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所有人認爲陸逸和三十二營沒有絲毫機會,即將被那個恐怖的虛影擊殺的時候。一股異常恐怖的力量出現了,那個虛影的動作完全停住了,隨後那個虛影好像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擊中,整個人的身體飛了起來。

閻長老等人愣住了,那個虛影的力量到底有多麼的強大,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的了。現在他們看到了什麼,那個近乎是無敵的虛影居然被擊退了,特別是剛纔出現的那股恐怖的力量,讓他們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超越道基境的力量,那絕對是超越道基境的力量。沒有人懷疑這一點,但是這裏怎麼會出現這股力量呢?難道這裏還隱藏着一個超越道基境的強者,而對方對着那個虛影出手,不難猜出那個神祕人是站在哪一方的。

林暮雪偷偷的舒了一口氣,在剛纔閻長老召喚出那個恐怖的虛影的時候。林暮雪還真是捏了一把冷汗,她根本沒有想到拜火教的人居然這麼瘋狂,居然將這種東西都帶來了,不過感覺到剛纔那股恐怖的力量,她的心終於安了下來。

林暮雪看向陸逸的目光變得完全不同,這個少年已經給了她太多的驚訝,就算是再多這一個也算不了什麼。林暮雪感覺自己已經麻木了,但是正因爲是這樣,他才知道那個少年到底是多麼的恐怖。

不用猜陸逸也知道是誰出手了,這裏除了陸坤之外,根本沒有人能夠擁有這樣的力量。果然此時陸坤已經走到了陸逸的身前,臉上還是沒有任何的表情,但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讓所有人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那個虛影被擊退之後,再次咆哮着向着陸逸這邊衝來,這個虛影的目標非常明確,正是剛纔將他擊退的陸坤。面對這個氣勢洶洶的虛影,陸坤連頭都沒有擡一下,雙手擡起來一揮,好像是拍一隻蒼蠅一般。

“轟!”在衆人駭然的眼神之中,剛纔還是不能戰勝的虛影就像是泄了氣的氣球一般,直接在空中爆散開來,好像根本沒有出現一般。

好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時候,陸坤轉身離開,看都沒有看閻長老那羣人。這個時候誰還敢阻攔陸坤?陸坤走出太廟之後,所有才反應過來,不過此時閻長老等人的眼神之中只剩下的絕望。

此時通天候正躲在角落中療傷,在看到陸坤出手之後,通天候的臉色已經變得無比蒼白。他知道自己敗了,更加讓他接受不了的是,他辛辛苦苦策劃了二十年,現在看來在陸坤的眼中什麼都不是,那種恐怖的力量,通天候就算是再努力一百年,也自問根本對付不了。


陸逸無奈的搖搖頭,陸逸知道剩下來的事情,陸坤已經不準備出手了,不過這個時候,結果已經非常的明顯了,拜火教和通天候已經沒有翻盤的可能,一切都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第五十一章 善後

後面的戰鬥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在見識過陸坤那恐怖的實力之後,拜火教的十五位長老非常明智的選擇了投降。至於通天候的帶來的道基境強者,陸逸卻是一個都沒有放過,在三十二營和天道宗的配合下去,這些人很快就丟掉了自己的生命。

拜火教的十五位長老全部投降,陸逸倒是沒有選擇直接將這些人擊殺。這些人畢竟都是道基境的強者,在武極大陸上道基境的強者可是一筆龐大的財富,直接擊殺掉未免太可惜了。


暗中支持通天候的那十三位長老也被控制了起來,儘管在這一場戰鬥中,他們選擇了支持通天候,但是他們畢竟是大德帝國的長老,就這樣擊殺了未免太過了,不過陸逸可沒有那麼好心放過他們。

陸逸需要的對大德帝國絕對忠心的人,就算是十三位道基境的強者是股強大的力量,但是要是不能被自己掌握的話,那還不如不要。現在選擇權並不在陸逸的手中,而是在這些人自己手中。

在陸逸走出太廟的時候,外面的騷亂已經平息了。通天候苦心經營了這麼長的時間,就是等着一次爆發。暗中支持通天候的那羣人在這一次的騷亂之中全部暴露了出來,可惜這些人還沒有來得及行動就失敗了。

在陸逸的安排之下,在那羣剛準備行動的時候,武烈就已雷霆之勢將這些人控制住。以前的武烈或許還沒有這個能力,但是在突破到了道基境之後,武烈就是在這些人面前就是無敵的存在,而通天候一方所有道基境的強者都進入了太廟之中。

