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們剛剛來到官道上的時候,忽然看到官道上一羣男女扶老攜幼的經過,從他們狼狽的樣子上就可以看出來,這是一些逃難的,在其中,褒姒還看到了幾個在褒家莊的熟人。

跳下了牛背,褒姒快步的迎了過去,拉住了一個正在急忙忙的趕路的老頭:

“阿伯,發生了什麼事了?”

老頭擡起眼睛愣愣的看了看褒姒,隨即大吃一驚,連忙將褒姒拉到了旁邊不引人注意的地方。

看到老頭神神祕祕的樣子,褒姒感到非常奇怪,這老頭平時在村子中人非常的和善,沒少幫助過褒姒:

“阿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麼?”

“褒姒啊,你怎麼在這裏,有多遠跑多遠吧。現在朝

廷在到處找你呢。”

“找我做什麼?”

“還不是褒洪德當初說的要讓你入宮的事兒。後來你就失蹤了,大王派軍隊到了我們的村莊上抓人,結果沒有找到,就四處通緝你,你爹褒大也說不知道你去了什麼地方,愣是讓一個叫什麼袁鵬的將軍傢伙給殺了。村子裏的人也逃命的逃命,被殺的被殺。你也快點跑吧。”

褒姒聽到了老頭的話,感到自己的腦袋轟的一聲響。

褒姒在心中並不喜歡自己的這個養父,可是畢竟也撫養了他這麼多年,如果沒有褒大,也許她早就已經沒命了。怨恨是怨恨,可是當聽說了褒大喪命的時候,她還是感到了一陣的神傷。整個人都蒙在了哪裏。

老頭看到褒姒失神的站在那裏,正好有看到遠處土豪金瞪着大眼睛走了過來,嚇得他轉身就要走。

褒姒一把拉住了老頭,問清楚了褒大埋葬的地點才放他離去。

土豪金走到了褒姒的身邊,看着好像做賊一樣的老頭跑遠了,奇怪的問道:

“怎麼了?”

這個悶葫蘆也就是在和褒姒在一起的時候話多一些。

褒姒頭也沒回,依舊無神的看着遠方:

“我爹被殺了!”

土豪金撓了撓腦袋,想了想:

“雖然我很討厭他,可是,唉,你想怎麼樣?”

“我想去他的墳前看一看,畢竟他對我有着十幾年的養育之恩。”

“嗯,行,應該的,應該的,我陪你一起去吧,不過在這個世界多停留一刻,就多一分的危險,讓其他人先走,我陪着你,我還記得去神祕深潭的路。”

“好,而且,我要給我爹報仇。”

“報仇?怎麼又是報仇啊……”

孟落日和馬前卒等人爲了報仇而爭吵的事兒,土豪金是知道的。雖然他同意陪褒姒一起去褒大的墳前看一看,死者爲大,拜拜他貌似並不吃什麼虧,而且畢竟還有很多的可能,褒大會成爲自己的老丈人呢,可是想到了報仇,孟落日有點頭大……

(本章完) 第2844章

「說什麼天雷獸進入陣法內了,我看純屬謠言,如果這是一般的陣法還有可能,但是這種殺陣,別說天雷獸幼崽了,就算成年天雷獸進去也必死無疑!」黃老看著劉家人冷笑的說道。

「老祖宗,我們該怎麼辦?」劉家主聞言也慌神了,看著劉家幾位老祖宗問道。

「既然黃老如此說了,不入明早你出去如實跟其餘人說一下,看看他們都如何選擇,不行的話,我們再看兩天,就回去吧!」劉家的一個老祖宗聞言說道。

「沒錯,如果真的是上古殺陣,就算有人願意試陣我們進去也不一定會活著出來的!」

「我同意,早知道我們這次都不該來的!」

劉家幾位老祖宗紛紛說道。

劉家的幾個老祖宗表態了,劉家主也鬆了一口氣,然後讓黃老和幾位劉家老祖宗休息,劉家主轉身出了帳篷。找到外面劉家的幾個長老,將事情說了一遍,讓他們明早把消息散播出去……

雲夏也把黃老和劉家人說的話,全部告訴了墨九狸,墨九狸聞言后微微勾唇笑了笑,笑哪位黃老還真的是敢信口開河啊!

墨九狸也猜到了對方是無法破解陣法,才故意說什麼上古殺陣的,不過這樣也好,如果外面圍著的眾人,早點離開,到時候自己進去就不會引起太多人注意了。

想到這裡,墨九狸繼續讓亦翎和火粼守在外面,自己回到帳篷內修鍊去了!

第二天,黃老昨晚說的話,徹底在附近引起了一小波的轟動,有人聞言震驚不已,也有人震驚之餘有些懷疑的!

