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個欠他債務的女人,他其實大可不必這麼細心的,他這麼溫暖,自己突然感動了,怎麼辦!

靳言的手在半空中停了半天,都不見水凝煙上前來拿車鑰匙。

他的俊臉又黑了:"水凝煙,你還想讓我親自送到你手裡不成!"

看著水凝煙臉上煽情的表情,他也有點不適應。

水凝煙要麼是悶悶的,要麼是突然發飆,做出一些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的人。

她突然這麼煽情,溫柔的看著自己,他竟然有點不喜歡。

靳言輕咳了兩聲,水凝煙快速的回過神來,她趕緊走過來,笑著從靳言手裡接過鑰匙,認真的開口道:"謝謝你,總裁!"

這一句謝謝,她發自肺腑。

靳言可能不知道,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水凝煙對他的態度,已經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水凝煙看得出來,靳言真的是個很會溫暖人的男人,只不過,他現在還年輕,加上家庭環境,免不了有點大少爺脾氣。

逝后至候 只不過,這也是正常的。

水凝煙拿著鑰匙離開,靳言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還在對著門傻笑。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剛才竟然看見,水凝煙對著自己,非常真誠,情深意切的說話。

那個她,跟以往的她,都不太一樣!

那樣的她,他更喜歡。

水凝煙離開靳言辦公室,將車鑰匙緊緊的攥在手裡,感覺有點不真實,從此以後,她都不會那麼狼狽的站在那裡,等著靳言了。

對於靳言的溫暖和細心,水凝煙真的頗為觸動。

時間一天天過去,靳言和水凝煙的相處,越來越融洽。

一周后,水凝煙策劃的車展活動,將要正式開始。

提前一天,靳言就告訴水凝煙,白天跟何夢瑤去場地那邊安排,他如果有什麼事情,就交給莫熏兒去做。

難得靳言這麼善解人意,水凝煙一大早上,就跟何夢瑤去車展場地了。

車展在下午兩點開始,連續三天,第三天中午落幕。

上午準備了一上午,眼看著一切都準備就緒了。

何夢瑤突然來找水凝煙,她神色著急:"凝煙,不好了,我們安排的一個模特,在路上出車禍了,現在不知道人怎麼樣,反正是過不來了,就算是現在邀請模特,也只能等到明天了,現在怎麼辦啊?那個模特,還是我們主打車的模特,車模不在,根本說不過去啊,要是這次的活動辦砸了,估計我們辛辛苦苦從策劃到布置場地,全都白費了!"

看著何夢瑤難過著急的樣子,水凝煙皺了皺眉頭:"何主管,那我們現場有沒有合適的女同事,暫且代替一下也行啊!"

何夢瑤搖搖頭:"不行啊,她們不光沒用經驗,就是身高也達不到標準,不說一米七了,一米六七左右,總的有吧!"

何夢瑤剛說完,就愣住了,她盯著水凝煙,神色凝重:"凝煙,你多高啊?"

"一米六七左右!怎麼了?"水凝煙有點不解。

何夢瑤激動的拍著水凝煙的肩膀:"凝煙,就你了,這次的重任,非你莫屬,你不僅身高達標,而且,形象和氣質高,我相信由你來代替那個車模,我們的活動,一定能順利進行!"

看著何夢瑤興奮的樣子,水凝煙忍不住皺眉:"何主管,你就饒了我吧,我是活動的策劃人,跑去當車模,這不太好吧,而且被公司那些人看到了,她們會怎麼說!"

何夢瑤立馬板著臉:"凝煙,你管她們幹什麼?這次的活動,可是我們倆的心血啊,你願意看著我們倆的心血被白白浪費嗎?再說了,車模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你能臨時上場頂替,這是為我們公司解決了一大難題,她們要是碎嘴,我去扒了她們的皮!"

看著何夢瑤兇悍的模樣,水凝煙哭笑不得,她知道,何夢瑤著急,主要是怕活動真的搞砸。

而且,車模的事情,必須找一個解決辦法,總得有人去頂替她啊!

