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的身材豐腴,鵝蛋臉,走上前來的時候,臉色有些發紅。

柳蔓蔓的神色怪異看向了楚塵。

楚塵的神情並沒有任何一絲的變化,示意少婦伸出手來。

診脈片刻之後,楚塵拿起了筆開始寫藥單。

「早晚各服用一次。」楚塵開口,叮囑了幾句注意事宜。

少婦愣住,她都還沒有開口說自己是什麼問題。

楚塵大手一揮,「按照我說的,以後就不會疼了。」

少婦的臉唰地又紅了,「謝謝楚神醫。」

「下一位。」

柳芊芊在一旁看着一頭霧水,「楚塵,你這個看病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接下來是一個中年西裝男子,西裝男子幾乎是彎著腰坐下來,神情略帶痛苦,「可能是長年累月坐辦公室導致的職業病,腰椎脊椎竟然會疼,從前天開始,就疼得幾乎伸不直腰了。」

楚塵診脈之後,站了起來,「介意把上衣脫掉針灸嗎?」

「不介意。」西裝男子大喜,他剛才親眼見證了楚塵神奇的針灸術。

柳宗浩等人更加是期待了。

才第二個病人,楚塵又有施針的機會了。

西裝男子的上衣脫掉之後,楚塵的食指與中指之間已經夾着一根顫動的銀針。

這個時候沒有人再會笑話楚塵連銀針也拿不穩了。

柳家醫館的醫師們更是目光緊盯着楚塵。

他們都想知道,這種情況下,楚塵會怎麼施針。

一針落下。

跟治療老爺子時候一樣,楚塵下針的速度快到令人眼花繚亂。

柳蔓蔓目光看向了柳宗浩。

在場的柳家醫師們,他的資歷最深。

此時此刻,柳宗浩的眼神充滿著震撼。

針灸之術,五花八門,流派極多。

而公認的天下第一針,就是葯谷的金針渡命術。

柳宗浩猛然地看着楚塵,原來是葯谷傳人。

即便是葯谷之中,能夠將金針渡命術掌握到如此爐火純青程度的,絕對也只是少數。

「今天我們有幸,大開眼界了。」柳宗浩的目光熾熱。

很快,楚塵施針完畢,「趴在椅子上十五分鐘,會有效果。」

不用十五分鐘,此時此刻西裝男子就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背後疼痛在減緩了,神色狂喜,「多謝楚神醫。」

第三個上來的還是一名中年男人。

「楚神醫,我感覺最近有點虛,做事情總是力不從心。」中年男子欲言又止,還有一些難以置信。

楚塵很快就瞭然於胸。

沉吟了會,楚塵看着中年男子,「你介不介意……」

「我不介意。」中年男子連忙站起來,伸手解開了自己的皮帶。

「等一下。」楚塵瞪了他一眼,「回房間去,你不介意別人還介意呢。」

在場不少女子抿嘴偷笑。

楚塵帶着中年男子進房間,一群男醫師跟着一擁而入。

「這個治療,我給你們講講詳細過程吧。」房間內傳出了楚塵的聲音。

眾人看着那個房間門口。

求中年男子的心理陰影面積。

楚塵看病的速度極快,平均下來,不用三分鐘就能看完一個病人。

一個小時后,排在後面的病人有些急躁起來,生怕自己趕不上。

畢竟,楚塵的速度雖快,可病人也多。

有些病情比較輕的病人,楚塵甚至只是一針下去,就直接有了良效。

「楚一針。」柳芊芊暗默地給楚塵取了一個外號。

柳蔓蔓也從柳宗浩的口中得知,楚塵正施展的是號稱天下第一針的金針渡命術。

這不僅僅是一門針灸之術,更是葯谷的鎮派絕學。

是救命之術,也是奪命金針。

最後的半個小時,後面等的人越來越急了。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柳蔓蔓等人面面相覷。

雖然他們早已經提前做好了措施,關閉醫館大門,可現在還有四五十個病人在等待候診。

而且,都只要楚一針,楚神醫。

柳蔓蔓幽幽地看着楚塵,「你一個人令我們整個醫館都集體失業了。」

雖然楚塵之後再度加快了看病的速度,可當兩個小時結束之後,仍然還有三十多個病人。

柳芊芊有些不好意思了,今天本來打算坑一下楚塵,卻沒想到,楚塵居然會億點點醫術,打了她的小俏臉,可到了現在……她倒是確實把楚塵坑了,楚塵這麼一坐就已經兩個多小時。

時間已經到了。

柳宗浩剛要阻止下一個走上來的病人,耳邊就聽見楚塵喊了一聲,「下一位。」

柳蔓蔓一怔。

只有他們在計算著時間,楚塵居然根本沒有去記?

