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愣神的這麼一會兒工夫,眼前的“神像”竟突然消失不見了,眼前的一切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取而代之的是藍藍的天空,白白的雲,綠綠的草還有那冒着炊煙的茅草屋。

童言肯定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象,他可能是因爲衝入房中太過着急了,從而中了那惡賊的道。

可他既然已經深陷幻境,唯有破除幻象,才能脫身。

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下來,一定不能被假象迷惑,因爲如果但凡有半點兒閃失,他可能將在這幻境之中待上很久,甚至是一輩子。

想破幻境,就必須找出這裏的破綻。他深知此點,於是當即快步向着那冒着炊煙的茅草屋走去。

藍天白雲綠草地,這些如果都算作自然存在的話,那也就只有這茅草屋有些特別了。

不一會兒工夫,童言就來到了茅草屋前。茅草屋的周圍並沒有柵欄,屋外也沒有其他東西。

他直接走到門前,稍稍猶豫了一會兒,接着輕輕的敲了敲門。

隨着“咚咚”的幾聲響過,屋內立刻傳來了熟悉的女子聲音。

“老公,是你回來了嗎?我把午飯都準備好了,你進屋就能吃了。”

這聲音如此熟悉,他當然知道是誰。這是高倩的,只是這稱呼未免太過假了。

先是用譚鈺的面容來迷惑,現在又把高倩搬了出來,這兩個女人都是童言最想珍惜的人,而也是他心中最脆弱的地方。

童言深呼了一口氣,然後直接推開了門。房門剛剛開啓,他便看到了身着白色長裙,披着長髮的高倩。高倩的手中端着一盤冒着熱氣的菜,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老公,你還愣着做什麼?快點兒進來啊!我做了你最愛吃的菜,快點兒來嚐嚐吧。”

童言聽此,勉強的露出了笑容,接着問道:“這裏是哪兒?咱們怎麼住在這兒呢?”

高倩一聽童言這麼說,當即嬌笑道:“老公,你傻了嗎?是你帶我來這兒的啊,你不是說,這裏就是你最嚮往的生活嗎?行了,別傻站着了,快點兒洗手吃飯。等會兒啊,我給你好好的按按肩,砍了半天的柴,你一定累壞了吧。”

砍柴?童言有點兒無語,他怎麼會砍柴呢?等等!什麼東西這麼沉甸甸的?他突然低頭一看,遂才發現,他的手中竟然多出了一把斧頭。不僅如此,他身上的衣服也變了樣子,而最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包竟然也不見了。

聰明寶寶:誓死捍衛小媽咪 要知道他所有的法寶都裝在包裏,可現在,他的包怎麼就憑空消失了呢?

他必須得承認,這幻境的確厲害,不僅把他困在其中,還讓他的感官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不能繼續在這幻境裏待下去了,否則他搞不好將徹底的迷失在這兒,進而忘卻一切。

想到這裏,他立刻重新打量起高倩來。

高倩的皮膚白皙,沒有半點瑕疵,漂亮的臉蛋兒上滿是笑容,好像盛開的水仙花似的,美的不可方物。

她沒有穿鞋,赤着一雙玉足,半截小腿露在外面,很是精緻。

童言盯着她看了一會兒,突然上前一步,直接伸手攬住了她的蠻腰。

高倩手裏端着菜餚,被童言這麼一攬腰,手中的盤子險些脫手落地。

“老公,你這是做什麼?是不是想我了?咱們先吃飯,等吃完了我再侍奉你,行嗎?”

童言聽此,未作迴應,而是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老公,你怎麼了?是不是太累了?要不,你先上牀睡一會兒吧。”

童言輕嘆一聲,然後說道:“我多想好好的睡一會兒,但我真怕自己再也醒不過來。你雖然與高倩長得一模一樣,可你終究不是她,抱着你,我連一絲溫暖都感受不到。讓我走吧,幫我離開這裏。好嗎?”

高倩一聽此言,立刻滿是疑惑的道:“老公,你在說些什麼啊?我怎麼一點兒都聽不懂呢?難道你不愛我了嗎?”

