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個時候,突然一股強大氣息出現,壓的眾人喘不過氣來。

「神凝境!」

在場的所有人,在這股氣息出現之後,腦中都浮現出一個念頭。

「神凝境高手!」陸川心中鬆了口氣。

「見過統領大人!」所有巡城士兵齊齊行禮,一個略顯薄弱的男子,慢慢的走了過來。

「是誰發的緊急召集令?」薄弱男子三角目呼呼直轉,片刻后,突然停留在陸川身上。

「是小…小侯爺?」消瘦男子,目光定在陸川身上,語氣不是很確定。

「是我!你應該是張彬張統領吧?我小時候好像見過你。」陸川腦中依稀有這個消瘦男子的印象。

「是我,是我!」張彬一聽陸川說出自己的名字,頓時感到一股受寵若驚。

「我遇到了一些麻煩,想讓巡城士兵送我回府,不置可否?」陸川道。

「當然可以,小侯爺,您請!」張彬掃了四周一眼,心中也有一絲明悟,不過這種不出力,又能討好頭號老大的差事,他當然不會拒絕。

當數天後,陞官的消息傳來后,張彬在房中苦思冥想了一夜,終於參透了一個人生道理,從此平步青雲,最後還成為了皇帝的親信,雖然一生沒有突破天位境,不過為子孫後代博得了一個伯爵的爵位。

「該死!陸川,這事,不會就這麼算了的!」望著陸川的背影,江白羽一陣咬牙切齒。

三階妖核,沒有搶到,反而丟了給二哥賣的小登天丹,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

不得不說,小登天丹的誘、惑力,的確很大,儘管一路上有神凝境的張彬護送,還是有一些武修一路跟到底,直到最後到了第一侯府,這些人才不甘心的離去。

一回侯府,陸川就奔向自己的院子,至於這些護送的巡城士兵,自有府里的梁管家來處理。

至於怎麼處理,陸川懶得去管,也不知道怎麼管,他所學的都是關於武道方面的東西,為人處世、人情往來,他可是一竅不通。

有時候,陸川都會覺得,父親好像不是把他當做一個侯爵的接班人在培養。

不過這種想法,也沒在心中留下什麼隔閡,畢竟他自己也很沉浸在武道之中的樂趣。

回到自己的院子,關上門,陸川把小登天丹的玉瓶拿了出來,不過沒有服用,而是收了起來。

他現在才武道五重,服用小登天丹太過浪費了。

「武道五重,修為還是差了點,先提升修為吧。」陸川想到今天那被數百武修圍著的場景,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修為。

如果自己也有神凝境修為,恐怕就沒人敢圍住自己吧? 烈日當頭。


大秦京都城外,一座不知名的小山頭。

陸川就在這座小山頭之上,默默的修鍊,一招一式,鍛煉著《純陽秘典》這本天階秘典。

每一次動作,都可以看到,有強烈的陽剛之氣,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在烈日的照耀下,如同火焰一般的炙熱。

嗚嗚嗚……

他在演練武技,一招一式之間,空氣發出奇特的聲響,低沉帶著幾分顫音。

「哈!」

陸川低吼一聲,手臂貼上一棵大樹,靈力運轉。

啪啪啪!

下一刻,被陸川貼上的大樹,突然間,從內部爆炸開來,無數的木屑四飛,眨眼間,一人環抱粗的樹木,炸開了一大半,剩下的不堪重負,吱呀!的倒了下來。

「螺旋勁,修鍊度,三成五!」

陸川停了下來。

這是他修鍊的第二門上品武技。

雖然他擁有修鍊度七成的開山拳,但攻擊手段太過單一,沒有什麼變化,一旦被克制住,那就無力回天了。

經過再三思索,他選擇了《螺旋勁》這門上品武技。

經過三天時間,獻祭了將近七十顆妖核之後,終於把《螺旋勁》修鍊到了三成五!

每顆一階九品妖核,能為他帶了百萬分之三秒的神化狀態,累積起來,都超過了萬分之二秒。

但,實際效果並不是這麼算。

一顆三階妖核,帶給陸川萬分之一秒的神化狀態,就算腦中想過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還是把《開山拳》修鍊了七成!

而將近七十顆一階九品妖核,加起來的身形時間,萬分之二秒有餘,僅僅只是讓陸川《螺旋勁》達到三成半!

要知道,武技越到後面,就越難修鍊!

恐怕就算再拿出一百顆一階九品妖核,《螺旋勁》也達不到七成修鍊度!

