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的內心也是複雜一片,帝凌影的話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這些事情,他當然知道,但是手心手背兒,那都是他的肉,他一個也不想失去他們。

「孩子,你先把你三叔放了吧,以後的事情再慢慢給他算賬,今天你也廢了他了,你先放開他吧。」家主對帝玄胤道。

「放開他?憑什麼!他殺了多少人,就算我不為自己報仇,他當年殺了救我的,還有我身邊的那麼多人,我也要給他們一個交代。

我又憑什麼要聽你的,你是非不分,早已和我沒有關係。」帝玄胤冷冷的道。

「你就是這麼跟你爺爺說話的?」家主聽到帝玄胤對他怒吼,氣老臉脹紅。

「爺爺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你難道想因為你這一個兒子,失去家族最純正血脈的天才弟子嗎?

還有你的另外一個孫子。」帝凌影說道。

平日里他雖然看起來溫文爾雅,沒有脾氣,但是發起火來,比誰都要厲害。

他說出這話,也是說明了他也要跟他斷絕關係。

如果他今天不做出一個交代,他就會傷心離去,永遠不跟他來往。

到時候家主就不僅僅是失去一個兒子這麼簡單的問題了。

家主聞言,雙眸突然睜大,心中很很震驚,他沒有想到,一向溫順的兒子,居然把這件事情拿到檯面上逼迫他。

二爺坐在輪椅上,帝凌雪推著他,走到家主跟前,「父親,凌影說的對,如果你今天真的想要對玄胤怎麼樣的話,那我也不認你這個父親了。」

「你們……」家主只覺得身體一晃,險些忍不住一頭栽倒。

短短的兩天,自從帝玄胤回來,他的兒子孫子居然都背叛他。

「不要,父親你不要聽他們的,你快救我呀!」三爺看到父親這樣,心中不由大驚。 看着這裏其妙的景象,上古四大凶獸一時都忘記了時間。

在他們的四周,完全被無邊的海水包圍。但是在這個虛無的空間裏面,海水就像是被鏡子隔在了外面,明明看的見,卻一絲也進不來。

還有許多虛無縹緲的宮殿,奢華無比。遠遠的望去,說是比凌霄殿豪華,也不會有人反對。

過了好久,窮奇才喃喃的道:“我想…”

話沒說完,就被檮杌打斷了:“你先別說出來,大家都把自己想的寫下來,看看大家想的是不是一樣!”

四凶一時玩性大起,便將自己心中的想法全部都寫了出來。

當比對的時候,除了混沌不能開口以外,其他的三個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原來他們想的一樣,全部都想在這裏永遠都不回去了。

商量既定,四凶便緩緩的向着宮殿走去。

本來還以爲這些宮殿的樣子應該是假的,就如陸地上的海市蜃樓一般。等到他們走到跟前的時候,卻發現這根本就不是倒影,而是實實在在的宮殿。

仔細一看,這裏根本沒有生物的跡象。想到這,四凶一下子興奮了起來。陸地上玩夠了,沒想到海里卻還有這麼好玩的地方。

宮殿的奢華程度無法用言語表達,通向宮殿的是一層層臺階構成的寬闊大道。這臺階他們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做的,只知道每一個臺階都是一模一樣,而且通體雪白,沒有一絲的瑕疵。

四凶法力無邊,在陸上的世界以玩爲主,倒不是很在意這價值連城的寶貝臺階。他們心中想的,是寬闊的宮殿,無暇的寶座。

就在窮奇的腳剛要踏上臺階的時候,一個聲音像是從地底下冒出來一樣,讓他們不由自主的顫了一顫。

“暮光禁地,擅入者死!”

混沌他們還沒從這聲音中反應過來,緊接着,一個影子一般的東西便已經擋在了他們面前。

他們一路走來幾乎沒遇到什麼危險,便以爲這裏是天造地設的地方,不會有其他的生物。咋一見到這個影子,着實嚇了一大跳。

混沌他們一下子停了下來,擺出了一副戒備的樣子。這時候,他們纔來得及看這個影子的來源。

不看還行,一看之下,縱然是四凶這樣陸地上的霸主,他們也着實吸了一口冷氣。

面前的這個影子,只是他們面前這個玩意小小的一部分。這樣的生物,他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

混沌接着說道:“後來我們才知道,這個東西的名字叫鮫,比我們出生的時間可早的多了!”

