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南蒼來說,你要是把他軍權給奪了,南家肯定是不可能只要一個太尉職位的,就算是把所有關於軍事的職位全部給南家了,南家都不會滿意自己奪走軍權。

到了最後,血洗南家的可能性都是有的,但是現在的話,雙方還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

趙信看着大秦的版圖,這個世界的秦國,和自己之前那個世界的秦國差不多。

周圍的外族和別的國家,都是瘋狂聯合進攻秦國,就是因爲秦國土地肥沃,人民富有。

就是沒有開發東南方地區,現在秦國都是富的讓外族們時時刻刻想打進來。

因爲哪怕是經濟弱的南方地區,糧食生產還沒有規劃整頓之前的土地,都絕對比周圍幾個國家的土地肥沃富有。

秦國如果可以解決內患,一定要打出去,必須要侵略周圍的國家。

開玩笑,這麼強的國力,自己一班子頂級文臣武將,而且自己的壽命怎麼也能活個一百三十來歲,這能看着大秦周圍的熟肉不動手嗎?

細細看完大秦版圖,趙信回到了興慶宮。


自己沒什麼事情做了,有于謙,劉穆之,諸葛亮,這三個人在,自己確實插不上手,想了想,趙信把系統打開。


這個系統,自己還沒有徹底深深的研究過,剛穿越過來就是一堆爛攤子,現在正好有時間,好好研究一下這個系統。

是僅僅只能扭轉劇情才能獲得獎勵,還是還有其他的。

趙信足足研究了半個時辰這個系統,自己一直考慮的一點,雖然現在還沒和主角正面交鋒,但是這劇情要是改變的差不多了怎麼辦。

豈不是沒有獎勵可以抽取了?

這可不行,一百多歲的壽命,而且後邊要是來個什麼大補丹,活到兩百歲也不是沒有機會。

原來不是這樣,如果到了劇情線走完以後,主要是以楚戰爲核心。

楚戰活着,劇情線就永遠在,甚至是這世界會給楚戰提供新的劇情線走,只要楚戰還沒死,就一直可以有抽取獎勵的機會。

而如果楚戰死掉,並且劇情也都被改變的不剩多少的話,就會開始按照業力來計算獎勵。

業力就是一切動作都算影響,喝水甚至都有可能有抽獎機會,當然,獎勵肯定非常差勁。

不過現在自己連楚戰的面都沒見到,劇情還有很多可以改變的地方,而且只要楚戰不死,就一直可以有系統獎勵。

比如楚戰剛組建起新的軍隊,自己直接剿滅,這樣也會觸發獎勵。

研究完系統,趙信想了想,打算去找南蒼。

自己想摸一下南蒼的底細,對於南蒼,自己還是有很深的瞭解的。

這人是個英雄,但又不傑出,王瑾是非常具有個人特點的。

他的狼子野心誰都知道,想當太監皇帝,這種極強的野心,會讓他有一種撲面而來的銳利感,性格特徵非常明顯。

崔岑也有非常鮮明的個性,但是南蒼就不一樣。

一般來說,做到這個級別的武將,都是極其兇猛和肆無忌憚,但南蒼給人的感覺就是穩妥和內斂的。

總之三個派系裏,只有南蒼是想自保,想穩住自己現有利益就好,三派裏,也就只有南蒼可以和他合作。

自己打算去找一下南蒼,看看他現在是怎麼個想法。

如果南家不願意大放兵權,最後必定是會起衝突的,什麼時候太尉可以掌握幾十萬軍隊了? 太尉這個官職聽起來非常厲害,實際上根本沒有軍權,其實也是文職,感覺更像參謀一些。

真正有軍權的,只能是鎮守邊境的元帥和大將,以及出征他國外國的出征軍和遠征軍。

太尉其實就是處理軍政和軍務的首長,類似於給邊關運送糧食和軍餉,是可以交給太尉去處理的。

但是太尉一般不能掌軍權,什麼時候太尉手裏有軍權了,也就說明朝綱出現了問題。

所以,南家的問題,最後一定是要有一個結果的。

自己現在去看看南蒼是怎麼想的。

“來人啊!”趙信大喊一聲,自己現在可是越來越習慣皇帝這個身份了,簡直不要太爽。

“陛下。”門外進來三位太監。

“給朕傳喚雨化田來。”這雨化田還是要跟着自己的,說實在的,自己一個人過去,心裏還真的是有點慌。

自己一死,南家就敢反了,還是把雨化田叫上,再把南蒼叫過來,自己是不敢去南家的。

如果他們真的把自己給砍了,下一步他們或許真的就敢起兵造反,畢竟於謙和諸葛亮以及李存孝王玄策這幾人的軍事能力。

南家是不清楚的,現在南家對於自己,處於一種極度看不懂的感覺。

他們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如何的實力,纔有現在的表現。

他們感覺自己已經狂到沒有邊了,當然,自己無所謂他們看懂看不懂,反正京城還有三萬軍隊,大不了就是帶着翰林院反擊南家。

他們要是敢打,自己這邊未必贏不了,于謙諸葛亮可也都是打仗行家,還有王玄策和李存孝,這兩人也是軍事行家。

三萬御林軍,未必會輸給南家,南家沒有什麼打仗的頂級人才,翰林院的人足夠把他們玩的團團轉。

自己現在想要試探一下南蒼的態度是怎麼樣,當然不是試探說他要不要造反,造反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問題是南家現在把大秦的軍事給掌控到這個地步,這怎麼能行。

