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聽見煙顏的話,心猿意馬,心中倒也是想起了一個月前自己拿著一個月的工錢讓那個那些半夜來拉客的人陪睡了一晚,那滋味,爽死個人。

「嘿,嘿!小二問你話呢!」蕭破軍踢了兩腳小二,蕭輕塵則是看向了煙顏,小聲取笑道「看見沒有,被你迷死了呢。」,煙顏不屑的看了小二一眼,這等貨色,看著就沒胃口。

小二回神,用衣袖插了插自己的口水對著煙顏說道「回,小姐的話,我們這黑店可是這百里之內環境最好的一家客棧。價錢童叟無欺啊,而且那棉被都是客人住一次我們就洗一次的。乾淨的很!」


蕭輕塵跳下馬,把韁繩丟給小二,大手一揮。「走!住店。」,煙顏翻白眼,蕭輕塵的手勢她怎麼沒見過那時候他率領血狼騎趕赴山海關的時候也是這個手勢,那時候端的是豪氣。這時候嘛,裝豪氣。

小二看見自己又拉回來單子,對著裡面喊道「掌柜的,準備招呼客人住店嘍!」,蕭輕塵剛踏進大門,裡面就走出來一個掌柜,身材矮小,才到蕭輕塵的胸部,頭髮灰白,身上穿的也就是灰布衣,眼睛眯著的,就好像一條細縫。

掌柜退後幾步抬起頭來,笑眯眯的問道「幾位客官要幾件房啊?」,掌柜的可看清楚了蕭輕塵身上的白衣可是縫這金線的,這可是幾位大客官啊!

蕭輕塵環顧里大堂裡面裡面到還是有幾桌人,裡面人長的什麼都有,和果園裡面的歪瓜裂棗差不多,不過桌上面擺著刀槍劍戟,一看就是武林中人,他們都還著划拳飲酒暫時沒有關注蕭輕塵這邊。

煙顏可是掌管著錢財,蕭輕塵把眼神投向了煙顏。掌柜的也看向了煙顏只不過沒有小二那邊遐想,再想也是別人的不是?而且掌柜這把年紀了,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也就懶的想了。

煙顏知道蕭輕塵的意思,說道「掌柜的給我來兩間天字型大小上房。」,這話一出原本喧鬧的大廳靜了下來,所有人就看向了這邊。準確的是看向了煙顏,這女子可真美,不過片刻之後又是喧鬧了,闖江湖的人,能夠活到現在那個不是人精?連人家底細都不知道,就貿然動手,如果惹了豪強,弄不好當場被殺,好一點的被追殺。當場被殺的還好,如果是追殺那才是要了命了。

煙顏不是流觴墨舞,剛才煙顏換成流觴墨舞的話,流觴墨舞直接開打了。而且流觴墨舞比煙顏長的更妖孽些。

「兩間?」蕭輕塵看向煙顏,煙顏笑著對蕭輕塵說道「對啊,四個人兩間。」。蕭輕塵腦袋都大了「你是要我們三個一個房間?不行不行,太擠了,怎麼睡的著?」

煙顏過來對著蕭輕塵口吐蘭氣的說道「我們兩個一間。」,然後對著掌柜說「就兩間!」

「好嘞,客官天字一號房和三號房,三樓。小二帶路!」掌柜對著大堂裡面另外的一名小二喊道。

這天字型大小房間,黑店裡面也有幾間,但是不多。這是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都是些趕路的江湖人士打尖歇息,這江湖人士除了些梁上君子誰還能夠身上揣著大把錢,來住天字型大小房間?就算是成名人物有錢來住,但是遇見這種人等不是難嗎。

蕭輕塵轉身對蕭破軍說道「還是我們三個一間吧!」。蕭破軍和吳陽同時搖頭道「不行!」,蕭輕塵沒好氣的指著蕭破軍,剛想說話,煙顏就對著蕭輕塵說「少爺,小姐說過了,我是你的暖床丫鬟,怎能不盡職呢?而且這寒氣未消,我怕你晚上冷的睡不著啊!」

