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金的回答簡單幹脆。

「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可千萬別出了傷亡…」莫情這話說的非常不走心,他不認為這個火焱真的能對這群狐妖造成傷亡。 賓客早已來到教堂,都是雙方的親朋好友,還有一些常年生意上的夥伴。

封晏請來了著名鋼琴家演奏「婚禮進行曲」,她一身的珠寶也是請名家設計定製。

所有人都期盼的看著羅馬柱的盡頭,等新娘入場。

唐幸挽著唐柒柒走了出來。

「姐。」

他喉嚨哽咽。

她們從小沒了媽媽,他在外漂泊那麼久,如果不是姐姐堅持尋找,他不知道現在過著怎樣的生活。

以他之前的孤僻症,只怕一輩子都會被人當做怪胎。

多少醫生建議,將他送到精神病院,或者是特殊學校,但是他姐堅持不讓,堅信他和別的人沒什麼兩樣,只是不愛說話,不愛出門。

他的確有不幸的童年。

但有唐柒柒這個姐姐,他這一生都不會孤苦。

天塌下來,還有姐姐。

只要姐姐好好的,他就能好好的。

如果不是唐柒柒,他也遇不見譚晚晚。

他今天有這番成就,全都來源唐柒柒。

「姐,你是封家人,也是我唐家人。以前都是姐姐照顧我,我現在有出息了,也沒能多照顧你幾分,全都是姐夫攬著。」

「我相信姐夫也不會給你委屈,估計也不需要娘家舅子出頭。如果有下輩子,希望我當哥哥,我來照顧你,讓姐姐也感受被人照顧疼愛出頭的滋味。姐姐辛苦了,小幸很愛你!」

唐幸緊緊的擁住她。

唐柒柒微怔。

她這個弟弟是個不善言辭的,出去一趟回來性子沉穩了很多,做事獨立有章法,已經不需要她提意見了。

今日這番話,讓她鼻頭酸澀,眼睛朦朧。

弟弟果然長大了。

她很快緩和過來,撫拍他的後背。

「不行,下輩子我還是姐姐。這輩子沒能更好的照顧你,下輩子我一定補上。一日是姐姐,終生是姐姐。你是媽媽留給我最好的禮物,姐姐沒有遇到封晏,沒有孩子的時候,你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因為世界上還有與我血脈相連的人,才讓我撐到現在。」

「你也成家立業了,好好對晚晚,不要辜負她。要知道,她陪著姐姐一路走來,也是吃了很多苦的。我就不償還了,把你抵押出去了。」

「我知道,一定會好好對她的。」

唐幸看向賓客席里的譚晚晚,正泣不成聲,淚如雨下。

唐幸為她蓋上了頭紗,攙著她走過紅毯。

玫瑰花雨從頭頂落下。

她看到了陸昭。

陸昭也在看著她。

她沖著他微微一笑,很感謝他能參加婚禮,一開始費迪南德並且確定,她還以為他不回來了呢。

「大叔,她沖你笑了,你也回應一下。」

他看不到,季歆月在一旁小聲提醒。

他聽言,機械的揚起嘴角笑著。

他儘可能的偽裝,彷彿能看得見一般。

他只希望唐柒柒看不出任何端倪,他不想在她這麼美好的時刻,變得很狼狽。

很快,唐幸就將她送到了台上。

「姐夫,我姐就交給你了。」

「好。」

男人沉沉的一聲,讓她心臟一顫。

她從未看過封晏如此炙熱的目光,裡面似乎燃燒著熊熊火焰,要將自己吞噬一般。

他牽著她的手,掌心溫熱,用力緊握。

他……

終於如願以償娶到了唐柒柒!