畢竟黃老來自九重天,他們八重天並沒有什麼陣法大師,因此他們壓根不知道黃老的實力,對於黃老說的話一直保持著懷疑!

最後有些脾氣不好的人,直接對著黃老提出了質疑,覺得黃老就是破不開陣法,故意危言聳聽罷了!

這讓黃老也是憤怒不已!

「哼……你們有本事質疑老夫的話,那麼你們自己怎麼不進去?還不都是怕死之輩?說老夫危言聳聽,說老夫無能破解陣法故意的,那你們有本事自己進去啊,我倒是看看你們誰能活著出來!」黃老看著那些起鬨的人憤怒的說道。

「就算你說的對,但是也代表你沒本事,上古殺陣你破解不了!」一個大鬍子男子看著黃老大聲的說道。

「上古殺陣,之所以是被稱為上古殺陣,那是因為這陣法本來就是上古時期留下來的,我卻是破解不了,而且我敢說,哪怕是整個九重天,也沒有人能破解得了!」黃老聞言看著對方冷聲說道。

「是嗎?不過一個陣法而已,有什麼難的!」這時,不遠處一道涼涼的聲音傳來說道。

眾人聞言都是一驚,紛紛轉頭看向聲音發源的方向,接著眾人看到那是眾人來這裡的方向,一個白衣女子,帶著面紗,只露出一雙迷人的眼眸,騎著一隻鳳鳥緩緩而來……

對方身上的氣質冰冷如雪,從遠處飛來仿若就天仙女一般, 褒姒猛的擡起頭,看着土豪金,在她的眼神中,土豪金好像看到了兩團小火苗在一跳一跳的。

“你喜歡我嗎?”

土豪金的心差點從嗓子眼中跳出來,他在心裏念着自制的靜心咒。可是沒有辦法還是緊張的雙手顫抖:

“喜歡,喜歡……”

就是在高度的緊張下,他還是連忙說道,好像生怕自己慢了一點褒姒就會變卦一樣。

“好,如果你喜歡我,幫我的父親報了仇,我就嫁給你!”

“沒問題!”

在這個時候,甭說是報仇,估計就是讓土豪金上刀山下火海,這傢伙都不會皺一皺眉頭。忽然他想了一下:

“可是報仇的這個事情太危險了,要不,在拜祭了你父親之後,你先和馬前卒他們一起到深潭那裏等我,我自己去吧?”

“不用,其他的事情不要你操心,你只要說服馬前卒他們先走就行。我可不想讓更多的人蔘與其中。”

經過了這段時間的接觸。褒姒對於土豪金的這一行人已經有了瞭解。無論是馬前卒怎麼樣市儈,還是孟落日怎麼樣小聰明,但是對於兄弟情誼的這種情況下,都是不折不扣的。

如果這些人知道了他們的想法,纔不會讓土豪金自己去冒險。

“沒問題,咱們的事兒,我本來也不想讓他們攙和進來。”

就在這個時候,馬前卒已經在後面大聲的衝着他們喊了:

“喂,傻大個,發生了什麼事兒麼,沒事我們上路了,用不了哈哈,我已經辨認出了去神祕深潭的地方了。大概需要一兩天的時間,我們就可以到那裏了。”

“哦,知道了。”

土豪金皺着眉頭,雖然嘴裏答應着,但是在心裏還是在琢磨着應該怎麼和馬前卒他們幾個人說。

實話實說是肯定不行的,現在褒姒和他們一行人已經成爲了整個大周朝的通緝犯,這個時候四處亂闖,其危險程度不言而喻。

看到土豪金髮愣,褒姒拉了拉他的手,嗔怪的看着他:

“走啊,發什麼呆啊。”

自從褒姒和土豪金認識以來,兩個人還從來沒有這樣親暱的舉動,當孟落日和馬前卒看到兩個人竟然手拉手走回來的時候,下巴差點都掉到地上。

看到了他們的眼神,土豪金用閒着的一隻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摸:

“幹嘛這樣看着我,我臉上沒東西啊?”

“呵呵,好傢伙,蔫人出豹子,這傢伙發展的夠快的。”

馬前卒輕笑了一聲,然後衝着身後的衆人喊道:

“走起,我們上路了!”

隊伍徐徐前行,走了沒多遠,褒姒忽然對馬前卒說道:

“馬大哥,前面不遠處就是褒家莊。我想要和土豪金一起會家裏看一眼,畢竟這一次離開,我可能就回不來了。”

馬前卒點點頭:

“行啊,呵呵,這是人之常情,不管怎麼樣褒大畢竟是你的養父,回去看看是應該的。我們也在褒家莊呆過兩天嘛,哈哈,順便回去一趟也不錯。”

“不,我們這一行人在這裏可不算是受歡迎的人,呵呵,假如這些人都回去,勢必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所以,我覺得還是我和土豪金兩個人回去就可以了。”

褒姒還是第一次主動和衆人說這麼多的話,而且分析的頭頭是道,想想他們本來是應該被帶到鎬京接受審訊的,最後半路溜開了,還真是有點見不得光。

相府鬼妃 “那你們先去吧,我們在深潭那裏等着,不過傻大個,你能找到路吧?”

