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馬前卒,看來自己之前猜測的妲己和孟落日之間的關係,好像有點誤差!

帝辛的權利巨大,他是絕對的王者,可是翻遍了整個都城,都沒有找到孟落日的影子,這傢伙就好像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

孟落日可不是傻子,沒有來到商朝之前,那些警匪片可不是白看的,反偵察的能力商朝的這些傢伙是無法比擬的。

經過了簡單的裝扮在早上城門開啓的時候,他就輕鬆的躲過了那些城門守衛的視線,本來他是想要回到住所看看土豪金兩個人的,順便和他們一起跑路,但是沒有辦法,那裏守備森嚴,一直沒有機會進去,呃,其實就算進去了也沒有用,當土豪金和馬前卒回到他們的住所的時候,已經是天亮之後的事情了。

孟落日第一次感到了生活在古代的不便利,交通工具差也就罷了,最重要的是通工具也實在是太落後了。否則只要給土豪金他們打個電話,或者是在QQ上留言,貌似什麼問題都可以解決了。

但是現在,貌似連飛鴿傳書都沒有那個條件。

孟落日孤獨的行走在荒野上,一邊想着自己將來怎麼辦,一邊爲土豪金他們兩個擔心,還要惦記着深宮中的妲己,不知道紂王會不會把一股子的怨氣都灑在妲己的身上。

不過,想想自己在歷史上所瞭解的關於紂王寵幸妲己的故事,覺得這種可能性不大,但是自己那可憐的歷史知識,貌似都是在電腦和電視中看到的,有多少演義的成分,還真的說不清楚。

如果是因爲自己的原因,讓土豪金他們兩個遭受了無妄之災,或者是讓妲己收到了牽連,他真想幹脆一腦袋撞死算了,人家

穿越過去都是吃香了的,喝辣的,美女成羣的樣子。可是自己貌似只是遇到了一個美女,連手都沒摸一下,還惹出了一身的麻煩。

想想後人對妲己的狐狸精的評價,孟落日不由得自嘲的說道:

“世人說的,打不着狐狸還惹一身騷,應該就是從我這裏來的吧?”

因爲擔心在都城中的幾個人,他並沒有走遠,就在殷都的附近打探着消息。

讓他感到安慰的是,土豪金和馬前卒貌似沒有什麼事兒,最蛋疼的算是王宮中傳出來的,關於只允許太監進入到後宮的公告。這讓他再次的搖頭苦笑,看來自己這一次乾的事兒,還真的有一定的歷史意義,也許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太監才真正的走到了歷史的舞臺上的吧。

附近找了一個村落,此時的民風淳樸可不像後來,看到在村落中行走的小商小販都好像是防賊一樣。孟落日很容易的就找到了一處閒置的房屋,暫時安身。

最近一段時間不是特別的戰事頻發,可是偶爾一些部落中的戰鬥也經常有,雖然沒有達到十室九空的那種程度,可是想要找幾個空餘的房屋還真的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事情。

何況,孟落日只不過是找個地方暫時安身,方便打聽朝歌內的情形而已,並沒喲什麼太高的物質追求。

一個穿越者混到了他的這個境地,貌似還真的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而這段時間在朝歌內的土豪金和馬前卒小日子過的還真是非常的舒坦,雖然商紂王斥責了馬前卒,可是在隨後的日子中,還經常的召見他,儼然成爲了紂王身邊的大紅人了一般。

要不是馬前卒自己比較低調,估計早就可以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了。

比干是知道其中的原因的,就是因爲之前馬前卒說的要把四大諸侯的首領一網打盡的事情,像四大諸侯發出邀請的使者已經出發有些日子了,這就是最好的明證。

想到了這

些,比干臉上的憂色日益明顯。

這天馬前卒剛剛和紂王研究了一些事情,離開了王宮,長久在王宮附近轉悠,讓他感到多少有些無聊,所以打算到附近的其他地方走走,沒有發現在他的身後有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偷偷的跟在他的後面。

前面是一片小樹林,在這個時候,生態破壞的還不是十分的嚴重,古木叢林隨處可見。雖然說是小樹林,可是對於馬前卒來說,這裏的大部分樹木都已經是到了成材的標準了,需要幾個人合抱才能圍住的大樹,更是多的不能再多了。

“唉,沒有亂砍亂伐,生態就是好啊,看着空氣,都要比我們那個滿是尾氣的世界清新多了。”

