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這個附加能力,簡直就和蟑螂爆破彈一模一樣!

系統所給出的提示並沒有任何問題,李寒也沒有什麼廢話,當即向自己的左肩膀處按了上去。

咔嚓!

又是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還未等李寒反應過來,他就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似乎又長出了左臂一樣,而且強大無比。

咔!咔!

雙手俱全的感覺真好,李寒迫不及待的試驗了一下自己左臂,活動自如,在空中揮舞的時候,還隱隱有一些破空的聲音。

雖然沒有之前那個機械義肢的強大無比的感覺,但是卻能感受到,這個義肢更加耐用,似乎可以陪伴自己到天荒地老一樣!

“看來你很喜歡這個新的機械義肢!”看着李寒不斷的揮舞着左胳膊,李天智紅色的眼睛亮了亮,然後緩緩的說道。

“確實不錯,對於人類來說,兩隻手始終要比一隻手更加靈活!”

使勁的捏了捏左手的五根機械手指,那握緊的有力感覺,令李寒微微翹起了嘴角,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李天智,沉聲問道“無愧於將自己完全改造成機械人的頂級科學家,說出你的要求吧!李天智”

莫名的閃動了幾下紅色的眼睛,李天智帶着李寒一絲不太懂的情緒,緩緩的吐出了幾個字。

“很簡單,殺了我!” 李寒倏地睜大了眼睛,皺着眉頭打量着依然平靜異常的李天智。

這是一種試探還是真的不想活了。

思考了很多種李天智可能提出的要求,但是,這種匪夷所思的要求卻是李寒從未考慮過得。

一個爲了追求永生將自己改造成機械人的人,居然向李寒提出了求死的要求,這怎麼看,都不正常吧?

“你在開玩笑?”

誰知李天智居然搖了搖頭,冷漠着說道“沒有,我只有這一個要求,殺了我!”

李寒的眉頭皺的更深,左拳也不自主的握緊“那你爲什麼不自殺,想來,也沒有誰可以阻止吧?”

搖了搖頭,李天智再次否定道“不行,當初設定的時候加入了阻止機體自我毀滅的程序,所以,現在我無法辦到這件事情!”

“只有求助別人,一個強大無畏的人!”

嘴角抽搐了一下,李寒不住的上下打量這個穿着黑袍看不出樣子的機械人“能量槍殺不死你嗎?”

點了點頭,李天智不知按動了哪裏,隨即這個房間的一角又升了起來,露出一個一人多高的暗道。

尼瑪,這地方到底有多少暗道!

李寒心中默默吐槽一句,但是手握的卻是更緊了,看這個李天智的樣子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殺死他,怎麼殺死?

就憑自己新得到的這幅機械義肢嗎?

“來吧!做最後的終結吧!”

wωw▲ttκΛ n▲Сo


“這是我唯一的要求!”


說着,李天智也不在多說話,徑直的向着那扇暗門走去!

看着不想多說廢話的李天智,李寒眉頭抽了抽,如果是這個要求的話,李寒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辦到?


如果辦不到呢?

跟着李天智進入暗道,然後令李寒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暗道的出口居然是一個露天的巨大灰色石磚構成的空曠場地。

有點類似與一個圓形的競技場!

看四周高聳的尖頂圓塔,他知道這裏應該還是古堡裏邊。

李天智在競技場中間站定,回身看着李寒,然後用力將身上的黑袍全部除去。

一個全銀色的機械生命就出現在了李寒的面前,當真是改造完全,從頭到尾,從上到下,沒有一處不是金屬構成,那流線型的軀體,幾乎與人類的構造完全一致。

似乎是多日不見陽光,當除去黑袍的一瞬間,李天智下意識的用手遮住了陽光,然後又似乎發現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又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右手。

“原來,早就應該發現的,算了,已經沒有意義了!”

說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話,李天智用他那紅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李天,洪亮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圓形競技場。

“來吧,李寒,終結我!然後你就可以離開這裏,去枯月之井尋找那些生化改造人了!”

“雖然,我不知道你要去找他們做什麼,但是,如果連打敗我的能力都沒有,你去找他們也只有送死一條道路!”

“雖然沒有我這麼能活,但是,他們的能力無疑是強大的!”

“所以,來吧!”

也不等李寒回話,李天智迫不及待的就衝了上來,那跑動時發出的鐺鐺聲,驚醒了還有些懵逼的李寒。

他瞬間凝神看着速度並不快的李天智還是沒有弄懂,這個看似強大,卻沒有任何章法就衝過來的機械人。

算了,也好,試試現在自己的水準!

看到即將衝到面前的李天智,李寒猛的伸出左手格擋住他的銀白色胳膊。

右手抵住李天智的頭顱就是連續的扣動扳機,嗤嗤嗤的聲響,和嘭嘭嘭的爆炸聲就在李寒的面前不斷的炸響。

但是,很明顯,李天智沒有撒謊,數發激光打在他的身上,竟是一點波瀾都沒有產生。

李天智低頭看了看抵在自己腦袋上的能量槍,嘴巴微動“都說了,沒有…”

但是,他的話語還未落下,李寒左手猛地撤回,然後迅猛的又再次打了出去,雖然不如之前的那個機械義肢強大,但是,這一次攻擊,依然將李天智打的倒退了幾步。

咔!咔!咔啦!咔啦!

幾聲清脆的碎裂聲傳來,李寒一拳竟是將李天智金屬身體打的出現了一拳裂痕。

沃槽,這麼強大?

