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雙方劍拔弩張的時候,一道聲音陡然在人羣后方響起,然後衆人便看見一箇中年男子緩緩走了過來。

看到這個走過來的人影,成四海皺了皺眉,他感覺這個山海部落的族長廣宇寒和平時有些不太一樣,可具體哪裏不一樣他又說不出來。

“廣宇寒,你不是閉關去了嗎,怎麼又出來了?”成四海問道。

“老成來了,天大的事情我也得先放下才是啊。”廣宇寒說話的語氣竟帶着幾分說不出來的親切感。


他和以前的確有些不太一樣了,成四海這麼想着。

不過他依舊是沒有任何好臉色,“廣宇寒,你故意讓那兩個祭司去我海神部落搗亂,導致越來越多的族人失蹤,你是什麼意思?”

廣宇寒面色變了變,不過他依舊是鎮定道:“老成啊,有些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啊,咱這麼多年的交情了,你還不瞭解我媽?”

他說着有意無意朝身旁那個‘小矮子’看過去,後者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

‘小矮子’說道:“族長,強行打斷閉關可不是什麼好事,您不如先回去繼續閉關,族內的事務我一定會幫您處理好的。”

不等廣宇寒說話,陸揚風已插嘴道:“閉關既已被打斷,回去繼續也於事無補。”

‘小矮子’的臉上閃爍出了一絲森然的寒意,“是不是於事無補你怎麼會知道,宗主修煉的功法特殊,再說他又不是閉的死關,被打斷也不要緊。”

陸揚風看向廣宇寒說道:“山海部落的族長,他說的對嗎?”

廣宇寒異常的糾結,可是看到‘小矮子’臉上時不時傳來的那種殺意,他最終把所有想要說的話都嚥了下去。

“他……他說的對,我……我是該回去……閉關了……”

廣宇寒說着朝成四海抱了抱拳,然後竟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等等……”陸揚風一聲厲喝,廣宇寒如被電擊頓在原地。

“你想幹什麼?你一個人族,有什麼資格插足我山海部落的事情。”‘小矮子’目光警惕的盯着陸揚風,與此同時身邊所有強者都已最好準備,只等‘小矮子’一聲令下他們便會第一時間對陸揚風三人出手。

“本來我也懶得管的,但此事有關深淵惡靈,我就不得不管一管了。”陸揚風目光冷冽的盯着‘小矮子’。

後者面色一凝,他幾乎沒做絲毫猶豫右手一握,伴隨着身邊數十強者已在第一時間朝陸揚風攻擊而來。

“哼……”

陸揚風目光一瞪,一股莫大的威壓從他眼神深處釋放而出,緊接着真氣猶如無盡寒流瘋狂肆掠。

在所有人驚駭的神色中,那數十山海部落的高手還未觸碰到陸揚風便完全被固定在了那裏,他們的動作和表情完全定格。

無窮無盡的真氣化爲了一座座堅冰將所有人凍在了其中,無論他們如何努力都無法掙脫。

陸揚風的這一手段可謂是驚爲天人,這些人修爲最低的也是初期渡劫,修爲最強的已經渡過了天人第三衰,在這個人族手上居然連反抗都做不到?

陸揚風說道:“族長,說說看發生了什麼事。”

廣宇寒看到這一幕也是目光瞬間明亮,他忽然一步撲到了陸揚風跟前跪了下來,“上仙,上仙你救救我家長老吧,他們……他們……”

“住口,看來你是不想你的妻兒活下去了!”‘小矮子’一聲厲喝,縱然看到陸揚風這驚人的手段,他依舊沒有絲毫懼怕,眼中反而充滿了高昂的鬥志。

“上仙你救救我們,他們是惡魔,這些人全部都是惡魔,他們要滅殺整個長生族,他們以長生族的族人做食物,我的族人……我的族人大半都已……遇難了……”

廣宇寒痛哭流涕,他匍匐在陸揚風跟前瘋狂的磕着頭,腦袋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坑洞也絲毫不知疼痛。

這些被陸揚風困住的人哪一個不是獨擋一方的絕頂強者,但在陸揚風面前竟如孩童一般手無縛雞之力,唯有真正的仙人才能做到吧,所以廣宇寒已把陸揚風當成了救世主,他不求成四海的原諒,他只求陸揚風能解救山海部落。

“老廣,你快起來好好說,陸師祖會幫你的。”成四海已不忍去看這一幕,昔日驕傲不敗的廣宇寒竟做出如此舉動,他怎能不爲之動容不爲之悲嘆,這一刻他幾乎把對廣宇寒的恨忘記了大半,這一切……不是他的錯。

“人族,我再說最後一遍,離開這裏,否則必讓你萬劫不復永世不得超生。”