「三成五的《螺旋勁》修鍊度,雖然遠遠不及《開山拳》,但應對一些變化,到時足夠了。」

「武技先暫時放一放,現在首要的是提升修為!」

「我手上還有四十三顆妖核,一鼓作氣,把修為衝上武道六重!」

「獻祭!」

陸川手握一顆妖核,發出一道意念,手中妖核頓時化作粉末。

一顆……兩顆……三顆……十顆……二十顆……

在一顆顆妖核的獻祭之下,陸川的修為,以瘋狂的速度在增長。

如果此時有人在陸川身邊,恐怕會被這恐怖的速度給嚇著。

當獻祭第八顆妖核過後,陸川的修為已經從武道五重初期達到了武道五重中期。

當妖核獻祭數量達到二十,陸川的修為達到了武道五重巔峰。


二十一、二十二……三十……四十……

當妖核獻祭數量達到四十二的時候,突然之間,一股剛猛霸道的氣息,從陸川身上爆發。

滋滋滋……

陸川周圍青綠色的小草,突然變成了枯黃色!

「武道六重!」

陸川睜開雙目,頓時有一種清爽的感覺。

但猛地一吸氣,頓時就有一股惡臭味吸了機那裡,差點把他給熏暈過去。

「好臭!看來體內的雜質又給純陽秘典排出來了一些!」

陸川尋了一個水塘,趕緊下去清洗,頂著這麼一身惡臭回去,還不把自己給熏暈過去?

把身上雜質洗掉,陸川又把身上的衣服給洗了一遍,然後靈力烘乾。

一邊走,陸川一邊熟悉武道六重的力量,心中對於神化狀態,有了更深度的領悟。

「百萬分之三秒的神化狀態,時間太短!剛剛領悟一些重要的東西,就被打斷了!」

「看來,想要快速提升修為,必須要高品質的妖核!不過就算二階妖核,效果也好不到哪裡去,只有三階妖,方能勉強達到要求!」

「只是,去哪裡弄那麼多三階妖核?就算爹的手中,恐怕也沒有三階妖核。」

「看來,我要去一趟雲燕山脈,獵殺妖獸了。」

陸川心中打算。

雲燕山脈,是一條距離大秦京都最近的山脈,是許多武修歷練的好地方。

那裡妖獸橫行,完全就是妖獸的國度,無數王朝都想要征服這座蘊含無窮寶藏的山脈,但無一例外,全都失敗了。

「好!就這樣決定,回去和爹說一下,就準備去雲燕山脈。」


想著想著,陸川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第一侯府門前,不過此時第一侯府門前,氣氛和往常不一樣。

在侯府旁邊,還有一套隆重的出行儀程,上面有著獨特的家族標記,只有那種傳承了幾代的世家,才擁有這種標記。

不過陸川腦中擁有的都是些武道知識,對於大秦國各個世家標記,並不熟悉。

「是小侯爺回來了。」侯府之中,突然走出一個老者。

這老者叫梁水雲,是第一侯府的管家。

「梁管家,今天是誰來府上?」陸川問道。

梁管家剛從府中出來,對裡面的情況應該有些了解。

「是樂平侯,和兩位世子。」梁管家回答道。

在大秦國,擁有繼承侯爵爵位的侯爺之子,稱呼小侯爺,沒有繼承權的稱之為世子。


樂平侯江洛仁,一共三子四女,長子江鈺擁有爵位繼承權。

既然是二位世子,自然就是江白羽和他二哥江真。

「江白羽,還有他二哥,江真!」陸川眉頭微微一皺,不用問,就知道他們是來興師問罪的。

陸川疾走幾步,很快就來到侯府客廳之中。

侯府的客廳很廣,就算來數十人,也是坐得下,但此刻,客廳之中,只有三人。

雖然人少,但氣氛極為壓抑,空氣中沉悶的似乎要滴出水來。

陸明南端坐在主位之上,居高臨下。

整個客廳,除了主位之上,竟然把所有座椅都撤去了。

下面,一共三人,都是站著的,站在前方的是一個錦衣中年人,渾身上下透著一股貴氣,自然就是樂平侯,在他的身後,有兩個少年。

「江白羽!」陸川第一時間,就認出三天前被他打斷雙臂的江白羽,不過此刻江白羽渾身上下,看不出任何傷勢,彷彿沒有受過傷一樣。

另外一個少年,自然就是江真了。

江真整個人渾身上下帶著一股自然氣息,讓人心生仰慕,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看起來是一個正派人士,但大家背地裡都叫他『笑面虎』。

唰!

就在陸川踏入客廳的瞬間,他便感覺到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威壓,降臨到身上。 樂平侯!

陸川沒有想到,樂平侯居然不顧身份用威壓來對付他。

幸好,這些日子反覆進入神化狀態,讓他對於威壓有了一定的抵抗,否則這一下,他就要深受內傷。

「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