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洛的嘴角略微一勾:“看了也沒用,他已經是心理潔癖晚期了。”

說着,宮洛就往陵園裏走去。我趕緊跟了上去。

(本章完) 終於,我們走到了一坐墳前,那座墳很小很小,是所有陵園中最小的墳,但是卻也比別人分更加的精緻。

劉嘉明對着我們說道:“這是我奶奶的墳墓。我們劉家一般都是晚來得子,像是我爺爺,到了四五十歲生的我老八,我老八也是四五十歲生下的我。”

周曉曉看了眼劉嘉明,只見劉嘉明的嘴角微微揚起:“你見過你奶奶?”

“當然了。”我劉嘉明白了一眼周曉曉:“我奶奶是在我三歲那年去世的,那個時候,我的記憶力已經很好了。”

聽着劉嘉明的話,我不禁低了低頭。果然是個天才!我根本不記得三歲的我到底是在幹嘛的!

“那我怎麼沒有見過?”說着,周曉曉皺了皺眉頭。

“我四歲的時候,你纔來我家啊。而且,我第一次見到你,也是在我奶奶的喪事上見到的。”

他們兩個一直聊着,我看了看四周,沒發現什麼一樣。我不禁皺了皺眉頭,“爲什麼,他還沒出現?”

對啊,爲什麼他還沒有出現?他這一生的執着就是夢璃了,他不可能不過來看她。

周曉曉聽到了我的話,想了一會兒說道:“是不是已經走了?”

“走了?”有這麼可能嗎?。

宮洛瞥了眼周曉曉,冷冷地說着:“不可能。他對夢璃的執着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周曉曉,你這點都沒有察覺到嗎?!”

周曉曉的臉瞬間沉了下去,似乎有些不開心:“我知道。”

我感覺到氣氛變得略微的尷尬。我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那個,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我現在毫無頭緒,我實在想不到,他爲什麼不在這裏的原因。

想到夢中,幻魔將她的血吸乾,讓她變成一具美麗的乾屍,但也只是這樣,並沒有何必別人一樣,將她大卸八塊,最後變成肉醬。他對她始終不會忍心,他絕對會回來找她的!

突然,我的腦海中閃過千年古屍的眼眸,千年古屍……我轉過頭,就看到宮洛看着我。

千年古屍……宮洛……

我猛然一驚,手不受控制地拍打着宮洛:“那個,夢璃是不是,是不是已經重新投胎了?!”

“你怎麼會這麼想?”說完,宮洛就低下了頭,隨即便對着我們說道,“那看來是找不到了。在這個世界裏,一天有多少孩子出生,況且我們還根本不曉得她什麼時候投的胎。”

“那幻魔呢?”聽着宮洛的,劉嘉明皺了皺眉頭。

“只有等他自己現身了。或許,在你的有生之年,他都不會現身了。”說完,宮洛就往外面走去。

我也跟了上去,頭低低着,心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揮散不去。

經過一次聊天加三天的夢境,我總感覺那個幻魔不是那些嗜血的殺人狂魔,要不然,我早就死了,根本活不了。但是,他終究還是因爲夢璃殺戮了,我知道的就有兩次。

這種殺戮,就一定要發生嗎,難道就不能

避免嗎?兩次了,兩次殺戮,附上兩次悲慘的結局,他們明明相愛,爲什麼一定不讓他們在一起呢?

就在這時,我的腦海裏突然擁入了一個粗獷的聲音,不像男人,又不像女人:“幫我~幫我~!”

我幾乎是瞬間就聽出來了,這是幻魔的聲音。我趕緊迴應着:“你在哪裏?!”

“我在K市三街。”說完,那個聲音就消失了。

我趕緊對着他們說道:“去k市三街。

他們愣在原地,我看着他們,聲音更加嚴厲了:“去K市三街!”

“好!”說着,宮洛看了眼劉嘉明,劉嘉明立即帶着我們進入一個結界通道里。

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就出了劉家別墅,打了一輛計程車,往K市三街趕去。

車上,周曉曉疑惑地問道:“沐顏,我爲什麼去K市三街。”

“是幻魔對我說的。他跟我說,讓我幫他,去K市三街。”說着,我看了眼劉嘉明,認真地問道,“K市三街是什麼地方?!”

“K市三街上有一座公園,晚上會有夜市,但那裏最著名的,是那一條古老的石拱橋。那座橋,已經有千年的歷史了,被國家列入K市文化遺產。”

聽着劉嘉明的話,我點了點頭。

不久,我們就到了K市三街,裏面,一團黑黑的煙霧籠罩在裏面大大的湖水中。

幻魔的聲音再一次對着我說道:“幫我,幫我找到夢璃!”

