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跟二愣子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轉眼間已是日落西山,天快要黑了。

見天馬上就要黑了,二愣子興奮的問向了我:“小哥,你今天晚上真要引來鬼物讓我們瞧瞧嗎?”

我衝着他問道:“怎麼?害怕了?”

二愣子對我憨笑着撓了撓頭:“怕倒是不怕,就是心裏有一點小緊張!”

“放心,我引來的鬼物聽話的很,他們不咬人,也沒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可怕!”我衝着二愣子安慰道。

見我這麼一說,二愣子點了點頭,而後好像想起了什麼對着我道:“小哥,我得先出去在村子中央爲大傢伙生火去,你跟不跟着我去?”

“生火?生火做什麼?”我好奇的問道。

“唉!還不是我們這兒老鬧行屍,所以村長,就是之前跟你說話的那個白鬍子老頭,他想出了個辦法,以後村子裏的人在村子中央輪流生火。晚上大家都過來對着火聊聊天,這樣的話,行屍一般就不敢在村子裏出沒了。即便是出現了,大家也都能同時察覺並消滅了或是趕走了。”

“那後半夜呢?你們總不能在火堆旁待一宿吧?”我問道。

“後半夜就給火堆多加些乾柴,留幾個人盯着,其他人回去睡覺,大家輪流守着唄!這些年來,被行屍鬧的,我們也只能這樣去做了!”二愣子對着我回道。

聽到了他的話後,我有些感概的點了點頭,而後對着他說道:“那成,反正我也閒着沒事,那就跟你一道去看看。”

來到了村子的中央,二愣子讓我在一邊等着,他便開始張羅着生起火來。

這個村子的中央也算是一個不小的小空地了,二愣子就在這處空地的正中間堆起了乾柴燃起了火來。

當這堆火着起來了之後,村裏裏便陸陸續續的有人向着這邊走來。

大約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全村的人來的也都差不多了,看看人數,我估摸着也就一百來人。而這個時候,夕陽已經落下,月亮爬上了枝頭……

當全村的人都聚齊了之後,由白鬍子老村長先跟大家說了一番話,而後帶領着全村的老百姓對着這堆火把開始了祭拜。二愣子告訴我說,這叫祭拜火神的禮節,每天夜晚都會有,祭拜火神就是祈禱火神能幫助我們這個村子,因爲火乃正陽之物,所以希望祈禱火神以此來燒盡那些不乾淨的污穢之物。

這樣的祭拜禮儀不過幾分鐘的時間,當簡單的祭拜禮儀過後,全村的老百姓都圍着火堆狂歡了起來。

見大家玩的熱鬧,我也沒有想要上前去打擾的意思,一個人坐在一邊的一個角落裏,怔怔的發着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大家都跳夠了的時候,突然也不知道是誰最先起鬨道:“大家看啊!那個自稱是捉鬼道士的青年人就在那兒坐着,他不是答應我們要給我們引來鬼物嗎?現在大傢伙就去讓他引來鬼物來,讓我們看看新鮮!”

“對對對!讓他引鬼,我倒要看看他能引來什麼鬼!”

“對啊!那個捉鬼道士,你倒是給大家表演看看啊!”

一語激起千層浪,有人帶了頭,所有人都跟着起鬨。

就在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們的時候,那個白鬍子的老村長走到了我的面前對我說話了:“小夥子,既然大家都想看,那你就使出你的本事,讓大家看看吧,也讓我這個老不死的瞧個新鮮!”

聽老村長這麼一說,我要是再不做點什麼,那還真就說不過去了。於是我站起身來,對着這個村子的全村老少笑着說道:“大家是想要看嚇人的鬼呢,還是想要看漂亮的鬼?是想要看小的,還是想要看老的?”

“哈哈!這兄弟真逗!鬼不都是嚇死人不償命的那種嗎?怎麼到了你的嘴巴里,還分老分少,分美分醜?”

“就是就是!我看他根本就引不來,胡說八道!”