在雙方懸殊的力量比拼中,武烈無疑佔據了絕對的上風。通天候這些年苦心經營的勢力也被連根拔起,或許還有一兩個漏網之魚,但是已經翻不起什麼浪花。

儘管中間出現了一點意外,但是所有的事情還是按照陸逸計劃中的那樣進行着。此時正沉浸在帝國慶典的民衆們,根本不知道大德帝國的高層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晚上的慶典還是照常進行,但是許多人發現,曾經和自己站在一起的同僚根本沒有出現,大德帝國的高層一下子空缺了許多,不過這些並不是平民老百姓所能關心的。也就是大德帝國的高層帶着忐忑的心情,暗自揣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站在陸坤面前的陸逸,此時的感受和以前完全不同。儘管早知道陸坤是超越道基境的強者,但是真正見識到陸坤的實力之後,陸逸才知道那種力量是多麼的恐怖。

“這一次的事情已經結束了,通天候就交給你處理了。你要是願意的話,過段時間你就是大德帝國的皇帝。”陸坤看着陸逸面無表情的說道。

“拜火教到底使用了什麼方法,召喚出那個恐怖的虛影?難道武極大陸上還有超越道基境的強者?”陸逸並沒有迴應陸坤的話,而是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我說過這個世界比你想象的要大,許多事情並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樣。武極大陸上現在道基境的修道者確實是最強的,但是並不代表武極大陸上沒有超越道基境的存在。”陸坤看了一眼陸逸緩緩說道。

“也就是說四大修道者的宗派之中還隱藏着超越道基境的強者?”陸逸雖然在問陸坤,但是語氣卻是異常的肯定,好像認定真相就是如此。

“有!而且四大修道者宗派之中都擁有不止一個這樣的強者,平常這些人並不會出手,一般都在潛修之中,但是要是你惹到對方了,這些人就會出現,所以這一次你對待拜火教那些長老的態度就需要謹慎一點。”陸坤說話這些之後就沒有繼續說話的意思。

“是不是我將拜火教的這些長老全部擊殺了,拜火教的那些老怪物就會殺上門來?”這個問題其實不需要陸坤回答,陸逸想要知道的是另一件事情,陸逸相信陸坤會明白。

“我說過,我會保證你的安全,但是其他的一切需要你自己去解決。”陸坤面無表情的說道,說完也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擺擺手讓陸逸先回去。

陸逸雖然並沒有說什麼,但是陸逸心中的震動卻是非常大。什麼叫保證我的安全?那意思不就說,就算是拜火教的那羣老怪物殺上門來了,陸坤也有把握對付。

對於陸坤的實力,陸逸只有一個大概的認知,但是現在看來,陸逸還是覺得自己小瞧了陸坤。陸坤的實力比陸逸想象的還要恐怖許多,不過那畢竟是陸坤的力量,其他的一切還需要陸逸自己去面對。

看着眼前這個眼神呆滯的中年人,根本不會有人將這個人和權傾大德帝國的通天候聯繫起來。太廟中那場戰鬥之後,通天候就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陸逸看的出來,此時通天候的心中只有絕望。

“沒有想到最終我還是輸了,原來我在陸坤的眼中只是一個跳樑小醜。更加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你,陸坤不但自己隱藏的那麼深,更是養了一個好兒子。”通天候目光呆滯,一動不動的喃喃自語道。

“從你開始謀劃的那一天就應該想到今天的局面,我會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陸逸搖了搖頭說道,對於一個失敗者,陸逸並不準備再追究什麼,對於現在的通天候來說,死亡或許也是一種解脫的方式。

通天候死了,他的兩個兒子也死了,這是他們必然的結局,陸逸還沒有對自己的敵人心慈手軟的習慣。大德帝國的那些長老都選擇了誠服,陸逸相信對方在見識到陸坤的恐怖實力之後,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再敢做出反叛的事情。

最讓陸逸猶豫不決的還是拜火教的那些長老,要是不知道拜火教還有超越道基境的強者存在,這些人殺也就殺了。但是現在殺了這些人,拜火教無疑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幾個超越道基境的強者殺上門來,陸逸可不認爲自己有對抗對方的資本。

