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對手一露頭他又開火,到那時,這些子彈可能就全都落在對手的腦袋上了,跑都跑不了。

吳江龍可不吃這個虧,他也用不着去數越軍機槍打了多少發子彈。他不會在這上面浪費功夫,通常情況下都是採取別的辦法。

在吳江龍移出兩三米之後,敵人的機槍真的不響了。吳江龍覺得機全來了,連個盹都不打,他也不管越軍是真的換子彈還是假的,反正他要趁著這個機會翻身。

越軍在汽艇上什麼位置,吳江龍是知道的,那叫過目不忘。所以當越軍槍聲一停,他立即把身體翻了過來,人和槍幾乎同時出現。

他一露頭,那個越軍也看見了,立馬調轉槍口。

在機槍手看來,槍口移動不過是一寸,但僅這一寸,就會讓子彈射偏好幾米。要想打中一個人,別說是幾米,就是一厘米都不成,子彈擦身而過那叫沒打中。

所以這越軍必須要重新瞄準,即使是概略目標射擊,那也得調一調槍口。

他瞄準,吳江龍也要瞄準。不過,吳江龍比他出槍要快,這就是人和槍接觸多了,出手就能做到人槍合一。

所以,在吳江龍眼睛看到越軍的時候,他的槍口也對準了。吳江龍向外一順槍,槍口便指向越軍,只是一剎那,手中板擊一動,子彈出膛。

這一槍並沒有立馬要了越軍的命。

畢竟吳江龍出手倉促,沒能夠進行精確打擊,但是,飛過去的子彈還是擊中了越軍的右肩。

只見這個越軍向後一個趔趣,右手撒開槍托,但也僅是剎那間,在他定住身體后,又把身子正了過來,費力地抬手去摸槍把。

吳江龍看出來了,這個越軍停止射擊,絕不是為了換子彈,而是我們先前說的,他要來個花招,把對手引出來。只可惜,對手出來的方向挪了位,這才讓他沒能在第一時間把子彈射到那個點上,這才讓敵方狙擊手有了狙擊他的機會。

這個越軍很慶幸沒有一槍被人家給爆頭,讓他有了再次進行還手的機會。

難道說一槍沒被打死,吳江龍就不會開第二槍嗎?

當然會了,吳江龍那一槍打出去,只不過為的是搶先機,讓越軍離開機槍。第二槍絕對不會給他活命的機會,不是找准腦殼,那也找准心臟,反正是這槍過去必須讓越軍機槍手斃命。

兩個人想到了一塊,都想要在第一時間內把對手射倒。可第一時間內兩個人都沒能做到人對手斃命,那就要搶第二時間,看誰來的快,還有這個能力。

吳江龍在槍身穩定的一瞬間,把眼睛貼上了瞄準鏡。通過瞄準鏡他看的很清楚,那個越軍還不死心,在受傷情況下還要做最後一拼。

這還了得,如果讓越軍再用一次機槍掃射,不定死的是誰呢,即使不是吳江龍,那也可能是其他戰士。

吳江龍儘快地做了一次精確瞄準。這一回,狙擊槍鏡頭的十字線卡在了這個越軍的腦殼上。也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越軍終於把受傷的手搭在了機槍板擊上,只要一摟,又會有子彈射出。

吳江龍不等了,迅速開槍。

「嘭」

戰場上再次出現了不同於AK衝鋒槍的射擊聲。

隨着子彈飛到,又是一個「噗」的聲音,汽艇上最擅長使用機槍的這個越軍腦袋被打了一個洞,隨後便是重重的一摔,這個越軍仰摔在甲板上。

也只是在一眨眼的功夫,越軍的一個迫擊炮手,一個機槍手全都死在吳江龍的狙擊槍下。

他倆一死,越軍的火力壓制立馬減弱,光剩下那些殺呀,沖呀,淌水準備上岸的越軍了。

對付他們好辦,有幾支槍封鎖住就可以了。但戰場形勢並非如此。

越軍過來的是兩隻汽艇,幾十號人。雖然吳江龍幹掉了一個汽艇上的兩個敵人重火力。但另一艘汽艇上也有,而且,這隻汽艇上的武器沒有壞,只是人死了,如果再換上去一個人,他們照樣能打。

