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可不敢聽她繼續說下去了,雖然這些東西看著不多吧!但是對於要求嚴格的老媽來說,要吃得優雅還要講究速度而且還不能浪費……

唉!果然是有美女找上門來呀!沒有人家長得漂亮,又沒有人家溫柔,到時候爸爸要是找那個女人的話。自己連幫忙說話的詞都找不到!

小可的憂傷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是很懂!

不過,大家倒是也沒有太在意他的憂傷!

早餐以後,蕭閻雲帶著兩個孩子上課去了!留下夏熏溪一個人照看著門店!雖然知道夏熏染她們一定會過來找茬,但是蕭閻雲總以為她們不會明面上來!

卻不想有些時候有些人的想法真的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夠理解的!

夏熏溪剛開門沒有半個小時,一群穿著破爛的地痞流氓就沖了進來,不聞不問就是一通亂砸!

夏熏溪先是愣了一下,本來出聲阻止的!可是看著他們那一股狠勁那一種爭分奪秒的樣子,就知道這件事多半是要無疾而終了!

果然不出半個小時的時候,那些一窩蜂而來的人就已經一窩蜂的沖了出去!根本不給人反應的時間!

隔壁的鄰居聽到消息帶著街坊鄰居趕過來幫忙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離開了!

看著滿是狼藉的房間,旁邊的胖大嬸忍不住罵道:「這一群缺德的傢伙!這還讓不讓人活了呀!」

「是呀是呀!這樣太過份了!這樣流氓……」

人聲鼎沸之中,夏熏溪看著不遠處公園裡站著的三道身影勾起了一抹冷笑! 次日清早,路宇琛下樓時就看見路婷已經準備出門了,心中有些疑惑,於是就問了一嘴:「這麼早,你要去幹什麼?」

路婷頓了一下,隨後面不改色道:「沒什麼,只是和朋友約了要出去見個面而已。」

說完後路婷就立刻出門了,留下的路宇琛卻沒有相信路婷的話,因為以他對於路婷多年來的印象,路婷很少和他的那些朋友們出去,並且也絕對不可能再這麼早就主動要出門的。

不知怎麼的,他總覺得對於這件事情有些不對勁,但也說不上哪兒不對勁。

路宇琛走到餐桌旁坐下準備吃早餐,這時,有傭人對他道:「少爺,您今天想吃些什麼?今天有許多有營養又滋補的食物呢。」

他有些奇怪道:「今天怎麼會想起來特地做這些?」傭人笑道:「是小姐提議的,說多做一些有營養的東西,今早小姐吃過之後還又帶了一份出門呢!」

想起剛才路婷出門時,確實手裡面提著一份保溫盒,這也太奇怪了,可不像是她平時到一貫作風。

他可想不出來,路婷的哪個朋友是需要她特地帶了早餐去一起吃的,還是些有營養的……

突然路宇琛的思緒彷彿是停到了什麼事情上,皺起了眉頭,他總覺得這件事情和喬語有些關係。

發掘了這一點之後,路宇琛就立刻打了個電話給梁景銳,梁景銳正趁著早上的時候在外面處理一些事情。

接通了電話之後,路宇琛就立刻把路婷最近行蹤有些奇怪的事情告訴了他。

聽他這麼說,梁景銳也覺得有些奇怪,但是也不能肯定,於是便說道:「那既然這樣,我們兩個就分頭跟蹤她,盡量多注意一些,看看她這段時間到底是在幹什麼。」

路宇琛也正有此意,於是答應了梁景銳的提議。

隨後路宇琛草草的吃了幾口早餐,就立刻出門了,反正路婷也才剛出門沒多久,他倒是要看看路婷到底是不是去醫院裡面找喬語!

梁景銳也立刻提前結束自己手上的工作,準備回醫院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當兩人趕到醫院時正好碰到個面,於是一起向喬語的病房趕過去,兩人還沒有靠近,就已經聽見喬語的病房裡隱隱約約有些說話的聲音。

梁景銳可從來都沒有聽喬語說過這段時間會有誰來看她,而路宇琛也第一時間就發覺出裡面說話的聲音中好像就有路婷的聲音。

於是他們先悄悄地靠近了病房門口卻沒有進去,選擇在外面聽路婷到底和喬語說了些什麼,以至於喬語會有這麼大的變化?

