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秦嵐要抓到我的時候,我突然被一股大力提了起來。

我匆忙回頭,看到這張臉時,眼眶頓時就紅了…

幼稚鬼把我放在一邊,心疼的看了眼我的胳膊,皺了皺眉,臉色陰沉的朝秦嵐衝去。

秦嵐就是再厲害也不是景言的對手,只用了幾招,就被景言打散了!

“蘇蘇!”景言跑過來,看了看我的胳膊,心疼的不行。

“景言你怎麼來了?”

我此時覺得,現在能看到他,死了也值了。

“我們得快走。”景言看了看微弱的引魂燈說。

“嗯!”我點頭,自己爬起來。

“上來,我揹着你!”他說。

我也不在矯情,實在是自己太累了,剛剛那一頓跑,早就耗盡了所有的力氣。

我跳上景言的背,可我們還沒走兩步,那三個石像就追到了近前。 “蘇蘇,抓緊我!”他說。

“嗯!”我緊緊的摟着景言的脖子。

三個石像看到景言又是一驚。

“還有比我們年久的老鬼!”捂耳朵的說。

“是啊!他是怎麼來的?”閉嘴的說。

“不管如何,那個女人的眼睛我要定了!”閉眼的說完就衝了上來。

我趴在景言背上,只感覺頭暈目眩,他很快和石像都在一起,我沒想到石像居然這麼厲害,而且它是石頭的,景言拿它根本沒有辦法。

幾次下來,因爲護着我,景言的胸口不小心被石像砸了一下。

我心裏一驚,景言的身體可是陶的,肯定撞不過石頭。

“嘿嘿嘿!”石像發出一聲古怪的笑聲。

景言看着它冷笑一聲,以一個極快的身形跳到它面前,雙手一指,在石像的眼睛周圍畫了一個符咒。

“啊!”石像發出一聲慘叫。

“一起上!”

另外兩個石像也衝了上來,我嚇得閉上了眼睛。緊緊我摟住他。

就算今天死我也要和景言死在一起的。

耳旁傳來一陣激烈的打鬥聲,繼而是石像接連的慘叫聲。

過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覺耳邊的打鬥聲似乎小了,睜開眼睛時,就看見那三個石像臉上都被畫了符…

閉嘴的石像嘴邊被畫了符,而捂耳朵的石像一側的耳朵被畫了符!

原來那些部位就是它們的弱點。

它們倒在地上,似乎是被打怕了,惡狠狠的看着景言。

“時間不多了,抓緊我!”

景言說完,跟着引魂燈快速的竄了出去。

我只感覺到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

沒用多久,我們終於到了山莊,穿過前院的時候,我看到李飛坐在門邊,和王超一樣,雙眼空洞茫然的看着一個方向發呆…

到了後面的酒店,裏面空無一人,景言揹着我迅速上了樓,找到了我住的房間。

這裏似乎和之前一樣,只是透着說不出的詭異。

而引魂燈的光已經非常微弱了…

“唐書…”景言叫了一聲!

“我在!”

唐書的聲音傳來,就在耳邊可我卻看不到他。

“準備好了,先把蘇蘇接回去!”景言說。

“好!”

他們兩說完,景言席地而坐,唸了一段咒語,漸漸的房間裏出現了一個幾乎透明,像水做的一扇門!

“蘇蘇,你先走!”景言臉色有些白。

“嗯!”我點點頭!

自己走到門邊,猶豫了下,踏進了那扇門,剛進去,就看見有一雙手伸了過來,我知道是唐書!

我抓着他的手,很快就被拉了過去。

還是我的房間,不同的是面前是唐書,唐書的臉色也很不好看,地上也點了一盞燈,似乎快要耗盡了,燈的光芒十分微弱。

他手指指着牀上我的身體,說了聲去,我感覺自己不受控制的飄了起來。

我睜開眼睛,魂魄已經回到了身體裏。

擡頭看了看,東方已經有了一點光亮,快天亮了!

“景言!”我衝着那扇門喊了一句。

唐書一臉複雜的看着我。

“小顏,如果你想擺脫他這是個好機會,我不拉他,他會永遠被困在幽冥界,而且永遠都不會在纏着你了!”

和之前蕭然的話一樣。

唐書也給了我一次選擇的機會!

我看着唐書漆黑幽深的眼睛,愣了愣,才明白他什麼意思。

“不,書哥哥,你快拉他回來。”我急了。

唐書表情漠然的看了眼那盞快要熄滅的燈。

“如果我不拉他會怎樣?”

我明白,唐書這一刻是想景言死的!

“那我會恨你一輩子!”我說完自己跑到門邊。

“景言我拉你出來!”我說。

“你幹什麼!”唐書憤怒的打掉我的手:“幽冥界的大門你碰不得!”

“蘇蘇,別管我!”

景言也急了:“你千萬不要再碰那個門!”

“景言,我眼淚止不住的落下來。

“書哥哥,求你救救他,我不能沒有他!”