這話說的糯聲細語,風情十足,讓的周圍聽見這些話的江湖人士,一口酒噴了出來,直罵蕭輕塵這小子不解風情。

蕭輕塵剛想要要反駁,卻被煙顏拽過手就往樓上走。蕭破軍和吳陽對視一笑,然後蕭破軍先上樓,吳陽後上樓。吳陽上樓之前,回頭一掃在看著強拉硬拽拉蕭輕塵的煙顏,然後冷哼一聲。

「啊哈哈,來喝酒!」

「哥倆好啊,一杯酒啊!」

到了三樓,蕭輕塵被煙顏生拉硬拽的拉近了天字一號房。「乓「的一聲,煙顏把門關上了,蕭破軍看著這一幕哈哈大笑起來。

「蕭破軍,你再笑,你就給本少爺等著!居然敢出賣我!」,蕭輕塵大喊道。可是卻絲毫沒有威懾到蕭破軍。

「少爺啊,累了吧?來我來給你捶腿!」煙顏一把把蕭輕塵推到床上,然後媚笑道。蕭輕塵正襟危坐,煙顏一把坐到蕭輕塵身旁。

「我說煙顏啊,你少爺我這這麼多年一個人睡覺習慣了。所以我還是打地鋪吧,你睡床上!「蕭輕塵身上直冒冷汗,乾笑道。

煙顏拉過蕭輕塵的手笑道「少爺,我們睡在一起,睡著睡著就習慣了對吧?不要打什麼打地鋪了,我們兩個就在床上共寢吧,反正我是少爺的侍妾。早晚都是少爺的人!」

「哎呦喂!」蕭輕塵趁著煙顏不注意,跑出了床邊。「好了,少爺,我不逗你了。少爺真是不解風情。不過晚上我們還是睡在一起的,在床上。」煙顏一改剛才的風情萬種,對著蕭輕塵笑道。

蕭輕塵搽搽了額頭上的汗,他就怕剛才煙顏那副模樣。「那些話,真是流觴墨舞說的?」蕭輕塵小聲問道。

煙顏又是嫵媚一笑「少爺說是就是了,煙顏毫無怨言!」

蕭輕塵打了個寒顫道「還真是黑店,來了這裡,人都被的這樣黑心腸,嚇少爺我!」《都市大地主》第二百九十八章閑聊和隔空取物 “夠了,不要再說下去了,我知道我對不起她,可是以我現在的狀態也根本就配不上她了,至於這裏的人,我等會兒會主動離開,把影子他們給引走的。”在聽了蘭佑赫的話以後,向來表現平淡的墨無吟,卻是突然暴怒了起來寒聲說道,只是話雖如此,但是墨無吟的眼中卻是不由得閃過了一絲痛苦的光芒,而在看到墨無吟眼中的那一絲光芒後,蘭佑赫張了張嘴卻是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了,因爲從某些方面來說,他也可以算得上是當初墨無吟和那個女人之間愛情的見證人,所以也知道那件事對墨無吟的打擊有多麼巨大。

“唉……好了,放心吧,說不定我命大還能躲過去呢,你也差不多應該回去了,要不然,如果讓影子他們抓住你來這裏的證據,到時候,就連你也會遭受牽連的。”看着蘭佑赫那一臉暗淡的表情,墨無吟最終還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向其安慰道,對於蘭佑赫對於自己的態度,墨無吟的心中也是有所瞭解的,而實際上雖然沒有說,但在墨無吟的心中,蘭佑赫其實也早已被視爲自己的弟子了,只不過因爲當時的一些特殊原因,墨無吟纔沒有承認下來罷了。

“可是大人……”

