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的人拉住了徐冉。

蘇糖糖委屈的給媽媽打電話說不上了。

蘇媽媽問了一個晚上才知道怎麼回事。

第二天蘇媽媽見到老師說:「老師,這樣下去我們孩子怎麼上學?沒法上學了都。」

系統之快穿遊戲 老師說:「你們威脅我嗎?」

這句話連續說了好幾遍…

蘇糖糖來后解釋這件事…

過程完全和夢裡一模一樣…只是沒有季陽羽幫忙而已…

舍友的你一言我一語的,一堆嘴巴蘇糖糖完全說不過…

「我退學。」

到最後蘇糖糖說了這句話…

老師看著蘇媽媽說:「看,她就一直是這個態度。」

蘇糖糖也不想說什麼了,簽完單子就走了。

「喂,老大修好了。」

顧冥昔連夜修好了手鏈,修完了以後立馬給了季陽羽打電話。

季陽羽聽了,不在失魂落魄了,他激動了從床上起來,換了一身帥帥的衣服去找顧冥昔去了。

看到手鏈完好無缺,季陽羽笑了笑。

「我和你一起去,我想看看那女孩。」

季陽羽同意了,來到教室里他並沒有看見蘇糖糖。

「老大,人呢?」

顧冥昔問。

從心愛你:席少這次來真的 季陽羽找到了夏千尋。

「蘇糖糖呢?」

夏千尋哭著說:「還不都是你,害糖糖被針對然後又發生了事…」

季陽羽無語的說:「哭個屁,說重點。」

「她退學了。」

聽到退學兩個字之後季陽羽氣的要殺人的節奏。

「老大…」

「滾開,不就是手鏈嗎?至於退學嗎?」

夏千尋一巴掌打了過去,惡狠狠的說:「還好意思說手鏈?還有糖糖是被欺負退學的。」

夏千尋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出來…

季陽羽話也不說的走開了。

「老大…」

顧冥昔喊道。

誰知顧冥昔剛要追就被夏千尋拽了回來。

「你老大跑了就揍你一頓。」

顧冥昔無語極了,他說:「老大去打架了,快鬆開。」

夏千尋問:「打什麼架?」

「老大生氣了,估計是找老師算賬去了,快點帶我去找那個老師的辦公室。」

夏千尋一聽,惡魔幫糖糖報仇雪恨?好啊,看戲去。

夏千尋拖著顧冥昔呲溜一下就跑了起來。

砰……

門一下被季陽羽踹開了。

「誰讓你讓蘇糖糖退學的?」

老師不知道季陽羽的來歷,完全不害怕季陽羽。

反而是大罵道:「你這學生怎麼一點素質都沒有?」

季陽羽沒說話,但是室內溫度明顯下降。

「老…嘔…………」

顧冥昔慘兮兮的走了過來。

季陽羽一看,這什麼情況,阿昔咋了?

「咋了?」

季陽羽問道

「別提了,這娘們跑的真開,我差點被他坑死。」

老師看見顧冥昔滿臉激動。

「顧大大,我特別喜歡你的化妝品。」

「嘔,你這女人,剛剛罵我老大?」

顧冥昔被老師噁心到了。

「我告訴你,蘇糖糖的事我跟你沒完!她不在這,我是不會解決的,等我找到她在收拾你。」。

說完季陽羽就走了。 236章 母體蟾蜍?????我伸手從水潭裏撈起了一根蟾蜍卵的帶子,將上面的蟾蜍卵扯了一個下來。用手一捏,啪的一聲,蟾蜍卵的被捏破了。裏面汁液包裹的黑色東西就露了出來,隱隱約約的有一個大大的腦袋和細長的尾巴。?

就在這時,後面的大壯飛快的跑過來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就拉着我們躲到水潭旁邊的一塊石頭下面趴了起來。長久的合作形成的默契讓我和猴子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們連問都沒有問就乖乖的趴着不動了。?

很快就有一陣水聲傳了過來,黑暗中就看見後面的暗河中出現了一對紅色的探照燈一樣的東西。這個東西剛剛露出水面,散發着幽幽的紅光。這對探照燈在水裏前進的速度很快,沒多久就到了暗河和水潭連接的地方。這是什麼怪東西,怎麼會有這麼亮的燈??

