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祁身形一滯,更霸道地佔有我脣齒之間的氣息,過了許久,他才撕咬地鬆開我的脣,在我耳邊輕嘆。

“舒淺,自己點的火,做好熄滅的準備。”

我微微紅了臉,看着容祁胸前的傷口,猶豫道:“可是你的傷……”

容祁咬住我的耳垂,低沉沙啞的聲音響起,“放心,傷成什麼樣,我都有力氣。”

“你還是小心點。不要太勉強,不然你……”

我是真心實意地擔心容祁的身體才提醒他,不想我話還沒說完,他就狠狠地堵住我的脣,甚至還如同懲罰般地,咬住我的脣瓣。

“勉強?舒淺,你夫君我從來不知道,勉強這兩個字怎麼寫。”

接下來的好幾個小時,容祁用他的行動,給我徹底地證明了這一點。

我一開始還有力氣,可後來,完全是被他給折騰得動彈不得。

我不知道我們兩個纏綿了多久,只知道我們會到的時候是半夜三更,後來鳥叫了,天亮了,烈陽高照,容祁才終於戀戀不捨地鬆開了我。

我躺在柔軟地被褥之間,累得要死,而容祁則是躺在我身邊,一臉意猶未盡的模樣。

病嬌公子農家妻 尼瑪。

這到底是誰受了傷啊!

“舒淺,怎麼,你還質疑你夫君的能力嗎?”容祁側臥在我身邊,俊美異常的面容帶着說不出的妖冶,魅人心神。

饒是我已經跟他在一起那麼久了,每次看着這樣一張人神共憤的臉,有時候還是會看得出了神。

這樣完美的人,哦不對,鬼,竟然就是我的夫君。

“我纔沒質疑你呢。”我哼唧道,“只是擔心你的身體。”

“擔心我身體?”容祁挑挑眉,“那倒是有很多解決方案,比如……”

他突然湊到我耳邊,涼氣嗖嗖地往我脖子上竄,“比如你主動點,我是沒意見的……”

我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容祁啊容祁!你特麼真的是古代人來的嗎!怎麼比姐姐我這個21世紀新女性還奔放。

總統閣下誘嬌妻 我在棉被裏縮了縮,決定繞開這個少兒不宜多的話題,“你還沒告訴我,你爲什麼要瞞着我?”

“我瞞着你什麼?”容祁反問。

“葉婉婉的事情,還有移星之術的事。”

“移星之術我是覺得你如果知道了,肯定會不配合我。”容祁漫不經心地玩着我散落在枕頭上的髮絲,低聲道。

容祁說得如此有道理,我竟然無力反駁。

的確,如果知道移星之術,我是死都不會吃下當初那個紅色小藥丸的。

“那葉婉婉的事呢?”我繼續追問,“你爲什麼不告訴我,你留葉婉婉下來,只是要查明葉家人的藏身之所?”

Www Tтkan ¢ o

“我告訴你了。” 種豌豆,打殭屍 容祁蹙眉看我,“我之前就跟你說過,我留下葉婉婉,是爲了調查葉家的事。”

我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好像容祁的確說過。

“好像是。”我皺着眉頭思索,“但我當時覺得奇怪,如果你要調查葉家的事,爲什麼不直接問葉婉婉,或者審問她?”

“你以爲那個女人,是你審問的出來的?”容祁冷笑一聲,“你直接從她嘴裏問出來的東西,恐怕都是陷阱。”

我仔細一想,的確是那麼回事。

“所以你就假裝信任葉婉婉的樣子,私底下調查她?”我問。

“嗯。”容祁頷首,“葉家人爲了得到你的血,肯定會有行動,與其被悶在鼓裏,不知道他們採取了什麼行動,還不如就放任葉婉婉接近我們,至少我們心裏有底。而且,葉家人藏身之處太過隱蔽,我們只能通過跟蹤葉婉婉,找到那個地方。”