“走……”聽着墨無吟的話,蘭佑赫仍是有些不甘心說道,只是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墨無吟便再次厲聲喝道,而這一回,在沉思許久以後,蘭佑赫最終還是一咬牙轉身離開了,但同時他也暗自下定決心,等到了時候,自己即便是死,也一定要保住墨無吟的性命,只是,蘭佑赫這麼想,墨無吟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只不過此時說什麼都沒有用,而墨無吟也已經決定用另外一種彷彿,來令自己的再次回反當年的榮耀……

“無吟,這樣真的好嗎?以我們的實力,來人就算再怎麼強大,也可以在短時間裏堅持住,而只要堅持到小辰他們回來,並且請那位神祕強者出手的話,就完全將你的那些敵人擊敗了”也就在蘭佑赫離開不久以後,獨孤求敗卻突然出現在了墨無吟的身旁,皺了皺眉頭說道,作爲昔日在九州當中都首屈一指的強者,即便現在的獨孤求敗只剩下靈魂,但是他所掌控的術法也不是蘭佑赫這樣初入魂尊級別的魂師所能看透的,所以實際上從蘭佑赫進入到這個房間的時候,獨孤求敗就已經呆在了這裏,只是他一直都沒有發現罷了,而在聽了蘭佑赫和墨無吟之間的對話以後,並且從中多少猜到了一些事情。

“唉……獨孤,要是真這麼簡單的話就好了,小辰背後的那位強者實力確實很恐怖,但聖皇閣也是同樣恐怖的存在啊,足足達到兩位數的尊級強者,還有兩名聖級強者,而且最恐怖的是,聖皇閣甚至還擁有着魂神級強者的一縷殘魂,那纔是聖皇閣真正的底牌啊。”聽了獨孤求敗的話,墨無吟確實有些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說道,別人也許不知道聖皇閣的恐怖之處,但是作爲本身就出自於那裏的他卻十分清楚那是何等恐怖的一個地方,想到年他墨無吟本以爲以自己當時那半聖的境界已經可以橫行整個聖皇閣了,結果再遇到那兩位聖級長老以後,也是施以禁術才勉強將其擊敗的,而後那個聖皇閣的創始者殘魂便出來了,僅一招便將他打得全身經脈斷了近乎一半,修爲也幾乎全廢,要不是那位創始者殘魂彷彿在忌憚着什麼沒有繼續對他出手的話,那麼如今恐怕也就沒有墨無吟這麼一個人了,不過儘管如此,那位創始者殘魂的實力仍始終如同陰影一般籠罩在他墨無吟的頭上。

“什麼?魂神級強者的殘魂?這怎麼可能,當年,那些魂神級別的強者不是都已經消失了嗎?怎麼可能還會有遺留在這個世界上的?”在聽了墨無吟的話以後,獨孤求敗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道,作爲上古時期的強者,雖然最終肉身隕滅轉爲靈脩,但是對於上古時期強者突然消失的事情,獨孤求敗還是有所瞭解的,也正因爲如此,獨孤求敗纔會如此驚訝於聖皇閣中竟然還有着魂神級強者的存在。

“沒錯,雖然不知道那個傢伙是怎麼從上古時期存活下來的,但事實確實如此,也正因爲如此,我纔不希望把小辰他們也牽扯進來的。”看着獨孤求敗那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墨無吟則是有些神色黯淡的說道,雖然他到現在都沒有看出天誅劍魂的實力達到了什麼地步,但在他看來,就算天誅劍魂的實力再怎麼強大也絕對不可能是那個怪物的對手。

“唉……無吟,看來你到現在也沒有搞懂小辰之所以讓你留下來的原因啊,出來吧,浮屠。”不愧是上古時期有名的強者,只是稍稍驚愕了一下,獨孤求敗便平靜了下來,隨即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說着血浮屠也從一旁的陰影處當中走了出來,雖然實力不如蘭佑赫,但血浮屠再怎麼說也是當年整個洪州最強勢力的主人,再加上有獨孤求敗的幫助,所以也沒有被蘭佑赫發現。