所以說,如果在島上柬軍與越軍這樣死拼下去,勝利砝碼一定屬於越軍。

。 第179章我們沒有爸爸嗎

演出前,老師先把孩子們,送到了家長這裡,否則孩子太多,容易出問題。

「大魚兒、小魚兒。」

封筱筱朝兩個孩子伸出手,把他們一左一右,放在自己身上。

「媽媽。」大魚兒皺眉,憂心忡忡。

「媽媽……」小魚兒耷拉著腦袋,帶著一副哭腔。

封筱筱一愣,「這是怎麼了?」

剛才不是還好好的?這麼短的時間,發生了什麼事嗎?

封筱筱去看兒子,「大魚兒,你來告訴媽媽,好不好?」

「沒……」大魚兒難得的,也有些難過。癟著嘴,像是受了委屈。

「怎麼了啊?」封筱筱著急,「和小朋友吵架了?」

「沒有。」

大魚兒搖頭,握住妹妹的手,「媽媽,我和小魚兒,沒有爸爸嗎?」

聞言,封筱筱渾身一震。

這是兩隻魚兒,第一次這麼清晰明白的,對她問出這個問題。

以前孩子太小,可能還不明白,他們和別的孩子有什麼不一樣。但他們漸漸長大,接觸的人和事都多了起來。

像是這次演出,很多小朋友,都是父母一起來的。

可是,她的魚兒們,只有媽媽和姨婆。

「呃……」封筱筱慌了神,這個問題,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孩子。

現在,她還不確定聶錚是他們的父親,如果不是呢?如果,是四年前那個男人呢?

「媽媽。」大魚兒撇撇嘴,「爸爸他,是不是不要我們了?」

封筱筱心頭一震,這麼小的孩子,怎麼會這麼敏感?

「不是……」

封筱筱張口結舌,實在無言以對。

這時候,翁千歌救了她。

「哎喲,今天人真多,好容易才擠進來的!」翁千歌找到位子坐下。

從包里拿出單反,「大魚兒、小魚兒,看,乾媽帶什麼來了?一會兒,乾媽要給大魚兒、小魚兒拍的美美的。」

翁千歌舉著相機,「大魚兒小魚兒,要不要看看相機呀,可好玩啦。」

「乾媽!」

「乾媽,小魚兒也要!」

兩隻魚兒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了過去。翁千歌暗暗朝封筱筱一眨眼。

封筱筱失笑,動著口型:「謝謝。」

「哎。」沈明珠嘆息,雙手交握,「上天保佑,聶錚一定是兩隻魚兒的父親。」

封筱筱手心裡都是汗,她也如此……祈禱。

「大魚兒。」

老師來接大魚兒了,他的鋼琴獨奏,排的比較前,現在要去做準備了。

「你們好,我是萌萌老師,來接大魚兒。」

「好的。」封筱筱把大魚兒抱過來,交給老師。

「萌萌老師。」小魚兒眼巴巴的看著,「小魚兒要跟著大魚兒一起呢。」

「可是。」老師哄著她,「小魚兒還要一會兒才表演喏,和媽媽在一起不好嗎?」

小魚兒眨巴眨巴眼睛,「小魚兒想要近近的看大魚兒表演喔。」

誰能拒絕這麼可愛的孩子?

「那好。」

老師朝小魚兒伸出手,「不過,小魚兒要答應老師,一定要乖,不能亂跑哦。」

「嗯!」

小魚兒直點頭。「小魚兒超乖的喔。」

「麻煩老師了。」封筱筱覺得不好意思。

「沒事,大魚兒小魚兒很可愛。」

老師牽著兩隻魚兒,一起往後台去了。

這個時候,聶錚正帶著商君辭,從側門進來。今天這場慈善演出,他是應邀出席。

。 魏嵐只看了她一眼就收回目光,淡淡道:「行啊。」

「真、真的?」丁茂茂面色一喜,似乎沒想到魏嵐會答應的那麼快。

丁茂茂剛想說能不能先欠著,等回頭口糧下來用口糧抵,只是準備好的措辭還沒說出口,就聽魏嵐漫不經心的道:「燈塔牌的一塊二,適合洗衣服,海市月亮牌的兩塊五,有桂花香味和蘭草味的,洗澡洗頭都可以,不知道你要哪種?」

這麼貴?

