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握着冷槍和弩箭的手,都有些忍不住的顫抖。

卻依然沒有一個人動手,似乎就這樣陷入到了僵持之中。

“真的不動手?”眼神轉變,變得充滿了調侃的意味,樓尋似乎整個人都鬆懈了起來。

看到樓尋的動作,對面的人卻更加的緊繃。

九死一生帶來的犀利直覺,在告訴着他們,面前的敵人雖然只有一個,但是絕對不是什麼好惹的,稍稍不注意,他們可能就要跟對面那幫已經全軍覆沒的同伴們一個下場了。

雲落天他們卻心裏着急得不行,這都什麼時候了!

可是,心裏在怎麼着急,也是不敢隨便吱聲,因爲這和提醒敵人也沒什麼區別。

倒是樓尋,姿態越來越囂張起來。

一步一步的朝着操控室的門這邊走了過來。

速度並沒有多快,甚至比平常走路還要慢上幾分的感覺,卻帶着十足的壓迫力。

“你們要是……”一邊走着,嘴裏也一個字接一個字的緩慢說着:“一直不動手的話……那就,換我來吧!” 話音剛剛落下,樓尋弓起身體,輕輕一躍,憑藉着自身不弱的彈跳,恰好落在了門口的位置。

被樓尋的動作一驚,對面的人幾乎是第一時間舉起了手上的武器,對準樓尋,並且做好了隨時攻擊的準備。

而對準門口的那一撥人,也同樣如此。


落地後的樓尋並沒有立刻進入到房間中去,而是一甩長鞭,就對着對面的敵人襲擊而去。


“唰!”早就對樓尋嚴陣以待的對方,瞬間將手中的弩箭以及冷槍對準他的方向,射擊而來。

就連對着門的那邊也同樣毫不客氣的發射了弩箭和冷槍。

一時間,除了另一邊已經空蕩蕩之外,之前逼迫大家全部退守房間的景象再次重現。

樓尋卻是嘴角一勾,掀起一絲冷笑。

長鞭揮舞,直接纏上了其中一個人的手腕。

只是這一次,並沒有對這個被長鞭纏上的人照成什麼直接的傷害,而是微微用力,將人拖離隊伍。

他身邊的同伴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趕緊伸出手想要拉住他,卻只來得及扯下一塊衣袖。

“啊!”一聲慘叫,被樓尋拉走的玩家,被他放在對準門對面的方向,堪堪堵住房門。

被襲殺而來的弩箭和冷槍一起紮成了刺蝟。

而樓尋卻已經一個閃身,進到了操控室的裏面。

“該死!”再次損失一名同伴,讓對手們心升惱怒。

雲落天這邊卻備受鼓舞,對於樓尋用敵人擋箭的做法沒有任何的異議,反而覺得分外接起。

“厲害!”雖然身上的外傷已經好了,但是還並沒有完全恢復的扈平,衝着樓尋豎起了拇指。

樓尋卻完全沒有理會衆人,推着慘叫一聲之後,就沒有了動靜的“刺蝟”,再次來到門外。

直接將手上的屍體當做盾牌,在他們上弩箭和重新給冷槍放置彈匣的短暫時間內,再次收割了一波。

接着扔掉已經被扎的破破爛爛的“盾牌”,換了一個“嶄新”的“肉盾”,繼續承擔傷害。

看着樓尋的這波操作,大家忍不住的眼前一亮。

樓尋所有的動作都不是很快,但是卻恰到好處,而且相當的清晰明瞭,尤其是目的性相當的強。

顯然,這是在告訴雲落天他們,可以用這樣的辦法消磨敵人的有生力量。

不過因爲門的原因,並不建議太多的人出去,而且爲了最大可能的減少傷亡,能去的人似乎也就在某些範圍內了。

只是,同樣被能量阻隔儀阻斷了能量傳輸的大家,一時之間卻沒有什麼有效的遠程攻擊手段。

難不成都拿匕首當飛刀使用?一次一刀的超對方軋過去?

別說就那麼一把匕首,隨便就被他們齊心協力的攔下來,就是隨便讓你扎中了,你有那麼多匕首來扔嗎?

