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你說的不錯,的確是這樣的。”方穎當然明白周浩所說的這個,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的表達能力還行。

“你既然都明白這個那就好,至於將靈能幻化出來,則就需要你對於這個異能的瞭解了。水系異能和冰系異能,倒是有不少的共同點,只不過冰系異能剛加的冷一些,是水系異能的一種變種狀態所以我這纔敢在這一方面教你一些東西的。”

方穎知道如果要不是因爲自己是冰系異能,她纔不敢教周浩這個東西。

周浩點一點頭,這點事情他還是明白的。

“異能的使用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狀態?” 周浩雖然接觸過空間系異能,但是空間系異能,比較特殊,覺得這兩個應該沒有什麼互通的地方。

所以周浩對於這個東西還是和之前一樣是兩眼一抹黑。

“沒有什麼難的,到時候你可以先跟着自己的感覺走,記住不要一下子全部釋放,你要先壓着他,自己身上的一塊東西,他的成長全在你的手裏。”方穎覺得這樣的說法,周浩應該可以理解。

“要不你先喝下去吧,有什麼感覺隨時我和說。”方穎覺得周浩和其他人畢竟不一樣的,自己也需要觀察一下。周浩喝下去靈液之後所展現出來的反應。

“也行,那我先試試。”周浩覺得方穎說的話也有些道理,便直接將靈液放在了嘴裏面。

東西放到周浩的嘴裏面之後,一瞬間就被周浩吸收了。

下一秒鐘後周浩就感覺到了自己體內好像多出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要說和上一次服用空間系異能有什麼不同的感覺。

周浩的確能說出點什麼不一樣的。但是方穎畢竟不清楚周浩已經服用過一次空間異能了,所以周浩不能將這件事情全部告訴方穎。

“有什麼感覺嘛?”方穎目不轉睛的盯着周浩的表情,想看看他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感覺身體裏面好像,一動一動的。就好像自己正在大海的岸邊。”周浩閉着眼睛深切地感受着這種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浪花一陣一陣的拍打在自己的全身,只不過這種感覺是在身體裏面,而不是真的有浪花拍着自己的身體上面。

方穎想了一下便跟周浩說到:“你將那種感覺轉移到自己的手掌中央。”

周浩點點頭,便照着方穎所說的照做,周浩雖然在閉着眼睛,但是方穎卻是一直在看着。

她突然發現周浩的手掌上,慢慢的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水球。

但是這個水球非常的不平靜,就好像有人在裏面一直在撥動它,時不時的跳起一陣陣的水花?

最後感覺到有水滴現在自己的衣服上面和臉上,他也睜開了眼睛,就看見了一個巨大的水球出現在自己的手中。

周浩極其的興奮:“我這算不算成功了?”

方穎剛想說話,就看見周浩手中的那個水球突然有些控制不住濺起的,水花越來越大。

擦了擦臉上的水,方穎急忙跟周浩說道:“你先將它收回去!”

周浩也是覺得這個水球好像有點兒太過激動了,閉着眼睛想把這個東西給收回去,但是他發現好像不受他的控制。

周浩手上的水花,雖然沒有越來越大,但是就這樣一直往外濺着,這也不是個事啊。

看到周浩臉上流下來的冷汗,方穎知道周浩這是太緊張了。

“平穩自己的心情,什麼都不要想。”風也只好跟着好這麼說的,他也沒有什麼辦法能讓周浩安心下來。

周浩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慢慢的將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手中的水球,這才變得安穩了一些,要剛纔那樣的狂躁了。

便安穩下來水球開始慢慢的變小,直到消失。

“終於好了。”聽到周浩收起水球之後,方穎也是長出了一口氣,方穎實在是沒有想到周浩在第一次就可以做到這樣的地步。

方穎可是記得自己在第一次展現出硬朗的時候並沒有做好這麼厲害,她當時只不過是在手裏感覺到了一個寒冷的感覺,就連小小的冰渣都沒有都出來。

但是讓方穎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周浩第一次使用水系異能就可以展現出這麼大的一個水球。

難道周浩比自己的天賦還要強嗎?