水凝煙沒用說,其實,她完全可以勝任,因為大學期間,為了賺錢,她當過車模,只不過當時的車模,沒用現在的穿著這麼性感暴露。

她真心接受不了,這次的車模穿的那麼少。

車模的事情,都是公司其他人在安排,現在出事了,卻要她和何夢瑤承擔責任。

只不過,這也是沒用辦法的事情,這次的策劃,她是主策劃,何夢瑤是負責人。

何夢瑤期待的看著水凝煙,好像水凝煙說一個不字,她就要發飆。

何夢瑤著急的開口:"我的姑奶奶,你就別再猶豫了,馬上就快兩點了,你還要化妝換衣服,如果兩點開場開了掛,我們兩個都得死!"

面對這樣的情況,水凝煙真的不知道,如何拒絕何夢瑤,最終,她只能無奈的嘆口氣:"算了,你也別著急了,我上場也可以,但是,我不想穿那件衣服,太暴露了,找一件最保守的給我!"

見水凝煙好不容易答應下來,何夢瑤趕緊點頭:"好好好,沒問題,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所有的服裝,你先挑選!"

水凝煙無奈的點點頭:"那行,走吧,我們先去挑衣服,換上,不然真的趕不上了!"

何夢瑤差點喜極而泣:"凝煙,你真是太好了,如果你要是不在的話,我真的不知道找什麼人上場了!"

水凝煙雖然答應下來了,可是,心裡悶悶的,畢竟,只是情勢所迫,不然的話,她是萬不可能答應的。

到了服裝間,水凝煙找了半晌,也沒能挑選出合適的衣服。

因為都太性感,太暴露了,模特的工資,比一般上班族的高一些,可是,她們是真的出賣色相。

水凝煙是完全沒用必要這樣做的,可是,為了工作,只能如此。

最後,水凝煙挑選了一身,的確是最保守的。

性感的黑絲襪,超短裙,上身是一個露肚臍的小弔帶,其實,這已經算不錯了,有些衣服,水凝煙看了,連屁股都遮不住。

選了衣服,水凝煙無奈的換上去。

何夢瑤看見水凝煙從更衣間出來,她眼底都是驚艷:"凝煙,我要是個男人,我一定要娶你當老婆,性感女神啊,真的是美到爆了!"

水凝煙的小臉有點紅:"何夢瑤,何主管,我可告訴你,就今天下午幫幫忙,其他時間,你們自己去想辦法,明天我堅決不會再管了!"

何夢瑤好不容易能讓水凝煙開口幫忙,她連連點頭:"好好好,沒問題,就今天下午替模特上場就行!"

水凝煙無奈的看了她一眼,走過去,讓化妝師開始上妝。

何夢瑤出去繼續做最後的檢查工作。

車展開始,兩點鐘的時候,模特和靚車,一起出現在展台上,前來參加車展的大佬們,陸陸續續的進場。

這個車展,基本都是針對高端人士,你銀行卡里的資金沒有一個億,這樣的場合,最多就是開開眼見。

這裡的車,基本都是上千萬,沒有一定存款的人,根本不可能買。

而且,這次的車展,必須持卡進入,這些貴賓卡,在車展活動進行前一個月,就已經紛紛發出了。

水凝煙站在展台的最中央,她本就長得美,現在看起來更是性感嫵媚。

她雖然是這些模特中,穿的最多的一個,卻是最讓人移不開眼的一個。

身材好,長相美,性感到讓人神魂顛倒。

那些一進場的大佬們,第一眼就看見那個美麗的模特,他們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水凝煙站在車旁,擺著一個依靠車身的姿勢,被那些來自不同方向的目光,好像都要看穿了一樣,她臉上火辣辣的,感覺自己像是被剝光了,放在展台上一般。