這喚作鮫的怪獸,比混沌他們不知道大了多少倍。鮫的頭好像是人類的模樣,卻又和人類有區別。他的耳朵尖尖的,像是被什麼利器可以修剪過的一般。

他的軀體卻又是像魚又是像龍,混沌他們根本分不清楚。或者在這個危機的關頭,他們沒有心思去分辨到底是魚還是龍。

在陸地上,四凶雖然也遇到過比他們自己體型更大的生物,但像鮫這麼大的,還是第一次遇到。

他們不知道這個鮫是幹什麼的,便沒有貿然動手。說的也是,就算是想動手,只怕也無從動起。

窮奇站在最前面,厲聲問道:“什麼妖邪,敢來嚇你四位爺爺!”

窮奇這話一出,自己也感覺到有些不妥。自己說“敢來嚇四位爺爺”的話,就是承認自己剛纔害怕了,這不是未戰心先切了嗎。

等了好久,這個巨大的生物再也沒有聲音發出來了。

越是沒見過的東西,越是讓人感到害怕。上古四凶也不例外。他們雖然法力高強,但遇到這麼大的不明生物,心中還有非常恐懼的。

看鮫沒有迴應,窮奇的兇性一下子暴露出來了。他們以前在陸地上,哪裏遭受過這樣的恥辱。

窮奇大喝一聲:“納命來!”便快速的飛向了鮫的頭部。窮奇當時在想,不管是什麼生物,頭一定是他最重要的地方。如果一擊得手的話,也就不用麻煩了。

其餘的三個兇獸雖然心中犯嘀咕,但現在窮奇已經上去了,發生什麼事還不一定呢,便急忙追了上去。

飛到和鮫平行的地方,他們才完完全全的看清楚鮫的臉上的模樣。光是鮫的一個腦袋,就比整個混沌的身體還要大許多。

鮫半閉着眼睛,淡淡的看着混沌他們。被這樣蔑視般的盯着,混沌他們的心底直發毛。

這時候,窮奇再也不能忍了,想着與其這樣,還不如先發制人。 它的傳說 一瞬間的功夫,窮奇便已經衝到了鮫的眼睛跟前。

其餘的三位兇獸被突如其來的情況打了個措手不及,都怔怔的看着窮奇。

窮奇一邊飛,一邊想着,這眼睛是所有生物作爲薄弱的地方,如果能毀掉鮫的眼睛,便等於是手握了一大半的主動權。

窮奇的想法倒也沒錯,可就在窮奇馬上就到鮫眼前的時候,鮫的眼睛卻突然睜開了。

窮奇看着鮫黑洞洞的眼珠子,心中生出了寒意。他暗道一聲:不好!想要飛離鮫的眼光範圍,已經來不及了。

從鮫的眼睛裏,射出了無數道白色的光芒,直接射到了窮奇的身上,根本沒有窮奇反應的時間。

其餘的四凶見到這種情況,心下大驚,急忙衝了前去。

混沌接窮奇的身體,檮杌和饕餮分別衝向了鮫的嘴巴和鼻子。剛纔的一幕他們都是親眼所見,知道鮫的眼睛不好對付,便想着從別處下手。

鮫根本動都沒動,等到檮杌和饕餮飛到嘴巴和鼻子跟前的時候,從鼻孔中噴出了一團霧氣,嘴巴中吐出了無數的線狀的東西。

檮杌被這團霧氣一噴,軟軟的落在了遠處的地上。檮杌情況也好不到哪裏去,被鮫嘴巴中冒出來的線緊緊的捆了起來,也落在了遠處的地上。

混沌雖然口不能言目不能視,但卻能感應到同伴的存在。

他發覺到,窮奇還有檮杌和饕餮他們,雖然被擊落了下來,卻好像是沒有什麼大礙。

混沌帶着窮奇,緩緩的落在了檮杌和饕餮身邊。 被他那兩個侄兒這麼威脅著,他心中更是震驚。

家主現在很難抉擇,一旁的方元老突然說道,「此次比武怎麼可以動私刑呢?就算三爺固然有錯,那麼也應該經過家法和長老,元老會的審判之後,才能夠定他的罪名,所以胤少爺,你現在放了三爺,把他交給我們元老會來審判吧。」

「你說的倒是輕巧,倘若你們真的公正的話,那麼我們兄弟二人當初又怎麼會被逐出家門呢?又怎麼會被人追殺?