更別說現在對方因爲樓尋的動作,已經相當的警惕,就連樓尋也偶爾會無功而返。

不僅如此對方開始步步逼近,縮短距離起來。


弩箭和冷槍隨着距離的縮短,穿透力也越發的強起來。

因爲樓尋會將換下的“盾牌”扔到房間裏面的原因,大家能夠清楚的看見,那些弩箭從扎進身體,到已經能夠刺穿人體堪堪露出箭頭,再到整隻箭頭都露出來的進程。

以及原本只能深深嵌入屍體的冷槍彈,如今甚至能夠穿透屍體,從樓尋的身邊恰恰劃過。

突然雲落天眼前一亮,這些扎滿弩箭的屍體和一些射進來的“漏網之魚”,明白了樓尋的意思。

當即也不說話,抽出手裏的匕首,開始收集弩箭和冷槍彈。

冷槍彈成三棱錐形,每一面都帶有一個血槽,在能量槍械無法使用的時候,是相當便利的利器。

尤其是一個彈匣裏面裝有十支冷槍彈,比起弩箭來說,更加的方便不說,還更具有續航力。

甚至爲了增加殺傷力,每個棱角都被處理得相當的鋒利。

雲落天拿着手裏的冷槍彈,心裏冷笑起來:這個東西……可是個相當不錯的好東西……

注意到雲落天的動作,大家也心領神會起來。

不過,明白雲落天意圖的人,並不僅僅是他的同伴,敵對的那一方顯然也回過神來。

沒有絲毫猶豫,他們收起了攻勢,不在使用弩箭和冷槍,除了還在步步逼近之外,剩下的就是全力防範樓尋的進攻。

這下,即使是前面的人沒有樓尋實力強大,樓尋也不需要注意每次都拖一個人擋箭,甚至都不用撤回到房間了,但是殺傷力卻在逐漸的減小了。

人數優勢,在有的時候還是相當的有效果的,尤其是對方都是有組織有紀律的情況下。

一切……似乎有重新迴歸到了僵持的狀態。

哪怕邱落也跟着出去對敵,也沒有明顯的起色。

雲落天他們卻在用最快的速度收集弩箭以及冷槍彈。

“看不出來,你們這幾隻螞蟻比我想象中要強上不少嘛!”突然正對門口的隊伍後面,傳來了使用變音器合成的聲音。

對着大家的說道,語氣裏面不知道是讚賞還是其他的。

而一直對大家虎視眈眈的那些人,卻瞬間挺直了身體,氣勢也變得高漲起來。

顯然,說話的人,在他們心中是佔有一定分量的。

“當然,其實比較強大的螞蟻也不過就是你們三兩隻,也正是你們護住了我要除掉的螻蟻!我很好奇,有意義嗎?”這個聲音並沒有停頓,而是繼續往下說着,語氣裏面帶着濃濃的疑惑,似乎有些想不明白。

然而,他的問話,並沒有得到任何的迴應。

就連樓尋也沒有說任何的話。

袁信卻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眼中閃過了什麼,似乎覺察到了什麼,皺着眉頭,卻沒有出聲。

“不打算告訴我嗎?”合成的聲音聽起來雖然怪異,但是語氣卻相當的平和。

似乎根本沒有在意雲落天他們讓他損失了多少下屬,反而將樓尋等人當成了朋友一般,正在閒聊,問着自己感興趣的問題。

“不要臉!”祝贛低頭吐了一口口水,低聲唾棄。

“哈哈哈,小竹竿兒這話總算是合了我的心意了!”一直和祝贛不對付的樓尋,捕捉到了他的這句話,第一次表示了對他的贊同。

“確實是不要臉得很!”

樓尋這句話,可沒有像祝贛那樣藏着掖着,而是直接大大方方,將目光直直地穿過前面的人牆,看着那被人牆遮掩、什麼也看不到的人,絲毫不客氣的說出口。

“畢竟,要臉的人,怎麼可能這般藏頭露尾的!”最後還不忘補上一句。

“年輕人,你很有脾氣!”聽到這話,那人也不惱,稱呼樓尋的方式甚至從“強大的螞蟻”變成了“年輕人”,隱約間,甚至還能感覺到他的讚賞之意。

樓尋嗤笑一聲,沒有繼續說話,顯然知道這傢伙後面還有話要說。

“想要見到我的樣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有機會的,畢竟對我來說,你們隨時都能變成屍體,屍體……”那人本來語速就慢,再加上刻意的停頓,讓人格外的不耐煩,畢竟他能說的也就只是威脅而已。

但是就在大家想要出言打斷他的時候,他卻再次開口:“可是沒有資格知道我到底長什麼樣子的!”