見人羣之中漸漸有了不和諧的聲音,我忙對着大夥道:“那我就給大家先引來個不醜也不嚇人的!”

說完這話,我就在原地比比劃劃了起來。

我腳踏七星罡步,手上做出引決之勢,嘴巴里也開始唸叨了起來。

按說引個鬼出來,我拿出陰兵冊,直接召喚這不就是啥事都沒了嗎?可是那樣做的話,不是顯得我這個道士太水了嗎?怎麼樣,我也要先唬住他們。

見我比比劃劃的,好像真像那麼回事兒,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他們屏住了呼吸,眼睜睜的盯着我,生怕漏掉了我的任何一個動作。

見所有人都那樣直直的盯着我看,我覺得時機到了,於是我順勢從懷中掏出來了陰兵冊,嘴裏胡說八道道:“九天天書,引鬼神現世! 獨家蜜寵:嬌妻不乖 八方陰魔,在我彈指之間!”

我這真是胡說八道的!道家口訣裏可沒有這樣的說詞,我真純粹是亂說一通……

絕世盛寵,黑帝的呆萌妻 等我徹底把大家的眼球都吸引過來之後,我手速極快的將陰兵冊翻到了趙歡的那一頁,而後小聲道了一句

“召喚趙歡!”

下一刻,一團死灰色的光束突然出現在大家的眼前,在距離我身邊兩米左右的位置處,趙歡臉色蒼白,攜一身紅衣赤裸着腳,就那樣飄蕩在半空之中!

趙歡的一出現,使得周圍的氣溫急轉直下,甚至於就連那燃燒了的火焰,火勢也都弱上了幾分。

當大家看到這半空之中,一個臉色蒼白長髮及腰的紅衣女子就那樣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膽大的瞪大眼睛,膽小的嚇得閉上了眼睛,最不濟的那一種,也是之前叫囂的最兇的那些人在看到了趙歡出現的瞬間,嚇得掉頭就跑……

看着他們逃走的背影,我在心裏嘀咕着:“幸虧我沒召喚蘇忘憂出來,要是蘇忘憂在你們的面前摘個頭下來啥的,你們是不是嚇得連跑的勁兒都沒有了,乾脆昏死過去? 他才驚覺墨九狸的煉丹術,簡直就是逆天啊!

如果墨九狸的煉丹術,能夠為他們丹神府所用,到時候下一代丹神就非自己莫屬了!

雖然他是丹神現在最喜歡的弟子,但是不管是他還是蘇流年,到底能不能成為下一代丹神和器神都是未知數,他們的師父都是老妖精,名下弟子雖然只有他和蘇流年……

可是丹神府和器神府內等級出色的煉丹師和煉器師無數,只要他們的師父高興,一句話丹神和器神就跟他們無緣了,這樣的事情,已經是經常發生的……

蘇流年如何沈若風不想知道,但是他沈若風對下一代丹神志在必得,所以墨九狸,他非要不可!

蘇流年不知道沈若風想什麼也不想知道,他來黎城湖確實是因為擔心墨九狸的安全,既然說了要跟墨九狸合作,自然不想這麼快墨九狸就掛了……

如果不是清塵八卦的在他耳邊一直說,只要不是四大家族的直系血脈,進入黎城湖必死無疑,他也不會來到這裡!

這黎城湖傳聞如此兇悍,他倒是想看看到底不是四大家族的直系血脈,會如何的必死無疑,如果這黎城湖真的連他都走不出來,那麼事情可就大了……

畢竟蘇流年不是二重天的修鍊者,雖然實力被壓制,那他也是九重天的神,如果一個黎城湖能讓他走不出去,豈不是說著二重天的黎城湖連神都難入了?這樣危險的地方,不管背後是人還是什麼在作怪,都必須毀掉……

誰讓這裡是二重天呢,就該有二重天的樣子,這個想法沈若風和蘇流年是完全一致的,兩個人心裡都是如此想的……

湖底

白未央和墨九狸並不知道,有三個麻煩的人物,也進入了黎城湖,還都是奔著墨九狸而來的!

