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覺到這女孩的目光,韓毅對她投去了一個柔和的笑意,指着那個女孩道:“這位女生,你先來應聘吧。”

女孩惶恐,指了指自己,怯怯道:“是、是我嗎?”

“對,就是你。”

女孩照本宣科,回答了樑邵勇提出的幾個問題,韓毅忽然出聲道:“剛剛那王斌原來不是策劃隊長嗎?那說明我們應該有一個策劃隊長的職位空缺吧?就讓這個女孩來吧,你被錄取了,這位姑娘。”

女孩受寵若驚,驚慌的看着韓毅,喜不自禁道:“真、真的嗎?可是、可是我明明背叛了你們公司啊。”

韓毅苦笑,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這個房間裏面,絕大多數的人都曾經背叛了我們公司,不過這並不是無法理解的事,畢竟,所有人都想着往高處走嘛,這無可非議,我們表示諒解,只要你能直視自己的行爲,並且願意爲我們公司付出你們的汗水,我們公司依然願意接納你們。”

說着,韓毅看向其他人,對所有人微微頷首:“對這位女孩是這樣,對你們其他人,都是這樣,你們不用有太多的愧疚或者是緊張心理,放心吧,我們是很好說話的。”

不知道誰帶頭,掌聲忽然涌現,韓毅這段話擲地有聲,算是將人心重新拉攏了回來,博得了不少人的好感,不少年輕人眼中閃爍着激動的光芒,心中已然悄然做出決定:要爲這個公司鞠躬盡瘁,死後而已!

“不、不過,老闆,我只是應屆畢業生而已,從來沒有擔任過什麼策劃隊長,恐怕不能勝任這個職位,您願意重新任用我我就已經很感激了,要不,這個職位還是給其他人吧。”

韓毅笑着搖頭,拍了拍她的肩膀,侃侃道:“放心好了,你不會,我自然會找人培養你的,什麼東西不是從無到有呢?你好好學習學習,自然就有能力了,這世界上哪裏有那麼多天才,大多數只是像王斌那樣,自視甚高,卻沒有真才實學的渣滓而已。”

“不要自怨自艾,你想想,就連王斌這種傢伙都能擔任,你怎麼就不行呢?要對自己有信心!” 在女孩和一干應聘者複雜的眼神中,韓毅離開了房間,只留下了一個高冷的背影。

“呼!真爽啊,這就是當老闆的快感嗎?”

韓毅還準備在公司裏轉悠轉悠,巡視巡視,忽然卻接到了宋欣悅的電話:“韓毅,朱玉丹今兒說要來我們家裏吃飯,她好像想要見你一面,你中午可以回來一趟嗎?”

本來自己和這朱玉丹幾乎沒有絲毫交集,倒是和她的未婚夫何光洙有點宿怨,不過上次朱玉丹不計前嫌給自己送來情報,倒是讓他頗爲感激,他沒有猶豫便頷首道:“沒問題,我中午回來吧。”


回到家中,一股馥郁的菜香味撲面而來,宋欣悅親自下廚,不過臥室裏卻是一陣鬼哭狼嚎。

察覺到韓毅回家,宋欣悅從廚房中探出個腦袋,因爲熱氣,俏臉粉撲撲的,焦急道:“孩子他爹!孩子們又在哭鬧,你快去哄哄他們吧!我抽不開身!”

被這稱呼弄的一樂,韓毅微微點頭,趕緊走到臥室當中了,只見六個小傢伙正混成一團,五兄弟正打鬧一片,而小妹妹嘟着一個粉撲撲的臉蛋,在旁邊觀望一般。

這幾個傢伙你一拳我一腳的,打的極其激烈,韓毅看了都是一陣汗顏。

正欲上來制止,讓韓毅沒想到的是,看到韓毅之後,本來還打的火熱的這五個小傢伙卻是瞬間統一戰線,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看向韓毅。

其中一個長得濃眉大眼,一副“兇惡”之相貌的傢伙用指頭指着韓毅的鼻子,嘟着嘴道:“爸、壞蛋,欺負,小妹……”

儘管他說的含糊不清,但韓毅還是聽懂了,韓毅瞪大眼睛,驚愕的看着這孩子,隨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天哪,小子,你怎麼會說話了啊!我家孩子是個天才?”

這六個小傢伙還遠遠沒到會說話的年齡,可他卻連貫的說出了一段話,讓韓毅又怎能不狂喜?