童言苦笑一聲道:“我愛的是真實存在的,而不是我腦中幻想出來的假象。你不是她,你只是根本不存在的假象罷了。如果你不願幫我離開,那我只能自己想辦法了。告辭!”

說到這裏,他鬆開了“高倩”,轉身便向着外面走去。

可就在這時,他身後的“高倩”竟鶯鶯的哭了起來。

“你又要拋棄我了,對嗎?好,我明白了。從始至終,你其實都沒有愛過我。你愛的是天下蒼生,唯獨不願愛我。童言,我真是看錯你了。枉我從吳家千里迢迢來這裏找你,你把我徹底的傷透了。”

什麼?從吳家千里迢迢來這兒?聽到這些,童言一下子動搖了。高倩的確一直都在吳家,難道這裏的一切不是假象,而是真的?高倩真的從吳家趕來這裏,爲了與他相見?

可是……可是他爲何覺得這一切如此虛幻飄渺呢?難不成,這所謂的幻象之中,也有真的?而高倩就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他不由得重新轉過身來,有些不可思議的道:“你……你真是高倩?我傳授你的神通叫什麼?”

“五指神劍!”

“我出生在哪兒?”

“南豐市!”

童言的這兩個問題她答的都毫無半點差錯,莫非她真的是高倩嗎?

童言一時間有些恍惚了,他也有些搞不懂了。而就在他愣神之際,面前這位“高倩”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

接着……接着就看到“高倩”緩緩地褪下衣衫,然後扭動腰肢慢慢地向他走了過來。 關於這顆黑色的石頭,沈飛對它的了解實在是知之甚少。唯一的了解應該,就是自己之所以有著這變身的能力,似乎全是因為它,而且,經過沈飛的推論,他幾乎能夠確定,那天在天台樓頂砸中自己的那個隕石應該就是這個東西了。也難怪自己自己沒有發現隕石的痕迹,原來他竟然在自己的身上,之所以會出現在洗衣機中,沈飛猜測,應該就是自己在洗衣服的時候,掉落進去的。

沈飛將石頭放於掌心,然後恪守心神,進入冥想狀態。很快,沈飛便感受到了,那一絲絲紅色的煙霧開始從掌心的小黑石上散發了出來,它們在沈飛的引導之下,慢慢的沿著沈飛的手腕便進如了沈飛的身體之中。

隨著紅色霧氣入體,沈飛的身體也開始起了變化,他的身子不斷縮小,體表開始生長出了白色的毛髮。一隻白貓就這樣在短短的幾秒鐘時間便變化而成了。

變成白貓的沈飛,將小石頭,小心翼翼的放回了箱子之中放好。一切整理好之後,沈飛沿著廚房的窗子便出了家中,開始前往楚洛洛的家中了。

沈飛前往楚洛洛的家中,其實目的十分的簡單,就如之前所說,就是想去蹭飯吃,畢竟這一段時間,沈飛幾乎在楚洛洛家蹭飯已經成為了習慣,每次周末不工作放假。沈飛便會變成一隻貓,然後前往楚洛洛家蹭飯,如果心情好呢,就在她家陪她玩一會,如果心情不好,或者並不想無聊的陪她玩,沈飛便會回到自己的家中變身回來,干自己的事情,反正到了飯點沈飛又再過去就是了。

因為有了小黑石的發現,沈飛現在對變身已經是十分的熟悉了,所以這種連續的幻化,沈飛是完全沒有什麼壓力的,而且隨著這麼多次的幻化經驗,沈飛發現了,只要將那塊小黑石帶在身邊,那麼自己變化與恢復就將不再受地形的限制,不用再像以前那般,變身後恢復只能在家中完成。之所以沈飛並未這樣做,將石塊帶在身邊,這也是為了安全考慮。你想啊,那天一不小心,帶著石塊出門,結果一不小心將石塊弄丟了,自己恢復不回來,那自己豈不慘了!

