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混元大陸上的事情楚凌飛不會再看到了.現在他也沒時間去管那麼多了.此刻他正身處空間隧道之中.楚凌飛能夠感覺到自己正在時空之中急速穿梭.雖然看似沒有做任何移動.但四周的情況卻一直在變化.

時不時的會有一絲空間裂縫在自己身邊劃過.帶著懾人的空間之力.楚凌飛只能按照原先煞厲告訴自己的方法穩住自己的身體的魂魄.

按照煞厲說法.在空間內急速穿梭的時候.魂魄很容易與身體發生分離.假如真的將魂魄給分離出來之後.在這種高速度之下很難再回到自己的身體內部.就會成為空間通道內無法復生的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脫生.

饒是使用了穩固魂魄的功法.楚凌飛還是能夠清晰的感應到來自魂魄上火辣辣的疼痛以及強大的撕扯之力.

極品全能高手 .根本就止不住.在自己的各種感覺之中到處都充斥著叫人作嘔的血性味.就連楚凌飛的視覺所及都是鮮艷的血紅色.

就在楚凌飛就要忍受不住的時候.幽靜的是識海之中彷彿被人重擊了一般.讓楚凌飛直接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之中.然後身體從空間通道之中被送了出來.

「我擦.紅色的頭髮.哪來來了一個這麼怪異的傢伙啊.」昏昏沉沉的楚凌飛感覺自己躺在一個冰冷的水池裡.周身黏糊糊的.聽到一個尖銳的公鴨嗓子在自己頭部大呼小叫的.

看樣子是成功跨界了.想到這裡楚凌飛再也堅持不住昏死了過去.

「趕快乾活吧你.你管人家是什麼顏色的頭髮啊.」旁邊另一個人將楚凌飛的衣服給脫了下來.幫他在這個粘稠的泥漿內清洗著身子.

「我說大哥.沒想到這麼多年之後竟然還真的有人從這片大陸中破空而出到達無極界.」那個公鴨嗓子也蹲下身子幫忙.忍不住問道.聲音中充滿不可置信.


「你管那麼多幹嘛.知道的太多了可不好.抓緊幹活吧你.」 圍堵男友少年時 .

凰妃兇猛 .」 「我真的到達無極界了,」昏昏沉沉的楚凌飛在一陣劇烈的痛楚中有了自我感覺,心裡暗嘆著正準備睜眼,突然聽到自己身邊有人在說話,旋即繼續裝睡,

「大人,這小子怎麼處置啊,」一處幽深的洞穴內部,先前為楚凌飛清洗身體的那個傢伙向一個頭戴紫金冠的人問道,

從下界踏破虛空穿越上來的人從飛升台上帶下來之前必須用無極界的萬年泥漿清洗身體,就相當於是得到了無極界的承認,方可算是無極界的人,

「這事不著急,等他醒過來再說吧,雖然他是滅神之地飛升上來的,但是只要為我們所用,那我們掌控整個北部王朝絕對不成問題,沒想到我也有翻身之日啊,嘿嘿嘿嘿…」那個頭戴紫金冠的人奸詐的笑了起來,

楚凌飛繼續不動聲色,呼吸均勻,依舊靜靜的聽著這兩個傢伙在那裡談話,心裡卻對這個人充滿了鄙夷,這樣一個不識大體的傢伙還想著掌控一個王朝,

同時楚凌飛心裡也有了一定的想法,自己確實來到了無極界,當時上來之前,煞厲曾經告訴過自己,無極界分東西南北四個王朝,彼此之間很少有來往,王朝事官人解決,江湖事江湖了,彼此之間基本沒有交集,而聽剛才那人的口氣,這裡應該是北部王朝咯,

楚凌飛還準備繼續探聽下去的時候,這兩人的聲音竟然漸漸低了下去,看樣子應該是在竊竊私語,絕對是一些隱秘的事情,

「咳咳咳…」楚凌飛知道自己早晚都得蘇醒,這些人是不會給自己離開的機會的,佯裝出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吸引了這兩個傢伙的注意,