既然這小傢伙能夠交流,那就好辦了,韓毅用指頭輕輕颳了刮他的小鼻子,微笑道:“嘿,小子,你們在打什麼呢?大家都是兄弟,不可以打架的哦。”

小傢伙聽得雲裏霧裏,也不知道理解了多少,最後憋出一句道:“我們,在爭排名,老、老大……唔。”

“哈哈哈。”

韓毅心頭一樂,這幾個傢伙人小傢伙,走路都不會走呢,就開始爭老大了。不過這的確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他們乃是六胞胎,幾乎是同一時間降臨到了這個世界上,哪裏有什麼老大老二之分。

“這樣啊,那我給你們分一個排名吧,大家都得聽我的哦。”

六個小傢伙都是平靜下來,六雙充滿好奇的眼神凝視着韓毅,倒是讓在無數下屬面前都怡然不懼的韓毅略微有些緊張。

韓毅先是指了指這個濃眉大眼的小傢伙,笑道:“這個小傢伙呢,率先和我交流,而且長得也很有正氣,很成熟,所以就讓他來擔任老大,你們覺得怎麼樣?”

韓毅也不知道這些小傢伙聽沒聽懂,但是其他五個小傢伙都是靜謐一片,似乎這老大天生具有一聽的號召力,韓毅見無人有異議,當即蓋棺定論道:“好,很好,那就宣佈了,以後這小傢伙就是老大了!”

“好了,再來看看誰是老二,老二呢,就需要輔佐老大,成爲一個合格的智囊,這個小傢伙,你這腦袋跟文曲星下凡一樣,未來肯定是翹楚之才,我覺得你當老二沒問題。”

“老三嘛,老三一般是用來當苦力的,嗯……讓我看看誰的胳膊最粗啊!好小子,你這胳膊也太粗了,足足有我幾根手指這麼粗了,這老三的名頭,絕對得在你的身上啊!”

“老四應該……”

“你就是老五……”

“最後呢,就是老六的,作爲唯一的女孩,小妹妹是當之無愧的老六,你們作爲哥哥的,一定要好好保護她哦!”

韓毅自言自語,嘀嘀咕咕的說了這麼一大通,估計這六個小傢伙都不太能聽懂,還欲和他們解釋解釋,但是房門卻忽然被打開了,宋欣悅探出個腦袋,表情有些詭異的看着韓毅道:“你在做什麼,喃喃自語,看上去好嚇人。”


擺了擺手,韓毅苦笑道:“沒做什麼,你飯做好了?”

“嗯,朱玉丹也來了。”

走出房門,一個機械音忽然在韓毅腦海中響起:“叮,您給六個小傢伙進行排序,並對他們進行了初步教育,恭喜你,獲得特殊獎勵,透視眼!”

“在意念的控制下,透視眼可以穿透一切障礙,看到物體內部情況,但每次使用需要消耗一定的精神力,若是長久使用,將會對精神造成一定損傷。”

韓毅驚愕的看向前方,眼神空洞,在心中喃喃自語道:不是吧?透視眼?這玩意兒也有?那自己豈不是想看誰就看……

韓毅心中波濤洶涌,而表面上,宋欣悅和朱玉丹只看見韓毅眼神呆滯,傻傻愣愣的看着前方,而他視線的焦點,似乎正是朱玉丹的面前!

“韓毅,你在看什麼呢!”

宋欣悅面子上掛不住,嬌嗔一聲,韓毅這才反應過來,呆呆傻傻道:“什、什麼?我什麼都沒看!”

朱玉丹雙手抱緊自己的胸口,眸子冷冷,恨恨道:“什麼都沒看?我怎麼覺得你的視線一直停留在我胸口上呢?登徒子!怎麼,欣悅還不能滿足你嗎?”

韓毅只覺得自己閉竇娥還冤,苦笑一陣,也懶得解釋,就在這時,他心念一動。

爲什麼不體驗一下自己剛剛從超級奶爸系統中獲得的透視眼呢?

這小娘皮不是不讓我看嗎?嘿嘿,我就要看!你擋住也沒用!

使用透視眼的方法,就如同從生下來就刻在韓毅的腦海中一般,他深吸一口氣,精神力凝聚在雙眼上,漸漸的,腦海中涌現出一股被針扎一般的痛苦,但是眼前的景物卻悄然發生了變化。

今兒朱玉丹又穿着那一身盡顯身材的職業服。 而在韓毅的視角中,黑色的衣服外表漸漸變成了半透明,朱玉丹雙臂也無法阻礙他的視線,韓毅的視線一路暢通無阻,最後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東西。

哇塞,這也太勁爆了!