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迎娶。

。哪知那三名足輕叫囂道:

「我們火焰島的人重來不懼死亡,不敢生死相鬥,還算什麼男人,還是滾回女人的肚子裏去吧。」

周圍的武士和足輕們全部哈哈大笑,帶着肆無忌憚的嘲笑聲,宣洩在整個大廳之中。

其他特戰隊員全部面露慍色,傭兵們也是咬牙切齒。

恨不得現在就上前將他們可惡的嘴臉撕碎。

羅飛等人臉色也是頓時一變,武熊更是紅着眼睛,一字一頓道:

「很好,我也喜歡生死斗,簽生死條約吧。」

三名足……

《重裝廢土》第五百七十七章:鬧心接着另一個長老插嘴。

「我們已經開始對天域城的異能者進行討伐,很快我們就能解決對方的爪牙。」

「嗯。」紫衣男子還是沒有多說一個字。

換了個長老繼續說道:

「這次我們和你們墮落者聯盟合作,一定可以將天域城的人從這裏驅趕出去。」

「到時候,我們得到衛河城,而你們將得到擊敗他們的名聲。」

忽然,紫衣男子萬納停下腳步,直視眼前五位長老。

冷冰冰道:「我們不僅要得到擊敗他們的名聲,我們還要……

《重裝廢土》第五百五十二章:黑森果實巨人 「居然只傷到了你一個衣角?」計忻也轉過身,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宇,他身體弓下,手中兩把匕首彎起:「你實力不錯,但接下來,我要認真了。」

「你要認真了?」陳宇詫異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搖搖頭吐出了一句幾乎把計忻氣炸了的話:「你還不值得我認真。」

「我們手底下見真章。」計忻大怒,轟的一聲響,他身後的幾塊青磚同時碎開,他的身體像是離弦的箭一樣猛的彈起,迅速的向陳宇襲了過來。

兩人身形再次交錯而過,然而這一次,和陳宇身形交錯而過後的計忻卻兩手空空。

他猛的轉過身,駭然的發現原來在他手中的匕首卻莫名其妙的落到了陳宇的手裡。

「你…」計忻又驚又怒,他這才意識到他不是輕敵了,而是他和對方根本不在一個量級上。

「作為一名玩刀的殺手,你的刀都被人奪去了,等於說自己的命都被人拿走了。」陳宇說著,兩手一拗,咔嚓咔嚓兩聲,手中的兩把匕首盡數碎開。

計忻蒙了,他的兩把匕首是複合材料所製成的,輕便,而且十分堅硬,就算是丟到熔爐里也不會有半點損傷,可是陳宇隨手一動就把他的匕首弄斷了,這還是人嗎?

「你是什麼人?」計忻又驚又怒的看著陳宇。

「我說了,我叫陳宇。」陳宇淡淡一笑,他突然右手在地上一引,一掌向計忻襲去:「回去告訴你們蒙總,寧城,要變天了。」

咻咻數聲響,地下的匕首碎片突然飛起,向前激蕩而出。

噗噗…計忻身後的牆壁上鑲著十多片匕首的碎片。

「你是極武宗境的高手?」計忻盯著陳宇,一臉駭然。

因為他認為,除了武宗境的高手,別人不可能有陳宇這麼強的實力。

「沒錯,武宗境。」陳宇點頭。

「這不可能,你三十都不到,就算是從娘胎里煉起,也不可能達到武宗的實力。」計忻震驚的說。

「那你一定沒有聽說過,武無止境。」陳宇冷笑一聲,他一聲清嘯,右手一抓,離塵在手。

一聲沉喝,手中離塵對著一邊的湖斬了過去,轟的一聲巨響,十丈劍光激蕩在湖水之中,一道巨浪向兩側翻飛而去。

激蕩的湖水久久不能平靜,片刻以後湖中無數魚翻著白肚浮了上來,陳宇這一劍雖然沒有用全力,但也足以讓人震撼。

陳彪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他的兩手都有些發抖了。

陳宇剛才的那一劍,幾乎擊到了湖底,而且他隱約有種感覺,陳宇根本沒有盡全力。

一劍能擊起如此大的巨浪,這還是人嗎?