「大人他醒了,」聽到咳嗽聲,原本退到一邊說話的人大叫著跑了過來,一臉好奇的看著楚凌飛,

這下楚凌飛就奇怪了,眼前的這個人分明就是當時自己一出來的時候就感應到的那個人,這傢伙竟然只有君階的修為,這讓楚凌飛很是意外,本來以為無極界全是高手的存在,自己到來之後又得從頭來過了,沒想到竟然發現了修為不如自己的人,

也許是看出了楚凌飛的好奇,那個頭戴紫金冠的人輕咳了一聲亮了亮嗓子說道:「這位朋友,你是不是很好奇為什麼我們的修為都不如你,我知道你是從滅神之地上來的飛升者,首先你要明白無極界一些不成文的規定,」

「哦,說來聽聽,」從那張白色的硬冰床上坐起來,楚凌飛看著這兩個傢伙笑著說道,

「我們修為是不如你,但我的身份在北部王朝可不一般,也許你認為我這麼低微的修為不值一提,但你要知道在無極界江湖和王朝是老死不相往來的兩部分,即使我修為再低,我們之間的打鬥都是靠軍隊來實施的,這和江湖沒有任何關係,就算有再厲害的人來也不能對我們動手,否則就是違反了無極界的條規,要受到四大王朝的共同追殺,」這傢伙啪啦啪啦說了一通楚凌飛總結出來一句話:江湖人解江湖事,


「懂了,」楚凌飛活動了一下身體發覺自己並沒有什麼異樣,告謝了一聲這就準備離開,

「哎,你別走啊,我話還沒說完呢…」看到楚凌飛這麼靈活的就從冰床上跳了下來,那個頭戴紫金冠的傢伙先是一愣,隨後驚喜的叫道,

剛才蘇醒的時候楚凌飛就知道這傢伙有什麼意圖,無非是拉攏自己到他的麾下,旋即說道:「吾乃江湖中人,絕對不會插手朝中之事,」

「這…」楚凌飛都把話說到這份兒上了,這傢伙一時間有點張口結舌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哼,」看到這貨這幅模樣,楚凌飛冷哼一聲轉身就走,就他這樣子還想把自己收入麾下,真是痴人說夢,

眼看著楚凌飛就要走出這裡了,頭戴紫金冠的傢伙大聲喝道:「你要是走了,信不信我將你到來的消息散布到無極界各個角落,讓所有人都知道,」

聽到這句話,即將出去的楚凌飛停了下來,血紅色的頭髮被洞口的風吹得不斷飄動,他就這樣站在洞口沒有動,

見到這小子站住不動了,紫金冠的傢伙以為楚凌飛被自己說的話給震懾住了,笑著說道:「只要你投奔到我的麾下,我保證將來榮華富貴絕對都屬於你的,」

「哦,我有什麼理由相信你呢,」楚凌飛緩緩回過頭,只說了一句話,直直的看著這個傢伙,

頭戴紫金冠的人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小子望過來的雙眼,竟然打心底里提不起一絲的強勢,這太不應該了,他詹台浩天可是詹太家安插在西部王朝最有可能奪取政權的人,在北部王朝可是相當強勢的一個人,

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詹台浩天笑著說道:「你沒有選擇的餘地,因為你就不應該出現在無極界,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的話,我保准你活不到明天早上,你們那裡飛升上來的人一直都是被無極界的人認定為破壞無極界秩序的人,」

「哦,破壞秩序的人,難道你就不是嗎,我明明告訴過你了我是江湖上的人,你為什麼還要拉攏我為你們的統一出力呢,」楚凌飛雙臂環抱,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個傢伙,

「這不是一回兒事兒,你沒有別的選擇,只能臣服於我,」越說越有氣勢,看到楚凌飛一個勁兒的發問,詹台浩天傻乎乎的以為楚凌飛怕了,

「既然你那麼抬舉我,那…」說到這裡楚凌飛頓了一下,看著眼前的這個傻缺,笑著說道:「那我就來做這個破壞秩序的人吧,」

話音剛落,楚凌飛驟然加速,在詹台浩天根本就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就瞬間近身,右手成刀毫不猶豫的朝著他的喉嚨就是一下,

他後悔了,不該這樣冒險的,他沒想到下界的飛升者一上來就動手殺人,根本沒有把無極界無形中默認的規則放在眼中,但這一切都已經晚了,他已經感覺到自己脖頸之上潺潺留下的鮮血,想要開口說什麼卻只能發出呃呃的聲音,