白未央還在奮力的邊打海獸邊慢慢後退,畢竟除了往後退,往別處退也不好使……

另一邊,墨九狸也在不斷的和那唯一的一隻海獸糾纏著,此刻那隻海獸已經被墨九狸累的狼狽不已了,看著墨九狸的眼神都是充血般的鮮紅了,恨不得直接吃了墨九狸似的,奈何怎麼都靠近不了墨九狸身邊,也沒辦法攻擊到墨九狸,簡直是鬱悶的想死啊……

墨九狸看著越來越弱的海獸,心裡也是很佩服背後控制這些海獸的人了,這持久力已經算是強悍不已了!真的很好奇,到底結局還有沒有驚喜……

三天後

墨九狸面前的海獸終於再也無法撲向墨九狸了,只能赤紅著眼睛,看著墨九狸極度瘋狂的發出一聲怒吼,接著身體一陣的抽搐,然後化為一灘紅色血水,散入湖水中,很快消失不見了……

墨九狸聞著淡淡的一絲奇異的味道,微微挑了挑眉,眼底閃過驚訝,眼神中多了幾分好奇和興趣,同時也有一絲失望,但是總算是找到原因了……

墨九狸看了眼已經不見身影的白未央,知道對方因為躲避海獸攻擊, 趙歡的一出現,使得所有的人是又怕又好奇。

不過同比圍觀的這羣人,我也看出了趙歡的恐懼之感。畢竟這裏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再加上旁邊還點着一堆火,雖然火堆離着她還有段兒距離,但是總感覺這堆火和這羣人對她造成了很大的壓迫感。

看出了趙歡的不適,我趕忙用陰兵冊將她收了回來,反正效果已經達到了,我也就不讓趙歡在外面多做停留。

等趙歡這麼一消失,圍觀的老百姓都鬆了一口氣,膽子大的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

將陰兵冊揣進了懷裏,所有人都將我團團圍住,直誇我是有真本事的得道高人,對我的讚美之語更是毫不吝嗇。

就這樣一直到了晚上十一點多,大家這才都慢慢的散去了。而我也跟隨着二愣子去他家過夜。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匆匆收拾了一番,然後吃了二愣子給我做的早飯,這就準備離開這個村子了。我知道,早回去一天我就早知道左關雲夫婦以及莊妍他們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這對我來說絕對是至關重要的事情!

在離開村口的時候,我看到了很多村裏人都自發跑來這裏送我,我衝着大家擺了擺手,意思是讓大家趕早回去,還告訴他們,有可能的話,我會回來的。

不過因爲不知道路,所以二愣子親自要帶我走一段路程。二愣子以前去過他們這縣裏打過工,所以知道出去的路線。

直至中午,在二愣子的帶領下,我和他又到了一個村子。

這個村子名叫高陽村,村子比二愣子他們的要大上許多。二愣子告訴我,這個村的村口有一輛小型客車,這是唯一通往縣裏的客車,讓我在這個村口等上一小會兒,我就能坐着這個車子離開去往縣裏了。

可是這中間我有一個極爲重要的事情還沒解決!

我沒錢啊!

之前放在兜裏的錢早就不知道哪裏去了!

坐車總需要錢吧,我沒錢沒卡,連車都坐不了,總不能坐霸王車吧……

可憐巴巴的看了一眼我身邊的二愣子,我只能故作清高的說道:“這個兄弟,我平時兩袖清風慣了,這去林子裏抓鬼的時候,身上也沒有帶多餘的錢,你看……”

二愣子見我這樣,立馬知道了我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於是連忙伸手朝着衣兜裏掏去,掏了半天,二愣子也只掏來了二十塊錢。

將這二十塊錢遞到我的手裏,二愣子不好意思的說道:“兄弟,這錢你先拿着,多餘的我身上也沒帶,這趟車需要花費十五塊錢,到了縣裏,你可得自己想點辦法了。”

