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之美,堪稱翹楚,紹興無愧是融“中國山水”和“詩畫江南”於一體的東方名城。

在這裏,我心情難得的美好,有時候一個人出來走走看看山水也是很好的。

我打車一路找到了歐陽老前輩所在的小鎮子,也不急着過去,就一個人在這江南水鄉轉悠一番。

歐陽家地處郊外水鄉東面角落裏,三面環水,圍牆和建築全部都是藍色磚瓦,離遠處看,活脫脫的一副淡墨山水畫。

歐陽家不愧是江南大家族,門庭足以彰顯他們的氣勢。

歐陽家像是有什麼喜事,路邊停滿了車輛,車水馬龍,門庭若市,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此時的歐陽家庭院裏搭建了一個很大戲臺,上面紅布幔寫着很大的字跡:慶祝歐陽老太九十六歲大壽。

戲臺兩側也有紅色布幔寫着金色大字: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鬆!

一條大紅色地攤直衝戲臺中間,兩側擺滿了宴桌和紫檀交椅,庭院大的很,再說這是一個轉圈的四合圍院,二樓也坐着人。

只聽門口的老者禮儀不住的大喊:“江南玄門韓家大公子,少公子前來拜壽!”

“江南玄門趙家家主攜少公子前來拜壽!”

愛上億萬總裁 “江南董家前

來拜壽!”

“………”

在門口的歐陽家族的人都有些木楞了,他們感覺聽錯了,但看到來人覈實了身份之後,不得不快步稟告家主。

因爲此次來的人很多都是沒有宴請的歐陽家宿敵!

數十年從不來往,這次卻突然造訪,讓人難以尋味。

現任歐陽家家主是歐陽凌風的父親,歐陽環宇,他聽到後眉頭也是緊皺,旁邊坐在輪椅上重傷未愈的歐陽凌風忍不住開口道:“父親,我看他們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一旁三十多歲的年輕人也開口“叔父,風弟說得對,數十年不來往,全部在奶奶九十六歲壽辰前來拜會,怕是真的不安什麼好心。”

正說着話,一個拄着青龍黑木柺杖,滿頭白髮的老太咳嗽着出來“自你父親歐陽羽失蹤他們幾度蠢蠢欲動,再加上前不久凌風在玄門大會慘敗,他們自認我們歐陽家已無頂樑之人。”她重重嘆口氣“走吧,隨我去看看,這幫人等耍什麼花樣,這壽辰應該相當熱鬧。”

一羣人跟在老太太后面走了出去,站在戲臺上,九十六歲的歐陽老太放下柺杖,擡手行禮,蒼老的聲音響徹全場“多謝各位前來爲我這歐陽羽遺孀祝壽,再次謝謝光臨我們歐陽家,請入座!”

“恭祝歐陽老太健康如意,福樂綿綿!”

戲臺之下很多都站了起來,不管是虛情假意還是真心實意都擡手行禮,而後坐了下來。

江南韓家一干人等,坐在二樓的角落裏,冷呵呵看着庭院裏的歐陽家人“人都準備好了麼?”

後面一箇中年人趕緊過來小聲說道:“回大公子的話,都照安排弄好了,只要您一聲令下,立馬就把歐陽家攪成馬蜂窩。”

“好!”

韓家大公子臉上露出奸笑“我倒要看看歐陽家這次怎麼下臺面,我要他們名譽掃地。”

另外一桌子上,趙家家主摸着嘴角的一撮小鬍子“慶壽是吧?老子讓你們全部去西邊過去!”

二樓很多桌子都在交耳低語,他們心懷鬼胎,這是要歐陽家一網打盡。

(本章完) 站在門口接客的歐陽家人心裏此時有些打緊,一下子來這麼多仇人宿敵,換做是誰估計都坐不住,坐在輪椅上的歐陽凌風,臉色很不好,因爲他看到了董家的人,他猜測自己現在廢人一個,怕是要來退親吧。

歐陽凌風顧慮的倒不是這個,而是那些從不來往的人,他擔心他們是來拆臺面的。

眼看馬上晌午十二點,來的人都是稀稀拉拉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人,他們拱手應付着,他們心裏焦慮無比,除了讓歐陽家子弟時刻提防之外,還得布好外圍防禦。

突然,董家的人站了起來,從庭院內一張桌子上站起來,董家一個長者帶頭走來,隨後是管家拍手讓僕人擡來了6口大箱子“我們江南董家恭祝歐陽老太福壽安康,另一個則是想借助此機會退親,這是你們之前的彩禮,我們原封未動的送了回來!”

一聽這話,歐陽家的人臉色全部變了,藉助今天,那不是想要他們歐陽家名譽掃地麼?

