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魅你過來!”

老媽說着,把蘇小魅叫到了身邊,然後嘰嘰呱呱的,就是一陣的耳語。

雖然隔的非常的近,但是在老媽刻意不想讓我知道她們的談話內容的時候,我肯定是沒有辦法突破一個鬼尊的防線的,所以我只有在這裏心癢癢的,看着她們在那邊嘰嘰呱呱。

蘇小魅先是很驚訝的樣子,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然後老媽又說了一些什麼,她雖然驚訝,但是整體來說,還是淡定了下倆。

“我跟你說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老媽對着蘇小魅說道。

突然,我又能夠聽得到她們兩個人說話了。

“知道了!”

蘇小魅對着老媽認真的說道。

“知道了就好!”

說完,老媽也退到了一邊。

就在這個時候,蘇小魅撕開了手上的那張紅紙,過了大概三四秒鐘的樣子,突然,房間裏面的虛空再一次裂開,容雪兒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你想通了麼?可願意跟我去飛雪派了?”

容雪兒饒有興趣的對着蘇小魅說道,看她那個樣子,似乎是早就料到會如此了。

“我的情況,你知道?”

“又不是什麼祕密,一眼就看出來了!”

容雪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的笑讓我們瞬間有些冷場,我可不感覺,這是能夠笑的時候。

(本章完) “飛雪派,真的可以讓我恢復正常麼?”

“那是肯定的啊!”

容雪兒對着蘇小魅說道。

“你現在這個問題,主要是因爲修爲不足引起的,以你的體制,只要是你修煉了我們飛雪派的功法,我保證你的修爲一日千里,別說是一個了,就算是現在這種情況,就算是你多那麼兩三個,也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飛雪派的功夫有這麼強?

聽到這裏,我都開始有些懷疑了。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答應,和你去飛雪派!”

蘇小魅對着容雪兒說道。

“你會知道的,這將會是你人生之中,做出的最正確的一個決定!”

容雪兒對着蘇小魅說道。

“但願如此吧!”

我覺得我們現在這種情況,特別的奇怪,加入一個大門派,本來應該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被我們搞的很奇怪的樣子。

“你的情況,越早回飛雪派,情況就會越好,回門派還需要一定的時間,你這個問題要是半路上發作了的話,我也不一定能治的好!”

容雪兒對着蘇小魅說道。

鳳凰醉:邪君盛寵殺手妃 “給我十分鐘的時間,我和大家道個別。”

容雪兒點了點頭。

並沒有想象之中的拖拖拉拉,蘇小魅安安靜靜的靠在我身上,到時間了以後,就跟着容雪兒去了。

“兒子,看來你要多多努力了啊!”

老媽有些感嘆的,對着我說道。

“怎麼?”

我有些不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這飛雪派,可不是什麼好相於的門派,你送人過去容易,但是讓她自己出來,可就不是那麼容易了,八成還是需要你自己過去接的!”

老媽感嘆着,對着我說道。

“我自己過去接?”

“沒錯,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小魅的資質,連我都可以看的出來,非常適合修煉他們飛雪派的功法,她去了以後,飛雪派又怎麼可能不重視她呢?你想帶走人家門派裏面非常受重視的弟子,哪有那麼容易?”

誒,老媽說的這個話,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那我至少要什麼修爲,才能夠接到小魅啊?”

聽到老媽這個話,我突然有些後悔把蘇小魅給放走了。

誒,但是現在後悔也沒有用了,人都已經走了,再說我們把她留在這裏,肯定也是不行的啊,因爲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治她。

“行了,不要想那麼多了,今早提升你的實力,纔是對

的!在混亂鬼域,飛雪派也是數一數二的大門派,小魅去了之後,絕對是資源傾斜,重點照顧,你在這裏想超過她,肯定是不可能的,別看現在你修爲還能壓她一頭,但是很快,她就會超越你了!如果你還想和她能夠在一起,那你就得跳出這個圈子了。”

老媽說的話,我絲毫不懷疑,蘇小魅在混亂鬼域,會得到最好的培養,而我在這裏,則只能靠自己,什麼都沒有,就算是我有一個鬼尊級別的老媽,但從本質上來說,也不會起到任何作用的。

“那我要怎麼辦?”

我對着老媽問道。

“去萬盛鬼域!”

總裁的小萌妻 老媽斬釘截鐵的對着我說道。

“萬盛鬼域,那是什麼地方?”