這時那對探照燈停了下來,然後就緩緩地往上面升起來。藉着幽幽的紅光,我驚恐的發現露出水面的是一個巨大的蟾蜍腦袋。從這隻蟾蜍的腦袋的大小來看,它的身子估計有一隻水牛的大小,這可不是先前的那些蟾蜍可以比的。?

這時那個碩大的蟾蜍腦袋完全的伸出了水面,然後就看見它的半個身子都站了起來,足有一頭牛那麼大小。我們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出,這玩意兒太嚇人了。不說別的,只要用它龐大的身子壓也得把人給壓死。這時那隻巨大的蟾蜍的大嘴大大的張開了,藉着紅光我看到了它嘴裏細細的牙齒。更讓我們震驚的是它的嘴裏居然坐着一個嬰兒,這個嬰兒就是先前我們見到的指揮蟾蜍大軍的那個嬰兒。?

我想起了慧芳說的話,她說當初的時候那個祭師將嬰兒放在了一個特大的蟾蜍的肚子裏,再用一個玉質的蟾蜍實施了巫術。如果真的像慧芳說的那樣的話,這個蟾蜍就是當初的那隻裝嬰兒的母體了。那豈不是這隻蟾蜍活了上千年?那麼這苗疆的巫術也太厲害了吧。嬰兒坐在了蟾蜍的嘴裏,然後就用手開始將水裏的蟾蜍卵往嘴裏送。 快穿女王:男神,求黑化! 很快三四個雞蛋大小的蟾蜍卵就被嬰兒胡亂的吃下了肚子裏去。?

嬰兒估計是吃飽了,然後就哇哇的叫了兩聲,轉身就爬進了大嘴裏面不見了。蟾蜍知道嬰兒完全的爬進了自己的肚子纔將自己的大嘴合攏,然後就慢慢的爬上了河岸,蹲在河邊一動也不動起來。?

那個母體蟾蜍蹲的地方就離我們藏身的地方不遠,我就覺得我的心臟跳動的很厲害,我是在是很擔心,我劇烈的心臟跳動聲會不會被那隻蟾蜍聽到了,空氣彷彿一時之間都凝固了。就在這個時候,撲的一聲,一陣綿長而悠揚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先人闆闆的,猴子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居然打了一個屁。?

這個屁的聲音在空曠的山洞裏被無限的放大了。我回頭對着猴子怒目而視,猴子則是委屈的哭喪着臉,不敢做聲。那個蟾蜍一下子就轉了過來,然後虎視眈眈的望着我們藏身的地方,然後就是一個跳躍。我在心裏將猴子的全家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然後就回過身去想擡起腦袋看看那隻蟾蜍的動靜。結果我就和那隻跳到石頭上來的蟾蜍來了一個大眼對小眼。我啊的一聲就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旁邊的猴子還是反應迅速的,連忙就一把把我拉了起來,就開始沒命的往後面跑。按照慣例,這個時候一般我們都是不用去考慮大壯的,他會很自覺的在後面斷後。所以我一直說,和大壯在一起我是很有安全感的。這次也不例外,就在猴子放屁的聲音還沒有放完的時候,大壯就知道壞事了。蛇劍和鏟子就拿在了自己的手裏。他一件我們撒腿就跑,自然而然的就橫在了我們的後面,試圖阻止蟾蜍。?

但是這次我們失算了,這隻蟾蜍根本就不理睬中間的大壯。一個跳躍足足就有十米遠,一下子就飛到了我們的前面。我和猴子這麼說也是倒了好幾個大斗的人,我們也不是吃素的。我們一邊跑一邊就將傢伙拿在了手裏。前面突然出現的蟾蜍讓我們一愣,然後對視一眼,就吶喊着衝了上去。?

那隻蟾蜍眼看着我們兩個衝過去了,不慌不忙的伸出了舌頭一卷,我就感覺到我的身子好像被一根繩子緊緊的捆住了。然後就是騰雲駕霧的飛了出去,直接就掉在了水潭裏。在空中的時候我就看到猴子的鏟子已經砍在了蟾蜍的身上。可惜蟾蜍卻是好像在被撓癢癢一樣,動也沒用動一下。?