一邊低聲的自言自語着,一邊信步走進了小樹林。摸摸這個大樹,在看看那個小樹苗,他忽然感到生活在這個世界中也不錯。

忽然他聽到在他的身後傳來了幾聲沙沙腳步聲,他猛的回頭,發現身後空空蕩蕩,根本沒有人影。

馬前卒的警惕性立刻提高了起來,多年從商的經驗告訴他,小心使得萬年船,何況在商朝這個時期,貌似可不是什麼和平年代。

如果是在自己來的那個社會中,還有警察維持着治安,可是在這裏,可沒有人有那個閒工夫。沒有證據考證強盜這個職業是什麼時候纔出現的,但是馬前卒還是可以斷定,至少強盜這個職業比太監更加的古老。

雖然在都城中生活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靠着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他已經多少積累了一些財富和人脈,被人盯上了,貌似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馬前卒警惕的看着周圍,耳朵如同兔子一樣的豎起來了,尋找着一絲一毫的蛛絲馬跡,就在這個時候,在距離他很遠的一棵大樹的後面,忽然傳來了一聲弓弦響動,同時一聲慘叫聲在大樹的後面響起。

“啊!”

忽然傳出來的喊聲,驚得林中的飛鳥衝上了天空……

(本章完) 第2787章

「但是陷害凌華宗的人可就不是簡單的事情了,你們夜來城就等著凌華宗的報復吧!」夜星辰看向夜星河和夜婉婷三人說完,轉身回了城主府。

留下夜星河三人臉色無比的難看,不知道為什麼,夜星河覺得夜星辰說的可能是真的,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豈不是說他們沒有讓凌華宗的人記恨上夜星辰,卻讓凌華宗恨上了夜來城?

想到這裡,夜星河心中一陣的心驚,如果真的是這樣他們夜來城就完了啊!

「爹,他一定是胡說的,不可能是真的!」夜婉婷心裡也有些害怕,但是她分明算計好的,怎麼可能出錯,所以她自我安慰的看著夜星河說道。

夜星河聞言看著夜婉婷的眼神冰冷無比道:「閉嘴,都是你惹得禍!」

說完夜星河大步離開,夜婉婷被夜星河的眼神嚇了一跳,最後還是夜家大公子拉著夜婉婷離開的!

等到夜星河等人離開后,眾人才紛紛回過神來,沒有想到事情是這樣的,竟然真的是夜婉婷給少城主下毒的,瞬間眾人都開始紛紛咒罵夜婉婷和夜星河等人了!

沒有辦法,夜無城和夜來城不合的雖然是城主府,但是夜無城的百姓可不像夜來城的百姓哪樣日子不好過,夜無城的百姓對於夜星辰一家十分擁護和愛戴!

所以這會兒知道真相的群眾們,對於夜婉婷和夜星河等人,可以說是不恥又痛恨了!

那些被夜星河等人安排在眾人間,散播消息的人,幾次企圖幫助夜婉婷等人挽回形象都失敗了,還差一點因為偏心夜婉婷等人被暴打,幾個人只好閉嘴不再說話了!

被夜婉婷等人這麼一鬧,眼看著夜晨熙剩下的時間只有四個時辰了!

夜星辰再次送丹盟的兩名長老出來后,整個人都沒有什麼精神了!

這是最後兩個丹盟的煉丹師了,夜無城本來就是小地方,城內的煉丹師本來就不多,如今能來的都來了,卻沒有一個人能幫晨熙解毒的!

讓夜星辰瞬間看上去就蒼老了十多歲的模樣!

圍觀的百姓,看到夜星辰的模樣,也忍不住禁聲了,他們想安慰城主,卻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各位,拜託你們如果又認識的煉丹師在夜無城附近的,就幫夜某通知一下吧,我兒晨熙只剩下四個時辰了,夜某在這裡謝過各位了……」夜星辰說著,直接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城主,城主你快點起來,這是做什麼啊!」一位老者從人群內走出來,急忙扶起夜星辰說道。

「城主,我們一定會幫忙的,城主不要著急,少城主不會有事的!」

「城主,少城主絕對不會有事的!」

眾人回神紛紛說道。

他們誰也沒有想到夜星辰會忽然跪下,這一刻他不是夜無城的城主,他只是一個渴望救兒子的父親!

讓他們這些人看得動容,他們都有些痛恨自己不認識什麼煉丹師了!