“夢璃在哪裏?!”我急迫地問道,眼睛死死盯着湖水中的濃霧。

幻魔的話再一次響起:“在,在水裏!”

我猛然睜大了眼睛,趕緊對着劉嘉明和宮洛說道:“快,夢璃掉進水裏了,你們趕緊去把夢璃救上來!否則……”

我的腦海中浮現出夢中街道上的慘狀。

宮洛和劉嘉明聽着我的話,也睜大了眼睛,相視一眼,趕緊跳到水裏,我趕緊撥通緊急通話聯繫警察,然後我也往水裏跳了下去。周曉曉則留在上面,負責觀察着。

我們在水裏撈了好久,但就是沒有找到任何人,或許是那個湖水太大了,下面也是深不見底。

將頭彈出湖面上,我吸了一大口氣,又往下鑽去!

過了好久好久,我又聽到了幻魔的聲音:“找到了,找到了!”

我趕緊游回岸上,只見劉嘉明抱着一個美麗的女人來到了旁邊,然後對着那個女人做着人工呼吸,然後又按着她的胸,將她口中的水排出。

幻魔一直在空中飛着,看着劉嘉明的動作,牙齒一直在響着。我立馬安撫着幻魔說道:“幻魔,你彆着急!他是在救夢璃!”

“……哼!再有下次,我定饒不了他!”

過了很久,夢璃終於嗆了起來,吐出一大攤水,緩緩睜開了眼睛。我慶幸地糊了一口氣,溫柔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和夢中長得一模一樣。

我嘴角略微一彎:“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夢

璃。”那個女孩甜美地說道。

劉嘉明聽着夢璃的話,頓時看了眼她,然後沉下了臉,五味陳雜。

就在這時,幻魔也化作夢中的樣子來到夢璃的面前,深情地看着夢璃,臉上的戾氣全無:“夢璃,你終於醒了,你有沒有事?有沒有感覺那裏不舒服?”

這是我在夢中所熟悉的幻魔。

夢璃的身體略微往後挪了挪,眼中帶着一點陌生:“你是誰?……你看起來,好熟悉。

“我是幻齊,我們萬年前就認識了!”說着,幻魔忍不住笑了起來,那笑容像個小孩一般燦爛,卻又有男人般的威武氣概。

夢璃似乎也被感染了,揚起了一個好看的笑容:“你這人真逗!我現在都才十八歲,哪來的萬年前。但是,謝謝你,我沒有失去意識的時候就聽到你的聲音了。這些,都是你的朋友吧?”

說着,夢璃看了一眼我們。

我點點頭:“恩。是他叫我們來救你的。你家在哪裏,我們送你回去吧。”

聽着我的話,夢璃突然沉了沉臉色:“我沒有家了,我爸媽在半個月前死了。我本來和阿姨出來散散心,卻被她推進了水裏。我已經無路可去了。”

說着,夢璃的眼角閃着點淚光。幻魔看着她的樣子,眼中盡是心疼,他突然來到夢璃的面前,捧過夢璃的頭,在她的眼角輕輕一舔,將她的眼淚吃了進去。

幻魔特別溫柔地對着夢璃說道,那是我從未見過的深情:“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夢璃先是錯愕,但隨即便看着幻魔的臉,一直看着,許久過後,夢璃點了點頭:“我總感覺你很熟悉。”

劉嘉明站了起來,沉着臉徑直往後面走去,我奇怪地看了眼劉嘉明,但並沒有追上去。

我看了眼幻魔和夢璃,只見幻魔已經抱起夢璃要往遠處走去。我趕緊叫住幻魔:“喂!你要做個好人,夢璃不希望看到你變壞的!而且,她在村裏的時候,就喜歡上你了。”

幻魔愣住了,看着我,狐疑地說道:“你怎麼知道?”

“因爲,我做了一個夢,是關於你的一段真實的回憶,在那裏面,我叫豆豆。”

幻魔臉色先是一沉,隨後揚起了一抹邪惡的嘴角:“難怪你和他的性格如此相像。”

說着,幻魔在夢璃的額頭上深情地吻了一下:“夢璃,我答應你,再也不殺人了。”

夢璃先是一愣,但隨即揚起一抹燦爛的嘴角:“你終於說出了我最想要你說的話。”

我驚呆了!直到後來,再一次遇見他們,我才知道,原來夢璃和鬼王做了一個交易,夢璃可以帶着記憶投胎,而鬼王對夢璃的要求就是,她一旦和幻魔在一起,就會被幻魔同化,最後變成人不人,魔不魔的異類,一直陪伴着幻魔,當它的鑰匙。

鬼王……我的腦海中,閃現着千年古屍的身影。

不知在什麼時候,周曉曉和劉嘉明來到我的面前,有些緊張地問着我:“沐顏,宮洛上來了沒有?”