「已經兩個小時了。」柳蔓蔓如實開口。

「再看看吧。」楚塵攤手,「總不能讓別人白等了。」

一名年輕女子手裏抱着一個約莫一周歲的小孩。

「楚神醫,我的孩子不知道為什麼,白天好好的,每到晚上就哭個不停。」年輕女子焦急,現在天色也黑了下來,她懷裏的小孩正在哇哇大哭。

楚塵診斷之後,微笑安慰,「放心,是小兒夜啼症,扎一針就好了。」

扎一針就好了。

這幾乎成了楚塵這兩三個小時的口頭禪。

事實也確實如此。

當楚塵的銀針扎在小孩身上的時候,孩子的哭聲很烈,可隨後,銀針取出,小孩漸漸地安靜了下來,小眼睛還一直在看着楚塵……

年輕母親千恩萬謝。

「真是神醫。」

「以前我以為關於神醫的故事只是誇大了的傳說,今天我親眼目睹了。」

「我們都是有福氣的人啊,聽說楚神醫只是今天剛好來柳家做客,才應邀坐診。」

「你們真的不知道楚塵是什麼人物嗎?我今天一直覺得這個名字耳熟,查了一下,差點驚呆了我的雙下巴,楚塵是前段時間全國舞獅大賽的冠軍,同時還修補了國畫天機玄圖,文武雙全的青年才俊,還有,最近火爆的宋顏膏,是楚塵的公司研製出來的,不僅僅文武雙全,還是商界天驕。」

「楚神醫的人生就是一個Bug。」

柳芊芊的神色複雜地瞥著楚塵。

沒想到自己今天的一個小心思,居然又讓楚塵揚了名。

這傢伙就沒有短板嗎?

病人一個個得到診斷醫治后,千恩萬謝離開。

最後一個病人是一個打扮得非常艷麗的女子,紅唇濃妝,性感露肩裙,事業線也非常的明顯。

「楚神醫,我的胸悶,這幾天胸口老是隱隱作痛。」女子的聲音有些嗲。

楚塵還沒來得及開口,一旁的柳蔓蔓就主動說道,「這種小問題不用麻煩楚神醫了,你跟我進來,我給你檢查一下……對了,我剛剛跟楚神醫學了針灸術,我來試着給你扎一針。」

女子的神色一呆,半晌,哼了一聲站起來轉身扭腰走掉了。

「哼,我都注意到她了。」柳芊芊說道,「她是陪另外一個女孩子過來看病的,居然還裝病……」

柳芊芊看着楚塵,學着女子的語氣,「楚神醫,我胸口疼疼……」

楚塵瞥了她一眼,站了起來,「沒關係,你再疼也是小疼。」

柳芊芊:???

老娘跟你拼了! 「眾、眾兄弟,一起上,把這小子廢了!」李十三嘴唇有些哆嗦,心一橫,高叫道。

李十三剛才可是看得真切,這看起來瘦削而又面嫩的小子竟然這麼厲害,看剛才兔起鶻落的身手,絕對應該已經有武者的實力,當即心念電轉,慫恿這些地痞一起上。

這些地痞雖然離得近,可是蕭易出手太快,他們都在毆打韓奎,剛才可沒有看得太清楚。

此時,他們只看到一個同夥被打倒在地,餘下的地痞這才注意到蕭易,頓時,他們則是一臉的凶神惡煞,輪圓了手裡的棍棒向著蕭易招呼而去。

韓嬸看到這裡,嚇得閉上了眼睛,心中的那一點希望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來真聽不懂人話!」蕭易輕哼一聲,身體略略向後一退,讓過面前襲來的一棍,蕭易手中已經多了一條棍棒,正是之前踢飛的那個地痞的。

「老子今天就免費教教你們怎麼做人!」蕭易呼喝一聲,手中棍棒向下一壓,剛近到身前的幾根棍子忽地一滯,隨即一招九曲長鳴,面前幾個地痞的手中棍棒均被擊落。

那幾個地痞瞬間只覺得手腕似乎沒有感覺了,接著,手碗間傳來陣陣劇痛,隨後,一陣殺豬似得呼嚎此起披伏響了起來。

蕭易絲毫不停,身法縹緲飛鴻當即施展開來,飛身一頓連環踢,剩下十幾個地痞的下巴頓時都掉了下來,手中的棍棒早就扔的不知道哪裡去了。

「那尖瘦臉,休走!」蕭易剛好落地,便看到那尖瘦矮小猥瑣至極的男子已經跑出了二十丈遠,而村人們竟然還是獃獃地看著,神情各異,像在看戲一般。

蕭易一個箭步飛竄了出去,只十來步便已經接近了那尖瘦臉。

「小哥,小哥,我錯了,放我一馬吧!」那尖瘦臉邊跑邊大聲求著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