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趙,我這邊需要支援,李隊落入了對方手中。”

林洛剛露出輕鬆的神情,以爲大功告成了。聽到這個消息,瞬間就愣住了,那邊發生了什麼?

“是我們大意了。”趙警官嘆息一聲。

他們也根本沒想到這小小的貪污案,竟然還有人敢帶槍公然抗警。

林洛也意識到了什麼。大概率是抓捕李建軍的時候出了問題。

這老狐狸隱藏的夠深啊,平時看起來處處被王全壓風頭,沒想到關鍵時刻遠比王全要冷靜。

但他這一手,若是逃不出去。罪罰將比王全更大。

林洛不放心,簡單的包紮了一下傷口,便跟着趙警官往李建軍家趕去。

“都別過來,你們再往前踏一步,我就殺了她。”

一靠近,林洛就聽到李建軍歇斯底里的吼叫。

林洛定睛望去,李建軍正用槍頂着一個女人的太陽穴。

他沒想到,這李隊竟然是一個女的。

而且他們之前見過,就是在青山鎮派出所審訊林洛的那個女人。

此時這個冰山美人臉上也不禁露出了驚慌的神色。

“林洛,你竟然還敢來,老子一槍崩了你。”李建軍見到林洛,瘋狂的大吼大叫。他露出猙獰的神色,直接指着林洛說道:“你們想要救這個女人,就拿那個人來交換。”

