人,哪怕你和洪契,也惹不起。」

陳崑崙抬眉看著面前的鎖龍人。

鎖龍人以為,他是聽進去了自己的話。

沒想到,陳崑崙只說了一句:「我生來,便沒有惹不起的人。」

隨後,再戰!

戰鬥再一次升級。

鎖龍人和洪契、陳崑崙廝殺在一起。

片刻不到, 高考第一輪模擬考,所有人都很重視。整個一高瀰漫着一股嚴肅的氣氛。

考試之前同學們都在交頭接耳。

「你說這次的第一名會是誰啊?」

「那還用說,肯定是許書白呀。」

「嗚嗚嗚,好羨慕啊,他的智商要是能分我一半就好了。」

前桌的兩個小女生正在討論著,沈硯星忽然插了一句話。

「那可未必,我覺得這次的年級第一,是我的。」

「你說什麼?你怎麼可能考得過許書白!」前桌的女生一陣尖叫,引來了全班同學的注意力。

「怎麼不可能,年級第一又沒刻着他許書白的名字。」沈硯星微微一笑。

是沒刻着,可跟刻着有什麼區別嗎。

高一高二兩年大考里,每一次的第一名都是他。

眾人暗自腹誹。

「這誰啊,這麼自信?」有人盯着沈硯星好奇地問道。

「好像叫沈什麼星吧。」另一個人皺着眉回答。

因為系統是把她臨時安插到這個世界的,所以在眾人眼裏她的存在感很低,除了她的同桌,班上的人幾乎想不起來他們還有這麼一個同學。

沈硯星聽到這話,沖他們露出了潔白的牙齒。

「我叫沈硯星。記不住沒關係,這一次的年紀第一就是我的名字。」

這話說得十分狂妄,有那些個許書白的暗戀者不服氣了。

「你能不能別裝了,許書白都連續兩年考了第一了,你這個時候說你要考第一,你是在想p吃呢。」

「就是啊,前十從來沒見到過你的名字,你這一次能考第一?」

沈硯星並不搭理他們的挖苦,她的目的是吸引許書白的注意力。

只要許書白注意到她,她今天這拉仇恨的話就沒白說。

「誒誒誒,書白,你這回的第一不會不保了吧。」許書白的同桌趙慶寧用胳膊肘撞了撞他的肩膀,揶揄道。

「第一又不是我一個人的,有能力就來拿。」許書白淡淡道。

有那些個好事的人聽到這話,立刻對沈硯星喊道:「許書白說了,有能力你就來拿這個第一。」

這一喊,原本只是普通陳述的一句話,愣是被喊出了幾分挑釁的意味。

「喔~~~別慫啊,沈硯星!」

圍觀的同學紛紛起鬨。

沈硯星給了這位挑事的同學一個讚賞的眼神。

太好了,她正發愁怎麼合理地跟許書白搭上話呢,這不剛打瞌睡,就有人把枕頭遞來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