我這才徹底明白過來容祁的良苦用心。

他讓葉婉婉住進我們家,每一次表現出來對葉婉婉的信任,其實都是爲了保護我。

“所以,那一次筆記本和許願階梯上的願望,說什麼讓葉婉婉不得好死的願望,你早就知道不是我許的?”我又問。 “當然。”容祁淡淡道,“我裝作誤會了你的樣子,只是爲了讓葉婉婉徹底放下心防,方便我能夠跟蹤她找到葉家的藏身之處。”

“那怎麼知道不是我許的願望?”我靜靜地問,“說不定,我真的許了願望讓葉婉婉不得好死呢,畢竟我真的很討厭葉婉婉……”

容祁低眸看我,突然輕笑一聲。

“是你許的如何?”他冰冷的脣落在我的額頭,神色淡然,“就算你想讓葉婉婉死,我也不會怪你。”

我的心甜的跟塗了蜜一樣。

如果不是我瞭解容祁的個性,我都會懷疑他此時是故意說一些好聽的話,哄我開心的。

“但你早就知道了,葉婉婉就是害我的那個瓷娃娃對不對。”我突然又想起了什麼,收起了笑意,“你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不只是瓷娃娃,葉婉婉的整件事,你明明都可以告訴我你的想法,我會配合你的。”

“配合我?”容祁挑了挑眉,“就你這智商,你確定不會露出馬腳?”

我剛想反駁,可去發現自己竟然無言以對。

以我衝動和情緒化的個性,如果我知道了葉婉婉不安好心,恐怕的確會氣得表露出情緒,到時候葉婉婉就會看穿我們,設下更復雜的陰謀。

好吧,我發現我竟然沒法責怪容祁了。

“那你到底是什麼時候,知道葉婉婉是那個瓷娃娃的?”我繼續問,“是不是那天在孤兒院,小婕說那個娃娃叫葉子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容祁的表情突然有些尷尬,但還是點了點頭,“嗯。”

我忍不住問:“那個葉子,到底是什麼?”

“九百年前,葉婉婉潛入我們容家的時候,用的就是這個化名。網”容祁坦然。

雖然不過是一個化名而已,但我心裏頭竟然還是有些不舒服。

或許是因爲,無論容祁對待葉婉婉現在如何,九百年前,他們的確是擁有過我無法介入的回憶。

唉,女人啊,果然一談戀愛,都會變成小心眼的動物。

“那在那個美容院裏。”我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暗了暗,“在我和葉婉婉都在危機關頭的時候,你爲什麼救了她沒有救我?”

問完這個問題,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來。

當初讓我對容祁徹底死心和傷心欲絕的,就是這件事。

容祁看着我,驀地嘆息一聲。

“對不起,舒淺。”他低聲道,“那時候如果我救了你,之前我想辦法讓葉婉婉相信我所做的一切,就功虧一簣了。我當時想着,因爲移星之術,你無論如何都是不會死的,受了傷也會很快轉移到我身上,所以我才救了葉婉婉。”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怪我麼?”容祁有些着急,“我是有把握你不會有事,才那麼做的,如果你真的會有一點危險,我絕對不會放着你不管。”

我怪容祁麼?

心裏頭,肯定是怪的。

因爲那件事,給我帶來的傷害,並不是身體上的,而是心裏的。

可我一句斥責的話都說不出。

因爲容祁做這一切的一切,說到底,都是爲了保護我。何況整件事中,真正受到傷害最多的,其實就是容祁自己。

到底是怎樣隱忍而又深刻的感情,可以讓他爲我付出到這一步。

想到這,我突然覺得鼻頭有點酸,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我還是伸出手,抱住了容祁的脖子。

環繞住他冰冷的身體,我輕聲道:“我不怪你。”

我感到容祁的身子微微一僵,突然埋入我的脖頸之中。

“謝謝你,舒淺。” 婚然心動:總裁老公好威武 片刻後,他驀地開口。

我怔住。

認識那麼久,似乎還是容祁第一次對我說“謝謝”。

我脣角一彎,更緊地抱住他,繼續問:“對了,容祁,你是偷偷跟蹤葉婉婉,找到了葉家的藏身之處,然後準備好了什麼鬼炸彈的?你是想要炸了葉家的老窩?”

