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主英明。”顧媚道。

“那我們就真的要在這裏等着嗎?”筱清風道:“這可是坐以待斃啊。”

“坐以待斃?”卓不羣的聲音有些陰冷:“在你的眼裏,我是一個會選擇坐以待斃的人嗎?”

筱清風意識到自己又說錯了話,趕緊解釋認錯:“不,尊主,我絕對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我們這樣很危險的,即便是他們現在沒有聯合,說不定以後也會聯合,至少我們可以肯定一點,神劍局已經盯上他們了。”

“這話不錯,他們現在沒有聯合並不代表以後不會聯合。”卓不羣哼了一聲:“但我是不會給他們機會的。”

“尊主,有任何需要您都直接吩咐!”初夏道:“我會竭盡所能解決尊主的苦惱。”

卓不羣很欣慰身邊能夠有初夏:“現在我們還需要一些穩定,等事情穩定下來,確定他們只是爲了搶走朋致遠而不會再犯的話,我要你帶領所有人進入華夏!無論付出多麼大的代價,都要把冰冰她們給我殺了!”

初夏面無表情看着卓不羣:“那個傢伙呢。”

“那個傢伙……我要活的。”卓不羣這個時候依然不捨得殺王聰:“還有,朋致遠我也要活的,我要他再次回到這個地方,讓他從骨子裏認識到,他只屬於我這個地方,任何人都不能改變他的命運!”

初夏點頭領命。

“既然他不吃敬酒,那我就讓他吃罰酒!”卓不羣現在對朋致遠也失去了耐心,雖然朋致遠是他很欣賞的人,但這次的叛變也讓他很惱怒。


這惱怒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朋致遠的實驗對象一定反應都沒有,至今依然還是個普通人,根本沒有基因轉變的苗頭。

卓不羣已經開始懷疑朋致遠是在耍他了。

如果朋致遠耍他的話,那他可就沒有什麼好臉色給他留着了。

“朋致遠的確是個不見黃河不死心的傢伙。”筱清風道:“但他的一隻手已經廢了,他現在應該也很痛苦。”

“尊主,我並不這麼認爲。”顧媚深呼一口氣:“有些話,我不知道應不應該說。”

“你說!”卓不羣一提起朋致遠心中就有怨恨。

“我聽說實驗基因是一種恢復治癒的基因。”顧媚道:“不知道有沒有可能,朋致遠把實驗做在了他自己的身上……如果這實驗成功了,那就意味着他可以自己恢復自己身體的改變,這樣一來,他的手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筱清風聽到這裏也大吃一驚:“你是說……他……他……不可能的!”

“沒有什麼不可能。”卓不羣閉上眼睛,考慮了稍許時間:“朋致遠是聰明人,他或許真的做了一件置於死地而後生的決定,如果他有七成的把握實驗成功,那他肯定就敢把實驗做在自己的身上。但就我看來,他不僅有七成的把握,他甚至有九成的把握。”

“他的把握的確很大。”顧媚點了點頭:“尊主,那我們也真的要更加小心了。如果他們身邊多了一個恢復者,那對我們而言是極大的威脅。”

朋致遠的這個能力也是不可多得的一種能力啊!

想到這裏,卓不羣狠狠的砸了一拳桌面:“給我提高警惕!絕對要小心一切風吹草動!如果有異常,所有人都備戰!”