‘小矮子’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此刻不惜再用最後的口頭警告來提醒陸揚風。

陸揚風淡淡道:“是嗎,那你來試試看好了,你看看是誰會永世不得超生。”

‘小矮子’厲吼道:“這是你逼我的,這是你逼我的括山海部落的所有人,還有你……等着成爲主人的食物吧。”

話音落下,‘轟’的一聲巨響傳來,整個大地竟猛的一震,伴隨着地動山搖。

整個山海部落的四周有一個黑色的半球形光罩將部落籠罩在了其中,一股至強的黑暗力量侵襲山海部落的每一個角落。 廣宇寒看到這一幕更是汗毛倒豎,眼中滿是絕望,“求求你,放過我的妻兒,他們是無辜的,你放過他們,我甘願成爲你們的食物……”

‘小矮子’面色猙獰,他狠厲道:“現在求饒,晚了。”

他並沒有誇大其詞,當光罩把山海部落徹底籠罩起來的時候,所有人透過微弱的光線能夠看到一頭頭漆黑如墨的怪物從四面八方的地面鑽了出來。

他們的身體沒有統一的樣子,就好像是人用橡皮泥和墨水混合隨便捏出來的形狀。

他們那長滿黑色獠牙的嘴裏發出了瘮人的淒厲嘶叫聲,就好像居住在陰暗潮溼洞穴內的蝙蝠,只聽其聲都讓人頭皮發炸。

小狐更是死死的抱住陸揚風的胳膊,生怕他會離自己而去,每每有危險來臨,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陸揚風。

“果然是深淵惡靈,數量還真是不少!”陸揚風看着四周呼嘯而來的怪物,他並沒有絲毫驚慌,這個世界能讓他驚慌的事情實在是太少。

真氣籠罩四周,一道圓形的罡罩將所有人籠罩其中,這些深淵惡靈就如沒有意識的殭屍瘋狂的撕咬撲來,卻根本無法穿透罡罩半分。

此時此刻,陸揚風的意識已經來到了氣海之中。

氣海深處,昊日虎正興奮的吸收着四面八方的無形力量,他要把自己變得更強,雖然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但他只要知道這裏能讓他恢復力量,能讓他變強就夠了。

“昊日虎,看來你打算常住我這了啊?”陸揚風淡淡道。

“怎麼?你要趕我出去?!”昊日虎面色一變道。

說實話,他現在還真有些害怕陸揚風會把他扔出去,這種寶藏地帶還等待着他的深入發掘,就這麼離開他心有不甘啊。

陸揚風說道:“你想常住這裏自然是可以的,不過你也得能做點什麼讓我滿意的事吧,交易是公平的,我讓你享受到了這裏的好處,我的好處呢?”

昊日虎的神色緩和了些,只要不直接趕他出去,這對他來說就夠了。

“你想讓我做什麼?”昊日虎問。

“沒事兒幫我解解惑,幫我着一些問題的答案就夠了。”陸揚風說道。

“你想問什麼?”昊日虎再問。

陸揚風這次沒說話,他將氣海空間輕輕撕開了一條裂縫,透過裂縫,昊日虎立刻看到了山海部落裏發生的一切,當然,這次事件的主角,深淵惡靈也不會被他忽略。

只不過當他看到這些深淵惡靈的時候再也無法保持平靜,他目露驚恐道:“惡靈,這些深淵惡靈,他們……他們破開了封印……”

陸揚風問道:“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昊日虎說道:“不知道,沒人知道這些惡魔是什麼,只知道他們啃食任何種族,甚至連自己人都吃,沒得吃了他們就會吃大陸、吃星辰、吃萬物……”

陸揚風有些不甘心的問道:“是誰封印了他們?”

昊日虎說道:“初代天道吧,他以通天之力將這些惡魔封印了起來,他們怎麼會重見天日,趕快阻止,不然這個世界就完了。”

陸揚風有些不以爲意,“有這麼誇張嗎?”

昊日虎驚怒道:“你不信?據說初代天道有九十九具分身,爲封印這些惡魔,他的分身最後僅剩三具,傳言也正是因爲他無比虛弱的時候鴻鈞纔有可趁之機將其擊殺代替了初代天道。”

聽到此話,陸揚風的目光也凝重起來。

如果連天道如此費力都才僅僅是將其封印,他自認雖然實力還不弱,但和天道相比他不覺得自己有太大的勝算,起碼在時間還有空間上的造詣他幾乎是一竅不通。

“難道殺不死他們?”陸揚風再問。

“殺不死的,你在這裏殺了一頭惡魔,這些惡魔又會在黑暗深淵重新出現,他們就好像是無限循環的怪物,連天道之力也無法抹殺,只能封印。”昊日虎說道。

“這樣啊……”

陸揚風若有所思,他的意識退出來到了外界,看着四周這些猶如濃墨的不規則惡靈,他不禁也是有些膽寒起來。

“死不了,能讓你們先安靜一下也是好的。”