“最初的確是這個計劃。”說到這個問題,容祁的黑眸深處突然燃燒起怒火,“我本來的打算,實在葉婉婉他們動手之前,找到葉家的老窩和葉凌,然後直接將他們全滅了。”

“可是呢?”

“可是他們動作太快了。”容祁冷冷道,“在我知道葉家的確切位置之前,他們就行動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沒想到,葉婉婉竟然知道了移星之術的事,故意利用讓你受傷,來讓我受傷。趁我受傷昏迷時,他們就抓走了你。”

我突然想起,之前葉婉婉無意間看見了我手背上的紅色八卦,就一直說什麼“容祁竟然做出這種事”之類的話。

現在想來,她就是那個時候,知道了移星之術的事,所以那麼生氣和崩潰。

不過葉婉婉顯然不是隻會情感用事的女人,最初的悲憤過後,她很快發現了這個移星之術其實就是容祁的一個漏洞,所以以次設下了計謀。

我心裏暗暗怪自己笨,那時候葉婉婉的反應那麼劇烈,我就應該告訴容祁,說不定一切都不會照這個方向發展下去了。

“都怪我。”我自責地開口,“如果不是我讓葉婉婉知道,不然葉凌也不會得到**……”

我話還沒有說完,容祁突然擡起我的下巴,阻止了我接下來的話。

“是我應該和你道歉。”容祁的黑眸彷彿要看進我的靈魂,“今天因爲受傷,我用了很久才恢復去找你,葉家的確切位置我也沒有完全確定,因此花了一些時間尋找。”

“是啊。”我也有些扼腕,“如果稍微早一點,說不定葉凌就不會得到**了。”

最強無敵熊孩紙 今天的事,可以說是分秒必爭。

如果容祁早了一步,葉凌就不能得到**;如果容祁再晚了一步,我恐怕已經成了孤魂野鬼。

葉家人是沒有想到,容祁竟然跟蹤葉婉婉,大致確定了他們的藏身之處,所以沒想到關鍵時候會被打斷。

而容祁,是沒想到葉家人竟然知道了移星之術,所以受傷耽擱了。

無論是再早一秒還是晚一秒,恐怕都是天差地別。

但現在這個結局,還是讓我有些鬱悶。

葉凌以前沒有得到**時,都能把我們給弄得那麼狼狽。如今他得到了**,以後的日子,不知道會有多艱難。

“不。”容祁突然開口,“我不是說葉凌**的事。” 我一愣。

“我是說,你的安危。”容祁的聲音驟然變低,“今天如果我再遲一點……”

說到這,我感到容祁環抱着我的手突然用力,彷彿要講我整個人揉進他的骨頭裏一般。

“如果今天稍微遲了一點,你就要被容祁殺了,你的魂魄也會被葉凌帶走。”容祁低聲道。

我微微一怔,才反應過來。

容祁他最關心的,竟然不是葉凌是否得到了**,而是我的安危。

心裏似有暖流涌過,我也緊緊抱住了容祁。

“還有一件事。”我突然又想到了什麼,表情變得有些奇怪,“那天在a市的別墅裏,我在某個房間門口,聽見你和葉婉婉……”

雖然我知道這件事,八成就是葉婉婉和葉凌設下的陷阱。但這件事一直以來,這件事就如同我心頭的一根刺,多少個夜晚我做夢都還會夢見容祁和葉婉婉纏綿的景象,所以我真的需要容祁親口,給我一個否認。

“我和葉婉婉怎麼了?”容祁則是一臉不解,蹙眉問我。

“就是你們倆有沒有在別墅的房間裏做那個!”我豁出去般的開口。

容祁愣了一下,然後噗嗤地笑出聲。

“你別笑!”我氣得用枕頭去砸他,“你快告訴我,你們到底有沒有?”