“尊主只要有這個決心,我們一定會擊敗所有侵犯者,哪怕是神劍局和他們聯合,我也有信心在我們的地盤將他們徹底擊垮。”初夏想通過這種保證給與卓不羣信心。

卓不羣欣慰的點點頭:“有你這番話,我很滿意。” 在共德拉開始準備迎戰的時候,神劍局的楊大錘也做出了作戰計劃以及作戰準備。

這件事情需要所有人的協作,出動所有的力量,所以楊大錘提出了一個要求,讓所有英雄聯盟的人和王聰的人都來集合在一起,大家一起碰面商討一下。

陳博士對這個事情也很認同,完美的作戰計劃和作戰準備是一件事情是否可以成功的基礎。

畢竟他們這次的任務非常重要,不只是對付共德拉的小股力量了,而是對付整個共德拉的力量。

對此陳博士也非常小心,他心裏很清楚,這麼多人聚合在一起若沒有一個統一的作戰計劃是很麻煩的事情,一旦因爲自己的人的混亂和不協調出現麻煩就太不必要了。

說到底,大家並不是一個經常一起合作已經磨合成形的隊伍,大家從未一起全面配合過,這其中所缺乏的默契可不是一時半會就可以彌補的。

一個統戰會議或許不能解決大問題,但卻可以讓所有人都做到心中有數。

事情說定,陳博士和楊大錘約好了時間下午一起在英雄聯盟裏碰面,楊大錘答應之後,風掣直接帶陳博士和王聰離開了神劍局。

陳博士會把碰面地點約在自己的基地,完全是考慮到楊大錘的心理。若是那麼多人都來神劍局,讓神劍局暴露在那麼多超能力者的“威脅”中,楊大錘的心裏肯定是會有異念的,這是陳博士不希望看到的。

陳博士做出妥協並沒有什麼,神劍局早就對他們的基地有了瞭解,即便神劍局並不知道英雄聯盟的所在地,以神劍局的能力想要在燕京定位一個他們想要找到的地方還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

更何況他們早已經知道了英雄聯盟基地的位置呢。

王聰他們回來之後把事情簡單的講述了一下,大家還是挺興奮的,但是在興奮之餘,也有人心中存在一定的擔憂。

至於楊大錘籤的那份保證書,雖然是一個保證,但也真的只是一個簡單的保證。

可面對這樣一個好機會,沒有人想要放棄,無論是陳博士他們的人,還是王聰和冰冰他們這些人,都希望可以抓住這次最好的機會。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下午兩點,楊大錘按照約定好的時間帶人來到了這裏。

幾輛神劍局的汽車紛紛駛入開門的院落中,文仲下車給楊大錘打開門,隨後李雅琦也跟着走下來,還有就是神劍局內兩個身份重要的分隊隊長,他們都是這次作戰任務中的重要人物。

還有一隊裏面幾個厲害的角色和二隊裏面幾個厲害的角色都一起來到了。

夜鶯和風掣兩人在門口迎接了一下,王聰和陳博士他們都已經去了會議室裏面等待他們的入座。

看到楊大錘這浩浩蕩蕩的十幾個人一起來到,氣勢上也足夠磅礴的了。

“楊局,你們可真夠守時的。”王聰笑了笑:“大家都坐吧。”

“守時是必須的,我們之間的合作必須是相互間百分之百的信任,如果我們神劍局的人連守時都做不到,你們怎麼可能相信我們呢?”楊大錘笑着第一個走過去坐了下來。

李雅琦坐在了他的一旁,而文仲卻站在了楊大錘的身後,就像是古虎站在陳博士身後一樣。

緊跟着神劍局內的一隊隊長和二隊隊長也都分別入座,至於其他人則是都選擇了站着。

相比起王聰他們全部落座,楊大錘的氣場再次凸顯出來。

“這裏不是神劍局,沒有那麼多規矩的,大家都坐下吧。”陳博士微微一笑:“沒必要弄的那麼隆重,這樣子會讓我們很拘謹的。”

“不必了。”文仲代表所有站着的人開口拒絕了。

古虎說話並不好聽:“楊局這是要刻意擺架子啊?我站在博士這邊是因爲擔心博士有什麼事情不方便,難道楊局也不方便?”