有幾個修鍊者甚至直接拿出傳音石,聯繫自己認識的煉丹師們! 第2788章

有幾個修鍊者甚至直接拿出傳音石,聯繫自己認識的煉丹師們!

但是卻沒有人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因為不是對方得知后無法解毒,就是聯繫不上,甚至有的距離夜無城太遠,根本沒辦法在四個時辰內趕來!

「城主,為什麼你說少城主只剩下四個時辰了?」剛才扶起夜星辰的老者,不解的問道。

夜星辰看了眼老者和面前的眾人,也沒有隱瞞什麼,直接將夜晨熙中的毒是什麼,當眾說了一遍,他就這麼一個兒子,如果兒子沒了,他該怎麼跟死去的妻子交待啊……

墨九狸在人群中看了半天熱鬧,然後看了眼夜星辰,從人群後面走出來說道:「夜城主,我隨你進去看看吧!」

夜星辰聞言一愣,抬頭看到墨九狸隨後反應過來墨九狸說什麼時,急忙說道:「好,好,姑娘跟我來吧……」

雖然夜星辰覺得墨九狸比較年輕,不一定有什麼辦法能解兒子體內的毒,但是他現在真的一點辦法沒有了,否則也不會在門外跪在地上向眾人求救啊!

墨九狸點點頭,跟著夜星辰走了進去,外面的眾人看到墨九狸和夜星辰的背影消失,也都沒有離開,他們和夜星辰想的差不多,覺得要不了多久墨九狸就會出來了,畢竟墨九狸看起來太過年輕了……

墨九狸跟隨夜星辰來到了夜晨熙的院子,然後帶著墨九狸走到屋內,墨九狸看到床上的夜晨熙時,他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而且除了臉之外,雙.腿和雙腳正在不斷的潰爛著,雖然時間慢慢過去,潰爛的速度越快,眼看著兩條手臂全部都要潰爛了!

而雙.腿也潰爛到了腰部的位置!

「姑娘,你看看我兒他……」夜星辰不忍的看了眼床上的夜晨熙問道。

「雖然有點麻煩,如果藥材準備的及時,應該還有救!」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我就知道沒有辦……什麼?姑娘你剛才說晨熙他……」夜星辰下意識的以為墨九狸也沒辦法,話說一半才反應過來墨九狸說有救,於是夜星辰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生怕是自己聽錯了!

「我說如果藥材準備的及時,應該還有救!」走過去檢查了一下夜晨熙的情況,然後說道。

「真的嗎?我兒的毒真的能解了嗎?」

「姑娘,你需要什麼藥材?我馬上讓人去準備!」夜星辰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

墨九狸也沒客氣,直接在紙上寫了需要的藥材,遞給夜星辰說道:「最好快一點,爭取在一個時辰內把藥材給我備齊!」

「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去準備!」夜星辰聞言激動的拿著單子出去了。

對於墨九狸的話,夜星辰絲毫沒有懷疑,之前董長老等人就說過解毒的藥材不好準備,而且煉丹的時間也需要很久,雖然不清楚墨九狸能不能真的幫助兒子解毒,但是夜星辰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的!

他一生只有一個妻子,生下一兒一女, 慘叫聲引起了馬前卒的警覺,於此同時在他的耳邊響起了兩聲弓弦的響聲。

因爲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也不管聲音的來源方向,猛的縱身跳開,嘣嘣的兩聲想,兩支弓箭刺到了他剛纔站立位置旁邊大樹的樹幹上,箭尾還在顫抖個不停。

於此同時,兩個身影已經如同兩隻大鳥一樣的從藏身的樹後跳了出來,手中明晃晃的寶劍在太陽下發着令人悚然的光芒。

之前發出慘叫的人,已經和另外的一個人打成了一團。

不用仔細看,就是從背影上,馬前卒也認出來了,那個剛剛出手的人正是失蹤了好幾天的孟落日。如果剛纔不是孟落日突襲了要暗算自己的那個傢伙,估計現在他已經變成了穿糖葫蘆了。

“白日夢,原來是你!”

馬前卒只是來得及叫了一聲,然後就慌忙躲避。沒辦法,衝向他的這兩個人招數清奇,而且出手狠辣,他們寶劍所指的位置,都是要命的地方。

五個人在樹林中打成了一團。本來馬前卒還以爲自己遇到的不過是一些剪徑的強盜,甭說還有孟落日在這裏,就是馬前卒自己一個人,普通的強盜他也完全可以應付。

但是當真正東起手來的時候,他才發現,眼前的這兩個傢伙可不是尋常的強盜,就是兩個人在攻擊馬前卒的時候的那種配合,就不死一般強盜能夠有的。每次攻擊的機會把握,也都是妙至毫巔。

“高手?”

