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師品突然傳來一聲暴喝道:「葉家人,這是你們逼我的!」 說實話,他此刻比那大長老好不了多少,被三個九階高手逼的節節敗退,身體也受了些小傷,要不是仗著自己真氣醇厚,此刻就早輸了。

當他見到大長老那副慘樣,心中也不再渴望什麼援助了,於是才暴喝而出。

他的話令所有人一震,不知道接下來這廝想要幹什麼,一個圓滿境強者的怒火無疑是極其恐怖的。

「轟!」

九重鞭化為萬道鞭影朝著葉文三人罩去,這是師品在給自己找機會!

鞭影威力十足,頓時將三個九階高手暫時的困在了裡面,師品見機忙從腰中掏出了一顆龍眼般的藥丸,古色古香,藥丸成褐色,與玄元丹很是相似,但要比其大上一號!

師品一手緊握著丹藥,略有些可惜道:「大玄元丹,我只能靠你了!」

說罷,他就一口悶下了丹藥!

這大玄元丹乃是天丹門出產的高級丹藥,當初天丹門見師品突破了圓滿境才賞他一顆。

原本師品是打算保命的時候用的,只是現在丟臉丟的太過嚴重,如果不報仇,他將會寢食難安!

如果此刻玄丹門知道這弟子因為面子問題,用掉了如此珍貴的大玄元丹,不知會作何感想。

「大玄元丹?這是何物?」葉天喃喃自語道,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東西。

周遭的人都是同時搖頭,就連葉家三位老祖也是不知,不過身後的靈兒卻走上來回道:「哥哥,這丹藥靈兒認得,它是玄元丹的進階品,據說一顆能抵上十顆玄元丹呢,還能更大的開發人的潛能,促進修為的提升,可謂是好處多多啊!」

「哦?」聽了這大玄元丹的解釋,葉天心中微微一驚,這師品能拿出此等丹藥,定然是屬於上一層面的人,在這些個城池中壓根就沒出現過此等高級的東西。


「此人應該來自玄丹門,只是沒想到這次玄丹門派出了如此不靠譜的人物,這般的圓滿境強者!」葉天心中暗自好笑的攢測道,不過下一刻他就想到了靈兒的話,心中驚異,頓時轉身問向靈兒:「小丫頭,你怎麼知道這大玄元丹的事的?這東西在慕峰城那些大城市都沒出現過呢!」

聽到葉天的疑問,靈兒頓時支支吾吾起來了,這些都是背後的那位神秘人告訴她的,此時根本無法解釋。

「啊!」

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悶了丹藥的師品突然傳來了嘶啞的慘叫,那個聲音傳入每一個人的心中,令他們發慌。

葉天明白這種痛苦,這大玄元丹就連圓滿境的師品也無法完全消化,於是產生了反噬,一旦撐過了,就能得到前所未有的力量,但是一旦失敗,就會落得慘絕人寰的下場,爆體而亡。

葉天此刻十分希望發生第二種下場,這樣才能免去葉家的危難!

局面開始變得撲朔迷離起來,三大九階高手暫時被困,而大長老則是身負重傷和葉家三老祖對峙,師品陷入葯氣反噬,生死不知,現場有隻有葉天等小輩還有力氣。

「大哥,我看趁現在,咋們先過去殺了白家那幾個雜碎,再來想怎麼對付台上那瘋子!」身旁的凌寒楓突然說道。

師品此刻狂躁的模樣與瘋子沒什麼兩樣!

「恩,說的有道理,你去殺那兩個廢物,我來對付白知行與那個三長老!」

葉天當即說道,將幾個有戰力的人物全攬到了自己的身上,因為此刻的他隨著體內真氣凈化的加快,體內黑色戾氣也在增加,再不排除怕是會和師品一個樣。

「這,大哥,兩個八階強者,你行嗎?要不小弟先去幫你吧!」凌寒楓略有些擔憂的道,主要是葉天此刻的臉色不太好,擔心他的身體狀況。

「我沒事,你快去吧!」

葉天直接回絕,向著白知行兩人奔去。

白知行和白經略等人此刻正龜縮了一個角落,謹慎的看著外頭的一切,原本以為的必勝之局因為巴魯風的到來被一步步的打亂,圓滿境的強者彷彿也沒有傳說中的那般無敵。

「該死的,葉天這小子殺上來了,經略你們快些先離開這兒!」白知行見到了來勢沖沖的葉天,臉色大變道。


「什麼?葉天來了!」白經略當即跳了起來,之前大長老都在此人手下吃虧,他們幾個壓根就不是對手啊。


「經略,你和狼兒先走,爺爺和三長老幫你擋住他!」

白知行知道自己不是葉天的對手,於是拖上三長老道。

三長老在酒館與葉天有過一戰,原本是不願和其動手的,但此刻見白知行都這麼說了,他也沒有辦法,只得硬著頭皮道:「是啊,老夫會和你爺爺一同出手的,經略你們先走吧!我不信葉天這小子還能同時對付我們兩人!」

