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幼儀看到爸爸進來,臉色立刻苦哈哈的。

看來是在外面沒有說過,打算到廚房來開會。

「別覺得秦箐啰嗦,那是為你好。」

「爸爸,那些我都知道,只是現在,事業正在最高峰,所以想要再奮鬥幾年。」容幼儀開始說起事業,想要當擋箭牌。

可是容世隱比秦箐可要聰明的多,事業這個對於容世隱來說根本不是事。

「事業固然重要,可是這套說辭已經用五年時間。」

「幼儀,錢是賺不完的,而且現在這個年紀確實可以轉為幕後,番茄娛樂就是一個很好發展地方。」

「而且秦箐這些年身體越發的差,萬一要是出點什麼事情,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這孩子。」

「看你這些年,一直孤孤單單的,秦箐的心裡別提多難受。」

「好幾次,秦箐都覺得是秦凌予害的,讓你變成這樣,好幾次,秦箐都是在夢中哭著醒來的。」

容世隱的這番話,說的讓容幼儀同樣眼眶泛紅。

「好的,爸爸,這些事情,我會仔細考慮。」

容幼儀重重點頭。

等到容世隱離開以後,容幼儀想到前段時間,蘇舒懷和自己說的事情。

蘇舒懷暗示幫助自己的是尊霍,尊霍這些年對待自己真是好的沒話說。

要是真的非要選擇一個男的,去見秦箐,去安秦箐的心,那容幼儀想到第一人選,就是尊霍。

當下容幼儀直接撥打電話給尊霍,邀請尊霍出來吃飯。

一切準備妥當以後,容幼儀走出去。

「總算捨得出來?」

「媽媽才說幾句,就嫌媽媽啰嗦起來。」秦箐有些委屈的說。

「不是的,是剛剛正在約一個朋友一起吃飯。」

「朋友?什麼朋友?男的女的呀?」秦箐看容幼儀要出去吃飯,立刻八卦的問。

「好啦好啦,和你說吧,是男的,就是尊霍,你們上回都見過的。」

「那你們是不是在談戀愛?」秦箐繼續八卦的問。

秦凌予原本正在喝茶的手,聽到這話,微微抖動,結果就讓熱水燙到。

但是秦凌予依舊是不動聲色,靜靜的聽著容幼儀的答案。

「不是談戀愛,正在相處,具體看緣分嘛。」

容幼儀說完,高高興興的出門。

「其實尊霍還是可以的,長得這麼帥,而且演技好,沒有花邊緋聞。」

「算是勉強可以和我們幼儀相配。」秦箐笑眯眯的說。

前往餐廳的路上,容幼儀擔心只有和尊霍兩人吃飯容易尷尬。

想著蘇舒懷即是尊霍的朋友,還是自己的朋友,而且這麼鬧的性格,到時候一定容易說話。

所以容幼儀將蘇舒懷同樣叫上。

蘇舒懷知道女神沒事,而且請自己吃飯,自然非常高興。

更重要的事,女神暗示她們間的共同朋友待會要過來。

蘇舒懷想著一定是女神去找秦凌予吃飯。

自己立下這樣一個功勞,到時候可要秦凌予好好獎勵獎勵自己。 第1266章幫忙的是秦凌予

因為興奮,蘇舒懷直接就發送一條信息給秦凌予。

【將來要是因為這件事情,可以讓你們和好,那你可要好好謝謝人家!請吃十次好吃的!】

發完以後,蘇舒懷心滿意足的前往餐廳,去和她們見面。

秦凌予在姐姐家裡,看著蘇舒懷那個丫頭髮來的信息,只覺得完全是懵的。

什麼和好,什麼因為這件事情,秦凌予完全沒有明白在說什麼。

換做其他時候,秦凌予有些好奇心,想要問問。

可是現在秦凌予一顆心思通通都在容幼儀約尊霍出去吃飯這件事情當中,根本懶得去問發生什麼。

吃飯的地點,是在一家私密性很好的餐廳包間當中。

容幼儀趕到時候,尊霍已經在等自己。

「怎麼最後是你先到。」

「不讓女生等待,這是成為一名紳士必須要做到的。」尊霍微微笑著說。

容幼儀約吃飯的時間有些晚,尊霍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和助理在旁邊酒店和一位知名導演討論新劇的事。