方穎不由的從內心問一下自己。

“我做的到底怎麼樣啊?”周浩還是蠻在意方言對自己的看法的,不僅是方穎親自教自己的原因,他更是想在方穎面前展示一下自己。

“你說的不錯,至少比我剛開始做的好處好多了。”方穎不得不說實話,周浩在這一方面的確不比自己強上那麼一些。

周浩在聽到方穎的話之後稍微震驚了一下,自己要比方穎還要強一些,我那麼說自己在天賦榜單上面應該會比方穎靠前一些,那自己實力多強啊!

周浩突然感覺自己好像是被幸福衝昏了頭一樣。

“你這個是什麼表情?我只是說你學的比較快,我還沒誇呢,看你都快上天了。”周浩的表情可都全部在臉上的,放眼從他的表情上看,都能看出周浩現在是什麼樣的一個心情。

“瞧你說的!你這不就是在誇我了嗎?”周浩笑嘻嘻的。

方穎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行了,你別太起勁了,我只說你對於這個瞭解不錯,但是你剛纔的狀態你也看見了,對於異能的控制實在太差了。”

周浩點點頭,這個事情他的確已經發現了,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如果你能控制不好,不要說會傷了自己的同伴有時候甚至連自己都會傷到。

周浩覺得這個問題的確需要解決。他突然想到了剛纔在收回異能時的感覺。

“你說這個東西會不會跟隨我的心情而變化?我的心情激動的時候他也會變得非常的不受控制。如果我的心情平靜下來,他也就變得異常平靜,變得非常好控制。”

就好像這個感覺說了出來,他想問問方穎的意見。

方穎點點頭,剛纔的確是這麼一個情況,她也看見了。


“你說的也對,不過我不清楚你爲什麼會這樣,在使用異能的時候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當然也會有意外,比如說特別激動的時候會產生一些波動,但是平常不會有這麼嚴重的情況會發生,像你剛纔那樣,心情只要稍微有波動,異能就會起那麼大的反應。”

方穎的確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唯一一次因爲心情而影響異能,那是在對付嚴火的時候,因爲嚴火傷到了周浩,方穎的異能這才突破了。

那一次也是方穎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不管是在這之前,還是在這之後,好像都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還有就是上次對付那個電系異能者,方穎知道自己好像又弄出了一個不得了的動靜。


但是她忘了當時發生時的細節,如果要算進去的話心情影響異能那也就這麼兩次。

方穎使用異能又何止這兩次?將近十年的時間,方穎不知道用了多少次的異能,她的心情從來沒有影響過這件事。


但是周浩怎麼會這樣?

方穎的確是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這件事情需要像蕭空彙報一下,看看蕭空有沒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你再的用幾次,看看能不能好好的掌握它。”方穎覺得做好既然能這麼快的使用異能?如果多家使用和訓練的話,應該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好吧,我多試試。”

就這樣,周浩在方穎的眼皮底下一次又一次的使用水系異能。

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周浩就感覺到了,他好像可以完全自由的使用水系異能了。

周浩還特意的做了一個心性的水,放在了方穎的面前,就是爲了討好方穎。

但是讓周浩沒有想到的是,當這個心出現在方穎的面前時,方穎一擡手,就是一個細小的冰箭穿過了這個心。

冰箭在接觸到水心的一剎那,周浩就發現自己已經完全控制不了水心了。

而冰箭剛剛的穿過水心,整個水心已經是變了模樣,原本還是水水的樣子,現在直接是變成了冰塊,冰箭直接是穿過了中間,形成了一個一箭穿心的樣子。

周浩欲哭無淚,方穎是在是太狠心了,一箭穿心穿的可是自己的心啊。方穎的意思很是明白,收齊你的小心思。

方穎見到周浩的臉色之後,心裏不由的小心驕傲了一把,任你怎麼玩都逃不過我的手掌心。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也是讓方穎的臉色變了變。

周浩在冰箭的另一端又弄出一個心形的水球,形成了另外的一個一箭穿心。

這樣的話一支箭就穿過了兩個人的心。

周浩沒有說話,他覺得方穎應該明白他的意思,這樣就是穿過了他們兩個人的心。

方穎的確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在見到這一幕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周浩的小心思。

方穎通紅的臉,任由她怎麼施展自己的異能,她自己都能察覺自己的臉龐現在是熱的。

最後方穎終於是忍不住了,用手直接是點破了這兩個心。

並且呵斥周浩:“趕緊聯繫,你以爲一瓶靈液可以讓你一整天都保持這個狀態嘛?”