後面的事情我就沒有看到了,我已經掉進了那個滿是蟾蜍卵的水潭裏。那隻蟾蜍的力氣很大,我被甩的很高,所以就有了充分的心理準備。當落在水裏的時候,我還抽空睜着眼睛看看了水裏的情況。在一瞬間我就看到了在水潭的底部有一點瑩瑩的白光,只是那團白色很弱,而我是從高處掉下來的,下落的很深,這纔有機會看到這團瑩瑩的白光。不然你就是將眼睛貼在水面上都看不到。我還沒來得及細看,身子就開始往上浮了。?

等我在浮出水面的時候就看到猴子正躺在地上,那隻蟾蜍就蹲在他的面前,然後就是一個泰山壓頂,直接就是一屁股往猴子身上坐了下去。猴子還算反應敏捷,一個翻滾就滾了開去,順手就用他剛見到的匕首往蟾蜍的後背上插去。先前猴子用鋒利的兵工鏟砍在蟾蜍的身上都沒有效果。現在猴子的這把匕首卻意外的刺進了蟾蜍背上的肌膚。這一下蟾蜍可是被刺痛了,一下子蹦的老高。但是猴子的運氣也不是很好。他的匕首正好紮在蟾蜍背上的一個大疙瘩上面,裏面的酸水一下子從傷口處激射了出來。猴子的手臂上被濺上了幾滴,然後就是震天動地的響聲。這種酸水雖然不會讓人致命,卻是讓人疼的要死。猴子這下可有的受了。? “誰說婉兒輸定了……”張誠哼了一聲,目光依舊充滿自信。

王大富愣了愣,“現在這情況,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結果是什麼,難道你還有什麼辦法不成?”

張誠沉聲說道:“那兩個傢伙作弊,我當然也不會讓婉兒吃虧,你等着瞧吧!”

說完,張誠直接轉身離開了會場,不知道跑哪去了。

王大富一頭霧水,不知道張誠到底想幹嘛,但他是神君觀的觀主,現在弟子正在臺上比賽,肯定不能離場,想了想還是沒有跟過去。

“嘭嘭嘭!!!”

臺上的撞擊聲越來越密集,羅漢法相手中的降魔杵化作道道殘影飛快落下,眼看就要擊破林婉兒的陣法。

但就在此時,一股鬼氣突然席捲會場,所有人都是一愣,下意識的轉頭看去。

會場的大門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人影,漂浮在半空中,渾身籠罩着黑煙,看不清相貌。

龐大的鬼氣從此人身上散發而出,寬敞的大廳溫度都驟然下降了好幾度。

“鬼首!”

在場的法師頓時變了臉色,紛紛掏出了隨身的法器。

眼下正是比賽的關鍵時刻,卻被一隻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鬼首打斷。

史上最強氪命 慧覺禪師肺都要氣炸了,怒聲喝道:“哪裏來的惡鬼!在這麼多法師面前還敢現身,你是想找死嗎!”

黑影並不理他,緩緩張開眸子,兩道紅光如同火焰一般在黑霧中閃爍,徑直看向主席臺上。

出招吧,秦小姐! 此時羅漢法相也停止了動作,皺眉看着黑影,表情一點一點凝重起來。

“是你……”

一直沒有說話的羅漢法相居然突然開口,聲如雷鳴。

黑影擡起右手,指向羅漢法相,傲然說道。

“給你三秒時間,滾回西天佛境去!”

臥槽!

在場的法師頓時一片譁然。

這裝逼鬼是從哪冒出來的?有病吧!

居然敢對羅漢法相這麼說話,這不是找死嗎!

雖然鬼首在陽間算厲害了,但是在西天佛境可就算不了什麼了,現在居然敢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侮辱羅漢,這不是腦殘嗎?

“大膽鬼物,居然敢侮辱神佛!”佛門弟子更是怒髮衝冠,紛紛開口呵斥。

黑影並不理會他們,冷冷開口道:“一!”

讓所有人意外的是,羅漢法相居然面現猶豫,緩緩後退了一步。

“二!”

