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忽聽一聲馬嘶,前方的隊伍陡然停了下來。

龍國皇帝收住了馬繮,讓馬停了下來,凝目朝前望去,對身前的人馬大聲喝道:“怎麼回事?前面怎麼停了下來?”

“報告皇上!流雲師太求見。”一名黃金護衛彙報道。

“來得正好!快快有請,是朕邀請她前來護法的。”龍國皇帝此話一出,程武寧的臉色立即沉了下來。

慘了!流雲師太來了的話,事情就麻煩了,這妖女據說已達到了五級聖光大宗師的水平。不好對付。倒不如現在就動手。他朝四面望了望,在路的兩邊,隱隱可見風吹草動。

程武寧知道在叢林深處,便藏着程家八千精銳,只要他一聲令下,便會羣起而攻之,將那皇帝老兒隨身的一千名護衛全部殲滅。

程武寧朝前望了望,不遠處便是龍祖祭壇,裏面可是龍國列代帝王之墓,裏面是否暗藏機關或施了禁制,不得而知,但不管如何,在裏面動手顯然沒有此處動手方便。

就在程武寧猶豫之際,忽聽天空中一聲鶴戾。他望了望天空,一隻白鶴飛過,心中大喜。這是木德星君傳來的暗號,示意他已經將一切佈置好,可以動手了。

想到此,程武寧臉上立即露出了得意之色,身後羽翼一展,陡然飛了起來。朝龍國皇帝飛掠而去。

“皇帝老兒!今天便是你的死期到了。”只見他從身前推出一道五丈長的土牆,立即將那些黃金護衛擋在了外邊。

伸手一把朝龍國皇帝的脖子上抓了過去。

諾亞大陸之惡魔獵手 ,就在這關鍵時刻,忽見一道赤光一閃,龍國皇帝身子往下一鑽,逃脫了程武寧的捉拿。

就在龍國皇帝往下一鑽之際,忽見一道金色光芒射出,程武寧只覺身子一顫,一股電流迅速傳遍他的全身。

“哼!想不到這麼多代了,這皇帝老兒體內的龍脈之血,還有如此強悍的能量。”程武寧冷哼之際,已提起體內聖光,再次朝那龍國皇帝的身上抓了過去。

“快!護駕!”龍國皇帝身上的護衛們一個個驚慌失措,立即提起體內聖光,將劍頭對準了半空中的程武寧。

無奈,土牆相護,所有護衛一時半會兒衝不過來。

龍國皇帝已嚇得面如土色,不過帝王之威尚存,仍擺出一副高傲的姿態,轉過身朝程武寧大聲喝道:“程武寧!你可想好了,叛國之罪可要誅滅九族。我念你一時衝動,若就此收手,我可饒你。”

程武寧冷冷一笑,也不答話,徑直朝龍國皇帝抓了過去。

就在這時,忽聽“砰”地一聲巨響,一股巨大的力量,將那面土牆震斷,瞬間轟然倒蹋,升騰起無數的塵煙。


就在這喘息之際,龍國皇帝趁亂,朝灰塵中鑽了進去。

眼看就要到手了,不想又讓他跑了。程武寧見龍國皇帝逃走了,氣得臉色發紫,怒吼一聲:“受死吧!”

說話間,已從掌中推出一道黃色氣光柱,朝那龍國皇帝直直地壓了下去,看來,他是要直接下殺手了。

就在氣光欲落下之際,忽見從遠處射來了一道青色光芒,與那道黃色氣光相撞,發出“盈”地一聲,將四周的人羣立即彈出四五米遠。

龍國皇帝也倒在了地面上。

“皇上!”

“皇上!”

已有七八名護衛朝前圍了過去。

程武寧心中一顫,卻把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一位青袍尼姑的身上,他面帶怒容地喝道:“流雲師太!我程武寧與你無怨無仇,你爲何要阻擋我。”

“哼!”流雲師太拂了拂手中的拂塵,冷笑道:“皇上乃國之天子,天賜神權,我身爲一派宗主,自當護之,這也是順應天意。”

程武寧咬了咬牙,從指間射出了一道狼煙箭。霎時,殺聲震天。

數千名手持利劍或長矛的戰士從兩邊蜂涌而出。

兩名二級聖光大宗師,展開羽翼在半空中飛了過來。正是木德星君和校長。

“快!護住皇上!”那些護衛位一個個,站成一排,用身體擋在了龍國皇帝的前面。

龍國皇帝,臉色蒼白,從地上爬了起來,慌慌張張道:“快!往帝陵裏撤。”

只見流雲師太單手在半空中畫了一道圓,立即在身前結了一道厚實的金色風刃牆,擋住了所有的攻擊。一把將皇上扶了起來,往帝陵中撤去。


那些隨行的妃子皇后皇子們,一個個嚇得面如灰土,亂叫成一片。

“老二、老三,助我一臂之力,先將那皇帝老兒給斬殺了。”說話間,程武寧已騰空而起,朝流雲師太飛掠而去。

他深知自己不是流雲師太的對手,便叫上了木德星君和校長幫忙。

這兩個老傢伙,聽了臉上立即露出了得意之色,心道:“這下這龍國皇帝定是跑不掉了。”

只聽,半空中的流雲師太怒吼一聲:“流雲劍第六式,碧海青天,殺!”

