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刀,他衝過來了!小心你的右側!”

“不,他從左側衝過來了!速度很快!速度很快!我的眼睛跟不上他!”

“哪一個是真的?到底哪個個是真的?啊~”

五道幻影從四面八方衝來,慌亂的衆人幾乎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有人慘遭毒手。

之前被特種兵們領頭的隊長稱爲‘小刀’的胸口被男子的手爪穿透,低頭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自己的胸口。

“啊~隊長!這個是真的!我抓住他了!快點殺了他!”

小刀慘嚎一聲,轉身猛然抱住男子,淒厲地喊道。

“小刀!”

“給我殺了他!”

隊長悲慼的喊聲和安厲天憤怒的聲音混合在一起,衆人臉上閃過一絲猶豫,然後齊齊向着小刀衝去。

豪門新妻有點萌 “不能浪費小刀創造的機會,殺!”

“好兄弟,你的仇我們一定給你報!”

注射了X試劑的特種兵們反應過來,雙目赤紅地向着男子衝去,眨眼間衝到了男子的身邊,將他圍了起來。

“殺了他!殺了他!”安厲天狂笑道,而他身旁的李若曦和安希俊卻微微皺起了眉頭。

“啊!”

正當衆人剛想要殺向男子時,男子嘴角露出一絲獰笑,剩餘四道男子的幻影忽然衝向安厲天。

“保護老闆!”

特種兵們臉色一變,齊齊喊道,隨即就要轉身向着他們衝去。

安厲天大手一揮,怒道:“不要管我,這些都是假的!給我殺了.。”

“爸!小心!”安希俊焦急的喊道,連忙向着安厲天衝去。

然而安希俊的動作再怎麼快,還是沒有追上那四道幻影。

“噗嗤~”

四道人影,八隻手臂狠狠地插進了安厲天的胸口。

“怎麼可能?難道這個男子不是實體呢?”

周圍人驚呼道,震驚地望着被小寶緊緊抱住的男子。

“實體?幻影?呵呵,這世間是真是假,憑你們也分得清麼?”

男子冷笑一聲,單手成爪,一把抓在小刀的腦袋上,使勁兒一捏!

“噗~”

小刀的頭顱好像爛番茄一般,瞬間爆開,向着四周飛濺而去,然後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寂和 那些變異的特種兵們齊齊打了個冷顫,身體微微顫抖,不少人嚥了咽口水,目露驚恐地看着男子。

“這,這些男子都不是幻影!竟然都是實體?”安厲天慘嚎道:“該死的,詛咒之子!即使我死,我也要那你墊背!”

安厲天說完,下巴一撮,只聽‘嘎嘣’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被他咬碎了!

安希俊見狀臉色一變,剛想衝上去,但是原本奄奄一息的安厲天竟然猛然擡起了頭。

“去死吧!”

安厲天口中吐着血液大聲吼道,一股奇異的波動向着四周擴散開來。

插在他身上的八條臂膀順勢一擰,竟然齊齊斷裂,男子的四個分身瞬間被衝飛了出去。

除了那四個分身,另外剩下的男子似乎也受到了傷害,嘴角溢出一絲血線。

他擡手擦掉嘴角的血跡,狂笑道:“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一個普通人竟然可以擁有這麼強大的鬼氣,這個世界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他話音剛落,安厲天便像是野獸一般衝向男子,周圍的特種兵見狀也衝了上去。

“我說過的,不要小瞧了詛咒之子!”

男子看着眼前的一切,低沉着聲音自語道,眼中的光芒越來越寒冷。

李文淵一直在觀察着局勢的變化,如今看到男子的表情,心中立刻升起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不好!快離開這裏!”

李文淵大喝一聲,攔腰抱起李若曦向着叢林深處跑去。

“快走了!俊哥!你在猶豫什麼?快點離開這裏啊!”

顧媛夢拉住已經傻掉的安希俊也向着叢林中撤去。

“啊~都成爲我的力量吧!”

男子大喝一聲,倒在地上的四個男子從天空中飛起,爆成一陣血雨,淅淅瀝瀝的灑落在他們的頭頂。

血雨染紅了在場的所有人,一道道青煙從他們的身上冒出,不少人口中發出慘嚎聲,在地上不斷地打着滾兒。

“啊~好痛苦!好難受!我感覺我的靈體要脫離我的身體了!”

“救救我,救命啊!我不要死在這裏!”

血雨腐蝕着人們的身體,不少人皮肉脫落,露出森森白骨,顯得異常悽慘。

男子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凡那些血雨快要落到他的頭頂時就會出現一道屏障,將那些血雨隔絕開來。

同時男子看着那些特種兵們漸漸被腐蝕,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他向前一步,來到安厲天的面前。

此刻的安厲天也想周圍其他人一樣,渾身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痛苦地在地上不斷的打着滾兒。

“哼!”

醉心暖暖:灰姑娘尋愛 男子冷哼一聲,伸出腳一腳踩在安厲天的臉上,譏諷道:“老小子,現在你還看不起詛咒之子麼?”

“啊!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安厲天作爲安家的家族,心中的憤怒遠遠大於身體上的疼痛,不斷地嘶吼着。

然而不論他怎麼反抗,卻依然擺脫不了他臉上的那隻腳。

“該死的!若曦在什麼地方?”

“小川,你冷靜一些!”