說道這裏,語氣變得高高在上起來:“而我來到這裏,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爲我對你和邱落這兩個人有了惜才之心!”

“哦?那還真是要感謝您的厚愛了!”樓尋眼睛微微眯起,語氣中嘲諷力度十足 ,顯然沒有將這個人放在眼裏。

邱落也是搖搖頭沒有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看着這個人表演。

反正遊戲時間結束之後,大家誰還理會這傢伙?

說唄,說得越多越好,說的時間越長越好,最好直接把剩下的時間說完了,大家正好什麼也不用多做,就可以直接離開了。

唯一需要的也就是戒備這些人的背後一擊。

但是這有什麼關係?他們之所以被困在這裏,真正的原因可不就是雲落天作爲操控者不能離開操控室嗎?

能隨意走動之後,這幫人就算能監視自己等人,也要能追上才行!

“厚愛不好說,欣賞還是有的,你們不妨考慮考慮!我可以給你們時間!”那人,顯然一點兒也不着急,似乎根本就不知道雲落天等人想要直接磨過時間的打算一般。

只是,他後面的話,卻直接給他們潑了冷水:“不過我這個人一向沒有什麼耐心,還是勸你們不要讓我等太久了!”

“看起來,你很有把握能夠收拾得了我們!”樓尋保持自己一貫的態度,完全不將那人的威脅放在眼裏,甚至根本就沒有任何想要乖乖聽話的道理。

“其實要是真的這樣的話,你完全不需要留手,直接碾壓過來就可以了,我們絕對齊刷刷的被你弄死!”樓尋說道這裏,還忍不住笑了,嚴肅的氣氛被破壞得一乾二淨:“真的,你這樣就太慫了,我要是你的話,絕對不會像你這樣!”

“你得知道,人才這東西,哪裏都不缺,到處都有!弄死個一個兩個的完全不礙事兒的!相反,要是真的擋道了,反而更加讓人不爽!更何況就算你收了那個人,他還有可能心懷怨恨呢?你說是吧?”樓尋說完,還反問了回去。

似乎被樓尋看破了一般,那人沉默了許久,都沒有說話。


“如果……我有辦法保證你們不會心懷怨恨,或者根本不怕你們心懷怨恨呢?”似乎經過思考,那個人斟酌了一下,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嘖!現在的關鍵可不是你有沒有辦法控制我們,而是你憑什麼覺得你能讓我們兩個乖乖聽話?”樓尋對他說的話,不以爲意。

不會心懷怨恨?嘖,這種大話還真是什麼人都敢說了。

至於不怕,恐怕纔是真的吧!想來有什麼奇特的控制人的手段纔是真理。

不過這跟他樓尋可沒有什麼關係,想讓他樓尋乖乖聽話?那還不如先去做做夢,那會比較快。

邱落也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態度,他感覺,這人略微智障!

“你們當然會選擇順從!”那人帶着自己的**自信。

“樓尋,原名羅尋,加洛星球原住民,現年八十五歲,自由殺手,對外透露實力爲S級體能者,實際上已經突破了SS級。十歲的時候父母雙亡,淪爲孤兒,寄養在加洛星最大的孤兒院海天孤兒院。”

“因爲父母遺產充足,而你又是家中獨子,且未成年,資產暫時被**凍結管理,隨後每個月固定給孤兒院打款,保證你的生活!”

“但是由於院長的疏忽,你在二十歲的時候失蹤,再次回來之後,就性情大變,拿回自己的身份之後再次消失無蹤!直到你成爲了名揚殺手界的殺手之後,再次進入聯盟**的視野之中!”

“當然,你出衆的能力和反偵察技巧,讓聯盟這邊在抓捕你的過程中毫無辦法,唯一能做的就是取締你的身份!而且他們有時候甚至還會找你,幫忙除掉政敵一類的!”

“後來因爲聽說這次遊戲的終級獎勵是斬暨,對自己實力相當自信的你,決定試上一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