“有沒有哪個?”容祁卻沒有直接回答我,只是狹促地又問了一句,身子貼近我的,“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

“就是那個啊……”我的臉微紅,咬着牙道。

“哪個?”容祁更加靠近,語氣裏也多了幾分曖昧。

看在近在咫尺的黑瞳之中,戲謔的光芒,我這才反應過來,容祁是在故意裝傻!

“容祁,你!”我氣得想罵人,但容祁直接含住了我的脣。

“沒有。”悱惻之中,容祁突然低聲在我耳邊開口。

我一怔,才反應過來,他是在回答我的問題。

“那……”我掙扎地又開口問:“那除了那天,你們兩個也從來沒有做過任何親密的事對麼?”

“當然。”容祁在我柔軟的脣上咬了一口,“那種事,我從來都只想和你。”

又溫存了一陣之後,我氣喘吁吁地倒在容祁懷裏,突然又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還沒有詢問。

“容祁,關於葉凌得到肉身這件事。”我趕緊問道,“葉凌明明沒有取光我的血,爲什麼他能夠重新獲得**?”

“這件事,我也不清楚。”容祁微微蹙眉,“畢竟關於你血的用處,其實他們也不過是在摸索狀態,或許你血裏的力量,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強大,所以雖然沒有耗盡血,但還是起了作用。”

好吧,我簡直不知道我是該高興自己沒被抽乾血,還是悲傷葉凌還是獲得了**。

“說到葉凌。”容祁的嗓音突然低沉下來,“他爲什麼,說要你等他?”

容祁的聲音帶着一股寒氣,嚇得我一個哆嗦。

“我們沒什麼關係啊。”我忙道,可想到葉凌改了我的姻緣命,我突然一怔。

容祁注意到我神色的變化,黑眸一沉,捏住我的下巴,逼着我與他對視。

“舒淺,你和葉凌發生什麼了?”他冷聲問,“還有,他說什麼,命中註定的女人,是什麼意思?”

看來容祁,並不知道葉凌給我改命的事。

我猶豫着容祁總會知道的,便實話實說道:“他之前取了我的頭髮,好像是改了我的姻緣命,讓他成了我的命中註定的對象。”

我這話說的比較隨意,但容祁聽了,整個人臉色都變了。

“你改了你的姻緣命?”容祁捏住我的肩膀,厲聲重複道。

我怔住,沒想到容祁的反應那麼劇烈,“是啊,這個改命,很重要麼?”

我之前對這個改姻緣命的概念,就停留在好比我和葉凌被月老連了紅線一樣。

雖然命運不可違,但我好歹是21世紀長大的,對這個所謂的命運,還是沒有太確切的感受。

“當然重要。”但很顯然,對於這個命運的力量,容祁比我清楚的多,他臉色陰沉,“舒淺,你和他的姻緣命在一起,就代表着,無論你活着還是死去,你最後,都一定會和他在一起。”

我腦袋裏轟的一聲。

無論你活着還是死去,你最後,都一定會和他在一起。

我們這個年代的人不信命,所以我原本根本沒想到,所謂的命,根本就是對自己未來人生的一個註定。

可此時看容祁的反應,我才反應過來,所謂的命,好像絲毫沒有一絲迴轉的餘地。

“那……那該怎麼辦?”我現在是徹底的慌了,臉色微白。

容祁死死地盯着我,猛地將我抱入懷中。

“別擔心。”容祁低沉的嗓音,帶着鎮定人心的作用,“他有本事改你的命,我自然有本事,將你的命改回來!”

這樣霸道又張狂的語氣,卻讓我沒來由的,不再害怕了。

是了,只要我和容祁心意相通,只要他在我身邊,我還有什麼可怕的?

“除了這個改命的事。”容祁突然又低頭看我,“你和葉凌,是不是還有別的什麼事?”

我剛想說“沒別的了”,可突然想起來,那時在倉庫裏,在銅柱上,葉凌的那個強吻,我莫名地有幾分心虛。

我呸。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