殺是不能殺的,但是就這樣放了,陸逸又非常的不甘心。這些人可是準備來對付自己的,這樣就放他們回去,他們以後肯定會更加的肆無忌憚,誰能保證他們以後就不會再來對付陸逸?這種放虎歸山的事情,陸逸還沒有那麼傻。

殺又不能殺,放又不能放,陸逸乾脆將拜火教的那羣長老關起來。全部封印了修爲,他們也翻不起多大的風浪,至於這些人怎麼處理,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就在陸逸思考拜火教的這些長老的時候,天道宗的林暮雪倒是找上門來了。天道宗這一次雖然並沒有發揮多大的作用,但是人家畢竟幫了自己,陸逸倒不至於立馬翻臉不認人。

“皇子殿下,我們天道宗的事情已經完成了,不日就要回去。不過有件事情不知道應不應該說?”林暮雪有點遲疑的說道。

“林長老但說無妨。”陸逸看了林長老一眼,好像知道一點對方的來意。

“這一次皇子殿下可以說是大獲全勝,但是不知道皇子殿下準備怎麼處理拜火教的那些長老。這些長老對於拜火教來說非常的重要,想必皇子已經知道拜火教可是有超越道基境的強者存在吧。”林暮雪斟酌了一下,直接開口說道。

“不知道林長老有什麼意見,本皇子也正在爲這件事情操心。”陸逸並沒有絲毫的意外,看着林長老不急不緩的說道。

“皇子殿下要是信得過我們天道宗的話,這件事情我們可以從中牽頭,到時候相信拜火教一定會付出令皇子滿意的代價的。”林暮雪信誓旦旦的說道。

“那就麻煩林長老了。”陸逸並沒有什麼反對的意見,在自己羽翼未豐之前,陸逸並不準備和拜火教正面衝突,陸逸需要的是一點緩衝的時間,只要有了充足的時間,陸逸在武極大陸上將無所畏懼。

“既然這樣,那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們天道宗了。還有希望皇子殿下考慮下慕容嫣然的事情,她對於我們天道宗非常的重要。”林暮雪說完之後就匆匆的走了。

林暮雪此時的態度和以前相比可謂是天壤之別,不過在見識過陸逸掌握的力量之後。林暮雪再也不敢小視陸逸,特別是見識到陸坤那恐怖的實力之後,林暮雪更是將陸逸當成了自己同一級別的存在,不管願不願意,林暮雪都要承認,對方掌握的力量並不比天道宗差到哪裏去。

事情差不多都圓滿的解決了,但是陸逸卻並沒有因此閒下來。這一次的戰鬥雖然最後勝了,但是也讓陸逸知道了武極大陸上的許多祕密。以現在陸逸掌握的力量想要橫掃武極大陸無疑是癡人說夢,所以陸逸必須要繼續努力才行。

自身的實力不但要提高,三十二營也不能落下。陸逸的終極目標是建立一支完全由道基境的強者組成的軍隊,那個時候陸逸倒要看看,武極大陸上還有誰能抵擋? 第五十二章 出發

大德帝國一場波濤洶涌的鬥爭,並沒有波及到普通的百姓。不過帝國的許多高層在這段時間可是戰戰兢兢,現在通天候的死亡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不少的帝國高層因此被抓的抓,殺的殺,就有許多沒事的人,每天都會膽戰心驚。

以前的通天候在大德帝國之中權勢滔天,誰也不能說自己就和通天候沒有關係。現在通天候已經死了,但是事情卻沒有結束。誰也不知道氣勢洶洶的禁軍下一刻會不會是衝到自己的家裏,說不定就只是因爲自己幫通天候做過什麼事。

陸逸倒是沒有趕盡殺絕的意思,那些這一次跳出來的人,自然不能放過。至於那些稍有牽連的,陸逸並不打算追究。水至清則無魚,陸逸相信隨着通天候的死亡,這些根本不敢再有別的想法,只要這些人以後乖乖的做事,陸逸根本沒有興趣找他們的麻煩。

不過這一切並不是陸逸的事情,政治鬥爭陸逸完全沒有絲毫的興趣。就算是陸坤想要傳位給陸逸都被陸逸回絕了,陸逸在意的只有實力的提升,對於帝國皇帝這個位置,陸逸根本沒有絲毫的興趣。