病房裡面的人果然是路婷,她將自己特地帶過來的早餐放在喬語旁邊對喬語的態度完全不同於之前,一臉溫柔的說道:「喬語,我又來看你啦!今天感覺怎麼樣?」

這段時間路婷總是會來找喬語,因此喬語對她也有些熟悉了,都是淡淡的笑著說道:「我已經好多了。」隨後看向一旁的保溫盒說道:「我不是和你說了,不需要給我帶早餐來嗎?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 這也太麻煩了。」

路婷親自把那些滋補的早餐在喬語面前擺放好說道:「這有什麼麻煩的?反正也只是順手的事情,正好這些吃了對你都很有好處,來,快嘗一嘗。」

毒醫狂妃:邪王掌心寵 聽她這麼說,喬語也妥協了,見喬語對自己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防備,路婷心中暗自得意。

隨後裝作關心的問道:「這段時間那個梁景銳的還有來看你嗎?」喬語也有些苦惱的回答道:「他天天都會來看我,並且還會在我旁邊守很長時間,我根本就沒有辦法趕他走。」

聽到梁景銳每天都堅持不懈的陪伴在喬語身邊照顧著她,路婷心中禁不住有些嫉妒,可是想起現在喬語也對於梁景銳沒有任何記憶,又加上自己這段時間的挑撥,心裏面也平靜了不少。

隨後有些擔心的說道:「這可怎麼行啊,他一直都守在你身邊,指不定心裏面有他打著什麼壞主意呢,你可一定得小心啊!」

可喬語想起這段時間梁景銳陪伴在自己身邊,好像也並沒有路婷講的那麼有心機,雖然她確實對於梁景銳沒有什麼好感,但他也看起來不像壞人。

於是有些猶豫的說道:「會不會是你想的都太誇張了一些,這段時間我看他也不像是別有所圖啊?」

見喬語對梁景銳抵制的決心有些鬆動,路婷的表情立刻嚴肅了起來,她絕對不會允許喬語和梁景銳又好上。

於是頂著那一副嚴肅的表情說道:「這隻不過都是他做出來的表面現象而已,他這都是在欺騙你,想要讓你對他放鬆警惕,你可千萬不能上當啊!」

「就像你現在已經有些心軟了,這就說明他的計謀已經成功了。」

喬語被路婷的這番話嚇到,立刻有些驚慌的說道:「這也太可怕了,那麼我該怎麼做才好?」

路婷嘴角勾了起來說道:「你只要聽我的,不理睬他疏離他,千萬別給他好臉色,你要是時刻謹記著他絕對不是個好人……」

而在門外偷聽的梁景銳顏色已經有些暗沉了下來,他就說這段時間為什麼喬語會突然對自己這麼冷淡和疏離,原來這一切都是路婷在背後搗的鬼。

可一旁的路宇琛聽到了這一切之後,心裏面卻又是另一番想法,原本看喬語和梁景銳兩人的關係那麼好,他覺得自己應該是沒有機會了的,可現在……

不知怎麼的,他竟然有些感謝自己這個妹妹。

知道了這其中的緣由之後,梁景銳就立刻想要衝進去,阻止路婷繼續胡說八道,可是卻被孟村給阻攔住,拉著他道:「現在喬語看到你只會害怕,你這個時候進去,怕是會嚇到她。」

看著路宇琛的神色,梁景銳雖然沒有繼續堅持,但也臉色冷漠的走到了一邊,路宇琛也跟了上去。

兩人都已經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了對方的意思,梁景銳看著他問道:「你現在這是什麼意思?」

路宇琛倒是絲毫沒有掩飾,而是大大方方的說道:「雖然我很敬佩你,但是現在我決定不和你繼續合作了,因為我想要嘗試追喬語。」

梁景銳雖然說裡面已經有了準備,但是聽到他這麼說,還是十分的生氣,可是偏偏現在他也沒有什麼底氣,最後兩人不歡而散。

回去之後,路宇琛心裏面對於喬語也生出了一分期待來,現在她已經不在喜歡梁景銳,甚至還十分討厭他,對於自己也沒有了那些不好的記憶,那麼是不是代表他也有機會了呢?