將二十塊錢拿到了手裏,我衝着二愣子表示了一番謝意,並告訴他,以後如果有可能,我必將回報他的。本小說手機移動端首發地址:

下午一點左右,從這個村口處,二愣子口中的那輛小客車駛了過來。這輛小客車那叫一個破啊!簡直是讓人無法直視,但是總比沒有車坐強吧?我於是連忙上了車子,跟二愣子招了招手後,算是就此別過了。

上了車子交了錢,伴着車子那嘶吼的轟鳴聲,我就那樣睡了過去。也不知道我這一覺眯了多久,直到車上的售票員喊我終點站到了,我這才揉了揉眼睛下了車。

下了車之後,我擡頭一看車站前大樓上的那一排金漆大字

:柳縣客運站

柳縣?這是個什麼地方?好像我從來就沒有聽說過這個地方啊!

於是我趕緊衝着附近的一個人打聽起了這個柳縣和d市所在的位置。

不過在這個看臉的社會,我忽略了我這張臉已經是不夠看了……

由於我一臉的死灰色,乍一看,生人見了肯定會嚇一跳,所以我問了好幾個人,大家見了我都像是看見了鬼一樣,嚇得離着我遠遠的。

但是在這車水馬龍的客運站,總是有那麼幾個不看臉的好心人。在我問到了一位中年婦人的時候,這位婦人就沒有太牴觸我,而是對我熱情的回答道:“你說d市啊!那可是一個靠近海邊的大城市,那你得去對面的火車站坐火車,大概十幾個小時的路程,應該就能到了!”

得到了這樣的回覆,我趕忙跟這位好心的婦人道了聲謝謝,這就興沖沖的跑到了位於汽車站對面的火車站。

到了火車站的大廳裏,我擡眼便看到了醒目的大屏幕之上,那滾動着的紅色字跡,上面有各個車次的火車駛來的時間和所去的地方。

其中我就看到了柳縣通往d市的一趟火車,時間是下午四點半發車,會在第二天上午九點鐘到達目的地。現在的時間還不到四點,也就是說,再有大半個小時,車可就要開了,時間不等人啊!

可是一個更大的問題來了!我去售票處打聽了,這一趟車需要花費一百八十塊錢呢!這要放在以前,我連眉頭都不皺一下,因爲卡里錢多着呢!可是現在,我滿兜裏就剩下之前客車售票員給我找零的五塊錢,五塊錢在這個社會上能幹點啥?

沒了錢,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總不能像小時候那樣幹回自己的老本行,來到熙熙攘攘的人羣中乞討吧?現在的我可拉不下這張臉來幹這麼掉份兒的事兒!

就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我看到不遠處,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四下裏打量着人羣,似乎是想要對這裏的人做點什麼。

我一眼便認準了他不是一個好人,也不知道我爲什麼會這麼認爲,反正第一眼我就覺的,這傢伙不對勁兒!

就在我盯着看他下一步想要做什麼的時候,我發現了他正在偷偷靠近一個女人,一個衣着華貴、長的眉清目秀,正在一邊專注玩手機的女人!

這個女人的身邊,就放着她的粉紅色香包,此時此刻,這個女人手機玩的那叫個全神貫注,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周圍的一切。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動手了,這身影是個瘦弱的男人,當他從這個女人的面前走過之時,我發現,他就是順手一提,那個包就這麼輕易的到手了。

到手了之後,這小子就準備快速的撤離現場逃之夭夭。而周圍人,絲毫都沒有察覺到這一切,即便是察覺到了,也都選擇坐視不理……

可他們不管,這事兒我不能不管!我是誰?我是捉鬼大師的傳人,是行俠仗義的化身!路見不平我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

“有人偷東西了!那個坐着玩手機的美女,你的包被人順走了!”

我這一嗓子喊得整個大廳所有的人都動容了,不少人在聽到我的喊聲後都開始檢查起了自己的隨身物品。而那個玩手機的美女,在聽見我的一聲叫喊之後,也趕忙看了看自己身邊的東西,可當她擡眼看見自己身旁的包不見了後,嚇得花容失色!