你們元老會,又比家主好到哪裡去?想讓我把他交給你,你們休想。此人,我今天殺定了!」帝玄胤冷漠的說道。

方元老連忙上前阻攔,「不可以!」

正在這時候,遠處傳來一道憤怒的嗓音:「好個老傢伙,你居然敢欺負我爹!」

天邊白雲浮動,隨後便出現了一隻碩大的龍頭,嗖的一下——

那上面有兩個身影,其中有一個紅衣獵獵樣貌俊美的少年,還有一個藍袍男子站在他的身旁。

「你敢欺負我爹,找死吧你!」少年憤怒的聲音不斷響起,很快,夜雲澈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爹爹娘親。

看到元老想要出手打帝玄胤,夜雲澈瞬間就忍不住開口大罵。

「小澈兒!」

夜冰依也聽到了她兒子的聲音,頓時心中一陣歡喜,他沒有事就好了,這麼多天的擔心終於放心了。

他還跟帝玄御在一起呢。

看到自己的兒子還有弟弟出現,帝玄胤心中很是欣慰。

人群當中,慕容清清,玉寒夕等人,也朝著帝玄御和夜雲澈揮動著手臂,「我們在這裡!」

對於他們幾人的興奮,那些帝家的高手卻是有些怔愣,因為他們看到了什麼!

他們的座駕,居然是一隻神獸!

正兒八經的神獸,這一天之間,居然出現了這麼多神獸,他們覺得這個世界玄幻了。

神獸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值錢了? 如果鴕鳥有愛情 真是的!

「小澈兒?難道他就是……」家主回過了神兒,看著那上面的紅衣少年,發現了他跟帝玄胤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他的內心忍不住激動,這可是他的曾孫子啊!

「沒事就好了,沒想到小澈兒和御兩人在一起,那就放心了。」帝凌影也喃喃說道。

二爺聽到他的話,震驚的說道:「什麼,玄胤居然還有孩子?還有那個是玄御嗎?」

「嗯,他的名字叫做帝雲澈,大家都叫他小澈,他是一個天賦極高的孩子,也很聰明可愛。」

說到這裡,帝凌影突然頓了頓,如果帝家的人發現了小澈兒的天賦,肯定會被嚇暈過去吧。

帝凌雪朝著上面看過去,大叫道:「玄御哥哥,真的是你啊!」

聽到底下有人喊他,帝玄御低頭看過去,看到了他的二叔,還有他的妹妹,還有他的堂哥,也對他們揮了揮手。

他對他二叔還是很熟悉的,因為他們小時候貌似經常和帝凌雪在一塊玩。

三爺還在驚恐當中掙扎,突然聽到他們的談話,抬頭,看向上面,死死的盯著帝玄胤的孩子。 他恨不得立即把夜雲澈給挫骨揚灰,因為這孩子他的父親擁有著最純正的血脈,他的母親又是靈戒的選擇人,這個熊孩子,誰知道他身上會不會擁有著最純正的血脈啊,

如果是,那又將會是一個心頭大患。

如果他們一家人繼續待在帝家,那麼就沒有他們的存在了。

帝三爺眼中閃過一抹殺意。剛好被帝玄胤給看在眼裡。

「三叔,你還想要對付我的兒子?你簡直沒救了,那麼我就讓你看看,究竟誰才是帝家的掌舵人。」帝玄胤冷笑一聲。

隨即他突然看向帝玄御和夜雲澈他們兩個人,對他們招了招手,「大哥,小澈兒,你們過來,身為小輩,也應該送他一程。」

三爺把帝玄胤不懷好意的眼神收入眼底,心中突然有股不好的預感。

他到底想幹什麼?

聽到帝玄胤的話,帝玄御當即從龍背上飛了下來,帶著夜雲澈,叔侄兩個人走到帝玄胤的身邊。

家主還有方元老就在他們身邊看著,這場面,說不出的詭異。

「大哥,你知道三叔當年為什麼非要把我們攆走,痛下殺手嗎?」帝玄胤看著帝玄御問。

「不知道。」帝玄御搖了搖頭。

帝玄胤又看向兒子,「小澈兒你知道他為什麼要殺你爹我和你大伯么?」

夜雲澈也搖了搖頭,但是嘴裡卻罵道,「因為他是傻缺,混賬貨,連自己的親侄子都殺,還是不是人了,這樣的人,不能便宜他,必須把他狂揍一頓。」

聽著兒子的話,帝玄胤忍不住愉悅的笑出聲,真不愧是他的兒子,真是和他的心意一樣,也跟他娘親是一樣的風格。

隨後他收起了笑,繼續說道:「讓我來告訴你,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因為他嫉妒我跟你大伯是純正血脈的人,他想讓他孫子跟我們搶風頭。不甘心自己的光風被我們掩蓋,於是就對我們痛下殺手,完全不顧叔侄之情。」

「爹爹,他真不是個人!」夜雲澈煞有介事的點點頭,憤憤的說道。

「沒錯,他的確不是個人。」帝玄胤也點頭,「那我們就來好好教訓教訓他吧。」

「好啊好啊。」夜雲澈一臉贊同,就差鼓掌了。

說完,帝玄胤突然把卡在帝三爺脖子上的那隻手鬆開了。

眾人不明所以,他不是要殺帝三爺嗎?怎麼又把他給放開了?他這是想做什麼?

