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一旁的佩爾,見到艾德溫後都忍不住的愣在了原地。

佩爾也是很漂亮的女孩子,從小就是在這樣的誇獎下成長的,但是她沒想過會有這種連自己都着迷的女孩子。

“蘭科!”

艾德溫叫着同時腳底下再次被絆倒,整個人像是蘭科撲了過來。

蘭科哭笑不得的看着小公主,伸手接住了艾德溫,把艾德溫嬌小的柔軟身軀抱在了懷裏。

這一幕讓跟在艾德溫身後的衆人都是驚愣在原地。

衆所周知,星佑皇室的小公主是星佑皇帝的掌上明珠,比起那兩個哥哥,艾德溫明顯更被夏洛克喜愛。

而且比起兩位皇子,艾德溫皇女殿下才是真正擁有星佑帝國的血脈,也是衆望所歸的皇室繼承人。

但這位皇女性格單純,而且對於國家大事根本沒有接觸,整個帝國內部都對此議論紛紛。

現在突然看到艾德溫跟一位陌生男人這麼親密,自然都各有想法。

蘭科雖然在星佑皇宮裏生活了半年,但是真的是在皇宮裏生活,根本沒有什麼機會出門。

認識蘭科的只有皇宮裏的侍女,艾德溫的騎士隊,夏洛克的心腹和星建團。

摟着艾德溫那盈盈可握的纖細蠻腰,蘭科低頭對上了艾德溫激動的目光。

“艾瑞爾叔叔帶我們回來之後,我和依拉就一直很擔心你。”

點了點頭,蘭科笑了笑:

“我不光沒事,而且收穫很大。”

蘭科知道自己突然變成地龍王的事情,讓艾德溫和依拉很震驚,特別是依拉這個小妮子。

艾德溫比較單純,沒什麼大腦,對蘭科的變化僅僅只是擔心。

而依拉卻不同,就算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但依拉怎麼說也是三百歲的青龍,對這些事情都瞭解,平時不說話不代表依拉沒有思考。

看來需要跟她們好好解釋了。

以前沒有坦誠相待,是因爲蘭科那時候還太弱,如果艾德溫不小心說出去,那蘭科就是任人宰割。

但現在蘭科已經擁有了足夠的實力,自然不用畏首畏尾。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那個救贖者聖女,問清楚自己的能力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艾德溫的身體真是軟啊。

手上感受着艾德溫腰間的柔軟,蘭科把艾德溫扶起來,寵溺的颳了刮小丫頭的鼻子:

“明明是公主,不要這麼慌慌張張的。”

也注意到自己的情況,艾德溫臉上掛着粉霞,整理着自己的長裙。

姬恩雖然不懂人情世故,但是也能看出蘭科和艾德溫的關係很好,不知道爲什麼,就感覺心裏很慌……似乎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搶走了。

跟在艾德溫身後的人羣中,有幾個身影悄悄的跑了出去,向各自的主人彙報情況。

而蘭科也注意到了這些人,只不過沒必要去說什麼,自己的突然到來,肯定會在星耀城引起軒然大波。

不過那與自己沒什麼關係,現在已經沒有那麼多東西能夠影響到蘭科了。

蘭科卻注意到依拉沒有出現,奇怪的對艾德溫問道:

“依拉去哪了?”

“唔……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艾德溫鼓起了臉頰,猶豫了一下說道,“所以依拉要陪着客人。”

這反而讓蘭科更疑惑了,看着艾德溫鼓起臉頰的可愛樣子問道:

“有什麼客人需要依拉在旁邊?”

“那位客人很特殊,而且是爲了你來的。”

“爲了我?”蘭科滿頭霧水。

在蘭科的注視下,艾德溫明亮的美眸帶着無奈:

“克莉絲……極惡之龍,克莉絲。” 蘭科真的忘記了自己和克莉絲約定在星耀城見面。

誰會跟那種傢伙約定啊,蘭科又不是不知道對方窺覬自己。

在克莉絲來到星耀城的時候,艾德溫和依拉也剛剛回來不久,克莉絲靠着巨龍的特徵不費周折就找到了兩人。

按照艾德溫的說法,夏洛克·蘭蒂斯星佑帝國的皇帝陛下,因爲當時救下艾德溫,所以對在場的克莉絲有印象,兩個人交流了一下,發現某些觀點出人意料的契合。

蘭科對夏洛克的印象,簡單的形容就是暴力狂。

別人都是能用交流解決的事情,絕對不輕易動手。

但就蘭科對夏洛克的瞭解,能用拳頭解決的事情,這孫子絕對不跟你講理,直接把你揍服了。

偏偏夏洛克、星佑王,又是西納普斯已知的王階最強。

別說能夠達到王階的有多少人,就算你是王階強者,你照樣打不過。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而蘭科對克莉絲的瞭解就很淺薄了,大部分都是通過以前那些龍使對於極惡之龍的傳聞。

