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胖三說該說的我都跟你說了,最後只說一句話,那就是你們倘若是想要讓海公主恢復往日榮光,讓趙公明這個已經讓蓬萊島蒙羞的傢伙以一種最和平的方式消失的話,那我們就好好談一談,不然的話拉倒。

歐陽茉莉說你們就不怕我轉身就把你們交給巡防營?

屈胖三嘿然而笑,說我們能夠從重重險阻的碧遊宮逃出來,並且甩了趙公明一個大耳刮子,就不會怕那什麼巡防營。

歐陽茉莉沉默了許久,然後對我們說道:“抱歉,我做不了主。”

屈胖三顯得十分體貼,說那就找能做主的人商量一下。

歐陽茉莉說你們現在這房間裏待着,我去找個人過來,可以麼?

屈胖三說沒問題,不過你這兒如果有吃的話,幫忙弄點兒過來好麼,我這一天一夜都沒吃啥玩意了,肚子有點兒扛不住。

歐陽茉莉瞧見老奸巨猾的屈胖三露出這般神態來,忍不住笑了,說好,這就給你們弄點兒吃的。

她叫廚房做了夜宵之後,便離開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之後,帶了一人過來。

那人卻是我們的老熟人,騎鯨者歐陽發朝。

見到我們的時候,他也顯得十分驚訝,下意識地想要摸武器,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回望歐陽茉莉,說七妹,你這是什麼意思?

歐陽茉莉將屈胖三給她的承諾,又給騎鯨者講了一遍。

看得出來,爲了保險,她路上居然什麼都沒有跟着騎鯨者說起,顯然也是怕出現什麼不可控的意外。

聽完了歐陽茉莉的話語,歐陽發朝陷入了長長的沉默中去。

他想得比歐陽茉莉要深遠許多。

長足的思考之後,歐陽發朝提了幾個問題,最核心的意思就只有一個,那便是我們憑什麼有那膽氣能夠解決掉趙公明。

趙公明,可是蓬萊島碧遊宮中最頂尖的幾人之一,幾乎能夠觸摸天道的存在。

對於這個,屈胖三表現得比較神祕,有一種山人自有妙計的自信。

不過爲了取信對方,他承認了陷空洞的異動,是我們弄出來的,另外趙公明的陷地宮,也是給我們弄的。

不但如此,我們還一路解開了各種禁制,衝出了碧遊宮最爲驕傲的桃花林。

騎鯨者是一個十分沉穩的人,他並沒有聽信我們的話語,也沒有直接拒絕,若是問需要一些什麼幫助。

屈胖三說需要跟海公主碰一面之後,纔會提及。

不過我們這裏可以提前講兩點,第一就是得有人幫忙牽制住趙公明手下的頭號大將司馬老賊;第二就是輪迴和海上絲綢之路的人,得幫我們拖住。

至於最後一個問題,就是關於彼此的牽制和契約,也就是不能卸磨殺驢,我們幫忙解決了趙公明,回頭海公主就那我們的人頭來立威。

這是最基本的三點,至於其他的,我們都可以談。

騎鯨者注意到了牀上睡着的女子,問起了身份,我們如實解釋,聽完之後,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方纔點頭,說好,我先請示一下海公主,然後再回復你們。

屈胖三說這事兒你得快,機會難得,稍縱即逝,如果拖了兩日,失去了先機,我們就走了,拜了個拜。

最強棄少黑巖 騎鯨者匆匆離去,一直到次日清晨的時候纔回過話來,說午後兩點,海公主會親自過來。

聽到這個消息,養精蓄銳妥當了的我和屈胖三不由得會心一笑。

說真的,這位海公主的性子倒也還是急了一些。

由此也可以看得出來,她對於趙公明的恨意,未必會比我們任何一人弱…… 午後兩點,我們見到了這一位蓬萊島碧遊宮名義上的最高領袖,果真便是我們當日在陷空洞外瞧見的那宮裝美婦。

這是一位極其具有親善力的女子,有着少女的青春活潑,和少婦的溫婉嬌媚,還有成大事者所必須的強大氣場,她對我和屈胖三表現出了強烈的興趣來,特別是對屈胖三,更是滿眼愛心。

瞧她的這態度,我差一點兒誤以爲屈胖三是她失散多年的兒子呢。

當代海公主極富魅力,言談舉止之中,讓人不知不覺就心生好感起來,難怪像歐陽發朝和歐陽茉莉這樣的碧遊宮少壯派,會聚在她的身後,願意爲其效力。

或許在這些人的眼中,沒有了趙公明、鳳長老和趕海大長老這些老東西指手畫腳,蓬萊島和碧遊宮的未來,會變得更加好吧?