陸揚風說着忽然騰空,體內的真氣如霧一般擴散,這些霧氣擴散之地就如同進入了極寒冷凍之地,天地萬物都被這些霧氣凍在原地,那些深淵惡靈也不能例外。

將整個山海部落用冰凍固定之後,陸揚風行走在山海部落之中,他把所有深淵惡靈全部聚集在了一起,然後反手直接將他們一掌拍的粉碎。

解決了這些深淵惡靈之後,陸揚風總算是稍稍舒了口氣,不過看着頭頂上的黑色光罩還在,他便繼續騰空。

近距離來到黑色光罩跟前,陸揚風擡頭一拳轟了上去,只聽通的一聲滔天巨響,黑色光罩好似玻璃一般朝四周碎裂炸開,整個山海部落這纔再度恢復了清明。

“將山海部落和外界徹底隔絕起來才動手,再加上深淵惡靈沒有直接大面積肆掠,這說明他們是有顧忌的,至少不敢明目張膽的行動。”陸揚風慢慢下沉重新回到廣宇寒身前,他嘴裏不斷喃喃自語。

如果真如昊日虎所說,這些深淵惡靈根本不會有任何顧忌纔是,但現在他們明顯不敢將自己的行蹤讓天下人知道,這是爲什麼呢?

‘小矮子’還活着,看到這一幕他幾乎完全僵硬在了原地,怎麼有人會有如此通天徹地的手段,這些深淵惡靈在他手上簡直還弱的可憐呢。

“你究竟是什麼人。”‘小矮子’嘶吼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不是被封印起來了嗎,你們是怎麼跑出來的?”陸揚風問道。


“我們惡靈一族終有一天會佔領整個世界,憑你一個人你以爲能改變什麼?”

‘小矮子’根本沒有回答陸揚風的問題,他說完之後突然自爆身軀,但陸揚風早有準備,他不給這‘小矮子’自爆的機會,真氣涌動之間將其動作定格在原地。

他也終於知道這些深淵惡靈毫無顧忌的原因所在了,外面隨便死,他們還是會從黑暗深淵中重新誕生,這就讓他們沒有了任何的後顧之憂。

但這一次陸揚風不會再給他機會,氣海內的力量將其包裹,而後將這小矮子一把拉進了氣海之中。

昊日虎依舊沉浸在吸收氣海的力量之中,陸揚風帶着一個人冷不伶仃的闖進來再度駭了他一跳,不過這是人家的地盤,再加上陸揚風這個傢伙太過恐怖,所以昊日虎選擇了乖乖閉嘴。

可是當他看到小矮子的時候,昊日虎還是忍不住露出了一絲驚容,“這……這是被深淵惡靈附體了,你把他弄進來做什麼?”

陸揚風說道:“你看看能不能從他嘴裏套出點什麼祕密出來,關於深淵惡靈的。”

昊日虎說道:“你瘋了,你真要和這些惡靈作對,連天道都拿他們沒辦法你不知道嗎?”

陸揚風微微一笑說道:“在這裏,我就是天道。”

他說完從氣海消失,雖然這無盡的黑暗深空之中還有一股力量是和他排斥的,不過這並不能影響他對這裏的主宰地位。

山海部落的危機隨着陸揚風的到來而解除,但整個長生族有多少個部落現在正遭受着和山海部落甚至和海神部落一樣的命運呢。

誰都不知道,就算陸揚風知道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他連這些深淵惡靈來自哪裏,又是如何突破封印都不知道,怎麼解決。

況且現在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兩位族長,沒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

“多謝陸師祖鼎力相助,這裏我們自己就能處理了,現在聖女更需要您,我們把部落的事情處理完了隨後趕到。”成四海說道。

“行,那我們就在月神堂見。”陸揚風說完帶着小狐騰空繼續朝北方呼嘯而去。

柳青兒的事情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他也知道了這個女孩現在的處境,陸揚風自然也是迫切的想見到她瞭解一下具體情況。

“呼……總算是走了……”見到陸揚風和小狐消失在了視線之中,廣宇寒長舒一口氣,眼中盡是劫後餘生的目光。

“什麼意思,你這麼盼着陸師祖離開?”成四海面色一變說道。

“不然你以爲,他不走,我的計劃怎麼繼續下去啊。”廣宇寒的目光充滿了森然,剛剛那種祈求、可憐乃至卑微的姿態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刻的他終於露出了自己的黑麪獠牙,他看着成四海充滿了貪婪,就好像盜墓者看到了滿室的金銀珠寶一樣。

與此同時,地面上那些被陸揚風擊殺的深淵惡靈竟突然如詐屍般站了起來,他們漸漸的靠攏將成四海圍在了中央。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