陡然間從半空中,飛射出七八道氣旋波,滾滾氣旋,夾雜着熾熱的白色劍氣。

程武寧心中一凜:想不到這老尼姑,竟然能夠用拂塵使出這般流利的劍法。

校長、木德星君二人見了,也是心中一慌,在半空中左旋右轉,好一陣努力纔算躲過了其中的氣旋波。

只聽“砰!”“砰!”數聲,七八道氣旋波,在半空中炸響。巨大的氣旋餘波,將地面都震得晃了三晃,地面傳來一陣“啊”“啊”的慘叫聲。頓時,血肉橫飛,屍體如骨牌一般倒了下去,也分不清到底是哪一邊的人死了,或受了傷。

此時,已顧不得這麼多了。

程武寧這邊只一心想殺皇上,而流雲師太這一邊,則想盡擺脫後邊的追纏。

兩邊就這麼僵持着,在半空中鬥了起來。

程武寧從身前推出了一道道土牆,試圖擋住流雲師太的去路。然而,流雲師太只是輕輕一拂手中的手拂塵,從身前發射出一道道強悍的氣光,強行將那一面面土牆擊破。

木德星君見狀,立即推了一道竹葉牆過去,卻被流雲師太一招“碧海青天”給破了。

霎時間,天空中氣旋波、氣光、風刃牆,各種魔法攻擊,漫天飛舞。

流雲師太苦苦支撐着。

程武寧卻緊咬着牙,大聲喊道:“還不死嗎?”

他怒吼着、咆哮着。

然而,已進入了五級聖光大宗師的流雲師太,豈是這麼容易打敗的。只見她不停地變幻着手中的指訣,在天空中結了一道道屏障,將無數的氣旋波和氣光柱擋下。

天空中一陣陣“砰”“砰”作響,若奔雷,若獅吼。

霎時,陰沉的天空,閃耀着萬丈光芒。

無數的成片成片的屍體倒了下去。

然而,戰鬥卻絲毫沒有要停止的樣子。

那些黃金護衛們,用自己的身體,拼盡了全身的力氣,保護着皇族的成員。最終在黃金護衛的護送下,妃子、皇后、皇子、公主們順利地進入了龍祖祭壇內。

天空中的流雲師太,也已到了皇陵入口的上空。

她只需解除眼前的幾道屏障便能進入龍祖祭壇了。

“快!師太!我們先入‘龍祖祭壇’吧!到了裏面,便能得到龍祖一的庇護。”被流雲師太一手拎着的龍國皇帝朝流雲師太道。

流雲師太點了點頭,猛然提起了體內聖光,大喝一聲:“流雲劍!第七式青天灼日!放!”

話音落,熊熊火帶着數十來道氣旋波朝前飛滾而去,其間還夾着熾熱的劍氣。

只聽“砰”“砰”數聲,又聽“哧啦”數聲,一道道土牆、火牆、竹葉牆,被崔毀。

流雲師太低頭朝下望了一眼,臉上露出了喜色。只見她一個俯衝,快速朝前飛掠而下。

最終,她在一塊平地上落了下來。

待皇帝身子站穩後,便攜着皇帝進了“龍祖祭壇”這個埋了上百位龍國帝王的地方。 在流雲師太的護送下,龍國皇帝終於進入了“龍祖祭壇”。

只見龍國皇帝,從懷中取出了一柄雪亮的匕首,對着手腕處割了下去。

“皇上!你這是……”流雲師太正欲問個明白,龍國皇帝卻向她揮了揮手。

不一會兒,鮮血從龍國皇帝的手腕處涌了出來,龍國皇帝從鼻間“哼”出一絲冷笑:“想不到,龍國的江山,傳到我這一代,卻是如此的多難。”

忽見他仰起頭,單手對着半空中畫了一道符,然後,將匕首扔在了地上,迅速從懷中取出了一小瓶金創藥。

只見一道金光閃耀,忽地,在“龍祖祭壇”的入口處,結了一層如霧一般的屏障。龍國皇帝用金創藥止住了手腕上的血後,冷然一笑道:“程武寧想要滅朕,那是不可能的事。哈哈!我有龍祖血脈相護,誰也別想殺得了我。”

流雲師太滿臉疑惑地望着龍國皇帝。

龍國皇帝仰起了頭深深地嘆了口氣:“多謝流雲師太護駕!你放心好了,只要進了‘龍祖祭壇’,我便能得到龍祖的庇護,剛纔我在祭壇入口處施了一道禁制,非聖光地尊,是絕對破不了的。”

流雲師太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旋即又問道:“皇上,難道我們就在這裏永遠呆下去?”