大德帝國的事情全部由陸坤處理,陸逸現在還不是大德帝國的皇帝,這些事情自然輪不到陸逸去操心。陸逸現在最主要的任務還是儘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在知道四大修道者宗派並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之後,提升實力就成爲最爲緊迫的事情。

不要看現在三十二營的人個個都是靈旋境的武者,組合在一起的力量甚至能夠擊敗道基境巔峯的強者,但是在超越道基境的絕世強者面前,這點力量還是不夠看的。

而且陸逸現在的實力也確實低了一點,雖然從陸逸來到這個世界也不過才一年的時間。一年的時間從一個不能修煉的人,成爲一個靈旋境的武者,這樣進步速度堪稱恐怖,但是形勢的逼迫之下,陸逸知道自己的實力必須還要提高。

拜火教的事情已經交給天道宗去處理了,但是這件事情卻並不算結束。拜火教這一次要不是不付出一定的代價,根本不要想將那十五位道基境的強者帶回去。而一旦這些人回去了,拜火教就會善罷甘休嗎?答案是否定的。

拜火教吃了這麼大一個虧,而起大德帝國還有對他們非常重要的龍魂,拜火教要是就這樣偃旗息鼓了,陸逸才會覺得驚訝。在拜火教真正發動之前,陸逸必須擁有足夠的力量才能和對方抗衡,進而實現自己早就制定的計劃。

想要爭霸天下,四大修道者宗派是過不去的坎。只有擁有強大的力量,擁有四大修道者宗派不能抵擋的力量,陸逸才能真正的稱霸武極大陸,而現在陸逸手中的力量還弱小了許多。


和拍賣場的交易還在進行,這樣就能爲陸逸源源不斷的培養高手,但是這還遠遠不夠。四階以上的妖核就算是拍賣場都很難搞到,但是現在陸逸和三十二營的進步又離不開四階以上的妖核,所以陸逸也只能自己想辦法。

兵貴精而不在多,就算是有一萬個靈旋境的武者也不見得就能對抗四大修道者宗派。但是要是有三千個道基境的強者組成的三十二營就不一樣了,這樣的力量就算是有十個修道者宗派,陸逸也有信心將他們擊敗。

三十二營想要突破到道基境,首先的前提是陸逸必須達到道基境。這樣三十二營的提升纔不會有任何的瓶頸,但是想要突破到道基境又豈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就算是以陸逸現在的修煉速度,沒有幾年的時間也不可能成功。

幾年的時間陸逸倒不是不能等,但是拜火教會給陸逸這麼長的時間嗎?就算是上一次和陸逸合作的天道宗難道就真的不對龍魂動心嗎?還有神祕的天邪宗,這一次雖然沒有出現,但是誰又能保證下次他們不會出現?

只有擁有絕對的實力,才能無所畏懼,陸逸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等下去。蠻荒古域之行被陸逸提前提上了行程,只有妖獸環繞的蠻荒古域,陸逸和三十二營才能迅速的提升。

陸逸認爲天邪宗這一次沒有出手,其實這倒是陸逸想錯了。只從上次那個天邪宗的女子傳回消息之後,天邪宗非常的重視,立馬就派了十個道基境的長老來到了玄冥城中。

天邪宗本來的主意是讓拜火教和大德帝國的皇室拼一個兩敗俱傷,他們躲在後面再漁翁得利。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天邪宗的那些人沒有想到,在感受到陸坤那超越道基境的恐怖力量,天邪宗這些人只要是不傻就絕對不敢出手。

天邪宗這一次非常的尷尬,興致沖沖而來,自以爲自己隱藏的非常好,自己將是那最後漁翁得利的人,但是誰又想到最後居然是灰溜溜的逃走呢?這一些天邪宗確實是灰溜溜的逃走了,在知道陸坤的恐怖實力之後,他們一刻都不敢停留,生怕被陸坤直接留下。

天邪宗灰溜溜的逃走了,那個天邪宗的女子卻是極度不甘心。本來這一次只要成功了,她的功勞無疑是最大的,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碰了一鼻子灰,她在天邪宗中反而落得一個非常尷尬的地位,所以這個女子非常的不甘心。

想了許久之後,她將一切事情都歸結到陸逸的身上。這就是女人不可捉摸的心思,誰都知道最大的原因還是在陸坤身上,但是這個女子也知道陸坤根本不是自己能夠對付的,所以最後也只能埋怨上了陸逸。