(本章完) 周曉曉和劉嘉明來到我的面前,有些緊張地問着我:“沐顏,宮洛上來了沒有?”

“宮洛?”我的眉頭略微一皺,“他還沒有上來嗎?”

周曉曉搖了搖頭,更加緊張地說道:“沒有。我沒有看到他上來!這個湖的四面我都可以看到,但是除了你們,我沒看到任何人從水裏上來。”

聽着周曉曉的聲音,我不禁慌了,臉色變得蒼白。我轉頭看着面前的湖水,然後便往下跳去。

我轉身對着湖面上的周曉曉和劉嘉明說道:“我去找找看。”

然後,我就潛入了水裏,努力地睜着眼睛尋找着。

可是,無論我怎麼找,我都沒有看到宮洛的身影。我的心不禁越來越慌。怎麼會找不到他呢?他的水性很好,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情纔對,但是過了這麼就他還沒有上岸……這不得不讓我提起了自己的心臟。

шωш ⊕ttκǎ n ⊕C〇

許久之後,我越出水面,深呼吸了一口氣,繼續埋頭尋找着。

隨即,我便看到了劉嘉明的身影。我與劉嘉明比劃着,然後往沒有找過的地方游去。

終於,我在一個極其深的水底看到了一團黑影。我趕緊往下游去,因爲水很深,水壓很強大,壓得我透不過氣來。

我緊緊閉上了眼睛,一股腦往下衝去,伸手往黑影裏抓去,抓住了類似於衣服手感的東西。

我將手狠狠地往上一擡,可是東西沒被抓起來,自己卻不知爲何,被那黑影往下拉去,進入了黑霧之中。

“宮洛?宮洛!”我的眼前一片漆黑,但是莫名的,水的感覺已經不在,我甚至能正常地呼吸了。

我摸索着周圍,不停地呼喚着宮洛。水裏,無緣無故出現了這麼奇怪的黑影,再加上宮洛的失蹤,我覺得宮洛是被困在這個黑影之中了。

果不其然,過了一會兒,我的手被一直熟悉的大手抓住,身邊傳來一股熟悉的男人氣息。

“宮洛,是你吧。”我確認自己的想法。

宮洛用他那低沉的聲音哼了哼:“恩。你怎麼也被困住了?”

我沉了沉臉色,不客氣地說道:“我是因爲找你被困進來的。你爲什麼會被困在這裏?”

宮洛沒有說話了,過了很久,他纔對我說道:“因爲,那隻幻魔想殺了我。”

“想殺了你?爲什麼?!”我有些不明所以,宮洛什麼時候和幻魔結仇了?

低沉的聲音再次在我的耳邊響起:“不是我。是千年古屍,一萬年前,千年古屍將他打得遍體鱗傷,就只剩下一口元氣了。”

“所以,他爲了報復,就想置你於死地?”我倒吸了一口氣,“難道幻魔不知道你是來尋找夢璃的嗎?”

我的腦海中閃過夢中和千年古屍的相遇。難道,他和千年古屍的仇怨就是在那個時候結下的?難怪幻魔會變換成千年古屍的模樣。

“那時候,夢璃已經被劉嘉明救出去了。而且,在水裏解決了我,夢璃未必會知道。”說着,宮洛的聲音有些緊張,“韓沐顏,戴上捉鬼手套,這裏每隔五分鐘就會來一次襲擊,你要保護好自己。”

“那你呢?”我很擔心他。



洛和我一樣,就因爲一個前生後世,就被強加了不屬於自己的恩怨與命運。

“我有輕靈劍。如果不是聽到你的聲音,剛纔我就把這個陷阱給破了。”說着,宮洛就拔出了輕靈劍,白色的劍光閃耀着,掃去周圍的陰霾。

我也拿出捉鬼手套,戴了上去。

就和宮洛說的一樣,這個陷阱沒過五分鐘就會來一次猛烈的襲擊,但是每一次襲擊過後,這個陷阱就會處於準備狀態,這個時候,也是它最弱的時候。

攻擊十分猛烈,捉鬼手套的結界在這裏無法全面施展,最後只能保護我一個人。宮洛一直揮舞着輕靈劍,努力地擋掉攻擊,但身上還是出現了很多傷痕。每個傷痕都留下了血液,然後傷口就會發黑,最後連留下來的血也變成了黑色。

宮洛眉頭緊皺着,大喊一聲,猛地舉起輕靈劍往前劈去,只見一道白光生生地嵌入面前的黑暗,然後黑暗中逐漸出現了許多白色的裂縫,最後化爲無數的小黑點破碎開來,最後化爲虛無。

我再次感覺到了猛烈的湖水向我襲來,奪去我的呼吸,擠壓我的心臟。我轉頭尋找着宮洛,只見宮洛的眼睛緊閉,無力地往下倒去。

我趕緊游到宮洛的身邊,將宮洛死死地拽了上去。

我感覺手上抓着一個很重很重的石頭,游到了一半的時候,我的腿突然抽筋,激烈的疼痛令我無力向上游去。

轉頭看了眼宮洛,只見宮洛的傷口上一直滲出黑色的煙霧散播在水中,湖水變得有些不清澈,而宮洛的臉上毫無血色,口脣發紫,就連臉頰上也開始出現了一些青紫。

我的心猛然一驚,顧不得左腿的抽筋,趕緊往上劃去。

要趕緊上去,再不趕緊上去,宮洛就危險了!