可是就是容幼儀一個簡單電話,說要吃飯,尊霍直接起身道歉離開,然後急匆匆來到這邊。

尊霍希望,在容幼儀需要自己的時候,自己是時刻都在她的身邊的。

「還有恭喜,這段時間的緋聞,終於徹底解決,讓一些網友刷新認知,這點非常厲害。」

尊霍打開紅酒,往紅酒杯倒上以後,想要淺飲一口,表示慶祝。

「幹嘛說的這樣生疏?」

「真的以為隱瞞很好,讓我猜不到嗎?」

尊霍的眉,微微皺起,同樣有些茫然,自己似乎從來沒在容幼儀面前隱藏過什麼,所以沒有明白容幼儀話中的意思。

「嘖嘖,怎麼還在繼續裝下去。」

「等會,等到蘇舒懷過來,那你就該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

容幼儀坐在尊霍的旁邊,開始等起來。

蘇舒懷這個名字,尊霍同樣覺得生疏,同樣覺得根本沒有聽說。

就在這個時候,包間的門,由外打開。

從外面進來嬌俏的身影,容幼儀立刻看出就是蘇舒懷過來。

「快快快,坐下。」

「晚飯正式開始。」

容幼儀開始招呼起來。

蘇舒懷看到尊霍非常激動。

容幼儀是女神,讓尊霍就是男神。

只是蘇舒懷覺得她們像是兄妹,當情侶總是有些違和。

同時蘇舒懷環顧四周,發現根本沒有秦凌予。

這是什麼回事,幼儀女神剛剛在電話當中,分明就說要請秦凌予過來的。

「舒懷,在發什麼呆?」容幼儀是主,看到蘇舒懷情緒迷惑,開始詢問起來。

「幼儀姐,我們這樣先用可能有些沒有禮貌,還有一個沒有來。」

「可是只有我們三個,都已經到齊。」容幼儀理所當然說道。

「怎麼是就我們三人,那秦凌予,秦哥哥吶?」

「找秦凌予過來,做什麼?」

「還有,秦凌予和你怎麼認識的?」

見到秦凌予,容幼儀的反應就是逃,怎麼可能和平相處。

「是你說的,要謝謝那天幫忙的朋友,那天幫忙的就是秦凌予。」

「要不是秦哥哥,就那條微博,怎麼可能有這麼多人關注。」

「秦哥哥一直都在默默關注著,在幼儀姐出事的時候,著急痛苦。」

「幼儀姐,怎麼說,都應該請秦哥哥吃飯的。」蘇舒懷認真說道。

想到秦凌予忙上忙下,可是最後連謝謝都沒有。

蘇舒懷有些委屈,是幫秦凌予感到委屈的。

「幫忙是秦凌予,與尊霍無關?」容幼儀喃喃詢問道。

尊霍望著容幼儀魂不守舍模樣,最後搖搖頭。

尊霍有自己的自尊,這種冒領功勞,的確不是他該做的事。

容幼儀發現自己鬧出一個好大的烏龍,當下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爸爸曾經與我說起,遇到讓自己後悔的事,那就去彌補,千萬別讓遺憾繼續下去。」