楚洛洛的家中燈光全開,看樣子她應該是還沒有睡的。不過她家的大門緊閉,看樣子想從正門進去是沒辦法的。對於來了這麼多次的地方,沈飛當然找得了幾條不同尋常的路跡。

別墅的旁邊有著一顆大柳樹,而那條不同尋常的路跡就是這顆柳樹的,沈飛身形矯健的爬上了別墅旁邊的柳樹,然後順著其中一隻枝幹走了過去,這隻枝幹的對面就是楚洛洛家別墅的二樓陽台了,雖然枝幹距離楚洛洛家的陽台,並不算近,有一個大約三米的距離。但這並難不倒沈飛,化身為貓的他,這點距離能夠十分輕鬆的達到。

雖然說這點距離在沈飛的眼中並不在話下,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沈飛還在沿著柳條枝幹助跑了一段,然後縱身跳躍了過去。

三米的距離,沈飛的身子大概在空中停滯了一秒多鍾,越過了二樓的欄杆,沈飛的身體已經來到了二樓的陽台內。準備著地,沈飛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利用著自己長長的尾巴不斷地在空中保持著自己的平衡。四腳觸底,沈飛成功的進入了陽台,眼看著安全落地,沈飛提著的心也打算放了下來。不過他顯然還是低估了自己這一跳的威力了。沈飛雖然是平穩的落地了,然而他卻忘了考慮另一件事情了,那就是自己跳躍這麼遠而產生的一個慣性。

so,這下悲劇了,沈飛的四肢腳掌雖然還是穩穩的踩在地板上,然後身體產生的強大慣性卻使勁的推著他向前走。原本這也沒啥,大不了再向前走幾步,緩一下慣性就好了。剛才的跳躍,對於沈飛來說,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不過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暗中的加大了幾分跳躍的力度,免得陰溝中翻船,給跳樓下去了。這樣做的後果,便是當沈飛到達陽台的時候,已經十分的接近二樓的陽台的玻璃門了。

這不,隨著砰的一聲巨響,沈飛的小腦袋直直的撞在了二樓的玻璃門上。直叫他暈頭轉向,腦袋嗡嗡作響,疼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好不容易站穩了搖搖欲墜的身子,沈飛用著自己爪子撓了撓頭:「這tm不會得腦震蕩吧!」

嘩啦啦!

玻璃門被人拉開,一位穿著一身可愛的粉紅色睡衣的女孩出現在了沈飛的面前。

「小……小白龍?」楚洛洛一臉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他。

沈飛感覺湊糗大了,伸出一隻爪子捂著自己被撞的腦袋,然後一蹦一蹦的就沿著她拉開的門走了進去。

沈飛一進房間就聞道整個房間中都有著一股獨特的香味,這裡面的全是粉嫩可愛的裝飾,這裡顯然就是楚洛洛的閨房了。不過他對著這裡的興趣並不大,此時他,腦袋疼,肚子餓,唯一的想法,就是趕緊填飽肚子,用飽腹感來削弱疼痛感。

楚洛洛家的廚房在一樓,所以沈飛直接出了楚洛洛的閨房,沿著樓梯下到了一樓去覓食去了。

楚洛洛的一日三餐幾乎都是有人專人配送的,每一天的食物都不盡相同,種類繁多,似乎是為了營養均衡,飲食搭配。不過這麼多的食物,就僅楚洛洛這麼小的一個飯量,是怎麼可能吃完呢,而沒吃完的她大多是放在冰箱,然後等二天來負責的人專人收拾。

每想到這,沈飛就有些想不通了,你說這每天專人送飯打掃收拾,這麼麻煩,怎麼就不直接請一個保姆在家照顧這麼一位大小姐呢。

「大概,這就是富人家喜歡的調調,自己這些平頭百姓不能理解也是正常。」沈飛只得這樣無奈的想到。 如此香豔的一幕確實誘人,而且童言還是一個血氣方剛的漢子。 可也不知道爲何,看着“高倩”這完美無瑕的軀體,他非但沒有生出半點兒齷齪的念頭,反而不由自主的向後退開。

他必須得承認一件事兒,那就是他的心裏是有高倩的,但這種情感或許已經不再是愛,而變成了親情或者友情。

他已經有了譚鈺,所以他不能再接受別人。況且這眼前人也不見得就是真正的高倩,因爲如果真是高倩,她或許不會這樣做吧。

“你在躲我嗎?我難道不美嗎?食色性也,你就不想嘗一嘗嗎?”