丁茂茂神色一僵。

縣百貨大樓買的肥皂也不過八毛,魏嵐說的最便宜的,也要一塊二。

真當她不懂市價嗎?

丁茂茂嘴角扯了扯重新把視線落在手裏的衣服上,輕輕搓著,「我現在沒有那麼多錢……能不能,能不能……」

丁茂茂雖然氣魏嵐把自己當傻子耍,但一想到只要從魏嵐這裏拿走肥皂,以後就她領的那點口糧,魏嵐也不好意思開口要。

魏嵐要是真的好意思開口,她自然還有別的辦法。

這麼想,丁茂茂心裏頓時鬆快許多。

但丁茂茂沒料到的是,魏嵐這人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只見魏嵐慵懶的翻了個身,光潔小腿繼續晃悠好不愜意:「這樣啊,我最近缺錢,你什麼時候有錢了,什麼時候再來找我吧。」

丁茂茂一哽,大腦飛快允准,隨後謙謙笑道:「私、私下交易說出去不好聽吧……」

「是啊。」魏嵐睜開眼,波光粼粼的眸子掃向丁茂茂,她輕輕抿唇,粉嫩唇瓣勾起一絲淺淺弧度,「不過不是不要買的嗎?我們各與所需,你不說我不說,又會有誰知道呢?」

「那、那我下次攢夠了錢,再來找你。」丁茂茂故作輕鬆笑了笑,低頭認真洗衣服。

魏嵐以為應對過去,準備趁下工前眯一會兒,養養神,剛合上眸子,丁茂茂再度開口。

這回她聲音輕輕顫抖,似乎有些捉摸不定:「魏嵐,知青點大家都不待見我……」

魏嵐沒動,等她繼續說。

「我在知青點……」丁茂茂看了一眼魏嵐,見她睫毛顫動便知她是醒著的。丁茂茂咬了要嘴唇,道:「顧家房子這麼大,應該還有空房吧?我們是朋友,你、你能幫我跟顧朝同志說說情嗎?我、我想……」

「你想住顧家?」魏嵐驀地睜開眼,目光森然望着丁茂茂。

丁茂茂全然沒注意到她眼中的冷漠與厭惡,羞怯笑了笑,小心翼翼與魏嵐對視:「我知道麻煩你不好,可是,可是我也沒有辦法了,你幫我這次,好嗎?」

「你也說了,這是顧家的房子。」魏嵐看見丁茂茂臉色的羞怯,不由得心生不爽,她站起身,撫平衣擺將耳邊散落的頭髮扶至耳後,「我姓魏,你憑什麼以為顧朝會聽我的?」

「再說了,大家為什麼不喜歡你,排斥你,不是沒有原因的。如果真想住進來,就親自去跟顧朝同志說唄,如果是顧朝同志點頭,別說你住進來,我把房間騰出來給你住都行」魏嵐斜掃丁茂茂一眼,「快要上工了,你洗完就趕緊走吧。」

。 然而在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當中,他們每一個人的實力已經有了順利的提升,而接下來讓他們這些人隨着沈建在萬妖山脈當中進行不斷的歷練之後,沈建相信,憑藉他們這些人現如今的作戰天賦和耐力完全可以讓他們的修為境界再次得到順利提升,戰鬥力也越來越強大。

如果根據沈建的安排的話,或許在年底之前,這300名被挑選出來的蘇家武者們實力都能夠達到武魂境後期的程度,到了那時候,他們蘇家的戰鬥力必然會有一個質的飛躍,再也不會在戰鬥當中如此被動了,雖然說現如今馮家和歐陽家這兩大家族對他們非常的虎視眈眈,然而,馮家和歐陽家族即便強大,實力最強的武者也僅僅是去福建前線而已,對沈建根本就不會造成一定的威脅,他們這些人只要無法順利殺死沈建的話,那麼沈建在往後就有非常多的機會滅殺他們,然而在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也顯然認準了這一點,他們忽然覺得只有沈建才是他們真正的核心,在家族當中對他們家族所做的這些貢獻,甚至比家族的族長蘇長天還要高許多。