她在心裡無奈的想著,這絕對是最後一次,何夢瑤就是打死她,她再也不會上展台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車展大廳里,有很多愛車的人,都把車展場地里的車,看了一遍。

可是,他們最終都不約而同的走到了水凝煙這邊。

水凝煙當模特的車,已經賣出去十輛了。

每一次賣出車,車主都會跟水凝煙上台合照留念。

甚至還有人,向何夢瑤打聽水凝煙是哪家模特公司的。

何夢瑤哭笑不得,水凝煙可不是正式的模特,她只是跑來應急的,只不過,誰讓她長了一張禍國殃民的臉呢,男人看了都心動,沒辦法啊! 其他車展台上,也有車賣出去,但是,都沒有水凝煙這邊厲害。

很多人的確剛開始有點猶豫,但是,看著水凝煙當車模,就一擲千金,買了!

今天是車展開始第一天,靳言本應兩點剛開始,就過來的。

只不過,他臨時有事絆住了。

宋先生你又裝病 靳言過來的時候,已經下午四點了。

車展六點就停止了。

靳言走進車展大廳,看見那邊熙熙攘攘圍著一大群人,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這些人是幹嘛呢!

要知道,這次的車展,邀請的都是政商兩界的高端人士,一般情況下,這些人,一個比一個眼高,怎麼可能扎堆成這個鬼樣子。

他再往前走了兩步,當他看清楚車展台上那個身影時,眼底瞬間火了。

倒不是說,眼前的人,不嫵媚,不性感,不驚艷,而是她太妖嬈,太火辣,那些人盯著她的目光,都快把她吃了一樣。

靳言心裡沒來由的生出無名火。

她明明是工作人員,怎麼就跑到台上當模特去了,她就那麼愛出名,那麼喜歡被人追捧嗎?

靳言心頭怒火難以抑制,尤其是看見車展台旁邊的那些男人,一個個眼珠子都快粘到水凝煙身上去了,他就更加生氣的厲害,好像有人動了自己的乳酪一般。

他生氣的往前走了兩步,忍不住多看了水凝煙一眼,這樣的水凝煙,真是美到極致了,她明明是那種柔婉的女子,但是,偏偏更適合火辣的裝扮。

恐怕,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究竟有多誘人。

靳言真想不顧一切,將她從車展台上拉下來,帶著她離開這些男人,如狼似虎的目光中,然後將她帶到無人的角落,好好的揉虐。

他想將她藏起來,不想讓任何人看見她的美。

何夢瑤剛從後台出來,就看見總裁目光冒火的看著台上。

她快速的走過去,跟靳言報告:"總裁,今天是車展第一天,我們已經賣出去幾十輛車了,還有預定的車,也有上百輛了!"

看著何夢瑤臉上的笑容,靳言的神情,就有點陰冷:"是嗎?我現在不想知道,車展活動成果如何,我只想知道,水凝煙為什麼會跑到車展台上去當模特,我們凌風集團已經淪落到這個境地了嗎?需要總裁的秘書上台去招攬人買車!"

何夢瑤見靳言生氣了,她有點無措,她看著靳言,趕緊解釋道:"總裁,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我們安排的模特,臨時出問題了,只有凝煙的形象氣質和身高,能擔任這一重任,她其實也是不願意的,後來為了活動,只能上場了,我們也是沒有辦法的,總裁,您不要生氣!"

靳言轉身看了一眼何夢瑤,冷聲道:"去,給我把水凝煙換下來,立刻馬上!"

何夢瑤為難的看著靳言:"總裁,換下來就沒有模特了,這次的活動第一天,就開天窗了!這樣對後面幾天的活動,非常不利!"

靳言聲音更冷了:"我讓你立刻馬上把她換下來,到底我是總裁,還是你是總裁,出了什麼問題,我自己擔著,還有,我如果猜想的沒錯,今天早就超出活動的預期目標了吧,難道還不夠多嗎?不要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我再給你五分鐘時間,要是讓我看見水凝煙還站在車展台上,這次的活動,就不用再繼續下去了!"