豪門巨星:老婆V5! 歐陽老太坐在戲臺上臉色鐵青,她那雙枯瘦的手緊握着柺杖,看着戲臺下面的董家人,只是淡笑。

歐陽環宇氣的是渾身發抖,他站在一旁想去質問,但被歐陽凌風伸手拉着了。

自從董家開了口,整個庭院內,都是靜悄悄的,有些人在唏噓不已,他們感覺董家做的太過,而另外一些人則是嘴角含笑,準備煽風點火。

歐陽凌風現在是臉色蒼白,他冷眼看着董家的人“今天是我奶奶的壽辰,若是要退親,等改天!若真想找事兒,那就請便!”

“呵。”

董家的長者冷笑“怎麼?已經成爲廢人的歐陽凌風,是在教我們董家怎麼做人?退親難道還要挑黃道吉日?我感覺今天最合適不過,江南這麼多玄門家族都在這裏,剛好可以讓大家都知道一下,我們董家和你們歐陽家已經無任何瓜葛。”

“你!”

歐陽環宇目瞪着那名董家的老者“你給我滾!狗眼看人低的東西,你怎麼不說說當初爲了這門親事你恨不跪下來求我的情景,嗯?”

“歐陽環宇,現在是風水輪流轉,你連你父親三分

之一實力都不到,還敢怎樣?你兒子現在已經廢了,我們董家可不會讓後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廢物。”

董家的長者談笑風生,不斷的挖苦歐陽家。

“給我滾出歐陽家!”

歐陽老太顫抖着站了起來“今天是我壽辰,不想有什麼不愉快的事兒發生,滾!”

嘩啦,歐陽家子弟一下子將董家的人圍了起來“滾出歐陽家!”

“噗!”

歐陽環宇氣的吐了口血,他因研習道法而急火攻心,從此之後,道行大減。

“父親!”

歐陽凌風叫了一聲,隨後讓家族子弟趕緊去拿藥“您不能動氣。”他氣的大吼一聲“滾吧,我今天是不會退親的!”他多麼恨自己,要不是自己不聽勸阻非得參加玄門大會,那麼今天憑自己攜帶年輕一輩歐陽家子弟,怕是在江南誰也不敢動。

“我看這宴席也別吃了,大傢伙都撤了。”

二樓韓家的大公子和少公子站起來冷熱嘲諷“撤了吧,還慶什麼壽辰,知道歐陽老太沒死就好,得,我們韓家先行撤退。”

“唰唰”

歐陽家子弟全部抽出了符文劍,將二樓樓梯口給堵住“你們韓家一羣龜兒不要欺人太甚!”

“也不看看你們是什麼爛家族,膽敢在歐陽家叫囂,廢了他們!”

歐陽家子弟大吼着,有的甚至衝上了二樓。

“怎麼要動手?”

韓家少公子大吼着“韓家子弟何在!”

只聽一聲嘩啦啦的聲響,二樓房頂出現了很多韓家子弟。

歐陽家的人一看他們這是有備而來,心裏的怒火徹底燃燒了起來“你們當歐陽家是菜市場麼?”

“歐陽家子弟就算是死完也會跟你們這幫畜生血拼到底!”

歐陽凌風從輪椅上強撐着站起來,忍着劇痛顫抖着手,抽出符文劍“隨我殺敵!”但,剛走一步,胸口氣血翻滾,鮮血噴桶而出,並且一頭栽在了地上,儘管這樣,他嘴裏還是說着:人在,家在!

“欺人太甚!”

歐陽環宇凝聚全力一掌

將董家長者擊飛出去,瞬間招出自己豢養的厲鬼朝二樓撲了上去“歐陽家子弟聽令,給我殺!”

歐陽家子弟發出了沖天怒吼,帶着自己豢養的厲鬼朝二樓攻去。那些跟歐陽家關係近的玄門江湖人士,也氣不過帶着厲鬼緊隨其後。

頃刻間,好端端的一場祝壽宴席喊殺聲四起,全部亂了套,變成了一羣人混戰。

歐陽老太慢慢的閉上眼睛,流出了渾濁的淚水,她已經老的動不了,她似乎已經看到了歐陽家氣數已盡,慢慢的走向滅亡,她忽然昂頭喃喃自語:歐陽羽,你還活着麼?

只聽“砰”的一聲,一個人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歐陽環宇七竅流血,但緊跟着一個落下來一個人,一腳又踏上了他的胸口。

“歐陽家從四十年前歐陽羽失蹤開始再也不是名門貴族,從今天開始,我想你們應該徹底消亡!”

說話的是江南趙家的家主,他目空一切,冷冷的掃視全場“歐陽家家主在我手裏,爾等還不速速就擒!”

“放了我父親!”

歐陽凌風大喝一聲用盡全力爬了起來,但卻被韓家大公子一腳踢飛“你這個廢物,現在是多麼的不堪一擊,你知道麼?滾!”

歐陽凌風滿臉血的躺在地上,他嘴角露出了無奈的輕笑,試想,當年爺爺在世,當年歐陽家名震天下,而今卻被幾個不起眼的小家族圍攻,他眼睛裏是無窮無盡的憤怒和不甘!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歐陽家子弟從外面撞破門而來,並且激動的大聲呼叫:湘西玄門大會第一名龍空前來拜會!