要知道現如今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每絕大多數人都來自於蘇家的支脈而已,和主脈的股長都長天,根本就沒有太多的交集,因為他們這些人身份地位不夠,根本就沒有資格去和那個族長蘇長天進行見面,然而在現如今他們這些人,實力已經得到了提升,尤其是他們現如今的修為境界,通通都達到了的程度,這樣一來他們這些人如果是在戰鬥當中,也必然能夠發揮非常好的效果出來,不過這樣也同樣有一個危險的地方,那就是隨着他們這些人實力方面的提升,馮家和歐陽家族這兩大家族必然不會置之不理,他們同意往後會想盡一切辦法去刺殺這些修為境界得到提升的這些蘇家武者們,因此雖然說現如今,他們附加的這些武者整體實力已經有了非常大的提升,不過還是不能有絲毫的驕傲,因為等待他們的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好,既然這樣,咱們今天晚上就去出發,今天就讓我們和這些妖獸們生死搏殺一場,我今天就看一看處於萬妖山脈腳下的這些,一階血脈和二階血脈的這些妖獸們,有什麼能耐來真正的抵擋我們蘇家的高手!」沈建慷慨激昂的,對這些不佳的武者們大聲的說道。

人家之所以選擇在晚上出發去萬妖山脈,是因為在網上相對之下還安全一些,因為在萬妖山脈這個地方,白天的妖獸往往非常的多,因為畢竟絕大多數的妖獸都喜歡在白天去行動,而在晚上的話在絕大多數的妖獸通通被曝光之後,那麼他們這60名在作戰之時就能夠發揮出非常好的效應出來,如果是在白天出發到不到300當中很可能會遇到那些實力非常強大的妖獸,這些妖獸如果是三階中期或者三階後期血脈的話,那麼既然沈建想要對付他,也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而且沈建選擇在晚上出發,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便是在晚上往往不會引起其他一些家族的注意力,因為在薊州城這個地方,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這些高手們,一直都對他們蘇家虎視眈眈,只要他們發現,哪一年也是來自於作家,他們就會不遺餘力的去發起攻擊,只要將他們這些人徹底的擊殺掉,所以說現如今沈建,還有如此安排,只有將這些度假的武者們用非常低調的方式,帶出去招商會的話,那麼他們這些人的安全便會提升一分,如果沈建沒有用這種方法,僅僅是在白天大張旗鼓的去萬妖山脈的話,那麼很可能會遭受到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組的總結,雖然說對於沈建自己自身來講,它並不是計劃這些來自於我們家和歐陽家的高手,然而,其他的60多名讀者卻完全沒有沈建的作戰實力,所以說這時候當時和沈建,一旦想要和他們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高手們進行作戰知識,那麼沈建很可能會被他們這些人真正的牽制住,被牽制住之後,那麼沈建便無法真正的發揮出他作為武者真正強大的實力,因此這時候的他還打算在網上進行補發,即便是遇到那些三階中期的那些高手,也完全能夠依靠自己的身法方面的優勢,從而順利的逃跑,最起碼自己的生命不會受到一定的威脅,畢竟他們這些人現如今的實力,絕大多數也僅僅是剛剛突破到武魂境而已,因為沈建這一次所帶來的這些蘇家武者當中,原本修為境界,但這也僅僅是個人而已,而且這十名武魂境界的武者當中,實力能夠達到武魂境後期的武者也僅僅有兩三個人而已,絕大多數房價的武者也僅僅出於武魂境的前期和武魂境中期,而其他的這五十名蘇家的武者修為境界竟然僅僅出於武體境,雖然說在最近兩個來月的時間,沈建耗費了非常大量的丹藥,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這六十多名蘇家的武者的每一個人得修為境界拔高到武魂境界的程度,然而僅僅是修為境界方面的,提升是遠遠不夠的,他們這些人還需要經過一定的歷練,才能夠讓他們這些人形成真正強大的戰鬥力,然而從現如今來講,他們這些人完全不具備這樣的能力,因為他們這些人是通過在豐富極品丹藥和天材地寶的情況之下,在練武場當中進行拚命的力量,才讓自己的實力真正提升上去,並沒有真正的參與過真正的生死搏殺,因此對於他們這些人的戰鬥力必然會有一些非常大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之下,一旦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這些高手們對他們採取致命的進攻的話,那麼他們這些人很可能根本就抵擋不住他們的強勢進攻,到了那時候,他們這些人會通通的都被那些,馮家和歐陽家那些武者們,雞殺掉,如果這樣的話,對於沈建來講是完全不利的,因為沈建作為一名。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武魂境後期的武者而言,完全可以做到,絲毫不懼怕這些來自於王家和歐陽家族的高手,然而這60名蘇家的武者可沒有沈建這樣的天賦和實力,當他們這些人一旦面對這些,馮家和歐陽家族的武者對他們所發起進攻的時候,他們這些人很可能到那時候會一籌莫展,要知道現如今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絕大多數都僅僅在武魂靜的一段和武魂二段而已,就憑藉這種戰鬥力和修為境界,如果能夠和那些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高手進行硬拼呢?