只是,不知道爲什麼,或許是看過一些宮鬥劇的緣故,我感覺對方在這樣的溫婉熱情背後,總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東西。

又或者僅僅只是我們的錯覺?

跟當代海公主的談話進行得很順利,她對於我們的計劃十分感興趣,當得知了我們手中掌握的籌碼,以及必勝的信心之後,她便直接表示可以提供一些我們所需要的幫助。

司馬老賊此人,可由神女宮發佈命令調走,然後有騎鯨者歐陽發朝牽制。

兩者之間的實力相當,即便是制不住他,也不會讓他隨意離開。

至於潛入碧遊宮中的海上絲綢之路,則有巡防營牽制。

只不過巡防營中忠於她的力量裏,除了騎鯨者算得上是獨當一面之外,其他人但是沒有辦法扛起這個責任來。

屈胖三說不如跟鳳長老商量一下?

海公主一愣,說鳳長老一向都信奉制衡之道,只怕未必肯同意此事。

屈胖三說只怕未必,趙公明勾結海上絲綢之路這幫海寇,並且納爲己用,不斷打劫航路,清除異己,這事兒已經觸碰到了很多人的利益,而作爲這些人的利益守護者,鳳長老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海公主依舊猶豫,而這時屈胖三則說明,他將會搞定此事。

聽到這話兒,海公主長長地望着屈胖三和我,若有所思地說道:“也就是說,你們有信心說服鳳長老,憑什麼?”

屈胖三說憑我們想要證明清白的心。

海公主盯着我們,說清白真的有那麼重要,以至於你們居然想要扳倒一個在碧遊宮中舉足輕重的長老?

屈胖三裝腔作勢地沉吟道:“千錘萬鑿來自深山,烈火燒煉仍舊淡然;粉身碎骨全都不怕,要將清白留在人間——我便是這樣一個寧折不彎的人,見不得世間有任何不公,倘若是有,我便將這不公給平了去……”

海公主擊節讚歎,說好,本座也相信你們是無辜的,既然如此,作爲碧遊宮的主人,我如何能夠不支持?

屈胖三說那麼就這麼說定了,希望此事過後,碧遊宮能夠換我們一個清白,讓我們能夠光明正大地行走於這陽光之下,而不用有任何恐懼。

海公主伸出手來,與我們擊掌爲誓。

她告訴我們,此事一應允了,至於後面的細節,讓我們與騎鯨者交流,有任何需要調整的東西,都可以通過他來拍板,而實在是決定不了的,她這邊也會迅速給出答覆。

海公主的承諾讓事情進展得十分順利,而她離開之後,屈胖三則隨着騎鯨者離開,去勘測場地。

至於我,則留在了歐陽茉莉的家中,看着那一位莫瀲小姐。

傍晚時分,我倆喬裝打扮,前往釣魚臺跟洛飛雨會面,因爲海公主這邊的緣故,巡防營的監察已經變得很鬆了,所以我們很快就接上了頭。

對於我們的出現,洛飛雨表達了十二分的驚訝來。

因爲在她的想法裏,我們估計還躲在碧遊宮的某個角落裏瑟瑟發抖呢,沒想到居然大搖大擺地出現在了碼頭社區的街頭。

難道碧遊宮的諸般禁制,在我們的眼裏都不過是一坨狗屎麼?

她有點兒開始懷疑人生了。

在魯東院裏,我們表達了想要跟鳳長老見上一面的想法。

果然,如同歐陽茉莉最開始的反應一樣,洛飛雨也表達了不可思議的態度來,然而隨着屈胖三逐漸將談判的節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之後,洛飛雨開始變得慎重了起來。

她皺着眉頭,聽完了我們的諸多佈置,沉吟道:“也就是說,海公主已經跟你們達成了協議?”

屈胖三回答是。

洛飛雨眉頭一揚,說既然如此,你們又何必再來找我師父?直接抱上海公主的大腿不就行了?

屈胖三搖頭,說一來海公主手中的力量不夠,二來她居心叵測,如果無人制衡,只怕到時候會對我們有所不利。

洛飛雨冷哼一聲,說你們還知道海公主居心叵測啊?陷空洞可是碧遊宮的祕境,一等一的禁地,我聽說你們進去過了,都忍不住窮根究底地問上一句,然而海公主卻當做不知道這件事情,一句相關的話語都沒說出,你們真以爲所有的事情都結束之後,她會讓兩個進入陷空洞之後又全身而退的人,活着離開蓬萊島麼?