不只是馬前卒心中冒出了這個想法,孟落日也感覺到了,本來百無聊賴,他四處閒走,當然,最大的原因是餓的,自從離開了朝歌,幾乎他就是靠野菜之類的衝進,感到自己現在喘氣的時候,吐出來的都是野菜的那種苦味。

實在是心裏發慌,就出來轉轉,沒想到遠遠的就看到了小財迷馬前卒在前面走,剛想發現新大陸一樣的興奮的上去打招呼,猛然看到了在他身後跟着四個鬼鬼祟祟的身影,他這才按捺着自己的性子,一直跟着他們走進了樹林。

當看到一個傢伙已經把箭放在了弓弦上,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隱藏着了,從這幾個傢伙的身法上就可以判斷,他們幾個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這纔出手偷襲了那個男子,也讓另外的兩個嗯暴露了身份。

經過了幾個照面之後,兩個人才漸漸的穩定住了局面,忽然孟落日的心中涌起了一陣不好的感覺,在躲避了眼前的這個殺手的一次攻擊之後,他忽然明白過來問題出現在了哪裏。

他親眼看到四個人尾隨着馬前卒進入到了樹林中,而現在剛剛出現了三個,另外一個傢伙躲藏在什麼地方?

就在孟落日剛剛想要提醒馬前卒的時候,忽然聽到馬前卒發出了一聲慘叫。

在一個大樹洞中,一個身影如同是一道閃電一樣的衝了出來,正好是馬前卒躲閃到了樹洞旁邊的時候出手。

兩個人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即使馬前卒已經看到那個人的動作了,想要躲避也來不及了,只是盡力的扭動了一下身體,長劍狠狠的從他的肩膀上刺了過去。

殺手也真是足夠狠,在刺穿了馬前卒的肩膀同時,猛的一拉手上的寶劍,直接在馬前卒的肩膀上開了一條觸目驚心的血口子。鮮血如同決堤的洪水一樣的迸發了出來。

“啊!”

馬前卒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幾步,算是躲開了那個殺手接下來的兩次攻擊。

當他們兩個人對付三個人的時候,還感到有點疲於招架,現在馬前卒受傷了,而對方的人數也變成了四個。孟落日知道無法堅持下去了。幾個閃身躲避開了兩把寶劍劃過的光芒,扶着馬前卒就跑。

在他們走過的地方,地上留下了血跡斑斑。

四個殺手好不容易得到了這樣好的機會,怎麼能夠輕易的放棄,因此緊緊的墜在後面,窮追不捨。

前面是一個荒山,四個殺手距離孟落日等人已經非常的近了,在亂草叢中,孟落日就看到了一個洞口。也來不及想太多,扶着馬前卒就鑽了進去。

洞口比較

狹小,只能容許一次一個人通過,有了這樣的位置,相信後面的四個人想要同時進來根本就不可能。

如果是單挑,孟落日自信還可以抵擋一陣子。因此他半蹲在了門口,眼看着四個人來到了他們的附近。

四個人看到孟落日站在洞口,手裏緊緊的捏着一根木棍全神貫注看着他們,就已經明白了孟落日的想法,選了這個山洞的目的就是要選擇了一個易守難攻的地方和他們四個爭奪。

孟落日來到這個地方,也純粹是無奈之舉。自己對付他們幾個還真是感到力不從心。

那四個彪形大漢看到了孟落日放棄了逃跑,笑了笑,也沒有馬上衝上來。

爲首的一個臉上帶着一條刀疤的人笑呵呵的看着孟落日:

“孟落日?哈哈,之前我還以爲你鑽到哪個老鼠洞裏去了呢,沒想到還在朝歌的附近轉悠啊。只不過你在王宮中弄出了那麼大的動靜來,竟然還敢出來活動,這真讓我感到費解啊。”

孟落日的眉頭緊緊的皺起,他大鬧王宮的事情,雖然弄的很大,但是對於紂王來說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知道事情始末的也只是王宮中有限的幾個人,還遠遠沒有達到人盡皆知的地步,可是現在竟然在這幾個疑似殺手的傢伙的嘴裏說出來,還真讓他感到奇怪。

“你們是什麼人,怎麼認識我?”

