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月兒端著茶點回來,看到喬崢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愣了愣,隨後露出一抹壞笑。

還說不喜歡喬崢呢,這才相處多久呀,兩人就湊到一起坐了。

嘿嘿,看來這兩個有發展哦~

容月兒自然的把托盤放在了桌子上。

喬崢看到她回來了,慌忙的起身,準備坐回到對面時,容月兒卻搶先一步,坐在了那個位置,「不用動了,反正都輸熟人,隨便坐嘛。」

「容小姐,不是你想的那樣……」

喬崢欲解釋,容月兒打斷了他的話,說:「別叫我容小姐了,咱們同在張老師門下,你叫我月兒。我以後也叫你阿崢。」

「嗯,好,月兒。」喬崢從善如流。

容月兒越發喜歡這名少年,不卑不亢、進退有度、懂得理解,最重要的是他能放得下架子,不像某些公子哥,自以為身世不凡,把鼻孔翹到了天上。

「阿崢,你不是帝都的人嗎?怎麼會跑到A市來呢?」容月兒問。

「嗯……我母親覺得A市的教學質量更好一些,所以送我過來讀書。」喬崢不怎麼會撒謊,也沒想到容月兒早把他的情況打聽清楚,冷不丁的聽到這個問題,連個像樣的理由都沒能說出來。

這理由的確漏洞百出,帝都的名校雲集,集合了幾乎所有最優秀的人才,怎麼可能比不過A市呢?

但容月兒沒有拆穿他。

「這樣啊~」容月兒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看向妞妞道:「我記得我們家清歡,之前參加了全國奧數比賽,拿到了一等獎呢。」

「對呀,當時我跟她是對手,他們小組贏了我們。」喬崢眼裡流露出了敬佩。

「既然你是來求學的,我們清歡又那麼棒,以後有什麼不懂得,你可以問問她。」容月兒笑著說。

喬崢拘謹的看向妞妞,不知道她會不會答應。一直保持安靜的妞妞,聽到容月兒的話,啟聲道:「我不行,我只是循規蹈矩的做題,在奧數方面,傅靖安比我好多了。」 傅靖安是誰?

喬崢從妞妞的口中,聽到了陌生男孩的名字,本能的生出了危機感。不過,他隨機應變的能力很強,自然的笑著說:「哦?是嗎?那我改天,應該多向他討教討教。」

妞妞點頭。

喬崢岔開了話題,沒有再在學習的問題上繼續聊下去,而是談起了A市的風土人情。

帝都偏北,A市在稍微南方的地方,兩地的習俗大不相同。

頭一次來A市,他有很多需要了解的,妞妞和月兒都在A市生活了那麼久,能回答他所有的問題。

氣氛倒也和樂。

不知不覺中,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

妞妞看了眼時間,六點四十分了。

「月兒姐,喬崢,我要回家了。再晚,我媽要擔心了。」

「要不,給阿姨打一通電話,告訴她,你晚回去一會兒,咱們在外面吃飯吧。」容月兒拖延時間,實際上是想給她和喬崢創造更多的相處的機會。

妞妞堅定地搖頭:「謝謝月兒姐的好意,但我真的要走了。」

她拿起了自己的外套,轉身朝外面走。

喬崢和容月兒趕忙起來送她。

到了咖啡館門口,妞妞坐上了慕家的專車,朝他們擺了擺手:「再見。」

「拜拜~」

喬崢戀戀不捨得告別。

等妞妞的車子駛離了,他還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像丟了魂一般。

容月兒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忍不住噗嗤笑出來,打趣道:「阿崢同學,我看我還是回家了,你自己一個人應該能找到回去的路吧?」

喬崢獃獃的點頭。

容月兒無奈,人家這眼裡是除了妞妞,真的沒有其他人呀。準備走人,卻聽身後傳來了他遲疑的問題,「月兒,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什麼事?」容月兒回頭看著他。

「那個……那個……清歡和傅靖安是怎麼一回事?」喬崢問完話,兩隻耳朵紅紅的。他怕妞妞已經有喜歡的人了,真的到那個地步,他不會奪人所愛。

容月兒故意吊他的胃口,笑著問:「我告訴了你,有什麼好處呢?」

「你想要什麼禮物,我都能送給你。」喬崢心急道。

容月兒搖頭,說:「我才不要那麼俗氣的東西呢,你請我和清歡吃飯吧。」

「好,沒問題!」

喬崢滿口應下。

容月兒慢悠悠的說,「笨小子,清歡跟傅靖安只是同學。他們真的有什麼的話,我會撮合你跟她嗎?不過,你可得好好地對我們家清歡,你若是做對不起她的事情,我第一個拿刀砍了你。」

喬崢露出傻乎乎的笑容,「如果我能追到清歡,我一定把她捧在手心裡,再好好地感謝你。」

容月兒得了這句話,滿意的上了車。

喬崢站在原地,只覺得滿世界都在放煙花,開心的蹦跳起來,做出了個灌籃的動作。

「耶!」

清歡沒有喜歡的人,實在是太好了!