屈胖三說所以找到了你師父這邊,尋求牽制嘛。

洛飛雨說從某一點上來說,我師父的立場,與海公主的立場是一樣的,她們都不容許經過陷空洞的人離開蓬萊島。

屈胖三說凡事都有例外,不是麼?

洛飛雨說你們兩個怎麼會這麼蠢,爲什麼會將進入陷空洞的事情透露出來,這不是茅房裏打燈籠,找死麼?

屈胖三說如果不說這句話,你覺得她海公主會屁顛屁顛地跑出宮裏來,跟我們尋求合作?

洛飛雨說那你們打算事後怎麼處理這事兒?

屈胖三說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得過且過,當下之時,我想要全心全意對付的人,是趙公明,我不殺他,心中就得不到解脫。

洛飛雨沉默良久,然後說道:“我答應幫你們傳話,不過至於後面的結果,我也不得而知——別奢望我會捨出性命來救你們,現如今我母親已經在蓬萊島紮下了根,我做任何事情,都得考慮太多東西……”

她能夠如此坦誠,讓我們十分感動,我想起一事來,對她說道:“對了,如果有可能,請幫我轉告與我們同船過來的同伴,讓他們明日便離開蓬萊島,免得受到牽連。”

洛飛雨說離島的手續複雜,需要簽署禁口契,然後獲得擔保,方纔能夠離開,而且還有繁複的審查,不過我會幫忙開綠燈的。

老彭、羽痕、林曦和阿樂等人,與我雖然相識不久,但我卻把他們當做是朋友。

他們脫離了險境,我才能夠沒有任何負擔的做事。

與洛飛雨分別之後,屈胖三依舊不見人影,應該是去找地方佈置,好睏住這位傳說中的頂級高手,而我依舊返回歐陽茉莉家,看住莫瀲小姐。

次日清晨,我們見到了前代海公主鳳長老。

這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婦人,眉目之間還有年輕之時的風情,顯然在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百裏挑一的大美女,而如今雖然美人遲暮,但依舊有一種讓人說不出來的氣質。

想起對方可是蟲蟲的師父,我對她也是十分的尊敬。

相對於我來說,屈胖三倒是將身段放得很開,將其當做了一個談判對手,與其言語交鋒,字字珠璣,寸步不讓,兩人好是一番脣槍舌劍,十分犀利。

如此討論了許久,最終敲定了合作的基礎來。

這協議與海公主那邊相差不多,鳳長老表示可以派四位長老連同巡防營的人,重點監視陷地宮,盯着對方,一旦有不屬於碧遊宮的可疑人物出現,立刻進行鍼對。

而在其它方面的細節,她告訴我們,說一應事宜,都可以找洛飛雨去協調。

能幫忙辦的,一定不會拖延。

碧遊宮的兩位重要人物,對我們都大開了綠燈,我突然感覺到屈胖三之前跟我講的“勢”,已經變了。

現如今的我們不再是孤立無援,反而是看似堅不可摧的趙公明處處受敵了。

他在明,我們在暗,一切彷彿全部都顛覆了。

與海公主不同的,是鳳長老在臨走之前,問了我們一個問題。

她問我們憑什麼自信,能夠解決趙公明?

屈胖三沒有透露太多,笑了笑,說即便是我們失敗了,你們也沒有損失什麼,對吧?

鳳長老搖頭,說我希望你們能夠贏。

屈胖三說還請鳳長老不要忘記今日的約定便是了。

她沒有再問,轉身離開。

如此又過了一日,屈胖三忙忙碌碌,到了傍晚回來,突然間對我說道:“走,去角鬥場吧。”

我一愣,說怎麼了?

冷情少東的甜心 屈胖三說馬援朝已經發力了,他將會在晚上十點鐘將趙公明帶到角鬥場,而這幾日我已經在角鬥場上做了種種佈置,相信能夠將此獠誅殺於此。

我心中莫名一慌,說你確定?

屈胖三拍了拍我的大腿,說準備好你的劍,能否誅殺此獠,就看你的神劍引雷術了。 這兩天子屈胖三一直偷偷摸摸地在折騰搞事,而我則大部分時間給留在了屋子裏看守莫瀲小姐,所以都不知道他將戰場設在了角鬥場中。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有一些心虛。

這一次的情況,其實是翻版了當初誅殺釗無姬和七魔王哈多的場景,然而雖然我與屈胖三的配合已經十分嫺熟,輕車熟路了,但我終究還是覺得不對勁。

要知道,那趙公明並不是什麼簡單人物,比起前兩位來說,他在這裏佔據了天時地利,怎麼看都不像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要是事情出了一些差池,那可該怎麼辦?