想要做什麼打擊帝三爺的事情?

每個人頭上都掛了一個巨大的黑人問號。

帝玄胤直接對夜雲澈道,「你知道懲罰敵人最殘忍的事情是什麼嗎?就是他討厭什麼,你偏讓他看什麼,氣死他最好,你明白了嗎?」

帝寵之公主難為 在帝玄御還有夜雲澈出現的時候,他就想好了該怎麼『報答』帝三爺。

他可以殺他,但是有了這麼一個好辦法,他也不願意在自己的兒子面前殺生,畢竟對方是他的親人。

聰明的小澈兒微微一想,就立即想出了一個好辦法,「爹爹,我知道了,他不是最嫉妒我們擁有著最純正的血脈么?哈哈哈,那我們就嫉妒死他吧。」 檮杌被鮫鼻孔中噴出來的氣霧包裹着,雖然在齜牙咧嘴的掙扎,卻始終不能從霧氣中脫離出來。

饕餮也被無數的線條捆綁住,活脫脫的變成了一個大糉子。

窮奇的情況稍微差點,雖然清醒了,但翅膀依然被折斷了。

混沌手忙腳亂的摸索着,想要解開綁着饕餮的這個不明線狀東西,可掙扎了許久,卻根本就拉不斷。而且混沌感覺到,自己每拉一次,這些線形成的網便鎖緊一些。

幾次下來,混沌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沒想到這次一到海里面,便全軍覆沒。現在雖然還有混沌沒被控制,但以目前的勢力看來,鮫如果想動手收拾混沌的話,也是輕而易舉的事,甚至都不會費什麼力氣。

爲今之計,最好的辦法便是和鮫談判,求他放掉他們,以後再也不來這個地方。

但是混沌口不能言,目不能視,想要開口也不可能了。

就在這時候,鮫緩緩的移動過來。混沌雖然看不到,卻感覺到了強大的法力。比他們四個加起來的法力還高出了許多倍。

混沌心灰意冷,不想剛來海眼之中,便全軍覆沒,而且死相還這樣難看。

混沌也不掙扎,絕望的等待着死亡和魂飛魄散的來臨。

就在鮫就要出手滅掉四凶的時候,又一股強大的力量出現了。

鮫也感覺到了這種力道,緩緩的停下了腳步。

這時候,虛無中出現了一個人的模樣,祥和的道:“精靈族長,別來無恙啊!”

不是別人,正是盤古大帝!

“盤古大帝?”陳志凡好奇的插了一句嘴。

“不錯,這盤古大帝一出現,我們便像是有了救星一般!…”

可是從盤古大帝與鮫交談的口氣來看,好像還要給鮫面子。這讓四凶的心裏又有些捉摸不透了。

不知道到底是盤古大帝的元神,還是大帝親臨,現在已經沒法說的清楚。後來四凶曾經詢問過大帝,但都沒有得到回答。

看到被控制的四凶,大帝緩緩開口道:“精靈族長,這幾個孽畜擾亂暮光聖地,實在是罪有應得!我本不該管,然孽畜是上古之物,還往組長可饒得他們性命!”

這時候鮫的身體開始慢慢的發生了變化,首先是體型,本來剛纔巨大無比,現在卻漸漸變到了和盤古大帝一般大的樣子。緊接着,鮫的身體開始變得透明,直接成了人形的模樣。

等到變化完成,鮫才緩緩的開口道:“大帝創立三界,功德無量,然我海眼卻不屬於三界範圍。這幾個孽畜無良,擅闖暮光禁地,實是罪無可恕!”

鮫的聲音不大,卻義正言辭,得理不饒人,着實可惡。

大帝緩緩開口道:“族長所言,不無道理。然這四獸皆是無心之過,或可調教,還請族長高擡貴手!有諾於此,若是族長通融,這海域面積,我助你增大三倍如何?”

盤古大帝這話一出口,鮫的身軀稍稍一怔。看的出來,這麼大的誘惑,鮫到底是動心了。

這個時期,海域的面積還只是陸地的萬分之一,縱然不小,但和陸地比起來,還是小太多了。

盤古大帝以海域面積做籌碼,救四凶與絕地,實是天大的恩賜。

鮫以極其平淡的語氣道:“大帝此話當真?”

“自是當真!”盤古大帝淡淡的笑着說道。

“罷了!且放幾個孽畜一條生路!”鮫緩緩的說道,同時將控制着檮杌和饕餮的法力撤掉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