正當男子正享受着腳踩安厲天的快感時,三個人猛然從叢林中竄了出來。

男子轉頭,臉色不由一變。

只見一名身材肥胖,渾身龍紋的胖子,一名披着紅衣的靈體和一名相貌普通,但額頭浮現出鬼臉圖案的男子正戒備地看着他。

男子眼中閃過一絲驚訝,轉頭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你這個傻女人,何必這樣累著自己呢?」

秦穆然看著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的陸傾城,眼中滿是疼愛。

「我是想救你的,但是我…..」

說到這裡,陸傾城還想要說些什麼,卻是感覺嘴唇一陣溫熱,秦穆然已經印在了陸傾城的薄唇上。

「唔…..」

突入起來的吻,讓陸傾城大腦一片空白,不過對於秦穆然的思念,讓陸傾城再也不猶豫,直接熱烈的回應著。

「咳咳!」

就在秦穆然和陸傾城這小兩口吻的火熱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咳嗽聲。

秦穆然和陸傾城立刻如同做錯事的孩子一樣,連忙分開。

陸傾城的臉頰瞬間變得通紅,害羞的直接低下頭來。

羞死人了,都怪秦穆然,要親人家,連門都不關!

秦穆然反正是臉皮厚,他尷尬笑了幾聲,轉身看去,卻是看到龍天正,秦衛國齊齊出現在了門口。

能夠看到他們兩個人同時出現的機會可不多,這個陣仗還真的是看的起自己。

想必是門口的那兩個警衛員已經將自己沒事的消息彙報給了龍天正和秦衛國,否則兩位首長也不可能在這麼快的時間就過來了。

「你小子還真的是福大命大了!老子都準備將那片山給你反過來,找你的屍體了,你可倒好,直接出現在了這裡!」

龍天正對秦穆然可不客氣,直接劈頭蓋臉就是一陣說。

「秦將軍的面子可是真的大啊,不愧是我們的百將之首!老子就差連你的東皇小隊都拉過去了!」

龍天正沒好氣地說道。

「嘿嘿,這一次,我也是死裡逃生,要不是有一些際遇,恐怕我就真的回不來了!」

秦穆然想到當時的畫面,仍然心有餘悸。

「你小子怎麼活過來的?莫非這細胞藥液找到了剋制方法了?」

龍天正是知道秦穆然的醫術的,看到他平安無事,以為是秦穆然在深山老林裡面找到了剋制細胞藥液的方法,臉上頓時露出喜色,一臉期盼地盯著秦穆然。

只是,龍天正終究要失望了。

只見秦穆然搖了搖頭,無奈一聲苦笑。

「沒有!那你小子怎麼活的?!」

龍天正瞪大了眼睛。

「你小子不會是鬼吧?陰魂不散?」

龍天正下意識向後退了幾步,上下打量著秦穆然。

蔣仁傑被抓起來,他們並不是沒有對細胞藥液進行研究,否則的話,陸傾城也不會因為過度勞累被送進醫院。

可是即便他們邀請了諸多方面的專家,面對這種細胞藥液一時半會兒也是束手無策,否則的話,他們會放任蔣仁傑死去嗎?

蔣仁傑活著,遠比他死去的意義要大上許多。

「你才是鬼呢!你見過鬼雙腳著地的嗎?」

秦穆然忍不住給了龍天正一個大大的白眼。

怎麼說你也是朝廷的三號首長,就這麼一個樣子嗎?

「那你小子怎麼活過來的?」

龍天正可不相信秦穆然沒有事。

細胞藥液的厲害他們是經過試驗驗證過的,那藥液的殺傷力很強,幾乎是在眨眼間就能夠消滅一大片的細胞,人根本難以抵抗,就算是一般的抗生素都拿不了他半點。

「我都說了是因為自己的一些際遇,你懂的。」

秦穆然不想將古武界的事情說給陸傾城來說。

之前他所展現出來的已經足夠驚人了,若是再告訴陸傾城,在現在的世界外還有一個獨立的世界,裡面的大能能夠一劍劈斷山月,能夠馮虛御風,這還不得嚇死她!

她可不想讓陸傾城再遭受驚嚇了。

「我知道了,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龍天正皺了皺眉頭,問道。

「沒有!至少說目前沒有!」

秦穆然肯定地說道。

「我親身經歷過,所以更加知道他們的厲害,就算是我,我也以為我要死了,而且痛不欲生!」

秦穆然將自己的感受說了出來。

霸愛總裁:獨寵萌妻 「幸好這一次及時制止住了,要不然的話,整個京城就有大麻煩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秦衛國,臉上的愁容終於舒展了下來。

秦穆然出事的這段時間,他也是整宿的睡不好,坐立不安,雖然嘴上沒有多說什麼,但是家裡的人都知道,老爺子將對二兒子所有的虧欠都放在了自己的孫子身上。

「是啊!不過好在,老神仙說的人禍算是制止住了,還真的是有驚無險!」

龍天正笑了笑。

「小子,身體沒事吧!」

龍天正看著秦穆然那鬍子拉碴的樣子,雖然秦穆然沒有說,但是從他的身上可以看出,這個傢伙,這段時間在深山老林里肯定吃了不少的苦。

「沒事,就是十幾天沒有吃東西了,餓的要死了!」

秦穆然的肚子這個時候很不爭氣地叫了起來。

「十幾天沒吃東西了?」

陸傾城聽到秦穆然這話,瞪大了眼睛,連忙關心地問道。

「這深山老林里什麼都沒有,而且我是個病人啊,哪裡有精力弄這些東西。」

秦穆然咧了咧嘴。

其實,當時他的處境更加的艱難,不僅沒有東西吃,連水都成問題,因為唯一的水源就是之前發現藥材的地方,距離山洞實在是太遠了。

可偏偏秦穆然後期的時候已經全身都快要癱瘓了,連走下石台都成問題,更不用說去喝水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