“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呵呵,今天我們哥幾個就在這裏和你們耗上了,我就不信你能夠一直不出來。”

孟落日回頭看來看馬前卒,他已經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半個袖子,把傷口包裹上了,雖然鮮血還依舊留個不停,比之前還是好多了,因爲失血過多的原因,臉色看上去有些慘白。

“小財迷,怎麼樣?”

“沒事,死不了,妹的,這幾個傢伙看來是盯着我的,真不知道我是怎麼得罪了他們的……”

就在馬前卒低聲的抱怨的時候,忽然臉色大變,因爲他感到在山洞的伸出,傳來了一股殺氣……

(本章完) 第2789章

他一生只有一個妻子,生下一兒一女,妻子卻因為意外隕落了,他一個人把兒女養大,夜晨熙是夜無城的少城主,從來沒有讓他操心過!

女兒夜晨晨也十分的乖巧聽話,如果不是最近女兒跟隨城主府的長老們出去歷練了,看到自家大哥變成這樣,還不知道會哭成什麼樣子呢!

夜星辰有些慶幸女兒沒在城主府了,否則他都不知道該如何跟女兒交代了!

雖然膽子上面的藥材,價值不菲,但是好在夜星辰在夜無城名聲不錯,幾乎可以說的上是全城動員,幫助夜星辰收集藥材了……

而墨九狸也沒閑著,先是用銀針封住了夜晨熙的穴位,讓毒素不能繼續蔓延,然後給夜晨熙服下了一刻丹藥,護住他體內的心脈,和流失的靈力……

做完這一切后,就安靜的在屋內等待夜星辰的藥材了!

「主人,你是不是不煉丹也能解毒啊?」亦翎趴在一邊的椅子上,在心裡問道。

「恩,我確實有丹藥能直接解毒,不過我不打算用!」墨九狸聞言在心裡回道。

「為什麼啊?」亦翎好奇的問道。

「我想在這八重天的北部,收幾個人……」墨九狸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

「主人,如果能找到其餘幾人,我們在主人身邊就可以了……」亦翎想了想說道。

「我知道,你們的實力恢復了,能幫到我,但是我不想再冒險,讓你們因為而死,所以我才會想收幾個人,不用太多,回到九重天就幫我打探消息就好,這樣我和你們都不會過早的暴露,我們的勝算越大,傷亡才會越低,這一次我若不死,也絕對不會讓你們任何人有事……」墨九狸堅定的在心裡說道。

亦翎聞言沒有再說話,她明白墨九狸的意思,哪怕他們任何人的心裡從來都不怕死,對於九神來說,沒有墨九狸就沒有他們,他們本來就是因墨九狸而生,自然甘願為了主人而死……

可是,如今是主人的最後一世了,他們就算拼盡魂飛魄散,也不會讓主人再隕落了!

主人說的沒錯,九重天那些人,已經是整個九重天的最強者,就算自己和主人回去九重天,也是最底層的存在,哪怕在九重天主人還是需要時間來恢復實力的!

「主人,我不會讓自己有事,也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的!」亦翎在心裡保證的說道。

「恩,我們都不會有事!」墨九狸聞言說道。

一個時辰剛到,夜星辰急急忙忙的走進來,手裡拿著一枚無主的儲物戒指,額頭上面還滿是汗水!

沒有辦法,墨九狸所需要的藥材,種類又多,很多都是稀少的藥材,如果不是夜星辰在夜無城的名望,讓全城的人動員起來幫忙收集藥材,別說一個時辰了,怕是一個月也收集不到這些藥材的!

可就算是全城的人都在幫忙收集藥材,夜星辰也是需要挨個地方去取得,畢竟眾人都是為了幫助他,所以夜星辰沒有讓城主府的別人去,都是親自取得藥材! 因爲當時跑的倉促,完全是慌不擇路所以才鑽進了這個山洞裏來,孟落日和馬前卒當時也根本沒有注意到這裏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所在。

馬前卒的視線無意中向山洞的深處看了一眼,這一看,不由得感到一陣的毛骨悚然。

漆黑的山洞深處,一雙藍哇哇的眼睛正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晃啊晃的。一陣腥風撲面而來,還帶着那種淡淡的血腥的氣息。

孟落日發覺到馬前卒拉着自己的衣服,順着他的視線看去,也嚇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洞外四個殺手虎視眈眈,貌似在這個洞裏可真的是有一雙虎目在注視着他們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