天邪宗的長老全部走了,一刻都不敢停留。但是天邪宗的那個女子卻是留了下來,她的想法非常的簡單,那就是通過陸逸得到龍魂,這樣她在天邪宗中的地位無疑就會水漲船高。

可惜一連好幾天的時間,陸逸都是深居簡出,她根本沒有得到絲毫的機會。除非她敢直接闖進皇宮之中,不過那樣做無疑是找死,特別是皇宮中還有陸坤這樣恐怖的高手存在。

其實陸逸這些天到不是不願意出去,而是有許多的事情需要陸逸去安排。跟拍賣場的交易,陸逸已經交給武烈,陸逸也不指望能夠換取多少的妖核,但是換取海量的財富卻是沒有什麼問題的,而只要有了財富,陸逸建立自己的勢力就簡單多了。

現在大德帝國之中已經沒有通天候存在,只要是稍微聰明點的人,都會知道陸逸肯定將是大德帝國未來的皇帝,這個時候誰還敢跟陸逸作對。加上現在武烈在軍方的地位就是大德帝國的第一人,安排一些事情就簡單多了。

陸逸準備倒不是想在大德帝國之中建立什麼獨立的勢力,只要陸逸願意,現在就能成爲大德帝國的皇帝。陸逸想要建立的是一個遍佈整個武極大陸的情報組織,這樣一來陸逸以後稱霸武極大陸的計劃就能順利許多。

現在這個勢力還只是一個雛形,許多地方都沒有完善。不過因爲將要前往蠻荒古域,陸逸根本沒有時間去處理這些事情。這個勢力的建立陸逸也只能交給武烈了,一切等到陸逸回來之後再慢慢的計劃。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陸逸知道在這個時候什麼纔是最重要的事情。要是沒有足夠的實力支撐,就算是建立一個無比龐大的勢力也只是空中樓閣,而要是有了足夠的實力,建立一個龐大的勢力就簡單了許多。

看着眼前的這個不滿二十歲的少年,三十二營每個人的心中都充滿了激動。這幾個月來的變化,是三十二營的每個人想都不敢想的,對於這個少年,三十二營的每個人已經產生了一種發自內心的崇拜。

“你們這段時間的努力成果顯著,但是對我來說還不夠。馬上我們將去一個危險的地方,你們將面對死亡的威脅,稍不注意你就可能丟掉性命,現在要是有人害怕,那就趕緊退出。”陸逸看着三十二營的所有人大聲的說道。

沒有一個人說話,相反三十二營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開玩笑,三十二營的人也不是沒有見過危險,但是每一次危險的出現,也就意味着實力的巨大提升。

誰能夠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將他們每個人培養成靈旋境的武者?陸逸能!誰能夠讓他們這羣人擁有匹敵道基境強者的力量?陸逸能。所以現在根本沒有人懷疑跟隨在陸逸的身後,他們將越來越強,這個時候退出?別傻了吧。

看着自己一手培養起來的三十二營,陸逸非常的滿意。這一次蠻荒古域之行,將是對三十二營的一次巨大考驗,只要越過了這一道坎,三十二營必將成爲讓整個武極大陸震動的力量。

沒有人選擇退出,或許現在退出,他們能夠成爲大德帝國的貴族,但是那也意味着他們將失去跟隨在陸逸身後繼續進步的機會,他們想要的是繼續變強,而這隻有留在陸逸身邊才行。 第五十三章 跟蹤

蠻荒古域位於武極大陸的南方,是武極大陸上最爲神祕,同時也是最危險的地方。在蠻荒古域之中生活着無數的妖獸,有些甚至妖獸甚至從很久遠的年代之中就存在蠻荒古域之中。

妖獸並不像人類壽命那麼短暫,相反有些妖獸的壽命非常的悠久,存在幾千年的時間根本不是問題。雖說存在的時間長短不一定和時間有着必然的聯繫,但是就算是一隻豬,活了幾千年的時間,恐怕也會成爲一隻無比牛B的豬。


傳說在久遠的年代中,武極大陸還是一個修煉的聖地,天地元氣非常的充沛,在武極大陸上誕生了無數的高手。這些高手可不是現在被稱之爲高手的道基境強者,而且遠遠超越道基境的強大存在,但就算是在那個時候蠻荒古域對於武者來說也是禁地。

武極大陸後來不知道因爲什麼,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蠻荒古域肯定沒有以前那麼恐怖,但是其中的危險肯定不少,就算是道基境的強者如非必要,也不敢輕易涉足蠻荒古域。