猶不自信的李寒,看了看自己機械左拳,當初可是開到最大程度才一拳轟碎了那金屬鎧甲怪物,現在只是一拳就打碎了這個更強的鎧甲?

未等李寒深想,李天智居然不顧自己已經開裂的軀體,又再次衝了上來,而且看那架勢,竟然是完全不要命的感覺。

什麼情況!

雖然感覺到無比的蹊蹺,但是李寒已經沒有思考時間,他凝神看着衝上來的機械人。

心中忽然發狠,雖然和這個李天智沒有仇沒有怨,而且還幫他修復過機械義肢,但是,還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他絕不能倒在這裏。


李寒腳尖輕點,不斷向後退去,點點火光不斷向着左手涌去,他赫然要直接使用機械義肢上自帶的強大能力!

爆融!

李天智板着機械臉孔,眼睛看着即使在大太陽下,依然爆發出灼熱光芒的李寒左手,那沒有感情的紅色燈泡眼睛裏,竟是閃過了一絲期待,一絲解脫感。

驟然,李寒站住腳步,看着衝上來的李天智,一咬牙,左手準備完畢,他猛地向前,狠狠的將左拳的高溫能量向着李天智轟了過去。

嘭!

李寒一拳砸中李天智的胸口出,打的他猛地倒退了幾步!

而這一拳如勾火雷動,帶着無情焚人的劇烈火焰,以灼人之勢席捲了李天智整個身軀。

轟!

瞬間,本來銀白色的軀體,變得焦黑灼燒,李天智本來已經碎裂身軀,咔啦咔啦正以迅速的趨勢蔓延開來。

伴隨着火焰,李寒整個人就像一團劇烈燃燒的火團,在這大太陽的光芒下,扭曲而又詭異。

感受着自己身體不住燃燒的火焰,李天智停止了所有行動,他擡起手來,看着燃燒開裂的手掌,竟然發出了一聲好似逾越的笑聲。

“呵呵,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多少年了?”

“終於要擺脫了嗎?” 李寒喘息的皺着眉頭,看着正在喃喃自語的李天智,那噼裏啪啦,灼灼燃燒的軀體,讓他一步都不能靠近。

這感覺真奇怪,感覺就好像這傢伙一心求死一樣!

“你?”


李寒剛想張口詢問,就被李天智給打斷了,他居然在烈火中笑了起來,只不過一個機械人笑起來,實在是詭異無比。

“呵呵,終於,終於,一切終究解脫了!”

“解脫?”李寒緩緩放下了手中的能量槍,不解的問道。

不顧渾身灼燒的烈焰,李天智緩緩的坐了下來,那機械臉上居然勾勒出一個微笑。

“李寒我問你,什麼是永生?”

“永生?你不就是永生嗎?”李寒皺了皺眉,看着李天智,也緩緩的坐了下來。

“我!”噼裏啪啦的火焰還在不斷燃燒,李天智卻是緩緩點了點頭,又機械的搖了搖頭“是,也不是!”

“很久以前,我一直致力於研究讓人擺脫疾病的研究,但是,無論我怎麼努力,很明顯這都是不可能實現的一個夙願!”

“人體太脆弱了,不可能抵擋來自於各種疾病的侵害,甚至死亡!”

“所以,我放棄了!”

“但是…災難降臨了,你見過那種災難嗎?沒有天崩地裂,沒有山洪水嘯,它來的悄無聲息,當你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佔據了整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無數人在你面前慘死,老人,小孩,男的,女的,包括你最愛的人,包括你最親近的人!”

“哀嚎遍地,痛苦在整個大地瀰漫!”

說到這裏,李天智的聲音低落了幾分,不知是因爲火焰燃燒的原因,還是因爲這個無感無覺的機械人突然擁有了感情!

靜靜的聽着李天智的訴說,李寒好像回到了那個永晝之災剛剛降臨這個世界的時候。

他當然能夠想象的到,他已經經歷了兩次災難降臨那種人間崩塌的痛苦,人類的掙扎,那種瀕死求生的經歷,就是不知道他還會經歷幾次?

“那個時候,我就在想,如果能夠成功完成實驗,讓人體更加堅固,更加耐旱,更加無懼環境,這樣也許人們就可以在這場災難中活下來!”

“只不過,之前的思維需要改變一下,生物改造需要換一個方向,那個時候,一篇文章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論半機械改造對人體的作用,以及是否存在可能的永生!”

“機械改造,這是我之前沒有想到,這一瞬間我感覺到的是一道新的大門向我敞開!”

“我將關威宇放了出來,資助他研究這個項目,我將整個99號庇護所交給了他,我讓他做哪些喪心病狂的試驗!”

“我當時唯一的目的只有一個,完成這項實驗,不惜一切代價!”

說到這裏,李寒出聲打斷道“不惜一切代價?包括哪些無辜人的生命?你這是在救人還是在殺人!而且最後我也沒看到你的這些研究成果共享與所有人!”

王奇和馬奧以及那些環繞在他們周邊的亡者,他們已經永久的埋葬在了那個庇護所之下,他們沒有死於災難之中,而卻慘死在人類貪婪之中。

沉默瞬間,李天智張了張嘴,又再次沉默了下去,最後才低聲回答道“是的,這是在殺人,從開始到結果都已經完全偏離了我的初衷,徹底背離了作爲人的思想!”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