「你…你…你竟然敢殺了他,」看著楚凌飛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塊白色的布認真的擦拭著自己被詹台浩天鮮血浸滿的手,那個手下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殺了他很難嗎,即使你們不屬於江湖,但我也沒說我就一定屬於江湖啊,就這樣的腦子還想著統一北部王朝,真是不自量力,完全沒有智商的傢伙,」將白布緩緩的收起來,楚凌飛貼近這個手下,笑著說道,

「你…你想幹什麼,這些事情都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所有的主意都是他詹台浩天出的,我只是一個為主人辦事的手下而已,」那傢伙看到楚凌飛朝著自己走了過來,雙腿不自覺的抖了起來,

「詹台家的人,有意思,」

「每種的東西,」緊接著楚凌飛竟然問道了一絲騷臭味兒,這傢伙竟然被楚凌飛給嚇尿了,「你面前有兩條路可走:一是將無極界現在的形式告訴我,二是帶著你的忠心追隨你的主人去吧,」

「我告訴你,你要知道什麼我全都告訴你,求你不要殺我,」那傢伙的修為很低,怪不得只能位於王朝之中做一個小小的手下,看到眼前這個紅頭髮的傢伙連詹台家的人都敢殺,瞬間就嚇破了膽,

「那就說吧,」楚凌飛找了一處較大的石頭坐了下來,聽這傢伙哆哆嗦嗦的講述現在北部王朝的現狀,

經過這個傢伙的講解,楚凌飛知道了,現在北部王朝還是詹台家族一家獨大,而剛剛死了的詹台浩天就是詹台家族的外派弟子,都說江湖和王朝之間不能有聯繫,沒想到詹台家族竟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滲透進了王朝之內,還想要暗中掌控整個北部王朝,

「那詹台家族的老窩在哪裡,」了解到了大體的勢力,楚凌飛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問道,一提到詹台家族楚凌飛就想到了好幾年前被抓上來的憐兒,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麼樣,

「小的真的不知道詹台家族的具體位置,他們家族向來一直都是北部的霸主,我只知道大體是在王者神山內部,具體地點小的也不知道,您就饒了我吧,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看到楚凌飛一直沒說要放過自己,這個傢伙竟然很沒骨氣的跪在了楚凌飛的腳下抱著他的腳祈求著,

雖然楚凌飛自認為自己不是弒殺的人,但是自己初次來到無極界就得罪了詹台家的人確實有點不明智的,心裡早就有了打算,

「你這麼忠心還是跟著你的主子一起去吧,」說完這話,一道黑色的光束嗖的一聲從楚凌飛的手裡爆射了出來,直直的打在了這人的腰部,剛才他祈求楚凌飛的時候是趴在地上的,這一擊正中他的丹田位置,想要活命是不可能了,

楚凌飛這裡對北部王朝的勢力有了一定的了解,但詹台家族現在已經像是炸了鍋一般,楚凌飛不知道,剛才死去的那個詹台浩天可是現任大長老的重孫,不然也不會將這麼重要的任務交到他手裡,


此刻詹台家族大長老正雙手捧著碎成兩塊的靈魂石不言不語,身旁的人沒有一個敢說話的,

過來很久大長老開口了:「速速去東部王國暗夜精靈族請占卜祭祀,」 一波魔焰猛然升騰,將這兩個傢伙的屍體給灼燒殆盡,楚凌飛袖袍一甩,快步出了山洞,

但是眼前的一幕卻讓楚凌飛有點想不到,因為此刻自己竟然有了一種會當凌絕頂的感覺,舉目四望,四處竟然沒有任何阻擋視線的物體,自己站在這裡都能夠看到不遠處的一個繁華的城池,


「那裡應該是北部王朝的主城了吧,」楚凌飛點了點頭低聲自語道,然後往下面看去,驟然發現自己此刻竟然站在一處劍刃一般的山崖上,面前就是無底懸崖,身後就是剛才自己蘇醒的山洞,