是,沒有男人不想和這樣的尤物纏綿一番,但有句話說得好,送上門來的好事,不是陷阱,就是騙局。

如果說童言前一秒真的有些猶豫不定,那現在,他無需猶豫了。原因很簡單,真正的高倩是個矜持的人,也是個容易害羞的人。

可此刻這“高倩”已經一絲不掛,卻連一點兒嬌羞之色都沒有露出來。如果她不是變回了以前的環兒,那此刻的她就不是人,而是徹徹底底的幻象!

收攝心神,童言終於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抱歉,我已經有愛的人了。你的好意,我沒法接受。而且你根本就不是高倩,假的終究只是假的,無論如何假扮冒充,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送我離開吧,如若不然,那我只能親手毀了你了,雖然我於心不忍。”

他的言語很是平靜,不喜不悲。

面前的“高倩”聞此,露出了會心的笑容。“你說的很對,我確實不是她,而是她留在你心中的魔。你既然已經識破了我,也便是破了這個心結。現在你可以走了,因爲,從始至終,你的心都沒有在這兒。”

童言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慢慢地轉過身去。

這一轉身,眼前的景象瞬間發生改變。藍天白雲消失不見,房舍美人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間石室,一間沒有門窗,宛若棺材一般的石室。

“童言,你終於來了,我已經等你很久了。”

聽聞此聲,他趕忙轉身去看。而這一看之下,他不由得瞪大了雙眼。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的身後所站之人竟然是……竟然是鯤鵬!

“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鯤鵬聽此,哈哈大笑道:“童言,你難道忘記我這軀體是誰的了嗎?是你的,這可是你的肉身。你與我流着同樣的血,無論你躲到什麼地方,我都能輕而易舉的找到你。你這一生都別想擺脫我,除非你永遠的離開人世,除非我徹底的將你取而代之。哈哈……哈哈……”

童言攥緊拳頭,咬牙切齒的道:“鯤鵬,我一定要殺了你,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你。啊……”

話聲未落,他猛地一拳砸了出去。

鯤鵬見此,眼中露出一絲輕蔑,接着伸出一手,直接迎向了童言的拳頭。

只聽到“啪”的一聲響,童言的拳頭被鯤鵬的大手結結實實的扣住。無論他如何努力,始終難動分毫。

“童言,不要白費力氣了,就憑你是根本無法戰勝我的。我告訴你,我不僅要將你取而代之,還要奪走你的一切。你的身份和地位,你的天道盟,甚至是你的女人,這一切的一切都將屬於我。至於你,今天就乖乖的死在這兒吧。”

童言聽此,狠狠地道:“鯤鵬,你簡直就是癡心妄想。想殺我,沒那麼簡單。我就算是死,也絕不會任由你胡作非爲。”

鯤鵬不屑一笑道:“是嗎?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是如何阻止我的。”

說到這裏,他一掌直接拍出。童言因爲拳頭被扣,無法躲避,只能迅速出掌迎了過去。

兩掌相遇,力道十足,又是“啪”的一聲巨響,兩人這才因爲強大的反震之力而迅速拉開距離。

不過對過此掌之後,童言突然發現,這鯤鵬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厲害。至少從這兩個回合的較量來看,他們二人之間應該是處於伯仲之間的。