軍權肯定是要在自己手裏才行的,自己想知道,如果到時候,要解決軍權這個問題的時候,南蒼會是怎樣一個態度。

自己現在想要試探的就是這一點,南蒼對於軍權的態度。

如果有一天要他放掉軍權,他會不會願意。

雨化田沒用多久,來到了勤政殿裏,“陛下。”

“來來來,來朕旁邊。”趙信對雨化田說道。

“叫南蒼來見朕。”趙信對太監說。

“是,陛下。”太監連忙再跑出去。

雖然南蒼依舊是權勢滔天,但是自己叫他來,他還是要來的,自己不敢去南家,雖然這樣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如果南家真的把自己宰了,這問題還是很大的。


所以就叫南蒼過來,自己是不能過去。

好不容易纔把朝綱整理到現在這個情況,要是過去被南家一刀宰了那就有意思了。

二十多分鐘,南蒼進入到勤政殿,趙信說:“愛卿!”

“來,喝朕一起喝杯茶水,朕剛收回來一批上好茶葉。”

“是,陛下。”南蒼態度不卑不亢。

兩人來到茶桌上,趙信說:“其實這次叫你來,不僅僅是喝茶,也還有其他的事情。”

“陛下請講。”

“朕對於處理政事,還算是有一些心得。”

“可是對於軍事方面的問題,還是一竅不通,而且朕現在對於大秦的軍事情況,還不是很瞭解,今天叫你來,也是想詢問一下現在大秦的軍事情況是如何。”


南蒼回道:“陛下,有老臣在,這些事情,陛下無需擔心。”

這一句話說出來,趙信卻是不說話了。

自己本來以爲他會說什麼,結果狂成這樣?

雨化田都傻了,這話的意思就是不打算放權嘍。

南蒼又說道:“等臣退休卸任後,陛下再找新的人選來接替臣的位置。”

“但臣現在還是可以繼續爲陛下辦事的,臣的年紀還不到退休卸任的年紀。”

孃的,果然這南蒼看起來像個忠厚人,這種大問題上,他還是不可能和自己打哈哈的。

就是不打算放權嘛,後邊看起來,難免要和南家有巨大的衝突,不知道這樣一來,南珞櫻怎麼辦。

趙信說:“太尉,最近來說的話,我大秦的四方邊防怎麼樣?”

南蒼回答道:“陛下可以放心。”

“四方邊防,會自行招募訓練新兵。”

“基本上現在已經自成一體,錢糧也無需太多供給。邊防的安全不會出問題。”

趙信說:“好,朕知道了。”

“如果朕想要換鎮守邊防的將軍呢?”趙信望着南蒼。

“陛下降旨,臣自然聽命。”南蒼平靜的說。

趙信聽不出來南蒼真實的意圖,自己又不可能真的換個邊防將軍,現在大秦內患都沒有處理完。

要是邊防再出了問題,那可就是又要陷入困境了。

“好,朕明白了,喝茶吧。”

對於南蒼的這個回答,趙信非常不爽,這已經很明顯了,南蒼不打算放掉兵權。

這是真的讓趙信非常的頭疼,這個問題早晚要有一個結果,按照現在的趨勢走下去的話,還是自己的勝算會更大,這個趙信倒是不擔心。

喝完茶,送走南蒼,趙信問道雨化田,“怎麼樣,你看他那個樣子,會不會放掉軍權。”

“絕對不會。”

“南家或許沒有取代陛下的野心,但是他們是不可能放掉軍權的,最終,必然會起衝突。”

“只能是看,雙方殺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能不能談判而已,現在的話,他們肯定不會放掉軍權。”

趙信說:“我擔心,他們不會給我們發展的空間,現在整個朝廷都在蒸蒸日上,用不了多久,一個朕自己的真正帝國就會建立起來。”

“難道南家會看着朕發展壯大後收掉他們的軍權嗎?”

雨化田說:“沒錯,陛下,確實如此。”

“說不定,不等到我們發展起來,中途,可能就會和南家發生衝突。”

“有兵變的可能性。”

趙信說:“沒錯,就是這樣,等到了一定限度,他們就坐不住了。”

“到了最後,還是要決一雌雄,肯定得有一個結果。”

“陛下的勝算是更大的。”雨化田說。 南家的情況非常特殊,自己之所以能走到現在這一步,其實和南家的中立有非常大的關係。

南家如果選擇和王瑾或者崔岑任何一派進行合作,隨時都可以取走整個天下,但是很奇怪的,他們沒有這樣做。

自己不明白爲什麼,自己是南家家主的話,直接聯合崔岑,解決了王瑾以後,讓皇帝下來就好了。

但是南家沒有和崔岑以及王瑾一派合作。


有些想不明白這個問題,僅僅是爲了忠君嗎?還是有別的原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