蘇舒懷這句話,簡直說到容幼儀的心坎里。

當下容幼儀起身,對著尊霍鞠躬。

「尊霍,真的非常道歉,這樣害你白白跑一趟。」

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尊霍就已經明白容幼儀想做什麼。

尊霍對容幼儀沒有辦法的,容幼儀想做什麼,尊霍都只有同意的份。

她們間的緣分,在二十年前,從自己沒有緊緊抓住她的手開始,就註定要以悲劇收尾吧。

「去吧。」

尊霍話音落下,容幼儀帶上口罩,帶上墨鏡,闖出餐廳。

容幼儀沒有想到蘇舒懷說的幕後者是秦凌予,容幼儀甚至沒有想過現在去找秦凌予想說什麼,只是就想立刻見到秦凌予。

看看時間,秦凌予假設是在容家吃的晚飯,那現在應該就沒有離開。

容幼儀以最快速度來到容家,管家在門口看到容幼儀,就沒有稟告。

以至於,容幼儀在客廳,聽到餐廳裡面說話聲音。

「幼儀,現在似乎已經走出從前的生活。」

「而且那個尊霍,雖然是在娛樂圈工作的,可是對待幼儀一心一意。」餐廳裡面,她們已經用過晚餐,正在閑聊,此刻說話的就是秦箐。

「姐姐,究竟想說什麼?」

「就是想說,讓你不要打擾幼儀現在生活。」

「幼儀,幼儀是我從心裡生出來的女兒。」

「當年是你傷害幼儀的,現在就沒有資格求幼儀原諒。」

「要是幼儀最後選擇尊霍,請你原諒,並且不能破壞。」秦箐認真說道。

秦凌予這些年在官場,順風順水,秦箐從沒讓弟弟給自己特權。

只有容幼儀的事,秦箐主動求秦凌予,而且求的是秦凌予不準破壞。

秦凌予的心密密麻麻扎一般疼。

秦凌予有很多方式,囚禁容幼儀,可是最後什麼都沒有做。

因為秦凌予知道,讓她們難受,自己的心同樣難受。

可是她們好像從來沒有想到,她們這樣說,能讓自己有多傷心。

最後秦凌予依舊是點頭,答應姐姐的話。

秦凌予將做一個在背後默默無聞的奉獻者,在容幼儀沒有看到地方,竭盡全力給她一切。

晚餐結束,從容家出來的時候,秦凌予如釋重負,慢慢朝著前面走去。 可是,陸曉明不是喜歡荊小茹,荊小茹不是喜歡陸曉明嗎?他爲什麼要把她給推下去?!

荊小茹重重地摔下六樓,摔得腦漿都流了出來!

身下全是一片血泊!

純潔的白裙子染成了紅裙子!

兩隻眼睛紅腫着,像剛剛哭過的樣子!

兩行血淚早已經順臉頰滑落!

也許在被人推下去那一刻,荊小茹就已經知道是誰把自己推下去的!

因爲,發生那件事情以後,她來到陽臺上之前,就只給一個人的書裏留了一張紙條。

紙條上面寫着:我既已不純潔,君無須再掛念,忘了我吧。

……

慘劇發生以後,六樓底下,圍觀的同學七嘴八舌的議論着,嘆息着惋惜着,長得這麼好看,太可惜了,怎麼就自殺了呢?怎麼會想不開啊?

陸曉明推了她,然後就假裝混合在圍觀人羣裏面,直到親眼看見一羣警察過來,有人把她的屍體給擡走……

撇過她屍體的那一刻,陸曉明忽地留下了兩滴眼淚,轉身離開了人羣,然後說着:“你既已不純潔,何必要曇花一現,我將會永遠保留你的純潔。”

天上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風挾裹着小雨,將墓碑出口的幾顆大洋槐樹吹得搖曳多姿起來!

陸曉明彎腰把白色曼陀羅放在陸曉輝的墓碑前以後,幾聲鴉叫,瞬間把他的回憶從三年前給拉了回來……

陸曉明撐着一把紅色古銅雨傘,轉身走向他的黑色車裏,然後坐下,將傘合上放在副駕駛旁,這把傘有點熟悉,像是在哪裏見過?

然後他突然露出詭異的一絲笑容,歪斜着腦袋,對着副駕駛的那把紅銅雨傘,寵溺的說着一句:“復仇已完成,替身已找到,三年了,小茹,快快復活吧!我們終於能夠在一起了!”

陸曉明一邊開着車,一邊行駛在一條無窮無盡的綠蔭小道上!

沒錯,透過後備箱,暗藏在他車子的後備箱裏面,被綁住了手腳的,嘴裏塞了布條的,驚慌失措,淚流滿面的女人,正是失蹤已久的方晴晴!

……

讓我們再次回到郝健被一槍爆頭的那一刻!

實質上,當郝健被陸曉輝用槍指着他的額頭的時候,他內心的那一刻也是特別嗶了狗的!

但是,當陸曉輝逼着他高舉雙手,後退幾步的時候,郝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居然看見黑白無常晃晃悠悠的從廁所窗戶外面飄了進來!

然後他們兩個向着郝健招手!

黑白無常對郝健勾了勾手,面無表情的說:“好小子,閻王有要緊事要召喚你,快回來吧,趕快回來吧!”

“無常大哥,無常大嫂,地府有什麼要緊事要召小弟我回去呀?!”郝健擠眉弄眼道,不自覺地理了理自己的髮型,心說:“不是三個月的假期還沒有到嗎,天,我還有很多事情沒處理完啊。”

黑白無常繼續搖晃着一黑一白的招魂棒,對郝健說:“休得違抗閻王老爺的命令,魂歸吧,魂歸吧!”

當郝健對陸曉輝說出:“親愛的,我長得這麼帥,你忍心殺了我嗎?”這般噁心的話語時,瞬間,他感覺自己身體被一種強大的吸引力給吸引住了!

那一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