“好了,我們吃飯吧,玉丹,我做了好多好吃的,還有你最喜歡吃的乾貝海苔湯,你好好嚐嚐。”

三人落座,韓毅再一次感受到了超級奶爸系統的強悍,不留痕跡的將自己鼻子上的鼻血擦去,接過了宋欣悅遞過來的一杯乾貝湯。

“韓毅,我已經聽說了最近的事情,看來,我還是小瞧你了,沒想到你真的可以解決演員缺少的危機。”

朱玉丹開門見山,而韓毅也是微微一笑,收斂下之前的玩世不恭,態度誠懇道:“我也很謝謝你,朱玉丹,謝謝你願意告訴我情報,讓我有了防備,如果沒有你的情報,我或許不能做的這麼好。”

韓毅這麼誠誠懇懇,反而讓朱玉丹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俏臉上浮現出一抹桂紅,將視線挪開,哼哼道:“哼,我也沒幫到你什麼。”

“哪裏呀,玉丹,幫到了很多呢,我們家韓毅每次提起,都對你感激有加呢!我們要乘着這個機會,冰釋前嫌。”宋欣悅嫣然一笑,抓住朱玉丹的手臂,瞪了韓毅一眼,警告道:“韓毅,你也不許氣玉丹姐姐了,玉丹刀子嘴,豆腐心,心地很善良的!”

韓毅趕緊敬了一個禮,大聲道:“沒問題,保證完成任務!”

兩女都是忍俊不禁。

吃着吃着,宋欣悅隨口問道:“玉丹姐姐,以後,我們可要多來往來往,下次你可以帶着你的家人一起來我家吃飯呀!”

朱玉丹一愣,嘴角浮現出一抹無奈而又疲憊的笑意,搖頭道:“帶家人?你忘記我的未婚夫了?何光洙和韓毅的關係和不太好。”

宋欣悅表情一滯,顯然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

“朱玉丹做的沒錯,何光洙這傢伙,來了晦氣,我也不會讓他踏入家門的,還是別讓他來的好。”

“你看,是吧?”

朱玉丹苦笑一陣,卻是轉移話題道:“韓毅,現在你們公司的確解決了演員的問題,但是道具方面,還是沒有解決吧?我們市內總共就兩個電影道具公司,一個我們公司,一個是星河公司,星河公司已經被陸家收買違約了,你打算怎麼辦?”

對於這個問題,韓毅還沒有過多思考,態度隨意道:“我也沒多想,反正車到山前必有路的,到時候再看吧。”

似乎是對韓毅這幅散漫的態度很是不滿,朱玉丹柳眉微蹙道:“怎麼能車到山前必有路呢?陸家已經決心讓你的公司垮臺,你不好好想好對策,到時候肯定是要出問題的!”

被朱玉丹訓斥,韓毅不僅不生氣,還感激的笑了笑,嘆道:“我也知道你說的道理,不過這玩意兒,也很難進行提前謀劃,這星河公司已經被撬走了,我也沒辦法,總共也就這麼兩個道具公司。我初步是想,到時候就用金錢攻勢吧,星河公司追隨陸家,無非也就是爲了錢,不是麼?”

這話倒是大實話,朱玉丹面色稍微緩和下來,沉默一陣,眼中忽然掠過一道決然:“這樣吧,韓毅,我讓我們公司向你們公司提供幫助,你們也不用一直拘泥於這個星河公司了,你看如何?”

韓毅一驚,還沒來得及說話,朱玉丹便搶白道:“不過你不要誤會了,我之所以這樣做,還是因爲欣悅,我不想讓欣悅的公司就這樣垮臺,和你可沒有一絲半點的關係。”

這傲嬌小妮子,簡直跟教科書一模一樣了。

韓毅苦笑,但還是斷然拒絕道:“不行,玉丹,我感謝你的好意,但是如果你們公司對我們公司施以援手,的確表面上解決了我們公司的問題,卻是將矛盾轉嫁到了你們公司頭上,陸家絕對會對你們進行狂風暴雨一般的報復,你們承受不住的。”

朱玉丹自然考慮到了這一點,她銀牙輕咬紅脣,執拗道:“沒事,這陸家也不是影視圈的,對我們的打擊業有限,我們能夠挺過去的。”

“不行,你們能不能挺過去是一回事,這個矛盾在誰的頭上又是一回事,冤有頭,債有主,我不能讓你們來承受我行爲的後果!”

激動之下,朱玉丹長身而起道:“韓毅,你是不是太把我當外人了!我是欣悅的表姐,如果我不這麼做,你們的公司肯定會出問題的,稍微付出一點沒什麼關係的!”