他回家時,傭人看見他滿臉笑容的走過去,禁不住也有些疑惑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好事情讓少爺這麼開心?畢竟這對於路宇琛來說可是很稀有的。

自從這次之後,路宇琛就動不動去醫院裡面見喬語,幾乎每天最少都要去看喬語一次。

路宇琛十分貼心和紳士,每次去見喬語的時候,準備的一些東西也都十分的有意思。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他發現喬語喜歡吃甜食。

而在醫院裡又不能讓她隨心所欲的吃到一些甜點,所以這一次他特地帶了一個甜品,在路上時,他就已經可以預料到喬語看見這個禮物時驚喜的樣子了,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當喬語看見路宇琛時,一臉開心道:「你來了!」路宇琛笑著道:「是啊,瞧你這麼眼巴巴的看著,是不是早就在等著我了?」

喬語有些臉紅道:「哪有,你別自戀了!」可是她的心跳卻越來越快。

其實現在她的記憶和心事都宛如一個少女一般,又加上她接觸的男性中除了梁景銳就是路宇琛了,而梁景銳又被他多加防備,倆人也不能好好的相處。

可路宇琛對她細心溫柔又長得高大英俊,讓喬語不動心都難。

路宇琛看著她的羞態,心中也極其高興,自胸腔發出了一陣低沉的笑聲,讓喬語的耳朵也紅了起來。

見喬語令紅的如同煮熟的蝦子一般,路宇琛也不打算繼續逗她了,於是把自己為她準備的禮物放在喬語面前說道:「你打開看看,我給你帶來了什麼。」

喬語也立刻想要轉移注意力,於是有些好奇地打開了盒子,撲鼻而來的是一陣甜甜的香味。

隨後她就驚喜地發現路宇琛竟然給她帶來了一個甜點!

她這段日子心心念念就想要吃一些甜的東西,可是一直都沒有吃到,於是心裡就更加高興了。

路宇琛一直在一旁註意著喬語的表情,發現他果然如同自己事先所想象的那樣那麼開心,現在卻也更加讓他心動。

而這一切都落入了在門外的梁景銳眼裡,他原本親自燉了雞湯想要帶來給喬語吃,可是現在卻看來,她也根本不需要自己的雞湯了,可能相比於雞湯,她更喜歡吃甜點一些吧。

梁景銳垂下了眼眸,掩去了眼中的落寞和傷心,可是對於路宇琛這段日子的所作所為,他卻是無比的憤怒,都是因為路婷從中挑撥離間,才致使於路宇琛可以蠢極接近喬語! 「好了!胖姐!不要再說了!他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你說再多也沒用!」

夏熏溪踩在滿是衣服跟各種收拾的碎片,一步一步走到人群中柔聲的安撫到!

卻不想聽到她這樣說,那些街坊鄰居就更加的氣憤了!

「小可她媽,你就是太過善良的,才會被他們欺負的!下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你直接大吼一聲,我們一定把那群惹事的給抓住還小鎮一個安寧!」

「果果他媽,你也知道他們這些人做事毫無顧忌的,就算是我叫你們過來,也是多幾個人受傷而已!錢財是小事,健康最重要了!我怎麼能……」

「哎喲!我說你哦!怎麼這麼傻呢!我就不相信他們還敢動手不成!」

果果媽嘆了一口氣,看著夏熏溪突然問到:「不過平時他們一般也不隨便惹事的,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能得罪什麼人哦!這一群人其實就是來惹事的,看不慣人家幸福而已!」

胖大嬸安撫的拍了拍夏熏溪的肩膀勸慰到:「也只能想開一點了!不過這片小區看來也不怎麼安全了!一定要跟城管反應一下!」

夏熏溪可是用了很多的心思才那些熱心的街坊鄰居離開之後看著凌亂的場面,一時間有些氣餒!果然呀,有些時候不是自己想要安靜的生活就可以的!

蕭閻雲聽到風聲趕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已經關門的店鋪,房間跟店裡面都找了一圈,卻找不到夏熏溪的人,忍不住有些擔憂!

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正在蕭閻雲有些焦頭爛額的打算打電話詢問一下的時候,剛要帶著孫子出去散步的胖大嬸見狀,忍不住叫住他!

「是被警察帶走了!說是錄一下口供!放心吧!沒事的!說清楚就回來了!」

可是蕭閻雲卻不這樣想。對方連警察都驚動了!就說明她有另外的打算!

蕭閻雲急沖沖的趕到警察局的時候,看著正在房間裡面錄口供的夏熏溪,先鬆了一口氣,然後看著旁邊的警察說到:「我來接人的!不知道我媳婦能走了嗎?」

「你媳婦誰呀!」

「就是剛才被你們帶進去錄口供的人!」

「哦!你說剛才那個女人呀!」

警員突然醒悟過來,有些奇怪的看著蕭閻雲,許久才對著旁邊的另外一個工作人員說到:「他就是那個明星蕭閻雲嗎?」

「看著倒是有幾分像!不過那明星有氣勢多了!而且光彩照人的,這個……怎麼看著都好像有點普通呀!」

「這不奇怪呀!現在的電視哪一部不是經過美顏處理的呀!」

「說得倒是也是呀!」

那邊的兩人好像是確認了蕭閻雲的身份之後,特別興奮的看著他,卻沒有多問一句!

