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被李沅芷聽到了。

李沅芷向來都是以一個武打演員要求自己,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的。

聽到這聲諷刺的嘲笑聲,李沅芷當時的臉色就黑了,「是誰在笑?」

對面隊伍裡面沒有人回答,就跟沒聽到似的繼續往前走。

只有隊伍最後一個高高瘦瘦的女生轉過頭來,沖著李沅芷挑釁的笑了下。

「喲呵!」李沅芷挑了挑眉,看樣子就要衝過去。

沐暖暖急忙拉住她,輕輕地搖了下頭。

雲舒在旁邊小聲說:「你如果現在打架,一定會被取消參加節目的資格的。有什麼仇,留到舞台上再報。」

對方那個高高瘦瘦的女生見到李沅芷被人給拉住了,撇了撇嘴角,轉頭跟著隊伍走了。

「好,那就舞台上見!」李沅芷沖著那個高瘦女生,不屑地揮了揮拳頭。



而此刻,一輛黑色的轎車剛下了高速路,抵達了雲安市。

在汽車的後座上,坐著一個四十歲出頭,長相儒雅的男人,正側頭看著窗外的夜色。

前面的司機看了一眼後視鏡,提醒道:「秦總,已經到雲安市了,是直接送您去酒店嗎?」

「嗯。」秦遠聲音低低地應了一聲。

秦遠是遠近聞名的傳媒大亨,這次是受邀參加雲安市電視台活動的。

司機見他似乎下了高速之後,心情就不太好,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坐在後排這個長相儒雅的男人,正是秦家老四,秦遠。

也是秦驚鴻的小叔。

秦遠有些出神地看著窗外一逝而過的夜色,心情頗有些沉重。

秦家四兄弟,老大老大不是大法官就是外交官,兩個哥哥都很嚴肅,不苟言笑的。

在家裡,秦遠和三哥秦致的關係最好。

當年,秦致和妻子十分的恩愛,生下了一個女兒,全家都疼得跟眼珠子似的。

可惜,這顆掌上明珠卻失蹤了。

是被人買通了保姆,把孩子給偷走了。

嫂子傷心欲絕,一病不起。

秦致忙著照顧妻子,還要尋找女兒,急得焦頭爛額。

秦家全家出動,動用了所有的人脈關係,最後的線索卻是在雲安市斷掉了。

秦遠當年就是查到了雲安市,然而那個孩子最後的一絲線索,卻在這裡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麼多年來,秦家也沒有放棄尋找小公主。