計忻駭然的看著陳宇,久久不語,良久,他才吐出一句話:「你是修法者?」

「目前還不是,差點距離。」陳宇淡淡的說:「不過,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進境了。」

「你殺了我吧。」計忻怔了半天,垂頭喪氣的吐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殺了你?」陳宇有些納悶的打量著他:「為什麼要這麼說。」

「我這些年一直被李蒙控制,這次任務失敗,他肯定會百般折辱我。」計忻一臉慘笑:「與其讓他折磨我,倒不如你一刀把我殺了來的痛快。」

「李蒙控制你?」陳宇一愣,他伸手抓住了計忻的手臂,把他的衣袖往上一捋。

只見他手腕上赫然有著一個血色紋身,這紋身有點像是蟲子,生有六翅六足,一張口中滿是尖細的牙齒,看起來有些邪門。

「他是巫族的人?」陳宇瞬間明白了:「你體內有蠱?」

「是,否則我怎麼可能像狗一樣被他喚來喚去?」計忻咬牙道:「如果不是他有巫族外門弟子這個身份,他又怎麼可能懂得控蠱?」

「如果不是蠱術加持,他又怎麼可能在短短十年內不住的擊倒對手,吞併異已做大?」

「他居然是巫族弟子,難怪…寧城幾位大佬都不敢惹他。」陳彪也是一臉的恐懼。

在湘省,巫族和蠱一樣都是一個禁忌的話題,李蒙的蒙氏集團短短几年做大,這裡面離不開巫族的扶持。

而且計忻一個覺醒者都被李蒙控制,不得不為他賣命,這其中的原因就因為他和巫族關係密切。

「原來是這樣,如果我告訴你,我能除了你心頭的同生蠱,讓你恢復自由,你信嗎?」陳宇道。

「這不可能。」計忻吃了一驚,他一臉的難以置信:「同生蠱伴隨我有七年了,從李蒙給我下了蠱之後,我就受他擺布。」

「現在的蠱寄生在我心臟處,與我的心臟緊緊的抱在了一起,它的六肢生根在我心臟裡面,這怎麼可能除得了?」

「別人除不了,但我能。」陳宇斜著眼睛看著計忻道:「多大點事?」

「你說的是真的?」計忻死死的盯著陳宇,他已經動搖了。

「計忻,雖然我們是死對頭,但我還是提醒你一句,陳先生有這個實力。」陳彪發話了,他指著自己的手掌道:「今天我手掌被槍打穿,你看,現在除了只剩一點疤之外幾乎全好。」

「而且醫生告訴我,我這隻手傷到了神經,以後再也不能動了,可是現在我已經行動自如。」陳彪說著動著自己的手掌。

計忻的兩眼中閃過一絲亮光來,這是看到希望的亮光,他扭過頭,半信半疑的看著陳宇:「你真的能做到嗎?」

「相信我的話就讓我試試,不過我有條件。」陳宇淡淡的說:「接下來一段時間,我要在寧省呆一段時間,你得幫我做事,等我離開寧省以後,你就會恢復自由。」

「你要在寧省呆多久?」計忻有些狐疑的看著陳宇。

「不久,幾個月,最多半年。」陳宇取出一張名片:「考慮一下吧,考慮清楚了以後聯繫我。」

計忻看著陳宇遞上來的名片,他沒有動,半晌,他咬牙點頭道:「我相信你,什麼時候能為我治?」

「現在。」陳宇伸手在他手腕上一探,然後一絲真氣渡了過去。

他這是在試探,果然,他的真氣渡入計忻的手上之後,他心臟處的皮膚突然鼓起。

。 「先不要急。」

李恪開口囑咐,然後,盡量的打到了一個水平的平面處,將模具給放下,隨後,又讓張五把那玻璃液體給在爐火裏面,再加熱了一段時間,讓裏面的液體,流動性更好些。

隨後,這才讓張五把坩堝取出。

然後,在三人那緊張的目光下。

張五小心翼翼的將坩堝裏面的液態玻璃,給倒入到了模具之中。

「好了!」

隨着李恪的一聲大喊。

張五連忙的收起坩堝。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