楊大錘的臉色有些尷尬:“哈哈哈,這倒不至於,只是他們平日裏都習慣了。”

“客隨主便,都坐吧。”王聰也示意道,畢竟大家是要一起合作的關係,平起平坐了才能夠更好的溝通。

文仲還想說什麼,楊大錘卻搶先開口了:“這話說的對,客隨主便,博士讓你們都坐下,你們就都坐下吧。”

楊大錘開口說了這話,其他人也就沒有再開口,所有人都坐了下來,會議室足夠大,所有人都坐下來也沒有問題。

“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們就開始吧。”陳博士道:“楊局長,這種事情上你的經驗最豐富,還是你先講幾句吧。”

“好,既然博士這樣說了,那我就講幾句。”楊大錘也當然不讓:“這件事情,我們既然要一起合作,就必須要有一個掌控一切的人,做到運籌帷幄,我們才能以最小的損失解決眼前的**煩。”

“沒錯,這件事情必須要有人統一指揮。”金鑫是青幫出身的人,對這一點是非常支持的。

楊大錘微微一笑繼續說:“既然博士覺的我最有經驗,那這件事情我就不多推遲了,既然我坐在這個位置上,我就會做到最好,做到極致。”

“等一下, 你是說,這事情我們都聽你的?”古虎突然愣了一下,開口道:“那我們博士放在哪裏?”

“古虎,別亂插話,讓楊局長把話說完。”陳博士仍然保持着冷靜。

但古虎的話的確就像是在平靜的湖面上扔下了一塊小石塊,讓一切都變得不再那麼平靜了。

湖面一旦起了波瀾,波瀾就會擴散的越來越大。


“我有一個問題。”冰冰第一個開口了,陳博士雖然可以直接命令他自己的人,但是對於王聰的人還是不方便直接開口說什麼,所以冰冰的開口讓他略微有些爲難。

但這時候冰冰既然開口了,也沒有不讓她說話的理由。

畢竟現場所有人裏面,對共德拉最瞭解的三個人就是冰冰,百合以及越澤三個人,他們三個人對他們整個團隊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

重要的人物要開口說話,誰也不能不聽。

“請講。”楊大錘示意。

冰冰看了看陳博士的人,又看了看他們自己的人,對楊大錘道:“楊局長,我知道你是神劍局的領導,你平日裏也習慣了這樣一個角色,統領全局,運籌帷幄,這對於你來說或許的確是強項。”

聽到冰冰這樣說,古虎顯然不高興了,甚至於英雄聯盟的其他人也有些不悅了,當然,陳博士依然是面如平湖,毫無情緒可言,安靜的聽着冰冰的話。

這時候若是王聰他們的人願意聽神劍局的,那陳博士他們就很難再說什麼了。

畢竟這一張會議桌上詳細分的話是三方面的人馬,撕蔥俠小隊,英雄聯盟,神劍局,這三個方面一旦有兩個方面的人相互認可了,另外一方似乎就必須要去做出妥協,若不然這事情就很難解決了。

“但是。”冰冰這兩個字一出來,所有人就意識到了,她是不認同的:“楊局長雖然平日裏把神劍局領導的非常好,可這件事情上面似乎並不是你的日常工作,這次的任務是非常特殊的情況。”

楊大錘聽了之後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他也和陳博士一樣,都是沉得住氣的人。

“那你想怎麼樣?”文仲默默的在一旁開口問了一句。

“我覺得這件事情讓楊局長來領導的話,似乎並不能夠把我們所有人的力量凝結在一起,他對我們並不瞭解,這一點楊局不得不承認吧。”冰冰道。


楊大錘沒有否認,點頭道:“的確,我對你們並不瞭解。”

“可同樣的道理,你們也沒有人瞭解我們神劍局,對於神劍局所有人的工作而言,沒有楊局的統領是沒有辦法完美展開的。”李雅琦也說出了一個讓其他人無法反駁的理由。

這句話換個意思理解,那就是神劍局只會聽從楊大錘的領導,換個人的話就不會順利的進行了。

雖然這話的意思大家都能理解,按照正常的情況是沒有人直接把這話點破說出來的。

可在場有一個對這種“爭權奪勢”的事情見多識廣的金鑫,她居然毫不客氣的就把這事情點破了:“那現在神劍局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事情不能聽楊局的領導,那就不能夠直接合作了?”