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直划着,但是我還是失敗了,我的身體不受控制地往下面倒去。

我的呼吸更加困難了,彷彿被掐住了脖子一般,分分鐘就開始窒息。我轉頭看着宮洛,他的身體離我越來越遠。我扯着他衣服的手也快要鬆開了。

不,不行!我用盡力氣抱住宮洛,看着他窒息的樣子,我的腦子裏一片空白,只剩下一個想法:救他,我要救他!

我抱起宮洛,吻住了他的脣瓣。似乎是本能的感應,宮洛的嘴巴竟然張開了。我趕緊將嘴巴里僅有的一口氣送到他的嘴裏。

就在我想要離開他的脣瓣的時候,他突然抱住了我,滾燙的舌頭伸進我的嘴巴里,極力地舔着,還時不時地吮吸。

我睜大了眼睛,這可不是人工呼吸,而是赤裸裸的接吻啊!我下意識地推開宮洛,可是任憑我怎麼推,宮洛的手就像是黏住了一般死死地環着我,抱緊我。

原本就已經快要窒息的我直接感覺不到空氣了!

因爲他的蠻橫和我的掙扎,嘴巴里時不時地進入一些湖水,灌進我的腸胃。

我痛苦地皺緊了眉頭,越發激烈地掙扎着,想要擺脫他,最後卻只能無力地任憑他抱在懷裏,猛烈地親吻着。

我清楚地感覺他,他的舌頭燒灼着我的脣瓣,強勁的手臂也燒灼着我的每一寸肌膚。

我感覺自己越來越缺氧

了,身體也越來越燙。

我逐漸地失去了意識,就在我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不遠處一個人影往我們這邊游來,可我也沒有力氣再看着他,眼睛不受控制地閉了起來。

“王……”溫柔的一記聲響,喚醒了我的意識。我猛然睜眼一看,只見自己身處在一個開滿了無數花朵的小山坡,每一束花朵的中央都飛着一個小精靈,匯聚在一起,翩翩起舞着。

這是什麼地方?這是我醒來之後第一個想法。

然後,我就看到了遠處的一抹紅衣,如火焰一般熾熱的顏色,在夜媚的身上卻並沒有高傲的氣焰,有的只是那抹無盡的溫柔。她的面前,站着一個白衣飄飄的俊美男子,修長的身材高出夜媚一個頭,兩人相擁着,千年古屍將自己的頭放在夜媚的頭頂上,眉眼彎彎,嘴角邊也咧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爲什麼,我又會夢到他們兩個人?我的心情有些複雜,我轉過頭,不去看他們,躺在地上,閉上眼睛,想要讓自己在夢中睡去。這樣,再次醒來的時候,自己就可以回到現實了。

可是,事情斌沒有如我所願。我並沒有睡去,不是我無法入睡,而是我不想睡。

不知道爲什麼,我躺在山坡上,聽着他們兩人的對話,腦中只有剛纔他們相擁依偎的場景。

我的心裏有些嫉妒,但更多的卻是賞心悅目。看着他們兩個人如此般配,如此深情,我忽然發現自己想要了解他們,至少想知道他們的經過。

或許是因爲最近總是瞭解別人的故事,自己竟然變得八卦了起來。我像是個狗仔一般,屏住呼吸,躺在山坡上看着遠處的他們,讓自己的存在感減少到幾乎爲零的地步。

“王,現在天帝已經知道了我們的事情……”溫柔甜美的聲音傳入我的耳膜。

但是夜媚還沒說完,就被千年古屍打斷了:“無礙。我會保護你的。”

說着,千年古屍低頭,吻了吻夜媚的額頭。

夜媚更加依偎在了千年古屍的懷中,小鳥依人,幸福溢滿了整張臉。千年古屍也深情地抱住她,然後抱起她,緩緩地朝着自己走來。

我趕緊往後跑去,再次匍匐在另一個隱蔽的地方。

千年古屍抱着夜媚來到了剛纔我待過的地方,將夜媚放在花叢之中,然後俯下身,深情地吻着她的額頭,臉頰,鼻子,最後在脣瓣之中久久不能分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