周浩感受了一下.體內的靈能這才說道:“嘿嘿,已經是用完了,我體內好像已經沒有靈能了。”周浩說着看了看自己的表。

“五分鐘,不多不少。”

方穎沒有明白周浩的意思,疑惑道:“什麼五分鐘?說明白了。”

周浩將時間給方穎看了看,解釋道:’我剛纔子啊喝下靈液的時候,就看了一眼時間。一共是五分鐘。一瓶靈液可以讓我持續擁有異能的時間是五分鐘。”

方穎奇怪的看向周浩,沒想到周浩的心這麼細,要不是他說,自己都忘了這件事情了。

“五分鐘是短還是長啊?”


周浩不由的問方穎,當時服用空間異能的時候雖然也是五分鐘,但是他並沒有問文華這件事情。

現在有方穎在,兩個人只見的隔閡也少了很多,周浩便想起餓了這件事情。

“我哪知道這時間算是長還是短,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嘛,整個ncb就你一個是靠着靈液來使用異能的,所以根本就沒有一個衡量的標準,你據地長就長,短就短唄。”

方穎是別周浩的這個問題給問住了。

周浩想了想方穎說的的確是這個道理。

周浩扶着自己的下巴,看向漸漸昏暗的天空,不假思索的問道:“方穎你說,以我剛纔那麼的使用異能,如果是你的話,你能支撐多久?”

“我能支撐多久?”方穎重複了一下週浩剛纔的話。

想到剛纔周浩一直在使用異能,又想了想一起自駕訓練時候的狀態,說道:“我現在的話肯定是要比你時間要長的太多了,但是如果是我d級的時候,我不休不止的用異能,頂多十幾分鍾,不會太長的,時間太久了身體會支撐不住,一個異能者要是將自己體內的靈能使用乾淨了,那恢復起來也是一個極長的過程。”

周浩若有所思的算了算說道:“那照這麼說的話,我用過兩三瓶靈液就可以和一真正的異能者一樣了?”

周浩覺得就是這樣的啊,他一瓶靈液的持續時間是五分鐘,三瓶就是十五分鐘,而一個真正的d級異能者,要是和他剛纔那麼的瘋狂使用異能,所堅持的時間也就是這麼長了。

這麼算下來,的確是周浩所說的這樣,

方穎愣了一下,她自然是明白周浩說的意思。

“你現在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嘛?”方穎問周浩的身體怎麼樣。

如果一個異能者完全的使用完異能,之後他的身體是極其虛弱的。

方穎也是感受過那樣的狀態,就算是走一步路都是很累的,這是因爲異能者對自己的身體壓榨的太厲害了,纔會產生這樣的情況。

如果周浩現在也是這樣的情況,那麼的確和他自己所說的一樣,連續用三瓶靈液,他就是一個真正的d級異能者。

因爲一個d級異能者能持續的時間也就是這麼久。

周浩聽完方穎的問題,感受了一下自己身體的狀態,除了大腿有一些痛,其他地方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就連以前服用空間異能後還是身體所產生的那種虛弱的感覺都少了很多。

“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就好像是打了一場籃球一樣,不是特別的累。”

方穎聽到周浩的這個答案,心裏被震驚了一下,不是特別的累?

那麼頻繁的使用異能,就算方穎現在是c級異能者,那也沒有這麼的輕鬆,更不要說周浩在等級方法還只是一個d級的異能者。

他現在就算不是虛脫,也不應該是這樣的一個狀態吧! 那也不應該說自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吧!

不過方穎發現周浩好像真的沒有騙自己,從周浩現在說話的精氣神來看,周浩好像真的沒有在騙人。

可是這樣的話,又是超脫了方穎的理解之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