“沒問題,當初爲了不至於找不到什麼的地方,你不是已經沿途做了記號了麼,我有印象。”

有了土豪金的自信,馬前卒也算是放心了,再次千叮嚀萬囑咐了一陣才放兩個人離開。

本來土豪金還頭疼的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的事兒,竟然讓褒姒輕描淡寫的就解決了。

看着和隊伍分開的兩個人的背影,孟落日嘿嘿一笑:

“看不出傻大個也不傻啊,這小子不吱聲不言語的,好像也有了不錯的進展。本來還擔心這家

夥木訥的好像木頭一樣,不會追女孩呢。還真是白爲他擔心了。”

“男人的本能,是不用教的,嘿嘿。”

馬前卒猥瑣的笑着說。渾然不知褒姒和土豪金兩個人要面對的危險,他們雖然知道殺了褒大的將軍的名字叫做袁鵬,可是並不知道在袁鵬的身後到底是什麼人。

深潭就在不遠地方,馬前卒等人沒有做任何的停留,快速的向前走去,當心中發現了自己想要達到的目標就在不遠的前方的時候,總會爆發出驚人的潛能。土豪金和褒姒的小老虎已經交給了妲己和孟落日照看,跟隨着他們兩個一起離開的,只有小猴子悟空。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褒姒和土豪金的身影在褒家莊外的一片墳地的附近出現,朦朧的夜色成爲了兩個人最好的掩護。

如同敏捷的靈豹一般,他們進入到了墳塋的中間。

這裏是褒家莊的墳塋地,很多褒家的人都長眠在這裏。

褒姒之前已經和那個同莊的阿伯說清楚了,因此很快就找到了褒大的墳墓的位置。

這是一個新墳,褒大被殺之後,一些還沒有離開的村民不忍心看着褒大的屍體被棄之於荒野,就給他弄了這個簡易的墳,瑞瑞平時這個褒大人緣不怎麼樣,除了每天喝的爛醉之外,貌似真的很少看到他有什麼正經的事兒做,不過村民們還是非常樸實的。

看上去就知道這個墳建的非常的匆忙。連個石碑都沒有,他們還是依靠在旁邊的幾個墳墓辨認出來的。

墳墓的上幾個剛剛長出來的小草牙,在冷風中瑟瑟發抖。

褒姒默默的跪在了褒大的墳前,土豪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也老老實實的跪在了褒姒的身後。

在褒大活着的時候,對褒姒可是沒少打罵,可是不管怎麼樣,褒大都是他的父親,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是知道他是個孤兒,順着河流飄下來,被褒大撿到收養。

談不上多好,可是至少也是讓她衣食無憂。褒大最反對的就是褒姒使用弓箭,到現在,她也不知道是爲什麼……

(本章完) 第2845章

讓在場許多的年輕弟子們,紛紛露出驚艷,就連一些家族的長老們,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艷,不過年紀在那裡,他們很快就回神了……

黃老看向落地走來的白衣女子,臉色十分難看,被人質疑自己說的話,那簡直就是打了他的臉!

而白衣女子身後,還跟著一個黑衣丫鬟,只是緊緊的跟隨在白衣女子身邊,容貌秀美,但是身上的氣質卻十分陰冷,身上的殺意若隱若現,讓眾人都忍不住遠離一點。

「小丫頭,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說這陣法不難,莫非你會陣法?」黃老看著白衣女子冷冷的問道。

「我會又如何?不會又如何?」白衣女子聞言視線掃視了一周,最後落在黃老身上隨意的問道。

「哼……既然你不會陣法,就閉緊嘴巴,不要在這裡妖言惑眾!」黃老怒道。

「妖言惑眾?呵呵呵……第一次有人這麼說我呢!」白衣女子聞言輕笑的說道。

但是她分明在笑,卻是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在白衣女子附近的人,感受最重!

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白衣女子對面的黃老了,黃老沒有想到對方身上的氣勢如此駭人,忍不住皺眉看向對方問道:「你也來自九重天?」

「九重天?那是什麼地方?」白衣女子聞言有些疑惑的問道。

「小姐,應該是這下界等級最高的地方!」這時,白衣女子身邊的黑衣女子開口說道。

聞言,周圍眾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他們沒有想到這位白衣女子竟然不是來自九重天,而是來自九重天之上!