“這……”衆人猶豫,他們也想救隊長,但這明顯是不允許的。

“不可能。”李瑩瑩冷冽的拒絕道。

“林洛,是你逼我的。你想不想救她?想救你就來,不想的話,我就一槍打死她。”李建軍朝着林洛吼道。

在這一點上,他比王全更瞭解林洛。

他認爲林洛肯定會心軟,主動站出來。

而林洛也是這麼想的。

畢竟事情是他鬧出來的,他實在不想無辜人員因此受傷。

而且自己上去,活命的機率總比李瑩瑩要大一點。

“你別激動,我換,我換。”林洛走上前去,輕聲說道。

他生怕李建軍一激動,手中槍就走火了。

一衆警察看着林洛的眼神都充滿了敬佩,尤其是趙警官幾人,之前他們就在林家小院見識到了林洛的身手。

現在又見識到了他過人的膽識、勇氣與魄力。

“別過來,我不需要你換。”李瑩瑩冷聲說道。

作爲一個警察,她清楚自己的職責,絕不能讓人民羣衆陷入險境之中。

“別聽她的。”林洛自顧自的往前走,絲毫不理會李瑩瑩的話。

李建軍的臉逐漸猙獰起來,笑的有些恐怖,彷彿在心中已經將林洛千刀萬剮無數次了。

一步、兩步、三步……

林洛逐漸靠近,每一步都引動着所有人的心跳。 鄉村極品醫仙 ,其實心中也無比的緊張。

衆目睽睽之下,他與李建軍只有一米之隔。

“可以換了吧?”林洛笑着問道。

他相信李建軍不會立刻動手,他也不想死的。但他又想讓自己死,他估摸着李建軍現在心裏就是這個狀態。

“過來。”李建軍喝道。

林洛表現的很聽話,又往前踏了一步。

相比王全,李建軍沒有見識過林洛的手段。還以爲林洛是個任人宰割的小年輕。

所以,林洛早就在等機會了。

進行交換的那一刻就是他動手之時。

“你沒必要這樣,逞英雄也要看情形。”李瑩瑩依舊是冷冷的表情,似乎對林洛的行爲並不感激。

而且作爲警察,李瑩瑩羞恥於自己被一個老百姓拯救。

這猶如對她的侮辱,也詮釋了她的失職。

“我喜歡就行。”林洛咧嘴笑道。

對於李瑩瑩這副冷冰冰的樣子,他着實有些不爽。

姐姐,我這是在救你誒?能不能別擺着一副臭臉。搞得我是劫匪一樣。


林洛內心吐槽着,但也不敢說出口。

“哼。”李瑩瑩不再說話。

表面上林洛和李瑩瑩鬥嘴,實際上他的注意力九成都放在了李建軍身上。

李建軍終於忍不住了,手中槍迅速轉移,槍頭朝林洛移去。

林洛等這個機會已經很久了,對方動的那一刻,他也動了。

如此近的距離,李建軍根本來不及反應,林洛已經一拳打了出去。

而李瑩瑩作爲警察,反應同樣無比迅速。

在林洛出拳的同時,她也弓着身子下意識的閃避。

一拳狠狠的打在李建軍的肚子上。

砰!

李建軍也扣動扳機,但因爲林洛的一拳,一槍是打到了空中。

趁此機會,林洛和李瑩瑩趁此機會同時朝着李建軍撲去,想要將其制服。

但李建軍的韌性也遠超林洛的意料。

剛纔那一拳下去,李建軍竟然依然牢牢握得住槍。

生死時刻,李建軍手中的槍再次擡起,這一次他沒有打林洛,而是朝着李瑩瑩打去。

“小心。”

林洛在一拳揮出之後,見李建軍槍沒有脫手,就知道大事不好。

這一槍要是打中李瑩瑩,恐怕李瑩瑩的身子骨難以招架。

所以林洛下意識的就轉變方向,躍了出去,擋在李瑩瑩前面。

砰!

又是一槍,這一次林洛就沒那麼好運了。

子彈直接打進了他的大腿根,差一點就傷到了命根子。

不幸中的萬幸,就差那麼一點點。

李瑩瑩只感覺到自己撞到了雄厚的身軀之上,然後血液四濺,前面的身影應聲而倒。

哪怕她是冰山,此刻也有些觸動。

一個陌生人竟然願意犧牲自己,挺身而出去救她。


砰!砰!砰!

緊接着又是數聲槍響。

不過這一次,不是李建軍開的槍,而是他們身後的警察同志們。

李建軍死不瞑目。

連林洛都沒有想到,最後的結局會是這樣子。

щшш •ttkan •¢ ○

他看着李建軍倒在血泊中的身影有些難受,這不是因爲李建軍的死而傷心。


而是忽然直接目觸到人的死亡,不自覺的升起一股嘔吐感,引起心理生理上的雙重難受。

林洛臉色蒼白,有着很濃重的負擔感。

若不是自己奪槍救人,或許李建軍最後的結局也就是進監獄幾年,不至於喪命。

自己算是間接害死了他。

慌亂、自責、迷茫、悲傷……種種情緒匯聚在一起,涌上林洛的心頭,致使他臉色蒼白。

心理上的壓力加上身體的傷勢,讓林洛的意識逐漸模糊起來。

……


再次睜眼,已經是在醫院的病牀上。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絕美的臉龐,冰冷的臉上夾雜着擔憂的神情,美目微蹙,緊緊盯着林洛。

林洛忽然醒來,兩人四目相對。

李瑩瑩先是一愣,眼神稍稍避開,欣喜道:“你終於醒了。”

“嗯……李建軍他怎麼樣了?”林洛沉吟片刻,問道。

“死了。”李瑩瑩直接回道,又看向林洛,頗爲擔憂的安慰道:“你不要有心理壓力,這是他罪有應得,怪不得你。”

這種情況李瑩瑩見過很多次,許多和林洛這樣的人,喜歡把他人的死因往自己的身上攬。給自己很大的心理壓力,甚至導致神經瘋癲的都有。

所以他很擔心林洛,畢竟林洛也是爲了救自己才導致那樣的情況發生。

醫生說了,林洛身體無大礙,就是心理壓力太重了。李瑩瑩生怕林洛也變得神經不正常。

普通人接受不了突如其來的死亡是很正常的事情。

好在看樣子林洛挺了過來。

“我沒事,只是心裏有點不舒服罷了。”林洛嘆聲道。

“那就好。”李瑩瑩難得露出一抹笑容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