「這麼怪異的地方,那兩個修為只有君階的傢伙是怎麼將我給帶上來的,」對於如何上來的楚凌飛很是好奇,自己現在是魔皇了,可以在天地之間隨意穿梭,雖然無極界的重力場比混元大陸更加強烈,但依舊不能阻止皇階的行動,

「哎,還是先將他們給放出來吧,」思前想後的楚凌飛又一次回到了山洞內,此時內部還充斥著燒焦屍體的味道,

空間之力傳來,三個人憑空出現,正是跨界之前傳送進血神泯滅之地的煞厲、莫凝珊還有自己的兒子小寶,

「呼,」煞厲一出來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呼出來,「這麼多年了,終於又回來了,無極界,熟悉的氣息,哈哈哈…」

「凌飛,這裡就是無極界,上次空間傳送到這裡沒有遇到什麼意外吧,」莫凝珊一出來首先向楚凌飛詢問他的情況,一直以來莫凝珊與楚凌飛之間都有一種嫌隙,雖然已經接受了他,但是心裡還是有個疙瘩,自從上次聽聞了楚凌飛噩耗,莫凝珊才知道了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自己已經習慣了楚凌飛陪伴在自己身邊了,幸虧老天眷顧自己又將他還給了自己,

微微笑了一下,摸著小寶的頭楚凌飛說道:「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只不過剛才我剛殺了一個詹台家的人,」

「剛來到這裡就惹上了麻煩,」

「這裡是北部王朝,」一聽到楚凌飛提到詹台家的名字,煞厲急忙接過話頭問道,

看到楚凌飛默認了,煞厲繼續說道:「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北部王朝還是詹台家一家獨大,以前的北部王朝就是人類的地盤,詹台家是人類中最頂端的家族,人類奴役著人馬族、矮人族,按照你的說法,詹台家族野心太大了,竟然開始想著王朝內部滲透,真是讓人想不通,按理說普通王朝的資源對於修鍊之人沒有多大的好處的,」

「具體是什麼情況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逼問出了詹台家族的大本營在王者神山,」楚凌飛搖了搖頭說道,很明顯他對於詹台家族的陰謀和野心沒有任何興趣,

這下煞厲疑惑了,自己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過什麼王者神山啊,難道這是后來才命名的,或者是改的名字的,想了半天他只能暫時將這個想法給放下了,

突然他想起了什麼急忙說道:「此地不能久留,那個詹台家的弟子死了多久了,」

「沒有一炷香的時間,」

「我們還是離開吧,大家族每個弟子都有一塊靈魂石,當一位弟子身死之後,這塊靈魂石會緊跟著碎成兩半,而且各大家族有很多你們下界根本就想象不到的異寶和手段,甚至能夠知道是誰殺了他,殺害的地點在那邊,」

「那就走吧,剛才我出去看了一下,前面不遠處就是北部王朝了,那裡人多,我們可以先去那裡躲避一段時間,」聽到這話,楚凌飛也知道了這件事情的緊迫性,他一把背起莫凝珊幾個跳躍就朝著山下飛奔而去,

煞厲低嘆一口氣急忙跟上,還有很多話沒有告訴他呢,這小子怎麼這麼急啊,

也幸虧楚凌飛急匆匆的離開了,在他們離開不久之後,剛才三人談話的山洞裡騰的一聲出現了五個氤氳不斷的影子,全部披著裸.露著肩膀,渾身穿戴的彷彿都是樹葉一般,他們嘰里咕嚕的說了一通之後又全部消失了,

「小子,初次來到無極界我還有很多的事情沒有告訴你,首先就是各種高手的具體修為,比如說你,在混元大陸上你被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皇階,但是在無極界,皇階只是一個實力劃分點而已,而你現在的修為只是剛剛跨越了這個點,」

「哦,」

「進入到皇階之後還要細分為偽皇階、真皇階和天皇階三個等級,而你只能算是偽皇階,」煞厲一邊趕路一邊認真的向楚凌飛闡述無極界的等級劃分,

「那你現在算是什麼等級呢,」楚凌飛語氣不變的問道,

「曾經是真皇階巔峰,距離天皇階也只有一步之遙,但是到了混元大陸之後就被壓制到了偽皇階巔峰,我想要恢復到以前的修為還要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鍊,」聽到這話煞厲無奈的說道,神情瞬間黯淡下來,看來是想起了曾經魔族修鍊的情景了吧,