只是好心的提醒到:「你不知道她身份不明嗎?雖然沒有發生什麼事!但是也不能這樣隨便離開的!要身份證明清楚之後才能離開的!」

「什麼不明!」蕭閻雲怒了,一骨碌的將她的身份證跟各種證件都拿了出來,看著那兩人說到:「這是她的身份證件,我要求帶她離開,現在立刻馬上!」

「這個……」兩人看了一眼那一堆跟真的一樣的證件,不由的感嘆這些有錢人果然是厲害。竟然這樣的東西都做得跟真的一樣!

小警員很是耐心的看著蕭閻雲解釋到:「不是我們不相信你的資料,只是我們這邊接到上面的消息,說是有人冒充韓氏總裁,所以……真是對不住了,這裡面的這位姑娘的身份還要重新核對一下!」

荒海有龍女 蕭閻雲很是生氣!非常的生氣,一件事用一個風頭就夠了吧!可是她們竟然一直用這個身份來找茬!這是覺得我們沒有辦法了是不是!

以前他不想做得太過,可是如今……這一次算是真的惹到他了!

蕭閻雲一骨碌的將那堆東西收走了!直接站在那些警員的面前打了一個電話,內容很簡單,我女人被你們的手下抓起來了,而且還沒有任何理由借口就要拘留!說是身份不明!

小警員見蕭閻雲這樣,也只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繼續著手中的動作!誰不知道明星本來就是這樣的呀!有什麼事就喜歡找上面唄!

不過這個身份不明這件事吧,都是法官判定的!他們可沒有胡說哦!所以到最後他們也只是依法辦事而已嘛!

至於上面有沒有人查就不是他們關心的事情了!

今天一隊出警的時候,他們就還覺得奇怪呢!那一群混混已經被關過很多次了,這兩天剛放出來呢!也是慣犯了,不至於如此積極吧!卻沒有想到是另外的事情!

一個董事長呢,有人冒充,而且最後冒充她的人連一個普通的小職員都不如,這種時候不找點事情折騰一下,那也是不可能的!

唉!這些人就是錢太多太閑了,才會這麼麻煩唄!

不出半個小時的時間,各種證明夏熏溪就是韓氏總裁本人,甚至是證明夏熏溪確實是來到這個小鎮的證據就放在了小警員的面前!

蕭閻雲有些不耐煩的追問到:「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小警員有些傻眼,到底是什麼人有這樣的本事!不出半個小時的時間,就已經將所有的資料調齊了!就算是調取夏熏溪在本市本鎮的消息都要各種手續吧!

小警員知道自己不可能理解到他們這些人的辦事套路,不過既然上面有命令,又算是這些資料在這裡,自己也是不能隨便放人的!不然到時候自己也解釋不清楚呀!

這邊小警員正要敷衍一下。那邊門口警局的老大已經急沖沖的走了進來,二話不說就把那人批了一頓!

有些沒好氣的吼道:「老子好不容易休息一下,你們就不能給我消停一點!韓氏總裁是你們說能扣留就扣留的嗎?」

「這……不是,她沒有辦法證明自己的身份呀!」

「還要怎麼證明,你告訴我怎麼證明,身份證、居住證連護照都給你看了還要怎麼證明!」

「可是之前的新聞……」

「新什麼聞!按章程辦事!」 可雖然梁景銳對於路宇琛十分的生氣,但是現在路宇琛是唯一一個讓喬語十分放心愿意接近的人,所以也不敢再刺激路宇琛,他怕路宇琛對喬語做出什麼不利的事情。

但是這不代表他不可以去找陸婷算賬,因為之所以會有今天這樣子的局面都是路婷造成的。

按理說現在這個時間路婷應該還在家裡面,梁景銳不管其他的直接就去了路家找路婷,因為這件事可不是什麼小事,也不能怪他不顧禮貌就直接上門了。

當路婷看到梁景銳時一臉驚喜,心中想著難不成自己這麼多日子的努力終於能夠看到成果了嗎?可是梁景銳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就讓她的心瞬間沉到了低谷。

梁景銳滿臉冷漠眼神沒有一絲感情看著她道:「你為什麼要在喬語面前說我的壞話,讓她遠離我?」

路婷整個人都僵住了,隨後有些僵硬的回答道:「你在說些什麼?為什麼我聽不懂?」

撲倒甜心:首席校草在身邊 梁景銳早就親眼看到了真相,因此現在路婷在他面前裝作不知情的樣子,只會讓他覺得更加煩躁和厭惡,於是不耐煩道:「我已經都知道了,你沒有必要在我面前做戲。」

「我真的搞不懂,我們夫妻兩人什麼時候得罪了你嗎?你為什麼要這樣子隔閡我們?現在喬語把我當做壞人一般防備,看見這樣子的情況你開心了嗎?」

雖然梁景銳的語氣冷淡的沒有一絲感情,但是路婷卻依舊聽的十分心慌。

她原本還想要再狡辯兩句,可是梁景銳都說他已經什麼都知道了,那麼自己還狡辯什麼?