韓毅也隨之站了起來,聲音不大,內裏卻蘊含着一股無法違背的氣勢:“我就是不把你當外人,才拒絕了你!你是宋欣悅的表姐,那我更不能因爲我的問題,給你增添累贅!相信我,好麼?這個演員的事情,我也不是順利的解決了麼?道具公司的事情也一樣,我一定會給你一個完美的答案的!”

韓毅的眸子中閃爍着自信的光澤,他的聲音在朱玉丹的腦海中迴盪着,振聾發聵。

朱玉丹愣愣的看着韓毅,忽然眼簾輕垂,眼眸之中,異彩流動。

有一說一,這一刻的韓毅充滿男子魅力,那一剎那,讓她都有些芳心暗動。

沉默了許久,朱玉丹點了點頭,語氣軟了下來道:“好吧,韓毅,我相信你,事實證明,我對你的認知是有誤的,你是一個有才華,有魄力,有天賦的人, 我期待着你的答案。”

看氣氛稍微有些僵持,宋欣悅趕緊跳出來活躍氣氛,噗嗤笑道:“玉丹姐姐,你別誇他了,我都沒察覺到他有這麼多優點呢,他這個人啊,不能誇,一誇就起飛的,咯咯咯……好啦好啦,我們繼續吃飯吧!”

問題解決之後,一餐飯也是輕鬆愉快,宋欣悅和朱玉丹兩女暢談着家長裏短,好不愜意,倒是韓毅對這種女人之間的話題根本插不上嘴,坐在一邊默默喝湯。

酒足飯飽之後,朱玉丹作爲一個工作狂人,也差不多要離去了。 宋欣悅有些不捨,便提議道:“韓毅,你如果沒啥事的話,就送一送玉丹姐姐吧,人家都幫了我們那麼多了。”

韓毅自然沒有意義,跟着朱玉丹走出了門,拿了車鑰匙道:“你是怎麼來的?我送你去你們公司吧?”

“打車來的,來的時候路上太堵了,不想開車,如果可以的話,謝謝了。”

韓毅呲牙一笑,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態度和煦:“我們之間,不用太過於見外,你是欣悅的姐姐,也算是我的便宜姐姐,這是應該的,就算是你讓我每天送你上下班,我都甘之如飴喔。”

朱玉丹哭笑不得,還記得自己上上次和韓毅在宋欣悅孃家見面時,他表情冷峻,不宜近人,甚至還和自己未婚夫打了起來,而相熟之後,卻又跟個陽光大男孩一樣。

果然,這傢伙是吃軟不吃硬那種類型的呀。


一路上風馳電掣,在車流中穿行,很快韓毅就帶着朱玉丹來到了她所在的公司樓下,臨告別時,韓毅笑着道:“朱玉丹,這兩次都謝謝你了啊,我之前可能有什麼地方讓你不痛快了,我向你道歉!”

朱玉丹扭過頭,對韓毅的態度也好了不少,嫣然一笑道:“知道了,你之前讓我不痛快的地方多了去了,你可要好好改改!”

韓毅坐在車中,目送朱玉丹遠去,正欲啓動發動機離去,餘光忽然卻瞥見一個略顯壯碩的身影氣勢洶洶的從另外一邊朝着朱玉丹大踏步走來。

朱玉丹顯然也發現了這人,她往後瑟縮了幾步,卻是因爲恐懼而動彈不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男子走到朱玉丹身前,面色籠罩在一片陰翳當中,朱玉丹檀口微張,正欲說話,男子卻是不由分說,胳膊掄圓,一個沉重的巴掌重重扇在了她的臉上。


這一下沒有留手,朱玉丹整個人都趔趄了幾步,差點沒能穩住身體,腦袋偏向一邊,頭髮披散,看上去極其狼狽。

“臭女人!不要臉!老子打死你!”

這男子壓根不懂得什麼叫惜香憐玉,嘴裏一頓亂罵,還欲動手,韓毅趕忙從車裏鑽出去,用百米衝刺的速度朝着朱玉丹跑去。

朱玉丹就跟被下了定身咒一樣,一動不動,眼看男子第二個巴掌又要摑在臉上,千鈞一髮之時,一隻大手忽然出現在了朱玉丹的側面,將那男子的手掌緊緊的抓住。

韓毅的手掌就跟鐵鉗一般,那男子臉色漲紅,劇烈掙扎,但韓毅的手掌卻是紋絲不動。

近了一看,韓毅才驚愕的發現,這毆打朱玉丹的男子不是別人,居然就是朱玉丹的未婚夫何光洙!

“你瘋了?你打你自己媳婦做什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