“原因?不是爲了讓我在這裏幫他……難道說?”聽了獨孤求敗的話以後,墨無吟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也是頗爲驚訝的說道,以他的智慧自然不難猜出聶辰讓他留在修羅殿的原因,只不過之前因爲聶雲霆的緣故疏忽了而已,現在獨孤求敗都已經說出來了,墨無吟也終於明白聶辰的真正意思其實就是爲了保護自己。

“沒錯,你真以爲小辰不知道嗎,而且就是爲了你,這回他可是把我們兩個都給利用上了啊,而且你也不想想,如果單純是爲了修羅殿的話,以現在洪州的實力,他根本就不需要把所有的魂帝級別強者都留下來,只不過爲了你,他才故意將你我在內整整七位魂帝級強者全部留下來,爲的就是對付接下來那即將到來的敵人。”見墨無吟終於反應了過來,獨孤求敗也是點了點頭說道,雖然墨無吟從來都沒有說過,但以聶辰的能力對於墨無吟以前的表現多少也能猜到些東西,而且向來能讓有着半步魂尊級修爲的墨無吟,都爲之畏懼實力的存在,也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戰勝的,正因爲如此,聶辰纔會連一個魂帝都沒有帶走,全部留在了修羅殿內……

“可,可是……就算如此,以我們現在的實力,也不是這一次來人的對手啊。”在得知了聶辰爲自己所做的事情以後,墨無吟只感覺自己的內心被溫暖所包裹着,但緊接着卻又不由得皺了皺眉頭說道,沒錯,這一次聶辰卻是是把所有的高戰人士都給留了下來,但是對於接下來到來的那些強者來說就不太夠看的了。

“嗯?老墨,這次來人真的有那麼恐怖嗎?”在聽了墨無吟的話以後,血浮屠的臉上也不禁露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詢問道,雖然說包括龍五在內,他們四個現在的實力說起來都只有魂帝級別,但實際上卻都已經可以和一些魂尊級別的強者相抗衡了。

“根據佑赫所傳達回來的消息,這一次的來人當中,分別有十三名魂皇巔峯,八名半步魂帝,四名魂帝,以及有着中位魂尊級別的影子和血魂,血魄,而其中最讓我頭疼的就是血魂,血魄這兩個小變態,就單獨實力而言,他們並不出衆,但是兩人一旦聯手的話,就算是上位魂尊級別的強者也不見得是他們的兩個的對手。”見血浮屠都已經問起來了,墨無吟稍稍沉思了一下還是將信息告訴了他們,而在聽了墨無吟的話以後,血浮屠和獨孤求敗的臉上也終於露出了一副凝重的表情沉思了起來……蘇北這一手明顯震住了蘇軍,他激動地看著蘇北手中的石頭,用顫抖的聲音問道:「小北,這……你這是特意功能,還是修鍊出來的能力?」

蘇北笑著道:「當然是修鍊出來的能力,其實蘇詩和蘇畫再過幾年,也能做到這個程度。」

蘇詩和蘇畫過幾年也能做到?

蘇軍激動了,兩個堂妹能做到

《都市大地主》第二百九十九章法不可輕傳《都市大地主》第三百章駐地球辦事聯絡處 蕭輕塵被煙顏大膽調戲一番,最後也無果,只能說是出來吃東西。蕭破軍和吳陽倒是不用一個床上一個床下的,那裡面有兩張床。而蕭輕塵和煙顏那裡就只有一張床,倒是小二領路長了些心思,想要促成蕭輕塵和煙顏這番美事。不過至於蕭破軍和吳陽他倒沒有什麼想法,兩個大男人睡在一起,雖然看上去沒什麼,只是看著吳陽的神態,小二倒是有些懷疑他是否有龍陽之癖。

蕭輕塵踏出房間的那一刻,原本被關上擋風的客棧大門,被推開。只聽的風聲蕭蕭,混雜著細雨而進。大堂瞬間安靜,可以看見那些江湖人士有點已經手按刀柄,而且眼中大多也是有些殺氣的。

煙顏也走出來了,之間門外站著一人,手持劍,頭戴斗笠,一身綠色斗篷,斗篷里是一身黃衣。

有點江湖人士已經開始緩緩站起來了,綠色斗篷的那人提劍而入,大門轟然關上。蕭輕塵一看便知這夥人準備開打了,蕭輕塵也不打算幫誰。江湖事自有江湖人了,管他甚事?