恐怕在梁景銳眼裡也只是如同跳樑小丑一般可笑了。因此路婷一時之間支支吾吾,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面對著的是梁景銳越來越冷漠的臉色。

就在這時,路老突然從路婷身後出現,嚴肅的看了一眼路婷,隨後對梁景銳說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他上樓的時候就看見路婷站在門口,而梁景銳竟然主動來了他們家,走近了以後竟然聽見了剛才那番話,讓路老也有些心驚。

這些小輩們之間所發生的事情,他知道的還真不多,但從剛才梁景銳的三言兩語當中也聽出了主要的原因。

面對路老,梁景銳也不想說些難聽的話,畢竟自己在國外學習還是路老一路上幫忙扶持,但是路婷做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分了。

因此,梁景銳只是冷淡的說道:「這件事確實不是什麼小事,對我和喬語之間已經造成了很大的誤會和傷害,所以您自己去問問路婷吧。」說完之後梁景銳就直接離開了。

路老想要挽留梁景銳都沒有挽留的住,因此看著路婷心虛的臉色,他也意識到這件事情確實十分嚴重。於是嚴肅的看著路婷道:「你來給我把話說清楚!」

路婷此刻也覺得自己沒有狡辯的餘地於是就把所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說了出來,陸老的臉色也越來越滿含怒氣。

最後狠狠地拍了一下面前的茶几,看著路婷罵道:「你實在是太荒唐了!人家梁景銳和喬語的感情好好的,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我早就和你千叮嚀萬囑咐,讓你不要再去招惹他們,你難道聽不到嗎!」

路老此刻十分震怒,因此路婷也只敢聽著,不敢多說什麼,可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他也做不了什麼多的挽救,因此就對路婷說道:「這段時間我看你哪兒也別去了,就給我好好的在家裡面呆著吧!」

為了防止喬語再醫院裡面待著悶,因此路宇琛每次來看她的時候,除了會給她帶來一些小驚喜以外,還會給她講講外面發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讓喬語聽著也禁不住心生嚮往。

於是喬語拉著路宇琛撒嬌道:「待在醫院裡實在是太無聊了,我也想要出去玩兒。」

路宇琛颳了刮喬語的鼻子道:「乖,醫生可還沒有說你可以出院,你就先在醫院裡面好好的待著,等到以後可以出院了,我就帶你一起出去玩。」

喬語不願意等,反駁道:「可是我清楚自己的身體,我根本就已經沒有什麼事兒了,況且我只是想要出去玩一會兒而已,等到玩兒過了之後我就回來。」

看著喬語濕漉漉的大眼睛渴求的看著他,路宇琛有些不自在的轉頭,卻也心軟道:「好吧好吧,既然你都已經這樣說了,那麼我就帶你出去玩一會兒。」

喬語立刻欣喜道:「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一定會帶我出去的!」路宇琛佯裝生氣的樣子說道:「好啊,你原來在這裡等著我呢。」喬語立刻哄著他,讓他心裡美滋滋的。

路宇琛給喬語偷偷帶來了一套便服,等她戴上之後又給他帶來一個毛茸茸的帽子和口罩,就光明正大的帶著喬語離開了醫院,那些醫生和護士也沒有多想。

一出了醫院的大門,喬語就禁不住興奮地歡呼了一聲,而路宇琛就只是在後面笑著看著她。

隨後喬語又跑到了路宇琛的身邊說道:「你之前跟我講的那些好吃的好玩的地方都在哪裡?快點帶我去看看。」

看著喬語興奮的臉龐,路宇琛溫柔的答應道:「好。」隨後他帶著喬語去了很多吃喝玩樂的地方,讓喬語玩了個盡興。

最後,看著喬語的臉上依舊染著興奮的紅暈,路宇琛依舊對她說道:「現在玩也玩過了,我們應該回醫院裡去了吧!」如果不是怕喬語的記憶又開始衰退的話,他也是願意帶著喬語一起在外面繼續玩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