因此這時候的沈建只想要在暗地裏進行磨練,韜光養晦,只有這樣才能讓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的作戰實力得到真正的提升,前提是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千萬不能被這些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高手殺死掉,一旦他們這些人被殺死,不僅沈建的計劃會受到影響,與此同時,沈建在蘇家的那個本來非常大的威望也同樣會一落千丈,因為現如今來說,蘇家即便是蘇家的家族長天也完全把沈建當成非常高的客廳來看看,而他們家族當中也同樣給予沈建非常高的地位,然而沈建在萬妖山脈當中,帶着這些書架的武者們進行歷練的時候,竟然讓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紛紛的與這些妖獸之首的話,那麼對於沈建的威嚴也必然會,受到極大的影響,這樣一來沈建如果再想要在萬妖山脈當中行使他的命令和指責的時候,估計不會再有人信服他,到了那時候沈建可能會面臨非常被動的局面,居然說沈建,現如今的實力根本就不用懼怕那些來自於蘇家的高手,然而蘇家那些普通的武者們一旦對他失去信心的話,今後將難以對他真正的信服。

所以說沈建現如今打算晚上出發的這種想法,可以說是非常的果斷和明智的。

隨後,沈建為了能夠真正的再次提升他們這些人的實力,竟然再次讓李寧和周岩他們兩個人拿出了一大批的妖化丹和氣血丹以及培元丹,當然這也是最後給這些人提供丹藥,從今往後在這次萬妖山脈歷練過去之後,他們這些人,如果一旦能夠活下去的話,再想要獲得沈建送給他們這些丹藥和修鍊資源的話,便只能夠依靠自己的能力來進行爭取吧,如果他們沒有這種爭取資源的能力的話,那麼沈建也不會去過分的去過問他們,因為既然他們這些人無法通過自己的實力來爭取修鍊資源,那麼即便沈建不遺餘力的去幫助他們,他們也很難在武道方面有非常高的成就。

沈建正是認清了這一點,所以才這麼做,而現如今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也沒有人提出反對的言論。

現在正值晌午,一輪烈日掛在半空當中,在演武場當中,每一年蘇家的武者此時此刻進行近兩個月的作戰和修鍊之後,他們每一個人現如今都大汗淋漓,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濕透,然而現如今他們這些人每個人的眼眸當中都非常的興奮,因為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都已經得到了非常大的提升,所以說現如今的他們,戰鬥力和兩個月之前已經無法相比,他們在心中十分感謝沈建的同時,也能夠體會到沈建對他們的培養,如此的煞費苦心。