有此發現,他忽然明白了什麼,接着再次四下查看起來。

這一番查看之後,他終於輕舒了一口氣。幻境,這裏還是幻境。雖然離開了上一個幻境,可他卻進入了一個新的幻境。

如果說高倩是他的一個心結,始終困擾着他,那鯤鵬則是他的另一個心結,甚至是他最想跨過的坎兒。

高倩成爲他的心結,是因爲他心中有愧。而鯤鵬成爲他的心結,則是因爲他心中的恨。

童言最想除掉的不是海妖族,也不是柏勇老賊,而是鯤鵬。鯤鵬就如同他的夢魘一般,始終揮之不去,又無法除掉。或許,他對鯤鵬還有那麼一絲的畏懼,因爲他真的擔心鯤鵬會奪走他的一切,就像是奪走了他的洗禮神光,奪走他的肉身一樣,他怕自己最後的東西也全部被鯤鵬奪走。而這也恰恰是他爲何渴望提升修爲的主要原因,因爲他知道,不用多久,他和鯤鵬之間終將會有一戰。贏了,他就可以報仇雪恨,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但如果輸了,他不僅是死那麼簡單,他還會失去一切,所有的一切。

不過現在,不是他該考慮這些的時候。早點兒從幻境之中脫身,他才能早些救出那被捕的火虺。

“童言,你不是想殺我嗎?來啊,快點兒殺了我啊。如果你不動手,那我就不客氣了,準備受死吧!”

說着,鯤鵬身形一閃,一個猛衝向前,便向他攻了過來。

他靜靜的看着,緊握的拳頭突然鬆開。幻境中的幻象爲何厲害,其實完全在於闖入者的心理。他認爲這鯤鵬厲害,鯤鵬自然就厲害。可如果他將這鯤鵬看成不堪一擊,那這鯤鵬自然也就不堪一擊。說到底,他如何去想,結果就會如何。

自己會戰勝自己嗎?其實根本不可能,除非自己殺了自己。那該如何打敗這個令他恐懼的鯤鵬呢?最有效也最簡單的辦法其實就是,心如止水,保留本心。

他已看透一切,這由心魔而生的鯤鵬,自然也就對他構不成半點威脅。

看着鯤鵬近在咫尺,童言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這一笑,由幻象變成的鯤鵬立刻怦然破碎,直至化爲點點星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哥,你怎麼了?愣在這裏做什麼?大哥?”

聽到耳畔響起小黑的聲音,童言這才發現,他已經從幻境之中走了出來。

擡眼向前,前方哪裏有什麼神像,看樣子,從他踏入這房間的第一步時,他就已經被迷惑了。不過進入幻境其實也好,至少爲他解下了心結。

現在他可以勇敢的面對一切了,因爲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也知道有些事情根本無法逃避,想活得瀟瀟灑灑,那就直面相對。不翻過面前的幾座大山,就永遠看不到最美麗的風景!

他在心裏暗暗的下定決心,只等這裏的事情了結,他便着手對付鯤鵬。他與鯤鵬之間早該做個了斷了,無論勝敗,他都不再退縮!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鯤鵬其實已經動身前來,至於鯤鵬爲何而來,答案很快就會揭曉! 「小白龍?」身後傳出了一陣腳踏樓梯的聲音。不一會的功夫,這個急促的腳步聲便來到了沈飛的身後。

「小白龍,你要不要緊啊,你剛腦袋撞在玻璃門上面的,是不是很疼啊。」楚洛洛處著寬鬆的睡衣蹲在了沈飛的身旁,不時有這隱約的春光乍現。

但是,說來也奇怪,要是換做從前,沈飛對這些誘惑的畫面,肯定是大咽口水,但這也不知道是接觸的太平凡了,還是因為自己化身為了貓,而沾染了貓的貓格,自己對這些畫面,好像並沒有多大的興趣。反正此時,在沈飛的腦海中則只有那些誘人食物的畫面了。

「小……白龍……」楚洛洛伸出手,想要撫摸一下白貓,不過剛伸出去的手卻遲疑在半空中停了下來,表現得十分的小心翼翼,就好像十分害怕自己突然地舉動嚇到了這隻白貓,而惹得它逃開。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一個場面,其實也是有著原因的。在這兩個多月的接觸中,沈飛雖然變化成了白貓來見楚洛洛,完成了與她的約定,但這兩個多月的時間裡,沈飛卻刻意的與楚洛洛保持著距離,因為自己之所以回來與他相見,也僅僅是因為作為人身的自己與她有了這麼一個約定而已,在沈飛的心中,他還是不想和這個女孩扯上太多的關係。當然,蹭吃蹭喝除外。