極惡之龍,所到之處不管人畜都是聞風喪膽啊。

但是根據蘭科接觸的那段時間,蘭科卻發現西納普斯對極惡之龍的傳言純粹是以訛傳訛了。

克莉絲確實很博愛,她的愛是沒有種族之分的,卻也有自己的挑選規則。

強者。

所以說克莉絲的節操都特喵的讓狗吃了啊!

只要是在自己種族中的強者,不管男女不分種族,就會得到克莉絲的青睞。

你特麼的小時候精神受過刺激吧?

就算是蒼蠅中的強者,克莉絲都會覺得擁有魅力。

夏洛克絕對可以算是人類中的強者,甚至說是最強者都不爲過。

而克莉絲身爲巨龍,本身就認可這種遇見事情先動手的風格。

不過似乎這段時間克莉絲在心態上似乎有了變化,至少對夏洛克這種強者,沒有任何想法。

這不科學啊臥槽!

我何德何能讓你念念不忘啊大哥!

等到蘭科跟着艾德溫回到了星佑皇宮,克莉絲一下子就把蘭科驚呆了。

黑色長直髮,肌膚勝雪的絕色……男性,對着蘭科深深地鞠了一躬:

“非常感謝。”

“哈?”

蘭科滿頭霧水的看着克莉絲。

雖然表情仍然很冷淡,但是克莉絲的雙眼中飽含真誠,似乎是在認真的感謝蘭科。

不過……到底感謝什麼啊?

“血脈洗練,我的血脈進階了。”看出了蘭科的疑惑,克莉絲簡單明瞭的解釋了一句。

這才讓蘭科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最初遇到克莉絲的時候,蘭科使用了考驗上古紅龍的劫火,這種火焰恐怖無比幾乎無法熄滅,卻同樣可以對龍族的血脈進行提煉。

極惡之龍是龍族千年不遇的天才,如今完成了血脈洗練,未來的潛力更是無窮。

“咦?你已經傳奇了?”

這時候,蘭科才發現克莉絲已經是傳奇階了。

克莉絲輕點了點雪白的下巴,臉上罕見的帶起一絲微笑:“因爲血脈洗練完成,我也成功領悟到這個境界了。”

這個世界就是存在天才,極惡之龍今年還沒有過四百歲,就已經是傳奇階的黑龍,這是大部分龍族將近千年纔可能達到的境界。

克莉絲在血脈和實力同時達到了一個新的層次之後,才領悟到傳奇以下的螻蟻,和龍族血脈的高貴。

這就是龍族長老們等待的克莉絲的醒悟,年輕的天才在成長之後,自然就會發現之前事情的荒唐。

但是……強大,又同爲龍族的迷戀對象,還有一個。

克莉絲就這麼靜靜的看着蘭科,突然注意到在蘭科身旁的姬恩,微不可查的挑了挑眉毛,問道:

“這位是?”

“你應該認識。”蘭科面色古怪的看着姬恩和克莉絲。

這讓克莉絲很奇怪:“我認識?”

蘭科的表情倒是越來越古怪,忍不住想到龍族三恥的兩位都跟自己有關係,一位僞娘一位石姬,第三人不會自己也能遇到吧。

“姬恩,就是那位。”蘭科簡略的介紹,並且強調了一下。

克莉絲的稍微驚訝的睜大黑色雙眼,看着姬恩:

“果然聽說過。”

“極惡之龍的名字,我也久聞了。”

姬恩抿嘴笑了笑,大大的淡金色眼睛中溫柔似水。

這兩龍都是龍族三恥,都因爲蘭科的關係進階到了傳奇階……命運真是巧妙。

蘭科看了眼跟在極惡之龍身後,穿着簡單連衣裙的稚嫩少女,笑着說道:

“依拉,這麼一看你提升實力的速度太慢了。”

青龍依拉一頭青色長髮柔順的披在肩頭,連衣裙下包裹着正在發育的嬌軀,淡然的回答蘭科:

“我這纔是正常速度,龍族那一次進階不是幾十上百年的積累。”

“我可以給你也進行血脈洗練啊,要不要試試?”

