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個在自己幾個月時間裡突然崛起的葉輝,葉楓的心中不免多了幾分好奇。

一個原本只是土系天賦的武者,突然間就擁有了天生神力的天賦,要麼就是一個擁有隱藏雙重天賦的天才,要麼這裡面肯定存在著一些貓膩。

而在葉楓的記憶中,當初的葉輝很是平凡,資質一般。

「給我廢了他,任何後果我會親自跟葉輝說的。」看到葉楓渾然不將在自己放在眼裡,這讓素來愛面子的葉晶晶難以忍受,當即咬牙切齒的對身邊的兩個葉家弟子下令道。

兩名葉家弟子有些猶豫,不管怎麼說葉楓都是家族的嫡系弟子,但是如果讓葉輝得知自己沒有保護她葉晶晶,一旦怪罪下來,後果也不是他們所能承受的。

最後,他們兩人還是向前邁步走出,周身內氣涌動,打算對葉楓動手。

「你們兩人不過是大武師巔峰的修為,在這齊州城的年青一代中或許算的上是高手,但在我眼裡,你們也配對我動手?」葉楓的神色卻很平靜,聲音冷漠的說道。

酒樓中的眾人都是心頭一凜,驀然想起幾個月前葉楓便是大武師巔峰的修為,並且還能夠打敗武宗高手,如今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他的實力肯定有所提升,即便止步不前,也不是一般的年輕高手所能抗衡的。


威名之下無弱者,這是古今以來的定律!


「滾出去!」

不等這兩個葉家弟子動手,葉楓冷喝一聲,周身真氣噴涌而出,幻化而成一隻灰濛濛的大手,凌空一拍,這兩人便直接從酒樓打大門處橫飛了出去,隨後外面的街道上傳來陣陣的哀嚎。

「真氣化形?」整個酒樓中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不少人都深呼吸一口氣,若非親眼所見,直感覺難以置信。

要知道,真氣化形的手段一般只有武王境界以上的強者才能掌握,難道說葉楓已經是武王強者了不成?

短短几個月不到半年的時間,從大武師到武王,這樣的跨越也未免太大的了一些……

不過眾人猜想葉楓已經是武王強者倒是有些誇張,之所以能夠施展出真氣化形的手段,並非一定要武王境界的修為才行,只要真氣足夠強橫精純,即便是武宗修為也能施展的出來。

葉楓的目光緩緩的再次落在葉晶晶的身上,當與葉楓的眸光對視的剎那,葉晶晶飛揚跋扈的神情頓然消失無蹤,驚懼交加的向後退了幾步,她沒有想到幾個月後,葉楓的實力已經強大到了這種程度。

她引以為傲的靠山葉輝,那區區不過武宗初期的修為,有資格拿出來與葉楓相比?

她不明白一個人的身上為什麼會發生這麼大的轉變,她還記得過去的那個葉楓很是懦弱,差點被葉歡打死,而今的葉楓卻是狂放而又霸道,強大的實力更是屹立在年輕一代的頂峰。


「像你這樣的叛逆,我不明白家主老爺子到底是怎麼想的,沒有殺了你也就算了,居然還讓你回到葉家。」葉楓冷漠的說道。


葉晶晶被葉楓訓斥,面色變幻,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也滾吧,我沒興趣殺女人。」葉楓冷笑一聲,旋即真氣大手再次拍出,一巴掌直接在她那美麗的臉蛋上留下了五指印,半邊臉腫脹起來,踉蹌著退了數步,疼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葉晶晶氣的渾身顫抖,她沒想到葉楓竟然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接就甩了她一個耳光。

「你很憤怒?是不是希望你身後的那個葉輝站出來幫你出氣?」

葉楓站起身來,邁步向酒樓外面走去,路過葉晶晶的身旁,他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我現在就去見識一下,那所謂天生神力的葉輝,到底是個什麼角色,竟能將偌大的一個葉家攪動的天翻地覆。」

說話間葉楓邁步走了出去,直奔葉家府邸的所在。

ps:昨天生病了,所以更新很晚,今天身體好了很多,所以趕緊跑來更新,還望朋友們大力支持,將鮮花投給忘情~ 「葉楓回來了!」

齊州城中酒樓中發生的事情,很快便被傳遍全城,葉楓這邊還未來到葉家府邸,族中的高層便已經提前得知了消息。

「他不是好端端的在玄天武宗修鍊嗎?怎麼突然就回來了?」

一位葉家的長老眉頭皺起,在自己的房中驀然自語道。

這位長老名為葉文山,原本在葉家的諸位長老中地位不算太高,但自從他的孫子葉輝表現出天生神力的天賦之後,備受家主葉道的注重培養,他的身份地位也隨之水漲船高,坐上了如今葉家第一張老的位置。

至於原先在葉家長老中隻手遮天的二長老和三長老,早在數個月前就被家主葉道親自出手清理門戶。

葉道年輕的時候受過重傷,修為固然達到了武皇的高度,為齊州城第一強者,但卻輕易不能出手,以免傷勢惡化,既然如此,他也沒有多少時日的生機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差。