「哦對了,為什麼我殺的那人,稱呼混元大陸為滅神之地呢,」楚凌飛終於問出了自己最想要知道的問題了,

「這個…真不好說,管他們怎麼稱呼呢,到時候你自然就明白了滅神之地的意思了,」

煞厲在這個問題上一直含含糊糊,看樣子是不想告訴楚凌飛了,但楚凌飛知道,關於滅神之地的由來,煞厲絕對是知道的,看煞厲這個為難的樣子應該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好了,前面就是北部王朝的主城了,這裡面可沒有幾個修為高的傢伙,我就在城外不遠的地方修鍊,你們小兩口進去詢問一下情況,切記不要和人動手,千萬不要破壞了無極界不成文的規定,」看到北部王朝主城的城門近在眼前,煞厲停了下來說道,

「你不進去嗎,」楚凌飛好奇的問道,

「我不能進去的,我是魔族人,按照規定我進入到人類的王朝城池會被群起而攻之的,那時候可不止是這城內的人了,而是整個北部王朝,而你不同,雖然體內有魔族血脈,但你卻是人類,」煞厲搖了搖頭看著近在眼前的城門只能往而興嘆止步不能前,

「這是誰做的規定啊,簡直就是一個瘋子,」聽了這些話楚凌飛無語的搖了搖頭表示很無力,

聽到楚凌飛這麼說,隱藏在黑袍之下的煞厲臉色很是精彩,想笑卻又有點無奈,旋即說道:「走了,」

人影一晃,煞厲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楚凌飛的面前,化為了一縷黑色的霧氣慢慢消散了,

「好小子,竟然這麼說你的先輩,真不知道那傢伙知道了你這麼說會有多麼精彩的表情哈,」離開了不久,煞厲漸漸顯露出了身形搖著頭無奈的笑道,

也不怪煞厲這麼說,也不怪煞厲不告訴楚凌飛那些隱秘的問題,而是楚凌飛真的還沒到知道的時候,

因為那個設立這些不成文規定的人就是來自混元大陸,也就是滅神之地飛升上來的人,就是因為他,各族紛紛下界到滅神之地,煞厲才知道那片低等大陸的原名為混元大陸,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在各族派人下去之後,各大家族紛紛召開會議,最後合作將兩界給封印了起來,要不是楚凌飛這小子手裡有破開空間壁壘的項鏈,他也絕對不會飛升上來的,

曾經那個飛升者名為黎川,用了不到五年的時間打遍了整個的無極界四大王朝,所有人都輸在了他的手底下,他才頒布了這條不成文的規定,后來人們才知道那傢伙是下界的飛升者,這傢伙修鍊成癮,他不間斷的找人挑戰,只是為了最求修鍊的極限,並沒有什麼仇與怨,

也是因為這個黎川,無極界各大家族的人都害怕了,他們怕再從滅神之地飛升上來一個強大的人,若是有著不小的野心的話,很可能會在無極界掀起一場久久不能平復的腥風血雨,

這也是為什麼剛開始的時候詹台浩天滿懷野心的想要拉攏楚凌飛,一個能夠衝破各大家族共同設置的壁壘飛升上來的人將來的成就絕對是不可向量的,有了楚凌飛的幫助自己絕對不會辜負家族的期望,將北部王朝收入自己的手下,

但是他還是小瞧了楚凌飛,他煞氣太重了,又死了那麼多的兄弟,本來就淤積了一肚子的怒火,正好被詹台浩天給打開了出火口,

雖然詹台家族的大長老請來了暗夜精靈的占卜師,探尋到了詹台浩天身死的地方,但是他們來的時候楚凌飛早就離開了這裡,

這些事情楚凌飛斷然不知道,他此刻已經帶著自己的妻兒在北部王朝主城定居了下來,先前煞厲給過自己不少無極界的通用貨幣,在莫凝珊的建議之下,他們找了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住了下來,

無極界通用的貨幣為靈幣,更高一階的是靈晶,但是靈晶很難得,先前詹台家請暗夜精靈的占卜師來就是付出了十枚靈晶的代價才通過蟲洞將其給請了過來,

王者神山,詹台聖殿,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