“和天冥鬼域是一個等級,但是比天冥鬼域排行還要靠前的鬼蜮!”

聽着老媽的話,我又有些疑惑了。

“和天冥鬼域差不多,能有用麼?我看饕餮家族的實力和飛雪派差不多啊,饕餮家族在天冥鬼域裏面,也是個響噹噹勢力,飛雪派在混亂鬼域裏面,也是….”

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她給打斷了。

“差不多?差遠了!”

老媽看着我,搖了搖頭。

“你剛纔說飛雪派,我就就拿飛雪派給你打個比方吧,飛雪派在混亂鬼域,是核心勢力,如果把飛雪派放到天冥鬼域,那麼它最多就是個一流勢力。”

“饕餮家族不也是一流勢力麼?”

老媽無語的看了看我。

“一流實力之間,也是有區別的啊,饕餮家族就是屬於頂尖的那種,飛雪派是屬於落後的那種,誒,鬼域之間的排名,看來你是一點也不瞭解了啊,也罷,我就和你說說,你這個比法,完全就是錯誤的,混亂鬼域只是一個二級鬼域,天冥鬼域是個三級鬼域,兩個之間是完全沒有辦法比的,就跟你剛纔說的勢力一樣,飛雪派在混亂鬼域是核心勢力,如果到了天冥鬼域,只能算一流,那天冥鬼域的核心勢力呢?”

聽到這個話,我幡然醒悟,我只比較了兩個勢力去了,卻忘記了大環境,沒錯,要是天冥鬼域的核心勢力出手,那飛雪派這樣的,豈不是就和渣渣一樣。

“這下你懂了吧?”

老媽對着我問道。

我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

“爲什麼不去天冥鬼域呢,因爲你在那邊有了一定知名度了,並不是什麼好事情,到了萬盛鬼域,換個環境,也許會更好!”

老媽說的這個話,很有道理的樣子。

“那我們到了萬盛鬼域之後,要

幹什麼?”

我對着老媽問道。

“一個月之後,萬盛鬼域的五大核心勢力,要聯合舉辦一場鬼域大賽,用來招募新弟子,我們可以去參加一下!”

大宗門招募新弟子?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啊!

如果招上了,那就真的是發達了啊,日後接蘇小魅,肯定就不是問題了。

“行,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給你十天的時間,處理一下自己的事情吧!”

我對着老媽點了點頭。

其實我在這邊也沒有什麼大事,主要是蘇小魅走的很匆忙,手下的那些勢力,都沒有來得及打點,我到了魅都以後,交代了一下工作,然後找自由老祖,落實了我的封地問題,再把我自己的東西安排好。

東東西西的弄了這麼久,我總算是和老媽一起出發了。

之前到天冥鬼域的路上,我們是充滿了兇險啊,但是這一次就不同了,老媽已經到了鬼尊的級別,所以帶我趕路,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有傳送陣的地方就傳送,沒有傳送陣就靠走,一般的陷阱什麼的,在鬼尊強者的手下,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 只是十天的時間,我們就到達了萬盛鬼域。

值得一提的是,在路上,我看到了各種各樣的奇景,疏通了我這段時間的心理壓力之後,我的道術修爲居然成功突破到了真人三階的程度,我的鬼氣和真氣修爲,再一次達到了平衡狀態。

不知不覺之間,我感覺我的修爲,又進步了一個檔次。

到了萬盛鬼域之後,我就真的有了一種土鱉進城的感覺。

老媽說的,萬盛鬼域比天冥鬼域要高個一點點,但是真正到了這邊我才發現,何止是高一點。

要不是確定萬盛鬼域是個三級鬼蜮,我甚至都懷疑它是不是四級鬼蜮了。

在萬盛鬼域的大街上,來來往往行走的,居然沒有一個普通人,來來往往的住戶,修爲最差的,都是鬼將階段,就連在街上跑的小孩,都有鬼兵巔峯的修爲。

大街上擺攤的老闆,隨便抓出來一個,那都得是鬼王級別。

他們的修爲參差不齊,有的高,有的低,鬼王巔峯的,並不是特別常見,但饒是如此,鬼王級別的這個基數,也是相當的嚇人了。

我們隨便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來。

令我感到貼心的是,這裏的老闆並沒有因爲我們沒怎麼見過世面而鄙視我,知道我們是外地人之後,反倒挺熱情的和我們聊天。

聊着聊着,我才終於知道了,爲什麼萬盛鬼域如此牛逼。

(本章完) 因爲你在這裏,不管幹什麼,都和兩個字有關,那就是實力!