綠斗篷人似乎注意到了蕭輕塵,蕭輕塵回一個眼神,對於綠衣人的極為不屑。煙顏倒是到一旁冷哼了一聲,身子側轉。蕭輕塵淡淡喊了一聲「下去吃飯!」。也是出門來的蕭破軍和吳陽跟在蕭輕塵的身後,蕭破軍身後的那個鼓鼓囊囊的包裹倒是沒放下。

那綠斗篷人,聽見煙顏的冷哼聲,也收回了心神。對著那邊的掌柜說道「給我端飯到我房間去!」,說完就往上走。而那些江湖人士的眼睛一直盯著他,不曾放過。

掌柜大喊一聲「小二,準備飯菜,送到天字二號房!」,寂靜的有些詭異的客棧大堂,直回蕩著掌柜的喊聲和小二的應聲。那些江湖人士看見綠斗篷人踏上樓梯之後,對視一眼,坐了下來,但是手中的刀劍還是沒有放下來。

蕭輕塵一步一步的走下樓梯,綠袍斗篷人一步一步的走上樓梯。

五人插肩而過,吳陽殺氣突現,震蕩開綠袍斗篷人的斗篷。綠袍人冷哼一聲,手中劍出三份,大廳江湖人士霍然起立,刀劍並出。

「這位兄台,我屬下冒犯了。剛才我們什麼也沒看見!」蕭輕塵還在下樓梯,淡淡道。那綠斗篷人似乎回頭看過蕭輕塵一眼,然後收劍,繼續上自己的樓梯。大堂內大江湖人士則是目送綠袍斗篷人上的三樓,進了天字二號房之後,也收刀而坐。

只不過那些江湖人士看著蕭輕塵一行四人的眼神不善罷了。

蕭輕塵倒也是不理這些人的眼神,這些人裡面沒有一個人能夠入的了蕭輕塵的臉,只不過剛才那個綠斗篷的人倒是感幾分興趣,他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能夠讓著這些江湖人士如臨大敵一般對待。

煙顏點完了菜,煙顏對於衣食住行倒是不摳門,只不過蕭輕塵的大手大腳對於這些來說也算不了什麼。

蕭輕塵他們坐在最外面靠著大路的窗邊,蕭輕塵嘆了口氣道「看人家那范,就算不是高手,也被裝成了高手,一進來那些人就如臨大敵。」,煙顏在一旁那自己的絲巾輕輕擦拭著桌上的筷子,她只擦兩雙,蕭輕塵的和自己的。蕭破軍和吳陽的就自己想辦法吧。

蕭輕塵對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吳陽一揚下巴,吳陽知道蕭輕塵的意思,吳陽說道「我沒看見什麼,那人還帶著面具。」

蕭輕塵一聳肩道「看了還挺神秘的。」,然後一笑道「不過我知道她是個女的。」,煙顏覺得奇怪了,就算吳陽震蕩開了那人的斗笠也沒有看到那人的面目,蕭輕塵怎麼會知道那人是女的?

蕭輕塵自然看到了煙顏疑惑的表情只不過就是賣個關子不說話,煙顏看著蕭輕塵的神情也知道他不肯輕易說出來,自己也就懶的問了,看誰耗得過誰。蕭破軍則在一旁看著蕭輕塵和煙顏的身影,暗中偷樂。


吳陽的眼神總是瞥過那些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江湖人士,那些江湖人士的眼神也是是不是的飄過來,