就連黃老也是驚出一身的冷汗,跟周圍那些老傢伙們一樣,黃老自然也是知道九重天之上,還有別的世界的,而且黃老值得更多一些!

「老夫不知道是上界仙子來臨,剛才有些無禮,還望仙子莫怪!」黃老心思一轉間,立即對著白衣女子行禮說道。

劉家主回神,也急忙跪下說道:「見過仙子!」

「見過仙子!」

眾人紛紛說道。

白衣女子見狀唇角露出一抹笑意來,顯然眾人的反應,讓她很開心!

「都起來吧!」白衣女子淡淡的說道。

「你們在這裡,就是為了面前的陣法?那陣法內可是有什麼東西?」白衣女子掃了眼前面的陣法問道。

「回仙子,這陣法內不久前,出現了一隻天雷獸,所以我們才想進入陣法一探究竟,但是這陣法太過詭異,我們已經有無數人進入陣法而隕落了,而且還是魂飛魄散了……」這時,劉家主急忙解釋道。

「哦?這個陣法能有這麼厲害嗎?」白衣女子聞言好奇的來到陣法邊緣問道。

「回仙子,老夫也是陣法師,但是我之前觀察了許久,這個陣法內處處殺陣,完全沒有破解之法!」黃老也來到陣法邊緣說道。

「這裡面確實包涵了很多陣法,包括殺陣,但是卻並不難破解,既然本仙子路過這裡遇到了,就順手幫你們一把,」 褒姒跪在了褒大的墳前,泣不成聲,低聲的說着從褒大收養自己到現在的一些瑣事。

很多事情他自己都不是非常的清楚,但是土豪金卻知道一些。

只是看到褒姒悲傷的樣子,土豪金也不好打斷他,一陣冷風吹過,土豪金將自己的外衣解下來,披在了褒姒的背上。

褒姒也哭累了,輕輕的依靠在土豪金的身上。臉上還帶着一道道的淚痕。

“你剛纔說,褒大,哦,是你父親非常反對你使用弓箭,可是我看你的箭術很好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爲他經常醉酒,還時常打我,所以從小我對他的話就非常的反叛,越是他不讓我做的,我就越要做。”

“哦,其實,其實他不讓你使用弓箭,大概是因爲睹物思情……”

褒姒瞪大了眼睛,奇怪的看着土豪金,不知道土豪金所說的睹物思情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東周列國志》等很多小說,和許多歷史傳記上,對於褒姒的身世都有過很多的描述。

傳說褒姒是宮中的一個宮女未婚而育。在當時的社會,這樣的事情自然是見不得光的,尤其是在王室之中,這可是關乎着王室的體面的。

宮女被祕密處死,而這個私生女也被棄之到河中。這個棄嬰就是褒姒。

當時還是周宣王在位,周宣王因爲做了一個噩夢,說自己的江山有可能會葬送在弓箭之下,所以在全國範圍內開始收繳弓箭,而且還屠殺會製作和使用弓箭的人,褒大的夫婦正是依靠販賣弓箭爲生的。

在褒大夫婦進城的時候,自然就受到了巡邏官兵的圍捕。褒大的妻子被士卒所殺。

褒大慌不擇路,跑到河邊,總算是擺脫了追兵,恰好看到了被河水衝到了岸邊的褒姒,因此帶到了家中撫養。

都是一些歷史傳說,甚至就是關於宮女未婚先孕都有很多種說法,土豪金將自己知道的一些傳說和褒姒說了一下,褒姒看着褒大的墳墓微微的搖頭,因爲和褒大

很少進行溝通,所以他對褒大的身世和自己的來歷都不不是非常的清楚。聽到了土豪金說的,再想想之前褒大的一些行爲。她都爲褒大感到了一絲的酸楚。

酒精麻痹着他的神經,讓他不想從前的事情,看到了弓箭,睹物思人,讓他感到更加的無所適從。久而久之才讓他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

想清楚了這些,褒姒本來在心中的那些怨恨都已經煙消雲散了,只剩下了無限的同情。這也更加堅定了她要給褒大報仇的決心。

“那邊好像有人。”

就在褒姒還沉浸在悲痛中的時候,忽然聽到在遠處傳來了一聲喊聲,接着五個身影影影綽綽的跑了過來。從他們走動的時候發出的刷刷的響聲中可以聽出來,這幾個人的身上都穿着鎧甲,應該是士卒之類的。

土豪金猛的從地上站起來,同時拉起了褒姒:

“來人了,我們走!”

在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和朝廷的人發生什麼衝突的好。但是夜色朦朧,也無法完全掩蓋住兩個人的身影,那幾個靠近的官兵,早就看到了他們兩個的身影,爲首的一個大聲的喊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