面對金鑫這如此直白的將問題給點破,神劍局的人也傻眼了。

這話若是不說開,大家還能通過各種暗示來討論這件事情,但金鑫點破了,問題就瞬間變得不一樣了。

“我們沒有這樣說。”李雅琦只能否認,若是不否認,今天這個碰面註定會不歡而散。

“但是在我聽來,你們就是這個意思。”金鑫見多了這種事情,所以她特別討厭這種拐彎抹角的搞事情,她直接點破就是不希望大家在這件事情上拐來拐去的浪費時間。

楊大錘知道這個時候他必須開口了:“今天既然我們來到這裏,就是爲了我們之間的合作,所以絕對不存在這個問題,請你們放心,這件事情,無論是誰來領導,我們都會誠心實意來合作的。”

金鑫居然如此簡單的把楊大錘逼的說出這樣的話,這可真是陳博士萬萬沒想到的。


若這次沒有冰冰這個直接了當的女孩,以及金鑫這樣毫無顧忌直白點破一切的女孩,他們之間的合作恐怕就真的要讓神劍局牽着鼻子走了。

“那樣的話,剛纔她的話,我是否就可以當做沒有意義?”金鑫再次確認道。

李雅琦對此是挺尷尬的,但楊大錘都發話了,她也只能爲了局長的面子而否定自己:“不好意思,可能是我這個人不太善於表達,所以我說的話讓你們誤解,在此我表示抱歉,對不起。”

“不必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不需要那麼客氣的。”陳博士在中間充當了一次和事佬:“我相信大家今天來這裏,都是爲了一個目的,無論說出什麼樣子的觀點,都是爲了我們最終的成功,所以我們應該相互理解相互認同。”

“博士這句話說得好,我們無論提出什麼樣子的觀點,都是爲了最終的勝利。”楊大錘也給自己人找到臺階馬上下臺階:“如果我們沒有分歧的話,也就沒有必要召開今天這樣子的一個會議了,今天的會議就是要讓我們把所有的分歧都統籌起來,這樣才能保證我們最後的勝利。”

“領導就是領導,說話有水平。”王聰哈哈一笑:“那我們繼續吧,楊局沒有’一手遮天’的意思,也沒有‘獨斷專行’的意思,我們可以放心繼續合作了,哈哈哈。” 王聰這話雖然是有拐彎抹角說楊大錘想要“一手遮天”的意思,但是聽起來卻像是開玩笑一般,這也讓神劍局的人如鯁在喉,顯然是想說點什麼,可是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

這話聽得英雄聯盟的人都想要鼓掌叫好,但他們最終也只能是強忍着心中的爽快不能釋放。

“楊局長,你就繼續說吧。”陳博士示意道,現在楊大錘想要先發制人的獨攬大權就不容易了。

楊大錘之前想好的那些話都不能再用了,這讓他心裏多少都會有一些不愉快,可這又能如何,楊大錘畢竟是楊大錘,該說的東西他依然會想辦法表達出來。

“如果可以毛遂自薦的話,我還是希望這次任務的總指揮由我來做。”楊大錘心想既然已經被點破,他也沒什麼好遮掩了,乾脆明說:“這件事情牽扯的方方面面太多了,對於你們而言,或許只是你們身邊的這些人,而對於神劍局而言,牽扯的部門太多,而指揮這些部門你們並不熟悉,所以我希望我可以盡我所能的把事情做好,若是說最適合的人,我就當仁不讓了。”

“楊局長這話說的就有些太主觀了。”蜜糖淺笑着:“其實在我看來,我們的合作雖然需要一個總指揮,但是真正的指揮者還是需要在現場,因爲不在現場的話很難隨機應變。”


蜜糖的意思其實也很明顯了,她是百分之百要站在王聰這邊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