四個人在等著飯菜,而那些江湖人士由剛才的大口喝酒吃肉變得交頭觸耳,竊竊私語起來。蕭輕塵看著氣氛越來越不對了,小二的菜也端了上來。

小二端上來了菜,就推到掌柜的身後。那些江湖人士互相示意,然後提劍握刀的圍向蕭輕塵四人。蕭輕塵倒也是不管這些飯菜吃得極香,之前吳陽早就用銀針試過毒了。

江湖人士把蕭輕塵這一行人圍成個圈,可是就是沒有說話,蕭輕塵看著這種情況,嘴角微翹,一向吃飯從不吃出聲音來的他,特意發出聲音,裝的很好吃的樣子。煙顏看著蕭輕塵的吃香也知道蕭輕塵的用意了,只不過她沒有配合,再怎麼說自己都是個淑女是吧?怎麼能夠做出這種事來呢?

蕭輕塵抬碗示意那些圍在周圍的江湖人士,口中含糊不清的道「好吃,好吃!」。一個虯髯大漢最後好些也是這些江湖人士選出來的頭目,站了出來,抱拳沉聲道「各位,打擾了!」

蕭輕塵吞下一口飯菜,刺溜的喝了口酒道「不打擾,不打擾。各位是否想要一起吃?不妨,叫掌柜的加幾十雙碗筷就行了。」

那名虯髯大漢沒有理會蕭輕塵剛才的那番話只是繼續問道「剛才那位少俠,似乎看過剛才那綠袍斗篷面貌,還請相告!」

蕭輕塵看了一眼吳陽,吳陽站起來道「我剛什麼也沒有看見!你想看自己去揭開她的斗笠!」,那虯髯大漢倒也是好脾氣又想繼續的問。

可是樓上傳來一聲冷哼和慘叫,眾人回頭。看見一名小二從三樓跌落下來,綠袍斗篷人沒有卸掉自己的裝扮,站在被小二撞壞的欄杆處冷聲道「怎麼滴,白衣少爺看過我的面貌還想否認不成?」

然後綠袍人又說了句「掌柜的,這種毒害難不倒我!」,說完綠袍人又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那些江湖人士倒是自認為打不過綠袍人,但是這個白衣富商還是能夠打得過的。肉眼一看蕭輕塵就不像個習武之人,這樣也好欺負些。硬骨頭不能欺負欺負但是軟骨頭還是能夠拿捏拿捏的。

「少俠,你不願意說的話,那就得罪了!」那名虯髯大漢冷笑道。然後在場三四十餘人紛紛拔刀劍出鞘!

蕭輕塵重重的把碗擱在桌子上,接過煙顏遞過來的絲巾,擦拭自己的嘴。吳陽吃完最後一塊牛肉,喝完杯中最後一口酒。赫然站了起來,那三四十名江湖人士皆退後一步。

吳陽拔刀而出,殺氣蕩蕩。震懾那些江湖人士,蕭破軍也是站了起來,卷了卷自己的袖子。

吳陽和蕭破軍相視一眼喝道「我等為少爺開路!」

蕭破軍躍起,一雙肉掌,斷金碎玉,無人可擋。吳陽則是唐刀殺氣森森,他的殺氣還不能內斂,不像蕭破軍那般收斂殺氣,每一招之中都不見殺氣,可是殺意十足!

蕭破軍和吳陽分開兩撥,蕭輕塵則和煙顏漫步其中。掌柜和和小二則退在後面,蕭輕塵回頭對著掌柜一笑道「掌柜的這些打爛的東西,我來陪!」隨後手中擲出一錠金子,金子化作一道黃光,然後穩停在小二的手裡。

蕭輕塵踏上二樓之時,對著下面的蕭破軍和吳陽淡淡道「可以了!」,蕭破軍一掌打翻那名虯髯大漢,吳陽收刀,然後一掌擊出,打開在追過來的一名人。然後拾階而上。

蕭輕塵居高臨下對著從地上爬起來的那些江湖人士淡淡道「我不想下殺手,你們也就散去。否則!」,最後那一聲否則,蕭破軍殺氣溢出,壓的那些江湖人士,喘不過氣來。

那些江湖人士大駭,這等黏稠的殺氣,可是要殺多少人才能凝聚!這人可是個殺人狂魔!