然而屈胖三卻顯得信心滿滿,說你放心,一切我都佈置妥當了,只要趙公明進場,我便施法將其困住,然後你引動天雷,將其劈死,一切就瞭解了。

我說這東海蓬萊島處於海洋深處,水面之下,是否能夠引來天雷,我也不曾知曉……

屈胖三盯着我,說箭在弦上,你跟我說不準備發了?

瞧見他如此的執着,我終究沒有再猶豫。

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對的。

無數次的事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我所需要做的,就是相信他,努力配合好就是了。

我們將莫瀲交給歐陽茉莉,讓其代爲看管,等待着事後再做處理。

此人是我們牽制馬援朝的關鍵,只要拿住他,馬援朝就不會生出任何異動來。

緊接着,兩人開始趁着夜色,朝着角鬥場走了過去。

一路上還算順利,到達角鬥場的時候,這個東海蓬萊島最有特色的偌大建築裏鴉雀無聲,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這裏按理說應該有看管人員的,估計是海公主又或者鳳長老那邊的安排,所以一人都沒有。

兩人翻牆而入,來到了人員進場的一處石拱門隧洞之中,屈胖三指着場地周遭的符文,對我說道:“看到沒有,這是連神魔都能夠束縛的十方真解陷仙大陣,又名‘誅仙陣’,可是大人我的壓箱絕學,憑着海公主那邊提供的諸多材料,我在這裏佈置妥當了,只要那趙公明進了我的甕中來,就肯定會成爲一大王八,逃不出我的手掌。”

我跟着他往裏面走,在那比籃球場還要寬闊的石臺之上,最外面是蓬萊島先賢篆刻的古老法陣,防止內中力量衝突到外面來。

而裏面,纔是屈胖三的層層佈置。

這些圖紋看着十分古樸神祕,充滿了一種力學上面的美感,我雖然不懂這東西,但也覺得優美無比。

我能夠感受到這些符文裏面充滿的神祕力量,也感覺到了屈胖三充足的信心。

他之所以敢說這樣的大話,並不是沒有理由的。

這會兒離趙公明的到來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屈胖三帶着我走了一遍整個場地,然後告訴我接下來的流程。

馬援朝會將人給引入場中,到時候他會全力驅動法陣,然後將趙公明給束縛在一處陣眼之中,到時候他會給我三到五秒的時間,而我需要做的,就是利用這短暫的時間,施展出神劍引雷術。

他一本正經地說着,我耐心地聽,但總感覺事情有些蹊蹺。

真的會如此順利麼?

兩人走了大半圈,突然間我感覺到周遭的空氣有些僵冷起來,下意識地朝着四周望了過去。

屈胖三一愣,說怎麼了?

我說感覺好像有人來了,你仔細聽一下……

我伸手,往着我們來的通道那邊指了過去,屈胖三皺起了眉頭來,仔細地側耳傾聽一番。

一開始的時候很模糊,隨後那腳步聲就變得很清晰了。

屈胖三臉色一變,說怎麼可能,不是說好十點鐘的麼,爲什麼會提前這麼多?

我心中一直都有疑惑,此刻突然遭遇變故,心理上反而能夠快速反應過來,抓着屈胖三的手,就往這旁邊角落的陰影處躲了過去,而我們這邊剛剛躲好,剛纔走來的通道口處,便多出了一個身影來。

這個身影我見過,一襲青衫,儒雅而又風度翩翩。

碧遊宮財神,趙公明。

只有這麼一人,沒有馬援朝,也沒有別的什麼人。

我的心望着下面沉落下去,下意識地看向了屈胖三,只見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來。

屈胖三沒有說話,而出現在了角鬥場前的趙公明也沒有說話。

如此沉默了十幾秒鐘,那青衫長者,擡起了衣袖來。

緊接着我們聽到了一聲“啪”的響聲。

一束光亮投射到了我們的身前來,將躲在角落裏面的我和屈胖三給照得分明。

半空中,我與趙公明的目光陡然相撞,我感覺到了一股龐大的威壓,整個心臟不停地亂跳,而下一秒,我方纔發現那傢伙的目光並沒有聚焦在我的身上,而是落在了屈胖三那裏。

到底怎麼回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