白經略見狀卻有些不願,原本穩贏的局勢現在卻讓自己逃走,這不是丟臉嘛,況且此刻葉家這麼多的賓客在下頭看著。

於是他堅決道:「爺爺,經略與你們共進退,不會走的,要死就一起死!」

「你這孩子!」聽了這話,白知行竟有些許感動,還以為他是關心自己,關心葉家呢!

就在這時,葉天已經持劍來到了幾人的面前,淡然道:「今天你們誰都別想走,把命都給我留下來!」

說罷他就揮出一個劍刃,朝著白知行和三長老兩人揮去,劍刃呈白灰色,其中竟還附帶些許黑點,這是葉天體內的戾氣。

見到剛來就打的葉天,白知行兩人很無奈,驚慌失措的召喚出了氣兵抵擋起來。

「轟!」

劍刃狠狠的砸在了兩把白虎刃上,竟震得白知行兩人雙手發麻,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這怎麼可能,這小子在這麼點時間怎麼提升了這麼多力量?不會又服玄元丹了吧?」

白知行心中大駭道,之前他與葉天剛剛交過手,劍刃根本沒有這般威力。

「不,不對,這不是玄元丹的力量,當初老二在飯館與其交戰時我就在他身旁,我能夠分辨出來,這是他自己的力量!」

三長老肯定的說道,只是說完他的額頭就出現了冷汗,就這麼過去這麼幾天,葉天就進步這麼多,這也太逆天了吧!

「你們兩個老傢伙支支吾吾什麼?還不快受死!」葉天再次劈出一道劍刃,比之前的大了一號,快速的朝著兩人躍去。

其實以葉天此刻的實力,很容易便可以殺了他們,但為了排除體內的戾氣,他只能這麼一點點的攻擊。

不過就算是劍刃,也成功的耗住了兩人,只有兩人同時出手才能堪堪抵擋下來。

不一會,身後的凌寒楓也從另一個方向到達了此處,見到面前這一幕,他朝葉天微微笑了笑,沖向了白知行兩人的後方,也就是白家兩兄弟的棲息地。


「你們的老祖和爺爺在外頭為你們拚命,你們卻在裡頭做縮頭烏龜?還真是狼心狗肺啊!」

凌寒楓一來到他們面前就冷冷的諷刺道,他很看不慣這兩人,特別是白經略,此人千方百計的陷害葉天,早就該死了。

於是他看向了白經略,狠狠道:「白經略,你這狗東西,當日在秘境中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貨色,今日我就親手為我大哥報仇!」

白知行兩人聽聞此言,心中著急不已,這兩人可是玄丹門內定弟子,他們白家的璞玉啊,此刻就這麼被凌寒楓殺了那就太可惜了。

只是怎奈葉天的劍刃一環扣一環,源源不斷的朝著他們飛來,稍有不慎就會被其劈傷!