蕭輕塵一揮袖,蕭破軍收回殺氣。那些江湖人士方才喘過氣來,一臉畏懼的看著蕭輕塵,蕭輕塵無視他們,緩步上樓,對著天字二號房道「閣下,想要將矛頭移向我。倒是樓下那些不長眼的東西,卻還信你了。我最不喜歡的就是我在吃飯的時候有人來打擾,如果說是一起吃我到沒這個意見,但是要阻攔我吃飯那就是大罪了!」

吃飯不喜歡打擾,蕭輕塵之前沒這個癖好。只不過那次寶山突圍,替自己挨了致命一刀的成子在臨死前倒在自己懷裡說想要吃一口,蕭輕塵急忙拿出大餅給他,可是還沒要咬上一口就又被千雪的弓箭手給射穿了成子的嘴巴。

成子死前說了最後一句話「我不喜歡在吃飯的時候,給人打擾了。將軍,若是有空給我燒幾分好吃的下來啊!」,說完斷氣!

那一戰,蕭輕塵全滅了千雪的弓箭兵。從此之後蕭輕塵就不喜歡在自己吃飯的時候有人來打擾自己吃飯!

蕭輕塵又是一揮衣袖,天字二號房的房門被蕭輕塵的勁風給打扇開。裡面綠袍人正在細嚼慢咽的吃著飯!

蕭輕塵一字一字的吐出道「你聽明白了嗎?!」 “老墨,這可不是什麼開玩笑的事情啊,十三名巔峯魂皇,八名半步魂帝,四名魂帝,還有三個中位魂尊,這麼一股力量,都足以橫掃整個洪州的了。”稍稍沉思了一會兒,血浮屠最終還是看向了墨無吟臉色極其難看地說道,沒辦法,墨無吟的這個情報實在是太嚇人了,要知道現在的洪州上,魂皇級別的強者基本上就已經可以算得上是一流水平的高手了,最頂尖的也不過就是他們這些魂帝級別了,而以他們的實力,對付一些初入魂尊級別的強者也許還可以,但是像墨無吟口中那三名中位魂尊級別的強者,就不夠看的了。

“你說我有必要因爲這件事騙你嗎,要不然的話,我也不會這麼頭疼了。”聽着血浮屠那期盼的話語,墨無吟卻是忍不住的苦笑了一下說道,即便是被打斷了體內一半以上的經脈,使其實力落到魂帝級別,但是當年的那種強者傲氣還是不允許墨無吟去說謊的,而且如果不是這次敵人太過強大的話,墨無吟也不會想要離開修羅殿的。

“唉……好了,與其在這裏發愁,到不如想想怎麼對付即將到來的那些傢伙的好,當然如果你們真的想死的話,我也不會攔着。”看着一臉緊張之色的墨無吟和血浮屠,獨孤求敗的臉色卻是突然陰沉了下來說道,而墨無吟和血浮屠在聽了獨孤求敗的話以後,也是不由的楞了一下,隨即也是迅速反應了過來,沒錯,他們這是怎麼了,這還是當年那個華州第一鬼才嗎(當年那個縱橫洪州的第一強者嗎)?怎可以還沒有戰鬥就先被對方給嚇成這樣,而這樣還是他們嗎?

“我明白了,魂尊級別的強者?我還從來都沒有見識過呢,正好藉助這一次的機會,也讓我好好見識一下他們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吧。”

“沒想到當年被我打成狗的人如今都趕來跟我做對了,好啊,就讓我看看這些年過去了,到底是什麼給了他向我發動攻擊的膽子吧。”