帶領三十二營向着蠻荒古域前進的陸逸,自然不會就這樣帶着三十二營的三千人浩浩蕩蕩的向着蠻荒古域進發。那樣的會武極大陸上的其他三大帝國恐怖都會因此恐慌,到時候陸逸不要說進入蠻荒古域了,這些人一旦走出大德帝國就將迎接無數的攻擊。

陸逸是獨自一人上路的,三十二營其他的人全部分成十人一個小隊,向着蠻荒古域進發。現在三十二營全部都是靈旋境的武者,在武極大陸上也算得上是高手,安全上倒是沒有什麼問題,所有的人將在蠻荒古域的外圍集合。

蠻荒古域距離大德帝國非常的遙遠,大德帝國位於武極大陸的最北方,而蠻荒古域卻是位於武極大陸上的最南方,兩者之間距離何止萬里。不過好在三十二營的人全部都是靈旋境的武者,全力趕路的話,半個月的時間差不多也能到。

這半個月的時間雖然在趕路,但是以現在三十二營的修煉速度,半個月的時間雖然不足以發生質的變化,但是想必也能提高一定的實力,這樣進入蠻荒古域之中也能多點安全。

自從穿越到武極大陸,已經過去了一年的時間,不過這還是陸逸第一次遠離玄冥城,更是要前往距離大德帝國萬里之遙的蠻荒古域,但是這是陸逸和三十二營唯一能夠快速提升自己實力的方法,就算是再遠陸逸也必須得去。

陸逸很清楚的記得自己父親曾經和自己說的那些話,陸逸非常渴望進入陸坤所說的那個世界。只有在那裏陸逸才能接觸到更高的境界,現在陸逸的眼界已經不僅僅侷限在武極大陸這片天地中,而是更加廣闊的天地。

留在武極大陸上,陸逸的目標非常的簡單,那就是稱霸整個武極大陸。雖然其中有着陸坤所說的那個突破道基境的關鍵,但是更多的卻是陸逸對自己一次考驗,要是連這一關都過不了的話,陸逸也沒有資格去追尋更加廣闊的世界。

其實對於陸坤說的那番話,陸逸還有許多疑惑的地方。當時陸坤說想要突破突破道基境,必須要稱霸武極大陸,凝聚萬千人的念力。但是陸逸現在知道武極大陸上還有其他超越道基境的強者,這件事情恐怕就並不像陸坤所說的那麼簡單了。

不管其中有着什麼原因,陸逸倒是知道陸坤肯定不會害自己。這條路或許非常的艱難,但是其中的好處恐怕更多,只要陸逸能夠走到最後那一步,自然就能知道真正的原因。

前往蠻荒古域的路程非常的遙遠,想要完全靠走的肯定不行。在武極大陸上最常見的就是馬了,不過武極大陸上的馬卻是和陸逸那個世界不同,嚴格來說武極大陸上的馬已經算是一種妖獸,只是經過了馴化成爲了代步的工具。

陸逸現在騎得就是大德帝國最好的玄黃馬,這批玄黃馬不但自身就相當於四階的妖獸,在速度和耐力上更是特別的優秀,日行千里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遠在萬里之外蠻荒古域,也只需要十天的時間就能到達。

陸逸倒是沒有急着趕路,這一路上陸逸顯得非常的悠閒,彷彿對周圍的一切都非常的感興趣。沒有辦法,誰叫陸逸這是第一次出來,對這個世界的一切還處在陌生的狀態,自然對一切都非常的好奇。

一天下來,儘管陸逸並沒有全力趕路,但是以玄黃馬的速度,還是漸漸的遠離了玄冥城。玄冥城本來是位於整個大德帝國的北方,現在陸逸差不多已經到了大德帝國的中部。

在一座繁華的城市中,陸逸停留了下來。夜宿荒野雖然對於武者來說並不算什麼,不過要是有舒適的居住環境,沒有人會虧待自己,現在天色將晚,在這裏修煉一晚無疑是最佳的選擇。

隨便找了一家看起來不錯的客棧,陸逸就決定在這家客棧之中居住下來。客棧的老闆倒是顯得非常的客氣,他也沒有辦法不客氣。陸逸雖然沒有注意自己的穿着,但是大地帝國的皇子穿着能差到哪裏去,再加上玄黃馬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