他一定會讓她開開心心的,答應做他的女朋友!

……

車裡——妞妞莫名的打了個噴嚏,看著窗外的街景,收攏了下自己的衣服,或許是換季的季節到了,以後要多加點衣服了。 時間不知不覺中,又過了一個月。天氣漸漸地暖和了起來,院子里的桃花似是感知到了春天的到來,競相綻放。妞妞的沉悶的心,也在一日復一日的療養中,漸漸地好了起來。唯一讓她煩惱的是,肚子里的這個孩子,依然沒有解決。但有

慕洛琛的保證,她倒也沒有太過擔心。

「清歡,你好像長胖了一些。」容月兒捏著她的臉頰,感覺到有點肉肉了,十分的開心。之前,她可是很擔心,妞妞會被風吹跑呢。

妞妞被她這麼一提醒,卻是愣了下,想起來自己前幾日的確停止了孕吐,開始吃什麼都覺得好吃了。

葉簡汐也誇獎她,食量比之前好了許多。

有妖氣 只是沒想到自己不知不覺間胖了。

妞妞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不用擔心啦,你再胖也很苗條。」容月兒以為她擔心自己的體重超標呢,勾搭著她的肩膀,笑著安慰。

妞妞搖了搖頭,說:「我沒有……算了……走吧。。」

「嗯。」

容月兒記掛著吃新開的麻辣鍋,也沒再多廢話,拉著妞妞上了車。

……妞妞以前的口味很清淡,可自從懷孕后,開始變得能吃辣了。可惜,慕洛琛管的嚴格,在慕家老宅里,自然是不允許她吃那些辛辣刺激的食物。妞妞饞的緊,便央著容月兒待自己偷偷的溜出去吃。容月兒

是個十足的吃貨,哪裡會拒絕她?

兩人一拍即合。

騙著家裡的人說出去學習了,可事實上,她們倆每天都嘗試一家新的菜館。

到了地方,容月兒招來了服務員,點了一個麻辣蝦鍋,又要了新鮮的椰子和龍井茶,一邊喝一邊等飯菜上來。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終於門口出現了服務員的身影。

妞妞和容月兒期待的看著那個方向。然而,下一刻,端著熱氣騰騰的瓷鍋走進來的人,卻是讓她都愣住了,因為這個人不是別人,是傅靖安。

妞妞視線鎖定在了傅靖安的臉上,幾秒后,迅速的低下頭,揉著自己的衣服一角,不知道該說什麼。

傅靖安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她們。 右弼 但他反應很快,主動開口打招呼道,「這麼巧,你們來吃飯?我最近在這裡做臨時工,告訴你們哦,等會兒找我埋單,可以打九折優惠。」

容月兒看向妞妞,用眼神詢問:這人你認識?

妞妞沒有回答她,只道:「不用了,謝謝你,你先去忙吧。」

傅靖安站在原地沒動,貪婪的盯著她。

上次拜託父親傳遞了紙條,可結果不盡如意。這麼久以來,他幾乎要放棄,繼續追尋無望的結果了。

可沒想到,冥冥之中似乎有天意,又將她送到了他身邊。

傅靖安格外的感激,也不願放棄這麼寶貴的機會,上前一步,說:「清歡,能跟我單獨談談嗎?」

容月兒挺身而出,擋在了妞妞跟前,「你該不是傅靖安吧?」能讓妞妞表現得異常的男孩兒,除了傅靖安還能有誰?

「你好,我是傅靖安。」

傅靖安主動打招呼。

容月兒沒好氣的拍開了他的手,「咱倆沒那麼熟悉,別跟我套近乎。現在,你可以出去了嗎?我跟清歡要享用午餐。」

傅靖安不肯離開,痴痴地睇著妞妞,希望她能跟自己說幾句話。

可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妞妞始終保持著沉默。

傅靖安眼裡的光亮,漸漸地被湮滅。

容月兒推著傅靖安,說:「趕緊出去,清歡不想跟你說話。」

旁邊站著的服務員,也走上前,勸傅靖安離開這裡。

傅靖安沒辦法,只得不甘心的出了包廂。容月兒氣喘吁吁地坐回自己的位置,說:「清歡,這就是你看上的那個臭小子呀?他也沒怎麼樣嘛,長得挺帥,可惜氣場不行。」說氣場不行都是客氣的,容月兒甚至覺得這傅靖安有點歪風邪氣,盯著人看

時,眼裡的偏執令人難受。

真的不如喬崢好,至少喬崢給人的感覺是陽光、開朗、活潑的。

不過,這話她不敢明著跟妞妞說。

妞妞扯出了一絲勉強的笑容,道:「月兒姐,你只看著喬崢好吧?真的那麼喜歡他,你跟他在一起得了。」「嘖嘖,瞧你這話說的,我比他大了多少歲,能跟他在一起嗎?」容月兒伸手,打了她的腦袋一下,「我是為了你好,找男朋友得放亮眼睛,別只看皮相,就傻乎乎的喜歡一個人。男人這種東西,複雜著呢,