“不必了,我可不想尋死。”

依然是那麼平淡的回答,不過依拉嘴角也勾起了小小的弧度,很懷念這種對話。

沒等幾個人繼續寒暄,一個低沉的男聲傳來:

“你小子怎麼這麼慢?”

順着聲音看去,穿着一身白色長袍的高大男子緩緩走出,留着一頭粉色的中長髮,五官跟艾德溫有三分相似,眉清目秀就像是艾德溫的哥哥。

不過蘭科卻像是神色一緊,感覺渾身不自在的回答:

“在路上多欣賞了一下風景。”

“我看你是享受的出不來了吧。”夏洛克人老成精,看着蘭科和姬恩,淡淡的挪揄。

被一下子點破,蘭科也有點尷尬,撓了撓頭不知道說什麼。

不過這位星佑帝國的掌權者卻話題一變,對艾德溫說道:

“你先帶蘭科的朋友去住下吧,我跟這小子有些話要說。”

“哦,好的父皇。”艾德溫在自己老爹面前還是很老實的,聞言就乖乖的去執行命令了。

能讓星佑帝國的小公主給自己帶路,姬恩和佩爾也很榮幸了。

不過佩爾此時的心情完全無法形容。

在場的這些人裏,有四條龍,一個星佑皇帝,一個星佑公主,只有佩爾自己是個普通人。

這讓佩爾對蘭科的身份感覺突然神祕了起來。

克莉絲和依拉雖然沒有被說到,但是也明白夏洛克要跟蘭科說些不能讓別人聽到的事情,知趣的跟着艾德溫一起離開了。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了,夏洛克才意味深長的看着蘭科,臉上帶着莫名的笑容:

“蘭科,你有沒有什麼想要跟我說的?”

(今天白天的更新,忘了昨天跟雪茄說好了搞基……我是說互推,人生拯救計劃,反正我就記住了是女兒,還有女兒的女兒的故事。【bookid==《人生拯救計劃》】) (怒求三江票!順便,裏番暫時還沒更新,卡住了,等我醒了繼續去寫……)

“想要跟你說的?”蘭科想了想,看着夏洛克說道,“年紀大了就不要老動手,省得哪天死了。”

“不是這個!”夏洛克瞪了蘭科一眼,平復了一下氣息,才表情嚴肅的說道:

“你不打算解釋一下地龍王的事情嗎?”

果然是這個。

蘭科已經預料到了,畢竟自己當時在阿託亞城那麼大庭廣衆的變成地龍王,還把夏洛克的弟弟艾瑞爾吊打了一頓,別人不知道,夏洛克一定會知道。

蘭科思考了一下,問道:

“老傢伙,你覺得我到底是龍,還是人?”

“嗯?”沒想到蘭科會突然問這個問題,夏洛克皺起眉頭,“雖然你平時一點龍族的氣息都沒有,但可以變成龍,當然是龍吧?”

不過蘭科搖了搖頭,在夏洛克驚異的目光下說道:

“我是人類,只不過擁有變龍的能力。”

“人類……變龍……”夏洛克奇怪的重複着。

“沒錯,”蘭科沒打算繼續隱瞞,“按照我的猜測,我的這個能力,應該與救贖者聖女有關。”

沒想到這下夏洛克?蘭蒂斯的表情更加怪異了,看着蘭科:

“你是說……救贖者的聖女?”

蘭科點了點頭,期待的看向夏洛克:“你有什麼可以跟我說的嗎?”

深深的看了蘭科一眼,夏洛克的眼神裏藏着無法言喻的意味,沉默了一會兒,纔開口:

“蘭科,你覺得誰會繼承星佑皇位?”

蘭科眯着眼睛看向夏洛克,思考着這個毫無關係的問題。

誰會繼承星佑皇位?

夏洛克是星佑皇帝,繼承皇位的自然是他的後代。

又因爲夏洛克只有兩位妻子,所以母親同樣擁有星佑貴族血統的艾德溫,是現在呼聲最高的皇位繼承人。

“艾德溫?”

似乎是早就猜到了蘭科的答案,夏洛克笑了一下,說出了一個讓蘭科驚詫的答案:

“是艾瑞爾,還有艾瑞爾的孩子。”

艾瑞爾?蘭蒂斯,就是夏洛克的弟弟,大陸名將,也是傳奇階強者。

理論上這位也是純正的星佑皇室血脈,繼承皇位沒有任何問題,但是爲什麼不是夏洛克的後代。

夏洛克輕鬆的說出了答案:

“因爲我不是艾瑞爾的哥哥,這個皇位本不應該屬於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