而與此同時,他們這些人絕大多數僅僅是來自於蘇家的一些小的支脈家族而已,他們的父母或許並沒有什麼城市,正是由於他們沒有太多的資源為他們提供,所以說才導致他們這些人修為境界如此之低,而現如今他們完全可以想像,讓他們接下來回到他們所在的家族的時候,讓他的父母和族人們看到他們這些人的實力竟然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就突破到了武魂境界的程度的時候,他們的族人會多麼的興奮!所以說這時候他們每一個人都非常的有氣勢戰意熊熊,信心滿滿的去參加這次歷練,他們這些人每一個人膽子都非常大,非常有膽識,而且據不怕,所以說這種心態完全能夠讓他們這些人的實力,再次得到順利的提升,只要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能夠做到在萬妖山脈當中,不會被那些妖獸所擊殺的話,那麼他們這些人就完全可以在自己相應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方面再次邁出一個大的台階,到了那時候,當他們回到家族支持,他們可能所有的都人都會高看他們一些。

這時候在沈建的安排之下,給這六十名蘇家的武者們每一個人都安排了相應的衣服,不過為了掩人耳目,並且保持低調,沈建並沒有給他們安排暨招商會的衣服,也並沒有給他們安排一些家族的衣服,而僅僅給他們每一個人都安排了粗布麻衣,依靠這些都不滿意,在萬妖山脈當中前來歷險的那些蘇家武者們,即便是親眼見到這些蘇家的武者,也並不會認識到這些人是蘇家的人,反之如果沈建的做法過於高調的話,那麼,一旦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真正的穿上他們蘇家的衣服,遇到他們的死敵,馮家必然會遭受到馮家的致命攻擊,這樣一來對於沈建來說可以說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畢竟是剛剛突破到武魂境界,他們並沒有太強大的戰鬥力,甚至說對於武魂的功能天賦的運用還無法真正做到嫻熟,因此他們這些人到那時候可能會面臨一定的危險,因此這時候的這個成見,還不打算讓他們這些人穿上太過扎眼的衣服,而僅僅是想要讓他們這些人能夠穿上一件普通的便服最好不能讓這些其他家族的子弟們看着他們就可以了。

當在沈建的安排之下,給這六十多名蘇家的武者們,每一個人都分配了相應的丹藥和衣服之後,沈建,讓他們這些人先回到自己相應的寢室進行休息,薊州商會這個地方有很多的客棧,這些客棧紛紛位於薊州商會的後方,本來是為那些來薊州商會購買物品的那些客人準備的,他們這些人在這裏交一定的房租之後就可以住在這些客棧裏面,而這時候沈建並安排這六十多名蘇家讀者們紛紛住在這家客棧裏面,休息一下午的時間,然後沈建準備在夜半時分帶領這些豬家的武者,先去萬妖山脈當中進行歷練,而且這一次,根據沈建所制定出來的詳細的計劃,他們這一次在萬妖山脈當中進行歷練的時間並不短,因為人家必須要保證讓他們之前的實力能夠真正得到穩固,即便是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無法得到保證的情況之下,必須要讓他們這些人得到實力方面的磨練,讓他們這些人真正的具備一定的戰鬥力,只有這樣,他才能夠真正的讓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去保護蘇家族人的安全。

再次過了幾個時辰,一輪圓月終於掛袋了,天空之上,此時此刻月明星稀,晴朗的天空當中,。時而有一些妖獸在半空當中進行飛行,這些飛禽類的妖獸經常,在半空當中尋覓着陸地方面的妖獸,往往都喜歡在網上進行行動,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這樣的要求其實並不多,畢竟絕大多數妖獸都喜歡在白天出動,在晚上的話絕大多數妖獸都處在休眠的狀態,在這一點妖獸和人類其實還是有非常多的共同之處的。

在晚上,在萬妖山脈當中進行歷練之時,最起碼有9成的妖獸都不會出現在萬妖山脈當中,他們只會回到自己的洞穴當中進行休眠,而只有十分之一的妖獸才喜歡在晚上進行互動,而沈建在晚上出行的重要目的就是要對剩下的這十分之一的妖獸進行瘋狂的進攻,以達到對這些蘇家武者的實力進行磨練的目的。

這時候就連沈建也同樣換上了粗布麻衣這樣的辯護,只不過沈建所穿的衣服要比他們這些蘇家武者所穿的衣服要高檔一些,顯現出沈建在這些人當中的地位非常,他們這些人,並沒有打扮出非常有錢的樣子,反而在沈建的安排和要求之下緊緊半步一些商客,來萬妖山脈當中路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