羅漢法相轉頭看向弘一,弘一的目光卻死死盯着門口,沒有一點表示。

“三!”

羅漢法相長嘆一聲,身影迅速變得虛幻,眨眼之間就消失不見。

什麼情況!

一見羅漢法相真走了,在場所有法師同時石化。

你可是羅漢啊!

居然被一隻鬼首給嚇跑了!

這世界是怎麼了?

所有人都瘋了嗎!

佛門弟子全部像被雷劈了一樣,傻傻的站在原地,雙手下意識的在頭上薅來薅去,完全忘記了自己根本沒有頭髮。

“沒想到還真管用了……”飄在門口的黑影嘟囔了一聲,趁着所有人懵逼的機會消散不見。

什麼情況啊!

慧覺禪師緩了好一會兒才醒過神來,追出大門一看,哪裏還有那隻鬼首的影子。

這件事太過匪夷所思,慧覺禪師想了半天,最後將目光投向了雲昆天師,怒氣沖天的罵道。

“好你個老雜毛,居然放出一隻鬼首來干擾比賽,你還配叫天師嗎!”

在他看來,那鬼首這時候跳出來搗亂,肯定是有人指使。

神君觀那實力大家都看在眼裏,怎麼可能指揮得動鬼首,思來想去,在場的法師也只有雲昆天師有這實力了。

這老雜毛肯定是輸了不甘心,所以故意搗亂,想攪黃比賽。

雲昆天師莫名其妙的被罵了一頓,此時也是一臉的不忿。

“你個老禿瓢少血口噴人!你憑什麼說是我招來的!”

“除了你還有誰!總不會是神君觀招來的吧!他們才方士修爲,能指揮鬼首?”

在場的法師也醒過神來,齊齊看向雲昆天師。

“慧覺禪師說得有道理啊……”

“估計是雲昆天師不想讓金光寺得到首席弟子的位置,所以故意搗亂。”

“不至於吧……再怎麼說也是天師,怎麼會做這種事?”

“你可別說,萬一金光寺贏了,以後不光青城山,整個西南地區的道教都擡不起頭來,跟這些相比,一點虛名又算得了什麼。”

“有道理……”

雲昆天師聽到這些議論,差點沒氣得吐血,但是他知道現在解釋也沒用,反而還顯得自己心虛,只能黑着臉不說話,心裏卻是憋屈到了極點。

“兩位,別吵了……”馮德輪低聲勸道:“眼下還是比賽要緊,有什麼話之後再說。”

“好,我就給領導一個面子!”慧覺禪師怒哼一聲,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用什麼方法逼退了羅漢法相,但是弘一又不是隻有這一種手段,這場比賽我們金光寺贏定了!”

勸開慧覺禪師,馮德輪立刻宣佈比賽繼續。

弘一站在臺上,對着林婉兒搖頭苦笑,低聲說道:“你那男朋友還真是膽大,在這種場合都敢靈魂出竅……”

林婉兒一臉的茫然,“什麼意思?你是說……剛纔那是……”

“噓!”弘一突然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對着雲昆天師和慧覺禪師的方向擠了擠眼。

林婉兒瞬間反應過來,暗道一聲好險,心裏不禁對弘一產生了一絲好感。

“美女,你別這麼看我,我這人意志薄弱,禁不住誘惑。”

羅漢法相消失,弘一好像絲毫不在意,依舊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

林婉兒哼了一聲,正色說道:“我也不佔你便宜,你再招一個羅漢法相出來吧,我等你!”

一聽這話,臺下觀衆紛紛點頭。

“別看神君觀實力不高,但是德行實在不錯!”

“對,光是這份氣勢,雖敗猶榮啊!”

“你們別忘了,這位美女現在還是方士,以後成就肯定不低。”

“說得不錯……”

聽到臺下的議論,弘一隻能搖頭苦笑,“算了吧,你男朋友這一露面,也只有菩薩果位以上的纔敢現身了,我現在可沒那本事……”

說完之後,弘一又緊接着說道:“不過你也別高興,雖然我現在請不來幫手了,但是陣法威力還在,你如果能破的話儘管試試。” 「老大,我們去哪找?」

顧冥昔一臉懵逼,還以為老大要收拾人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