就在凌寒楓提劍的這一刻,一直哇哇大喊的師品突然停了下來,眼神就像是一片刀刃般射向了凌寒楓,彷彿就想這麼殺了他一般。

「小子,你敢殺我的徒弟?」

師品就這麼站著原地,大怒著喊道,只是這聲音卻不同凡響,被其施加了真氣,傳入凌寒楓這邊時竟震的他耳中轟轟作響,霎時間的失神了。

凌龍劍半舉在空中遲遲沒有揮下,師品走了狗屎運,最後竟沒有被其反噬,而是增強了自身實力,此刻他隨手一揮,一道真氣化為一絲彩帶朝著凌寒楓飛去。

「砰!」的一聲,凌寒楓壓根就沒能反抗就倒飛了出去,口吐鮮血的倒在了地上。

見到這一幕,葉天頓時大驚,放棄了白知行兩人,快步跑了過去喊道:「寒楓,你沒事吧?」

凌寒楓自己扶著凌龍劍艱難的站了起來,隨手抹去了嘴角血液,強顏歡笑道:「大哥,我沒事,你不用管我,快去對付白知行他們吧,現在是絕佳的好機會啊!」

與此同時,陳倩也已經奔了過來,不知為何,在見到凌寒楓倒下的那一刻,她的心中竟沒來由的一痛,於是就迫不及待的來看他的傷勢。

「陳倩,你照顧好他!」葉天對著陳倩點了點頭說道,他此刻心中極為的憤怒,這師品竟不要臉的偷襲,真是不知廉恥。

只是令他更為生氣的還在後頭,只見師品傲立與高台之上,竟一指葉天道:「葉天小子,你給我上來,本人要和你鬥上一斗,假如你輸了,和你定親的那女人便歸我所有!」 師品說這話主要也是好面子,給自己找一個正當的理由。畢竟葉靈已經和葉天定親,成了其未婚妻,他如果強搶便有些說不過去了。

「師品,你真是不要臉,竟對我七階的孫兒挑戰!」

還沒等葉天回答,鞭影中就傳來了葉文充滿怒氣的聲音。

話音剛落,只聽「砰!」的一聲,九重鞭就倒飛了回去,三個人一下就從鞭影中躍了出來,他們終於脫困了!

「老傢伙,現在你們誰也無法阻擋我,都給我去死吧!」


師品見到三人,臉色淡然,傲然的說道,此刻他的實力已經到了詭異莫測的境界。

「刷!」

剛剛被擊退的九重鞭再次飛起,萬重鞭影再現,籠罩向葉文三人。

「不好,這小子實力提升了很多,我們不是對手!」

感受著鞭影的威力,巴魯風當機立斷的道,說罷就和三人同時往後退去,這攻擊他們不敢硬拼。

「轟轟轟!」

三人在後方輪流的打出真氣來一點點的消耗鞭影的力量,顯得十分的吃力!

「哈哈,三個廢物!」師品見到他們狼狽的模樣,心中大為暢快,在一旁嘲笑道。

此刻葉文等人都是頭髮凌亂,臉色有些慌張,鞭影的追擊使得他們逃之不及。

「天兒,你帶著靈兒等人快些離開,爺爺擋不住他!」葉文見事不可為,忙向著葉天嘶吼道。

「葉天,你乃是我巴魯城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快些離開,我等幾人不會有事!」巴魯風見狀也忙提醒道。

葉天聞言,滿臉仇恨的看了師品一眼,這圓滿境強者他無法撼動,此刻最為明智的做法就是逃跑。

於是他朝著身旁幾人點了下頭,拉起靈兒的小手就欲遁走!

師品見到此狀,有些不屑的笑道:「葉天,你以為你能走的了嗎?今天我就要好好的羞辱你,為我弟弟報仇!」

說罷,他的真氣就化為了一隻滔天巨爪朝著葉天抓去。

此刻再也沒有九階高手能夠幫助葉天了,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巨爪威力極大,攜著浩浩蕩蕩的真氣滾滾而來,攻擊未到,山嶽般的壓力已經加持在了葉天的身上!

葉天心中大驚,這是他迄今為止所受最強大的攻擊了,於是忙推開身旁的葉靈,大喊道:「靈兒,你先走!」

說罷,還不待葉靈回嘴,他就隻身朝著巨爪攻去,攻擊往往是最好的防禦,只是不知能不能抵擋住。

「喝!」

葉天一聲暴吼,雙眼開始變得血紅,為了靈兒的安全,這是他必須做的,他的身子開始了微微的顫抖,全身的靈氣瞬間都被調動起來,注入了他的神兵巨劍中。

剎那間,他手中的巨劍開始散發出耀眼的白光,宛如小太陽般,竟前所未有的明亮!

高台上的師品見狀輕咦了一聲,沒想到這小子爆發還能有這般力量,天才之名確實不承多讓,可惜還是無法抵擋自己的攻擊。

葉天巨劍指天,對著那真氣巨爪狠狠的捅了過去。

「轟!」

兩者相撞,強烈且混亂的力量把周遭圍觀的眾人都掀飛出去,這些人基本都是六階高手,可見其撞擊威力之大。

「鐺!」

巨劍掉落的聲音響起,葉天的雙手骨骼竟直接被震碎,早已拿不起巨劍。此刻他正單膝跪地,苦苦的支撐著不讓自己倒下。

「哥哥!」

靈兒見狀,忙跑過去,凄厲的喊叫起來,聲音中充滿了悲傷,葉天此時的模樣令她心如刀絞!

「大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