“不好了!有人把我的包偷走了!”

隨着她這一聲叫喊,那個順走她包的小夥子乾脆想都不想,開始跑了起來。他這一跑,再加上他手裏拿着個粉紅色的包,一看就知道他就是個小偷。

但是讓人寒心的是,看的人多,但阻擋他的人卻幾乎沒有,大家都是抱着一種瞧熱鬧的心態,反正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他們不管,我屠寬必須要管一管!話不多說,我直接飛速來到了那個逃竄小夥子的身前,毫不客氣的,我直接飛起一腳,就將他踹翻在地。

而當這個小夥子被我踹翻在地的時候,我發現在其他的地方,突然之間來個四五個人,我仔細看了看,發現他們的衣袖裏,好像都藏着什麼兇器……

我知道,這一定是這個竊賊的同夥,看樣子這是要一起上來對付我這個多管閒事兒的人了!

巫女重生路 這麼多人,而且看樣子都藏着兇器,我該怎麼辦?我可是第一次面對這麼多的人啊!

就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這些人向着我便撲了過來,光天化日之下,氣焰如此囂張!

見此情景,我也是不管不顧了,尼瑪!打就打,鬼我都不怕,害怕你們這幾個賊?於是我想都不想,跟着向這羣同夥揮拳相向。

可是我顯然低估了自己的實力,我不知道爲什麼,從小就不會打架的我,居然會這麼的生猛!

這幾個人的出手動作,在我的眼裏是那麼的無力緩慢,而我就感覺自己像是翱翔的雄鷹一般,在這幾個人的包圍下如攪動的颶風一般,瘋狂的舞動着。

“啪啪啪——”

只是幾拳下去,這幾個人還來不及掏出衣袖裏的兇器,就全部被我放倒了……

周圍圍觀的羣衆傻眼了,我自己更是傻眼了……

我tm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厲害了?簡直是李小龍上身啊!

看着自己的這雙拳頭,我真的跟做了夢一樣。我覺得我現在就是個英雄,一個大英雄!

就在我看着自己的拳頭意yin的時候,姍姍來遲的客運站警察才趕了過來,而後將這夥人全部都帶走了……

等這夥人被執勤警察帶走了後,周圍圍觀的羣衆爆發中了一陣陣的雷鳴般的掌聲,那看着我的眼神,就像看着當代大英雄一樣!

我這個美啊!接受着衆人的掌聲,看着他們一臉崇拜我的樣子,我簡直都飄飄然了!

就在我得意洋洋的時候,一道女兒家的聲音在我的面前響了起來

“這位先生你好,謝謝你幫我找回了包,你不知道,我這包裏可是有丟不得的文件,要是丟了的話,我就攤上大事兒了!”

朝我說話的那位就是丟包的那個眉清目秀的女人。

我衝着她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你言重了,遇到這種事,看到的都會幫忙的!”

女子見我這樣,趕忙從包裏拿出了一沓錢遞給了我道:“我也沒什麼感謝你的,這是五千塊錢,就當是你幫助我的籌禮了!”

看到這麼一沓錢,我正想說,現在的人怎麼都這樣了?幫個人還非得送錢!

可是我突然想到,我現在不就是缺錢嗎?這錢不是來了嗎?

但這五千塊錢就放在我的面前,我要是收下的話,所有人都看着呢,這會讓我很沒面子的,於是我從這一沓錢裏抽出了兩張百元大鈔,而後對她說道:“這錢你收回去,剛好我出門出的匆忙,身上沒帶錢,就拿你這二百塊錢買張車票坐回家,也算是你謝過我了可好!”

我這話音剛落,突然間我便聽到

:各位旅客你好,通往d市的第xxxxx號列車馬上就要進站了,請買到票的旅客……

靠!聽到這話,我趕緊衝着我面前的女人打了聲招呼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