於是乎,在這樣的一個前提下,沈飛每次周末幻化為白貓前來與楚洛洛完成約定,陪伴時。每當楚洛洛靠近沈飛,想伸出手來撫摸他時,沈飛便會跳開,當沈飛蹭吃蹭喝完之後,有時便會突然消失,不見蹤影。以至於後來,楚洛洛與化身為小白龍的沈飛相處時,都變得格外的小心翼翼,深深擔心,因為自己的關係而使得小白龍討厭自己了。

「額……,額……。喵!」沈飛可沒太關注著楚洛洛的小動作,此時的他滿腦子的都想著那冰箱中儲存的食物,但,礙於這種幾乎乞討般的行為,沈飛還是說有些尷尬。

楚洛洛依然蹲立在沈飛的身邊,雙手撐著自己的下巴,一臉好奇的看著發出貓叫的小白龍:「小白龍你是剛才,把腦袋撞著了,現在還疼嗎?」

沈飛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他用鼻子指了指冰箱的位置:「喵喵,喵喵。」

「很疼?那要不我馬上帶你去寵物醫院去看看?」楚洛洛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沈飛很無語,這傢伙,怎麼就那麼不上道,懂不起呢!

「額,那個……,我肚子餓了。」沈飛無奈,只好以人類的語言開始與楚洛洛交談。

沈飛一般都很少與楚洛洛用人類語言交流的,更甚著說,沈飛幾乎很少與楚洛洛交流,大部分的情況,沈飛都只是以喵喵之聲來敷衍著她。

之所以這麼做,沈飛也是有著自己的一番考量的。第一,楚洛洛家,因為每天都會有人來送飯,所以沈飛並不想,一隻白貓會說話的這種詭異的事情,讓更多的人發現與知道。其二之因,俗話說得好,死於話多!很明顯,一個喜歡多話的人,這並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因為保不準什麼時候,就在自己還沒意識道的情況下,就說出了某些重要的東西。而且更何況自己是那種身懷秘密的人。

所以,話,能少說,就少說,能不說嗎,就不說。免得自己快口直言,直接將自己今天穿的什麼顏色的褲頭都給說出去了。在沈飛這樣的刻意為之之下,如果有人統計過,那麼他會知道,在這兩個月中,沈飛與楚洛洛用人類語言交流的的對話數,絕對沒超過十句。

乘著白貓不備,楚洛洛手疾眼快的用手擼了擼白貓毛茸茸的腦袋,然後她這才像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般反應回了沈飛的問話中:「你是餓了么?可是我已經吃過飯了,只還剩一些沒吃完的放在了冰箱中,等明天阿姨過來,換掉。」因為小白龍以前每天周末都會來自己家,所以楚洛洛每次吃飯之前都會等一下小白龍一起吃,但今天並非周末,楚洛洛完全沒有想到小白龍會來到自己的家中,所以就更不會等小白龍吃飯了。

沈飛也沒期望再和楚洛洛一起吃飯:「沒事的,你就將那些冷飯菜幫我熱一下吃就行了。」沈飛本不願多說話,不過這種需要請求別人的事情,不用語言好言相求,那還真是不好辦呢。

按理說吧,沈飛的這些小要求,楚洛洛應該輕而易舉的就可以滿足他,反正吃不完的剩菜飯,明天也是倒掉的,自己幫忙解決,節約光榮啊!不過讓沈飛沒想到的是,回應沈飛的卻是兩個堅定的字眼:「不行!」

「喵?」沈飛愣得發出了本音,他是真沒想到自己的這個要求竟然會被拒絕。難道是自己聽錯了,還是說,這傢伙是在刻意報復自己前一段時間,對她的冷漠回應? 戀清塵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