正是在這個時候,葉輝如彗星般冉冉升起,原本葉道是打算將家主之位傳給葉秦的,但是葉輝的出現,卻讓葉道動搖了這個念頭。

天生神力絕對算的上是頂尖的天賦之一,未來的成長潛力讓葉道無比的看重。

對於葉道來說,家族的發展和未來,遠遠要比親情更重要,所以他動搖了。

並且未免葉秦不滿,他還特意將葉秦派往蘭州城負責監管元石礦脈的事情,如此一來,他將家主之位傳給葉輝,有了家族中各位長老的支持,葉秦也只能接受這個現實。

「少爺!」

當葉楓來到葉家府邸門前時,兩名守門的護衛恭敬行禮,並未有絲毫的阻攔。


走入府邸之後,葉楓直奔父親葉秦的居所,卻發現只有幾名侍女負責正在打掃房間,葉秦卻並不在此處。

「家主前不久派遣二爺前往蘭州城了。」在葉楓的詢問之下,幾名侍女如此說道。

聞聽此言,葉楓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幾下,就在前兩天他便在蘭州城的附近,結果到頭來還是繞了一個大圈。

這幾名侍女都是父親葉秦的貼身侍女,對於家族之中的諸多事務大多比較了解一些,並且是值得信任的人。

就像是當初葉秦安排在葉楓身邊的虹兒,便是從小到大在葉秦的身邊長大,不會有任何忠誠方面的問題。

葉楓又詢問了一番,眉頭越皺越緊。

家主葉道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最近幾日都在病床上長卧不起,似乎沒有多少的時日了,而在這個關鍵的節骨眼上,卻是突然將葉秦派往蘭州城,這裡面的貓膩即便葉楓是個局外人,也看的透徹無比。

一旦家主老爺子歸西,葉秦又不在的情況下,有諸位長老支持的葉輝,便可順理成章的坐上這個家主之位。

想到這裡,葉楓便為自己的父親感到不值!

葉秦這麼多年來為葉家可謂是鞠躬盡瘁,立下了汗馬功勞,在家主葉道不能輕易出手的局面下,不知有多少強大的敵人都是葉秦出手擊敗的。

但是葉道卻因為葉輝的天賦和未來的成就有可能對葉家有更大的好處,便將他的功勞一筆勾掉,委實有些太過不近人情!

對於自己當初在葉家遭遇到的種種不公,既然都已經過去了,葉楓早已不去在意,但是如果這些事情落在了自己的父親身上,葉楓卻不能坐視不理!

沒有人為父親主持公道?那麼便由我葉楓親自來做!

「欺人太甚!」

想到這裡,葉楓一掌將房中的木桌拍的粉碎,木屑迸濺,他袖袍一抖,轉身大步走出了父親的居所,向家主葉道的所在而去。

葉家的暗中,此刻不知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他的一舉一動,但葉楓卻全然都不在乎,今天縱然是鬧他個天翻地覆,他也絕不會讓父親承受這份不公。

「少爺止步!家主正在休息,任何人不得打擾!」

家主葉道的門前,兩名身穿金色盔甲的護衛橫身擋住了葉楓的去路。

這是葉家之主的貼身護衛,每一個都是武宗巔峰境界的高手。

「讓開,我有要事要找家主!」葉楓面無表情的說道。

「對不起少爺,沒有家主的口諭,我們不能讓你進去。」

這兩名護衛倒也中規中矩,沒有對葉楓聲嚴厲色,一時間反倒是讓他連出手強創的借口都沒有。

「哦?這不是葉楓堂兄嗎?聽說你回來了,葉輝便來看看你,不知幾個月過去了,你的修為達到了怎樣的境界?」

一個身著紫衣,面容略帶邪異的青年邁步走來,此人正是最近一段時間聲名鵲起的葉輝。

這樣葉輝也是十六歲的年紀,比葉楓小了兩個月,因此要稱呼他為堂兄。

聽到這葉輝一上來就詢問自己的修為,葉楓轉頭向他望去,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人畜無害道:「堂弟是要讓為兄考校一下你的修為嗎?」

武宗初期的修為,葉楓還未放在眼裡,不過對方那天生神力的天賦,葉楓的確很想見識一番。

同樣是力量類型的天賦,能夠與天生神力相媲美的,唯有另外一種叫做天賜霸體的天賦。

當然,血脈強化是力量類型天賦的進階版,嚴格意義上來說,屬於特殊天賦的範疇,並不在力量類型的天賦之列。

葉輝也是剛剛得知葉楓回來的消息,至於酒樓中葉楓施展出真氣化形的手段卻並不知曉,否則絕對不敢來他面前囂張。

看到葉楓沒有說出自己的天賦,葉輝不禁微微一笑,道:「堂兄怎麼說也應該是武宗中期的修為了吧?不過我有天生神力,即便是你的修為高出我一個小境界,但要說來考校一下我的修為,卻是有些託大。」