得仔細的研究。」

「說的頭頭是道,你倒是找個完美的男友呀。」

妞妞笑著說。

「哼,看不起我,你等著!我半年內,非得給自己挑個十全十美的不成。」容月兒說著,打開了火,抄起筷子說:「好了,別說了,趕緊吃東西吧。」

「嗯。」

妞妞點頭。

兩人你一筷子我一口的,很快把東西吃的差不多了。

妞妞喝多了椰子汁,起身說:「我去一下洗手間。」

「嗯,快去快回。」

容月兒抱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不想動彈一下。

……

妞妞從包廂里出來,問服務員洗手間在哪兒。順著酒店的長廊,找過去時,卻聽到了一陣叱罵的聲音。「你也不看看自己這副窮酸樣,真以為攀上慕小姐和容小姐,就能飛上枝頭做鳳凰了?你撒泡尿照照自己的鏡子吧,除了長相好看點,你還有什麼能配得上她們的?下次,再敢在包廂里糾纏咱們餐館的客人

,小心我把你趕出去!」

妞妞循聲看過去,只見一名身材纖瘦的中年男子,指著傅靖安的額頭,破口大罵。

她不由得擰緊了眉頭。

傅靖安心思敏銳,最痛恨的就是別人提起他的家世。

這個男人怎麼能那麼赤裸的戳他的痛腳、羞辱人?

妞妞想上前去阻止,可想到自己若是插手,必定會和傅靖安有糾纏,一時間又忍住。

而在她踟躕不定時,那名中年男子轉過身,看到站在走廊口的她,臉上露出了一剎那的尷尬,隨即諂媚的笑著說,「慕小姐,吃好了嗎?」

妞妞冷清的點了點頭,目光越過他,和傅靖安的交織在了一起。

傅靖安漲紅了臉,雙手攥成了拳頭。剛才經理說的話,都被她聽去了嗎? 內心的羞恥爆發,傅靖安別過頭,不再看向妞妞。

經理注意到妞妞在看傅靖安,賠笑道:「慕小姐,他是我們臨時請過來的幫工,不怎麼懂事,打擾到了您和容小姐,回頭我一定把他辭退,好好教訓手底下的人,讓他們招聘幫手仔細點。」

「不用了。」

妞妞在終於開口,說出的話卻讓經理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我跟他是朋友,剛才我心情不好,沒有跟他說話。請你以後,別再那麼粗魯的對待他了。」妞妞吐字清晰。

經理想欺騙自己都不成,明白自己剛才的行為,可能惹怒了清歡。

他慌忙抬手打自己的臉,說:「慕小姐,你看我這張嘴,整天胡說八道,沒個正經。對不起,你千萬別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你不應該向我道歉,該向他道歉。」

妞妞指了指傅靖安。

經理九十度鞠躬,向傅靖安道前,唯恐他記恨剛才自己說的那番話,攛掇清歡整治自己。

傅靖安望著氣質清貴的妞妞,再一次感覺到了自己的無力。

他跟她之間,橫亘了太多東西。

那是,自己這輩子都沒辦法逾越過去的坎……

妞妞轉身欲離開。

傅靖安邁開步子,朝著她走過來,說:「為什麼要幫我?既然決定了,跟我劃清界限,那就永遠別理我。每次都在我跌入谷底時,伸出援手,讓我對你感激不盡,你怎麼那麼惡劣呢?」

話到最後,胸腔里眸中情緒傾瀉而出,幾乎要將他淹沒。

傅靖安有種快要窒息的錯覺。

妞妞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要說什麼,最終道:「我走了。」

傅靖安下意識的是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別走。」

感受到他掌心滾燙的溫度,妞妞的眉頭微微的擰緊了,「放開我。」

「不放,是你要跟我有瓜葛的,我為什麼要放開你?」傅靖安說著,拉著她往外走。

妞妞掙脫不開,被他強行拖著,踉踉蹌蹌的前行。

經理看著一向沉默寡言的傅靖安,竟然那麼粗暴的對待清歡,驚得目瞪口呆,哪裡想到上前阻止?

……

餐廳的頂樓

傅靖安把妞妞推到天台上,反身抵擋住了門,說:「跟我把話說清楚,我就放你離開。」

「你想知道什麼?」

妞妞偏了偏頭,心底里已經有了預感,他會問什麼問題。

而下一刻——

傅靖安的話印證了她的預感,「你告訴我,那天顏溪做了什麼?如果什麼事都沒發生,你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輟學,之後再也不跟我聯繫。清歡,他是不是對你……」

「他是不是強暴了我?」妞妞打斷了他的話,涼笑著說:「你是不是想問這個?」

傅靖安被她大膽的用詞,堵的一時忘記了言語。「沒有,他只是借你的手機,給我打了通電話,說他要去外地了,再也不會回來。」妞妞竭力鎮定的說,「這就是我給你的答案,沒有為什麼。如果你執意認為,顏溪對我做了什麼,我也不可能阻止你的想法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