龍國皇帝望着眼前一排排的碑林,不由得閉上了眼睛,眼角泛起了淚光,過了好一陣,才緩緩答道:“放心!我們不會永遠在這裏渡過的,這裏有一處祕道直通龍宮。只是這一條祕道,向來未曾啓用過,今天啓動,實在有些慚愧,我無臉面對列祖列宗啊!”

這時,從碑林裏鑽出一隊人馬,他們見皇帝進入了“龍祖祭壇”,便蜂擁着跑了過來。

“皇上……”

“父皇!”

一時間妃子、皇后、皇子們全都朝龍國皇帝身旁跑了過來,一個個帶着哭腔,撒嬌的撒嬌,哭鬧的哭鬧,弄得龍國皇帝的心情更加的不好。

就在這時,程武寧和木德星君還有校長三人,突破了流雲師太結下的種種屏障,殺到了“龍祖祭壇”外,正對着“龍祖祭壇”的處口處,大吼大叫。

時不時便轟出一兩道氣旋波或氣光。

然而,有龍祖血脈之力相護的禁制,並不是那麼好破,無論程武寧施展怎樣的鬥技,對於,那禁制而言,卻絲毫不起作用。

程武寧做了各種償試後,臉上終於泛起了憤怒之色,只見他猛然提起了體內聖光,仰天一聲怒吼,雙手交叉向前,疾速推出一掌,大喊一聲:“十方獅吼”。

緊接着一陣陣如雷般的咆哮聲,將“龍祖祭壇”外的外牆,都振得用晃動起來。


霎時,天空飛掠過一陣黑雲,從黑雲的下方,陡然幻現出十隻獅子頭來,對着那“龍祖祭壇”發出一陣陣,低吼聲,如同春雷一般轟轟作響。

流雲師太的臉色一沉,喃喃自語地嘆了起來:“不得了!不得了!想不到這南疆郡王竟然掌握了上古祕法‘十方獅吼’。”

龍國皇帝見了,也不由得嘆息:“是啊!若等他將這祕法修成,恐怕,原本就微弱的龍祖血脈之力也阻擋不了他了。”

流雲師太卻搖了搖頭:“我看程武寧只是剛剛摸到了‘十方獅吼’的門路而已,方纔只不過是幻現了十方獅子頭的幻象,若真要是召喚出十方獅子來,那可是連一般的地尊也難以對付啊!目前的實力,倒還不至於讓我們感到恐怖。不過……”

流雲師太望了龍國皇帝一眼,沒有繼續說下去。她的意思,不用說也明白。南疆郡王都已經入門了,召喚出十方獅子也就是遲早的事。

龍國皇帝臉上青一陣,紫一陣,很不好看。他望着在龍祖祭壇外叫罵的程武寧,心都涼到了極點。

此刻,程武寧的八千精銳,已將那些黃金護衛全部殺光。下一步,程武寧便會與皇帝公然對決,龍氏江山,恐怕不保了。

這一幕是龍國皇帝最不願意看到的,但卻是無法避免的。他祖上傳下來的江山,過了今日以後,恐怕就剩下半壁江山了。

當然,這一切龍國皇帝並未在流雲師太的面前表露出來。他仍舊錶現出一副可以失復失地的樣子。

在天龍神墓的第三層的“神龍祭壇”內,冷毅升級後,體力和經脈得到了極大的恢復。他開始修煉起《煉魂訣》來。

他打算先緩一緩升級的事,先把靈魂力量修煉上去。

只見他盤膝而坐,心念一動,將飛天血狐召喚出來。雖然,他知道在“神龍蓮花寶座”內應該不會有惡龍或怪獸出現,但爲了保險起見,他習慣在打樣坐時,將飛天血狐這個保鏢召喚出來。

只見他手腕一抖,憑空畫了一道符,道了聲現,便將飛天血狐召喚出來。

它安靜地站在冷毅的肩頭,當冷毅沒有危險時,它總是這麼安靜的,小巧瓏玲的樣子,讓人絲毫看不出,它其實是一隻兇猛的怪獸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