「是么?不如咱們兩個比劃比劃?」葉楓笑道。

「正有此意!」葉輝突然朗聲大笑,臉上儘是邪異狂傲之色,道:「很多人都說你是葉家年輕一代第一高手,但我卻是不服,今天我便將你打敗,然後有機會再去一趟玄天武宗,挑戰徐冰方,我便是齊州城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

幾個月前,徐冰方與葉楓一起前往玄天武宗修行,那時候的徐冰方有武宗初期的修為,被稱之為齊州城第一高手。

只是徐冰方早已經死了,當初又只是玄天武宗一個普通的外門弟子,宗門也並未在意,所以沒有專門派人將消息送回來。

葉楓自然也沒有必要說出自己殺死徐冰方的事情來抬高自己,只見他緩緩抬手向葉輝勾了勾手指,一臉微笑,道:「出手吧,等解決了你,再處理其他的事情。」

「葉楓堂兄,你倒是自信!」葉輝冷冷一笑,周身湧現出一股狂暴的氣勢,眉心有一枚紫光符文閃爍。

神力符文,據說天生神力的天賦一旦施展,眉心之處便會有類似的符文閃現。

從葉輝的身上,葉楓並沒有看出其他的端倪,由此可見這個葉輝應該是擁有隱藏雙重天賦的武者。

隱藏天賦一般也都會在突破武宗境界時覺醒,即便是過去天賦一般,資質普通,也可魚躍成龍,成為舉世矚目的天才。

當然,這個所謂天才的稱謂,也要看對誰而言,不說葉楓,縱然是在玄天武宗中,也有不少人在天賦方面可與之媲美。

例如那廖鐵山,便是風雷雙重天賦,還有滄瀾,乃是變異的冰劍天賦。

此外一個武者的實力高低,天賦只能影響到一部分,即便是一個天賦普通的武者,若是有足夠的機遇和努力,也能夠成為絕世強者,屹立於眾生之巔。

對於族中少爺們的爭鬥,家主門前的兩名護衛自是不會插手,如果事情鬧大了,便會驚動裡面正在休息的家主,一點不用他們來操心。

「接我一掌試試。」

葉楓沒有運轉功法,直接以自身的武體肉身力量打出一掌。

這一掌,他甚至於都沒有凝聚一絲一毫的真氣來加持這一擊的力量。

奪天造化功本身就有錘鍊肉身的功效,再加上不動明王經又是專門錘鍊肉身的法門,葉楓的武體肉身在初入武宗時,便可媲美武王。

伴隨著他修為境界的提升,以武宗後期的修為,他的武體肉身,便可媲美武王後期!

武王強者,舉手投足間打出的威力,也遠遠不是武宗所能抗衡的。

不過葉輝也算了得,擁有天生神力,對自己的肉身同樣也很自信,五指握拳,也沒有凝聚真氣,打算與葉楓肉身硬撼。

「嘭!」

掌拳相擊,純粹的肉身力量碰撞在一起,空間都迸發出肉眼可見的波紋漣漪,直讓不遠處的兩名武宗巔峰境界的家主護衛看的目光一凝。

畢竟這兩人都是武宗境界的年輕武者,肉身竟是已經達到了這等層次,著實讓人吃驚。

葉楓的身形立在原地一動不動,穩如泰山,沉悶的聲響過後,便是一陣咔嚓骨骼碎裂的異響,對面的葉輝慘叫一聲,五根指骨係數斷裂,臉色慘白的向後退了數步,額頭上泛起青筋,疼的冷汗直流。

「肉身不賴嘛……」葉楓嘿嘿一笑,緩緩將手掌收了回來。

通過剛才的試探,葉輝的以天生神力的天賦加持,武體肉身大概可以與武宗巔峰境界的高手媲美,距離武王的層次還差一線。

而他的肉身卻是可以媲美武王後期,最後收了一些餘力,否則的話,剛才的一擊,便會將葉輝的整條手臂廢掉。

「你……」看到葉楓調侃自己,葉輝臉色一陣慘白,一陣鐵青,直感覺一股悶氣憋在胸口,有種吐血的衝動。

「身為堂兄,我已經考校了你的修為,同時還要告誡你,葉晶晶那種女人最好還是不要沾染的好,天生神力的天賦難得,好好修鍊,比什麼都強,就算你打敗了我成為齊州城的第一高手又能如何?整個九陽大陸何等的浩瀚,年輕一代中比你強大的人不知凡幾,武道修行,切忌鼠目寸光!」葉楓又驀然如此說道。

聽聞此言,葉輝整個人身體一震,心中如遭雷擊。

「是啊,葉楓說的對,我一心只想要打敗他和徐冰方成為齊州城年輕一代第一高手,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區區一個齊州城相對於整個九陽大陸而言,渺小的可以忽略不計……」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