我聲音都哽咽了,什麼都不想管,只想救景言。

“你答應嫁給我,我就救他!”唐書忽然說了一句。

我不可置信的擡頭看着他。

“我…”

“逗你的!”唐書擦了擦我的眼淚,把手伸進了門裏,景言在引魂燈熄滅的那一瞬間被拉了出來。

“景言!”我也顧不得其他,抱着景言就哭。

剛剛那一瞬間我覺得我就要失去景言了。

唐書看了看我什麼話都沒說,複雜的看了我們一眼就走了。

“蘇蘇,別哭了,我這不是沒事麼?”景言拍了拍的我背。

我又哭了一會兒,可能是聲音太大驚動了隔壁的人,小冉進來的時候我正抱着景言哭的稀里嘩啦的。

“景…景言,你怎麼在這?”小冉還以爲我又被景言欺負了,上去就打了景言一巴掌。

“你這個混蛋,又欺負小顏!”小冉大義凌然的說。

景言捂着臉苦笑不得。

我心疼極了,趕緊對小冉說:“小冉,不是,我是看到景言太高興了!”

小冉一副看傻叉的看着我:“才一天不見,你看到他就哭成這樣?”

我仔細想了想,似乎這話沒毛病,於是點點頭。

小冉有些尷尬:“景言…對不起…那個我鍋裏還熬着粥呢,先走了!”小冉說完一溜煙的就跑了。

我沒忍住笑了。

“小冉很關心你!”景言捂着臉說。

我幫他揉了揉:“小冉是我最好的朋友!”

“別哭了,再哭小冉又該打我了!”景言幫我擦了擦眼淚。

“景言,你怎麼來了?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我靠在他胸膛說。

“你一走,我就讓蕭然帶我來了!”

“蕭然也來了?”

“不然你以爲引魂燈是誰的!”景言拍了拍我的頭。

“那你說看電視也是騙我了!”

“嗯!我想給你個驚喜的!”景言笑嘻嘻的說。

“傻瓜!”我捏了捏他的臉。忽然想起他和石像打鬥那會的事,於是一把扯開了他的衣服。

景言一愣!

“蘇蘇,你幹什麼?”

我也意識到哪裏不對,乾笑了兩聲:“我看看你身上的有沒有傷!”

他皮膚很白,肌肉結實,除了胸口處那道鎮魂釘留下的疤痕外倒是沒有什麼。

不過,雖然看過無數次了,在看到他這麼光着上身,我還是臉紅了。

景言卻拿起我的胳膊:“你受傷了!”

“嗯,不要緊,蕭然不是來了麼,跟他要些藥膏就好了!”

他心疼的看了看我被秦嵐抓過的傷,眉頭皺着。

“我去找蕭然拿藥!”

我好笑的抹了抹他額頭:“你這樣怎麼看都是去找蕭然打架的!”

“蘇蘇,不要嬉皮笑臉的!”

他說完就出去。

我向後一倒躺在牀上,看着頭頂的吊燈,心情倒是好了。

而且我居然睡着了! 我是被餓醒的,睜開眼睛後發現,我的手臂已經被小心的包好了,我暗笑幼稚鬼大驚小怪,這麼小的傷口包成這樣。

爬起來看了看,幼稚鬼不在,不過聽到浴室有動靜,幼稚鬼應該去洗澡了。

我看了看錶,已經10點多了,可不就中午了!

景言從浴室出來,和尋常一樣,只裹了條浴巾。

看見我,忍不住笑了:“蘇蘇你的臉好髒啊!”

我有點不好意思,昨天哭成那樣,能不髒麼!

“那我去洗澡了!”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我幫你!”

“嗯?”

我瞪了幼稚鬼一眼。

“你受傷了,蕭然說藥膏抹上不能沾水!”

義正言辭!

“我洗洗臉好了。”

“不行,都要洗。”

我在一臉懵叉的情況下被幼稚鬼扛進了浴室,扔進了浴缸…

我感覺我的臉很紅,而且現在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了。

“蘇蘇,你別動,我沒動歪腦筋!”

好吧好吧,是我動了成不!

水很熱,景言的手很涼,我靜靜的坐在浴缸裏,他拿着噴頭一點點幫我沖澡…

一時間誰也沒有再說話。

“景言,昨天我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我小聲說:“我當時就想如果我死前不能見你一面,我該有多遺憾!”

景言的手一頓:“有我在,蘇蘇不會死!”

洗完澡,他把我抱上牀,給我擦乾頭髮,又把衣服拿了過來。

“我怎麼覺得我像個小孩子!”我有些好笑!

他拿着梳子輕輕的幫我梳頭髮,邊梳邊說:“在我眼裏你一直是個小孩子!”

裝老成!

“你纔是小孩子!”我白了他一眼。

“好,我是小孩子行了吧!”



“小顏,別膩歪了,耗費了體力後是要吃東西的!”小冉在外面邊敲門邊說。

我跳下牀,趕緊開門捂住小冉的嘴:“胡說什麼!”

小冉見我已經穿戴整齊了,笑道:“景言生氣了沒有?”

我懂她說的是早上打景言的事。

“沒有,他沒那麼小氣!”

“沒有就好,叫上景言一起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