而當年到底是誰偷走了小公主,一直到現在也沒有查出來。

秦遠看著窗外看不透的沉沉霧靄,彷彿希望撥開雲霧,看到那個孩子到底在哪裡。



第二天,清晨七點鐘。

元氣少女的女孩們已經收拾妥當,在酒店大廳集合,準備上車去電視台了。

正式的拍攝要下午才開始,但是她們必須要先過去等著。

這就是娛樂圈,不紅的新人都是這樣。

要等拍到自己的一個鏡頭,也許這個鏡頭就連一秒鐘都不到,但卻要等上十幾個小時。

初出茅廬的女孩子們沒有怨言,反而一個個都朝氣蓬勃的。

她們渴望勝利,渴望出人頭地,渴望著站上令人矚目的光芒萬丈的舞台。

沐暖暖是這一次活動的領隊,她站在隊伍的最前面。

女孩身段纖細,一身子白皮簡直要晃花人的眼睛。

肌膚白嫩水潤,彷彿是一顆白裡透紅的水蜜桃。

唯獨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瞳仁深處閃動著與她年紀不符合的堅毅和銳利。

竹馬纏青梅 前世的這個時候,沐暖暖已經被趕出了訓練營。

家破人亡,惶惶如喪家之犬。

然而現在的沐暖暖,卻驕傲的站在領隊的位置。

前世站在這個位置的安寧,如今卻凄慘地站在最後一排,甚至沒有人願意和她站在一起。

海洋被我承包了 「楊經紀人來了!」有人提醒道。

女孩們迅速站好,一個個的把小腰挺得筆直。

沐暖暖走過去,開口道:「楊經紀人,人數已經到齊,我們是現在出發嗎?」

楊麗君滿意地看了看自己的人馬,一揮手,「上車!」

秦遠此刻正好下樓來,準備去酒店餐廳吃早餐。

看到一群女孩們排著隊,井然有序的在酒店大門口排隊上車。

秦遠微微挑眉,楊麗君果然不愧是圈內最知名的金牌經紀人之一,這麼快就打造出一支像樣的女團來了。

想想這次楊麗君的對手,秦遠不由得輕輕搖頭。

葉微瀾這個女人沒什麼腦子,一門心思都撲在秦致的身上。

還偏要和楊麗君爭個高下。

就算葉微瀾是他的嫂子,他也不會偏袒的。

秦遠是這一次活動的評委之一。

他作為傳媒大亨,一向以嚴格真實要求自己的下屬,所以節目組邀請他來做評委,也是想要表現節目的公平公正。

斗羅之造梗抽獎系統

在電視台的後台化妝、換服裝,聽導播講流程。

雖然昨晚已經綵排過一次了,但這次是真的來,女孩們多少還是有點緊張。

一切都跟打仗似的,壓根沒時間去管別的。

終於,導播來通知,「元氣少女,該你們出場了!」

女孩們深深吸了口氣,井然有序的走向了舞台後面。

在寬大華麗的舞台上,另一個女團正在表演,是這次參加比賽的五隻隊伍之一。

有夢想的人,誰都了不起。

沐暖暖看向台上的人,眼底並沒有半點輕視。

舞台上的表演結束,接下來是評委點評。

其他評委都是非常委婉的點評,不算差,但也談不上很好。

唯有一個人的點評非常犀利,「我覺得你們還需要加強訓練,舞台效果差強人意。」

眾人心中一凜。

點評的這位,可是傳媒界的大佬。

一向以嚴肅、公正著稱的秦遠,秦總。

舞台的女孩們臉色露出尷尬的神情。

秦遠卻壓根不理會,繼續犀利的點評,「不要照搬國外的東西,我在你們身上看到的只有模仿,千篇一律,沒有自己的特點。」

主持人卻暗暗高興,果然這一次電視台台長親自出馬去邀請秦遠是去對了。

秦遠這種級別的大佬,說出來的話就是有分量。

越是犀利的評價,越是會提升收視率。 節目組的導演高興的讓幾個鏡頭切換,紛紛去拍秦遠。

他長得好看,十分上鏡。

然而秦遠說完這句之後,就不再說了。

主持人立刻會意,感謝了評委的點評之後,開始念下一個出場的女團名字。

「接下來,讓我們期待元氣少女的表演!」

剛剛秦遠毫不客氣的點評,讓元氣少女這邊的女孩們開始緊張。

沐暖暖輕聲給大家打氣,「不要緊張,按照我們平時訓練的去做就好。」

大家紛紛點頭。

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大家走上了舞台。

情深不候:前夫別惹我 楊麗君站在台下,看著舞台上的女孩們。

這時候,在她的耳邊響起了一個極其熟悉且討厭的聲音,「你覺得你能贏?」

楊麗君不用回頭,都知道這個討厭的聲音是誰。

她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我當然能贏,也不看看是誰帶出來的。倒是你……」

楊麗君頓了頓,斜眼看過去,「豪門太太不香嗎?還是你這個豪門太太快要當不下去了?」

聞言,葉微瀾的臉色微變。

葉微瀾和秦致兩夫妻的感情不好,這幾乎是圈內都知道的事情。

要不是當年葉微瀾懷孕了,秦致也不會被迫娶她。

可楊麗君當面把這件事情點出來,就是徹底不給她面子了。

不過也是,她們兩個幾十年的老冤家了,什麼時候給彼此留過情面?

在觀眾席後排的一個角落裡,莫承佑坐在那裡,看著舞台上那抹鮮活的身影,嘴角微微翹起。

想起沐暖暖第一次對他表白的時候,那時候的她美則美矣,但是總感覺缺少了點什麼東西。

快穿之並非什麼善男信女 今天再次看到站在舞台上的她,他才明白,那時候她缺少的是一種沉澱。

他的女孩,果然很優秀啊!

這麼優秀的她,想要儘快娶回家,似乎有點困難。

隨著最後一個音符的結束,元氣少女的表演結束了。

主持人上台,「我們有請秦總點評。」

沐暖暖看著評委席上,那個長相儒雅的中年男人,心想就是這個人剛才非常犀利的點評。

他對她們肯定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當沐暖暖的視線,掃到那個男人前面的名牌時,忽然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秦遠?

他就是秦遠?

遠近聞名的傳媒大亨,名下擁有多個報社、雜誌社、還有一家影視公司。

沐暖暖知道他,卻不僅僅因為他很有名氣,而是因為安寧。

前世,安寧出現在了秦家。

秦家人全都都對安寧很好,尤其是眼前這位,簡直成了安寧最大的靠山。

沐暖暖也曾經想過,安寧就算是跟了秦驚鴻,那也只是秦遠的侄媳婦而已。

為什麼秦遠對安寧好得跟親閨女似的?

莫非安寧是秦遠的私生女?

那也不對啊。

要安寧是秦遠的私生女,安寧又怎麼可能和秦驚鴻在一起呢?

沐暖暖怎麼也想不通,後來就把原因歸結為:秦家人都護短。

所以整個秦家才會成為了安寧的靠山,秦遠才會護著安寧。

沐暖暖的嘴角揚起一抹毫無溫度的冷笑,一切都不同了。

安寧這一世再想要進秦家,怕是沒這個可能了。

秦遠開始點評了,詞鋒依舊很犀利,「你們確實比上一個隊伍做得好,但這也僅僅是因為你們訓練的時間比她們久而已,想要走得更遠,你們就要更專業才行。」

這樣的評價雖然也不咋的,但總算是不像上個女團直接被罵哭了要好。

眾人謝謝評委,然後走下了舞台。

比賽的節奏安排得很快。

沒休息多久,就又要開始第二場比賽了。

這一次是個人賽。

比的是唱歌。

元氣少女這邊,由沐暖暖、劉月爾、張佳寧出場。

上台之前,隊友們紛紛圍在她們三個的身邊,給她們加油打氣。

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真摯的笑容和祝福,並沒有因為她們沒有機會代表出站,而感到不甘和嫉妒。

「暖暖,你要是贏了,我給你按摩一小時!」白靈現在和暖暖的關係已經很好了。

「我也給你按摩!」

「我幫你捶肩膀!」

沐暖暖臉上眼底都帶著笑,「那我到時候豈不是坐擁六宮,幸福死啦?」

「哈哈哈!」

大家都在笑,除了一個人沒笑,那就是安寧。

看到沐暖暖這麼受歡迎,她氣得都快要暈過去了。

李沅芷單手勒住劉月爾的脖子,簡直不要太帥氣,「小月亮,你加油啊,拿你的海豚音飈死對方!」

劉月爾圓圓的小臉紅撲撲的,「放心吧!」

「張佳寧,你也要加油啊!」

「你們三個都要加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