在萬盛鬼蜮,特別是我們現在所在的萬盛城,沒有鬼將巔峯的級別,沒有入門的資格,沒有到鬼王級別,沒有居住的權利。

還有一些別的權利,也對實力有強行的要求,比如說在大街上擺攤,你必須要達到鬼王,如果你想開店,又必須達到什麼樣的實力,如此一系列的東西,環環相扣,不達到實力,你想要乾的事情,就得不到審批。

聽到這裏,我感覺我也是醉了,萬盛鬼蜮這麼玩,完全就是精英戰略啊,這樣整下來,要是還有垃圾的話,那就真的是不用玩了,趁早歇菜算了。

在萬盛鬼蜮呆了一段時間,主要是在周圍的環境,還有穩固修爲,老媽則是給我找關係,幫我去報名去了。

不得不說,老媽的人員關係,還真的是相當的好的,還真的幫我弄到了一個參賽的名額。

“兒子,這次比賽,對你來說可能有點困難,你要多多努力啊!”

老媽對着我說道。

困難?

聽到這裏,我感覺整個人都蒙了。

我現在的修爲,雖然算不上多牛逼,但道術上面再一次突破的我,在二境鬼王這個階段,應該已經是罕有敵手了。

我早就已經有心裏準備,這萬盛鬼蜮人才輩出,但卻沒想到,已經牛逼到了這個程度。

“老媽,這邊年青一代裏面,有很多三境鬼王?”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她問道。

日月心塵 老媽看着我,摸了摸我的額頭。

“你這孩子,該不是燒壞了吧?萬盛鬼蜮的三境鬼王級別的強者是不少,但是年輕的,我估計應該是沒有的啊,你該不會是擔心,比賽的時候碰上三境鬼王吧?”

“嗯!”

我對着老媽點了點頭。

“你這傻孩子,我告訴你,不可能,三境鬼王又不是大白菜,有是有,都是一羣老棒子,最少都一千歲了,這大勢力雖然是收徒弟,但是五十歲以上的,他們是肯定不會要的,所以你的對手裏面,根本就不可能出現三境鬼王的強者!”

聽了老媽的話,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那這個比賽,應該不難啊,我好好發揮一下,最差也應該能拿個前十吧,哪有你說的那麼嚇人!不困難嘛。”

“我什麼時候說了是這個困難了?”

老媽有些無語的,對着我說道。

“你要是鐵了心想拿第一,我估計這些人裏面沒有一個能夠乾的過你的,這都不是困難好麼?我說的困難是,這場比賽,你不能贏!”

“不能贏?輸

了人家宗門能要我?”

我一陣無語的對着老媽問道。

“誒,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輸肯定是不行的啊,贏肯定是要贏的,但不要贏的太狠了,我需要你保持在第十八名到第二十名之間。”

老媽有些故弄玄虛的對着我說道。

“什麼意思?”

聽到老媽這個話,我纔是徹底的疑惑了。

“你要進的勢力,是萬盛鬼蜮四大勢力之後,排行最末的千機門,你的目標,就是進入千機門,成爲一個記名弟子?”

“記名弟子?”

聽到這話,我瞬間就激動了起來。

“我的這個修爲,應該不算很差了吧?全力發揮的話,到萬盛門去當個核心弟子,最差也是個普通弟子啊,怎麼非得給我搞個最差的千機門的!”

“不明白?”

老媽笑了笑,看着我。

“你這個問題問的好,爲什麼不讓你去更高級的地方,而是去這裏呢?這其中的緣由,你恐怕不知道。”

老媽緩緩的對着我說道。

“你別看現在的千機門,似乎很勉強成爲四大勢力,但是其實,他的底蘊充足着呢,特別是,記名弟子這個階段!”

“記名弟子?”

我看着老媽,就是一陣的無語。

“記名弟子能有什麼啊?”

我一陣無語的對着老媽問道。

“你可不要小看這個記名弟子啊,這千機門裏面最有出息的一批人,根據我的總結,他們在千機門的時候,都當過記名弟子。”

“都當過記名弟子?”

聽到這個話以後,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老媽,你就別和我開玩笑了。”

老媽看着我,眨了眨眼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