何夢瑤看靳言徹底發飆了,她趕緊開口道:"總裁,您看凝煙那邊的車展台上,又在有人賣車了,等這個車主下台,我們就馬上讓凝煙下來,您看怎麼樣?"

何夢瑤說著,看向水凝煙那邊。

這一看,她直接愣住了,和水凝煙站在一起,面帶笑容的,可不是一周前,剛跟她們吃過飯,還幫忙降低場地價格的葉墨笙嗎?

水凝煙看向靳言的時候,莫名的有點心虛。

靳言黑著臉:"我希望你以最快的速度,將水凝煙給我弄下來!"

靳言說完,就迅速的向著水凝煙那邊的車展台走去。

何夢瑤無奈的想撞牆,怎麼會出現這一出呢!

她想了想,還是快速的向著後台走去,不光怎麼樣,還是不能惹怒了總裁大人。

車展台上,水凝煙吃驚的看著葉墨笙,她沒有想到,葉墨笙竟然會來。

她吃驚的看著葉墨笙低聲開口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葉墨笙笑著,將她的腦袋扭過去,對著下面的攝影師:"先把照片拍了再說!"

水凝煙微微點頭。

台下,看著水凝煙和葉墨笙互動的靳言,眼底湧起一團怒火。

站在水凝煙身邊的男人,究竟是誰,他怎麼會跟水凝煙這麼熟悉,看他那種親昵的態度,靳言的眼底,就莫名的升起一種無名火。

他的雙手緊緊的攥成拳頭,要不是因為車展大廳人太多,他真想立馬衝上去,將那個男人放在水凝煙身上的手,一把拉開。

水凝煙和葉墨笙拍完照片。

按照規矩,水凝煙會跟著工作人員去後台,然後跟著下一輛展車,一起出現。

看到水凝煙回到後台,剛才買了車的葉墨笙,也跟著去了後台。

靳言的眸子閃了閃,神色越發的陰沉如水。

他抬步,也向著後台走去。

葉墨笙和水凝煙到了後台,水凝煙好奇的看著他:"你今天也來買車啊?"

葉墨笙點了點頭:"本來是沒有打算來的,朋友一直喊我來,沒想到,能遇到中意的車,你呢?你不是這次活動的策劃人嗎?怎麼跑到車展台上去當模特了! 暖妻之當婚不讓

水凝煙無奈的看著他:"這個啊,你別提了,本來我是沒有打算上台的,結果,主打車的模特路上出事了,我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場,不然就沒有模特了,肯定會成為業界的笑話,到時候,這麼久的努力,起步抖白費了!"

葉墨笙笑著點點頭:"原來是這樣啊!"

他好不吝嗇的讚美水凝煙:"雖然這樣穿,不怎麼符合你的風格,可是,我不得不說,我們真的是緣分不淺,這已經是第三次見面了吧,真是讓人高興呢!"

水凝煙笑著看了一眼葉墨笙,見得次數多了,好像也沒用那麼生疏了,她點了點頭:"是啊,我都沒有想到,後面我們還會遇到這麼多次呢!"

葉墨笙勾唇笑了笑,剛想問水凝煙有沒有時間,就聽到一聲怒吼:"水凝煙,你給我過來!"

後台的人,全都齊刷刷的看向開口的人。

只不過,看清楚來人後,他們立馬尊敬的點頭:"總裁!"

靳言壓抑著怒意,跟大家點了點頭,迅速的走過去,一把抓住水凝煙的胳膊,向著外面走去。

葉墨笙的眸子,慢慢變得幽深,原來,這就是凌風集團的太子爺啊!

他看了許久,才收回目光。

何夢瑤好不容易抓到一個頂替水凝煙上台的,雖然形象氣質比水凝煙差太遠,但是,好歹也算是找到人上場了。

她剛走過來的時候,就看見靳言拉著水凝煙向著外面走出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