血浮屠和墨無吟也不愧是一代強者,只是稍稍呆楞了一下,便迅速恢復了過來,一臉笑意的說道,其眼中也都閃爍着濃烈的戰意,而見墨無吟和血浮屠終於恢復了過來,獨孤求敗也是不由的鬆了一口氣,隨即微微一笑說道:“好了,既然你們都已經恢復了過來了,那我也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那我就先出去一趟了,畢竟這一次的敵人實力還是很強的,所以說還要把那幾個老傢伙給找回來才能再增加一些勝算。”說着,獨孤求敗的身影一閃便離開了修羅殿,而墨無吟和血浮屠則相互間點了點頭便再次努力修煉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冰霜禁地的大峽谷當中……

“這,這怎麼可能,我竟然這麼快達到了中位魂帝級別?”剛剛從溫柔鄉中甦醒過來的聶辰,剛伸了一個懶腰,臉上便頓時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道,原來是不知道爲什麼,聶辰的實力竟然又一次的得到了提升,直接突破下位魂帝達到了中位魂帝級別,還是五品中位魂帝級別,而且最讓聶辰爲之驚訝的事,原本在實力突然得到提升以後,應該會出現的那種境界不足而無法完全發揮實力的現象,在他身上彷彿消失了一樣。

“怎麼了辰?”在聽到聶辰那驚訝的聲音以後,小蓮也是從沉睡中甦醒了過來,睡眼朦朧的看着聶辰詢問道,之前的一番瘋狂,使得她到現在都還有些迷迷糊糊的,沒有完全甦醒過來。

“額,小蓮,我記得我來的時候好像還是下位魂帝級別吧?怎麼突然就晉升到了中位魂帝級別呢?”看着還有些迷迷糊糊的小蓮,聶辰的頭上也不禁冒出了一道道的黑線,隨即有些疑惑的向小蓮詢問了起來,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實力是怎麼得到提升的,但聶辰卻有直覺,這件事一定和小蓮有關。

“哦,這個啊,辰,難道你忘了,我的本體可是七祥雪蓮,如今你得到了我的處子之身,自然也就得到了我這三千年一部分的力量分成,如果不是擔心你心境太低,無法承受更強能量的話,那麼說不定都可以讓你直接晉升爲魂尊級別的強者。”在聽了聶辰那疑惑的話語以後,小蓮才漸漸的反應了過來,並且一臉理所應當的說道,原來,在晉升成爲七祥雪蓮以後,小蓮因爲境界的提升,以至於將原本應該全部爆發出去的七煞之力都吸收了起來,從而直接晉升成爲了魂聖級別的強者,而聶辰在得到了小蓮的處子之身以後,雖然大部分的力量都被用來修復他的肉身了,但是剩餘的那些力量還是不可小覷的,如果不是擔心聶辰自身境界不足的話,那些力量足以將其硬生生的頂到魂尊級別。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說我的實力怎麼突然暴漲到了這個地步呢,原來如此啊,哦對了,那要這樣說的話,我的肉身是不是也已經完全恢復了呢?”在聽了小蓮的話以後,聶辰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隨即又向小蓮詢問了一下自己肉身的情況,而對於聶辰的這個問題,小蓮卻擺出了一副頗爲不滿的表情上說道:“那是當然了,如果我還是七煞血蓮的話,對於你的傷勢也許還沒有什麼辦法,但是現在的我可已經成爲了七祥雪蓮,從某種角度來講,即便是死去時間不長的人我都有一定機率將其救回來,何況只是重傷狀態的你。”

“那就好了,嗯,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起來了吧。”在得到了小蓮的確認以後,聶辰最終還是不由的鬆了一口氣,隨即微笑着對小蓮說道,咳咳,因爲之前實在是太興奮了,以至於現在聶辰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這裏呆了多長時間,但算算看應該也不短了,所以聶辰也打算離開了。

“嗯?你已經要離開了嗎?”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小蓮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了一絲失望的光芒,緩緩說道,而聶辰在看到小蓮眼中那一閃而逝的失落光芒以後,卻是忍不住的笑了一下說道:“什麼叫我已經要離開啊,是我們兩個啊,別忘了,你現在已經是我的女人了,我怎麼可能會把我的女人一個人留在這裏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