整個騷亂的場面忽然靜悄悄的,所有人都看向了門口,只見一股黑色的黑暗之氣狂肆席捲而來,天空中一直碩大的狐狸幻影急速飛來,咆哮着朝那些空中漂浮嗚叫的厲鬼撲過去。

在所有人還沒驚叫而出,只見一個身上散發着藍色光芒拿着手搖鈴的冷酷少年凌空而立,並且揮動一股散發着無盡黑暗之氣朝那個江南趙家家主捲了過去“我代表江南歐陽家如何?”

隔了一秒,所有人都大叫起來,天吶,那是什麼?他踩着是會飛的豬嘛?

(本章完) 黑暗之氣將歐陽家庭院上空全部籠罩。

冷少的私寵寶貝 當所有人都震驚於空中那個踩着會飛的豬的年輕人時,地上的趙家家主卻是冷傲的揮動符文劍引動周圍陰氣開始對抗天空中急速而下的黑暗之氣“匹夫小兒,休得張狂!”他不認爲這個年輕人會打得過他。

但,事與願違。

“轟!”

僅僅一個照面,趙家家主就被轟飛了出去,他滿口吐血,雙目睜得很大,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切,太強悍了!

趙家家主苦修數十載纔剛剛達到了化境中級,但,僅僅一下,就被這個年輕人轟飛出去,他腦袋翁的一下:這個年輕人玄門道法要麼早就達到了化境中級,要麼就是之上!

在他發愣的時候,蠱毒和屍氣順着他的口鼻朝身體內鑽,黑暗之氣更是侵蝕着他的身體。

其實,他並不知道對他造成致命一擊的是我體內四股氣流合力一擊,其中還有小豬熊發出的攻擊,而我本身的玄門道法應該和這個趙家家主差不多,我能感覺到小豬熊的靈魂信息,不知道爲什麼很多人都說我沒有魂魄,但,我卻能真切的感覺到小豬熊身上的那種亙古洪荒上時代的恐怖黑暗之氣和死亡之氣!

小豬熊攜帶着我俯衝而下,嘴裏哼哧哼哧發出了奶聲奶氣含糊不清的詞語,活脫脫一個剛出生沒多久牙牙學語的小孩子。

狐狸姐姐自從吃了鬼王和鬼將的陰靈之後,現在消化了很多,可謂是實力大增,咆哮着將周圈那種不起眼的厲鬼吃了統統吃掉,又順便將二樓樓頂那羣韓家子弟噼裏啪啦的抓扯下來。

現在整個庭院裏很多人都顫抖着吸氣,在屍氣和蠱毒瀰漫的同時,他們身體已經出現了不適。

我並沒有甩動手搖鈴,而是從小豬熊身上下來,一腳將地上的趙家家主給踢飛出去,狐狸姐姐又抓着他甩向空中,隨後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噗!”

趙家家主禁不住鮮血噴了一臉,看着走向自己的年輕人“你……”

“我怎麼?”

我走過去一腳踏在他的脖子上冷冷的看着他,隨後掃庭院內所有人“你們這是挑釁歐陽家麼

?嗯?”

可是,他們卻沒一個人回話。

“咳咳,噗。”

趙家家主脖子受不了我腿部重力壓制又吐出一口血,他這次可是栽大了,本想着還能在已經沒落的歐陽家族牛氣一把,因爲這他激動的幾個夜晚都沒睡好覺,甚至來的時候,眼前還是不住的出現幻覺,歐陽家衆人一併跪在他面前給他跪地求饒,但,他根本就沒預料到歐陽家還有高人相幫!

一時間他竟然語塞,被人踩在腳底下還能有什麼話說,不過思索片刻之後,還是硬聲硬氣的說道:“要殺要剮隨你,老子屁都放一個!”

狐狸姐姐伸開爪子摟着站在一張桌子上的小豬熊“瞧瞧,都尿褲子了,還在裝b,呵呵。”

小豬熊啊啊的亂叫,好像很興奮的樣子,揮動翅膀用力扇了一下,瞬間呼飛一片,嚇得那些人驚叫四起,慌忙朝桌子底下躲去。

狐狸姐姐撇着嘴,氣嘟嘟的看着小豬熊“你這b裝的可以!”明顯的有點嫉妒小豬熊搶它風頭。

“讓歐陽家看着怎麼發落吧!”

我又一腳將趙家家主朝站在一旁還未從震驚中走出來的歐陽家子弟踢了過去。

此時,歐陽家的人已經將歐陽環宇扶了起來,並且護在了身後,一看我將趙家家主踢了過去,一個個都憤怒無比的衝上去,照着他身上一陣拳打腳踢,霎時間像殺豬一樣的慘叫聲響起。

歐陽老太、歐陽環宇等歐陽家輩分高的人都怔怔的看着那個不認識的年輕人,他們都是你看我,我看你一個個的不認識,倒是歐陽環宇說道:“剛纔家裏人來報說是湘西玄門大會第一名,是不是和凌風認識?”

歐陽凌風坐在輪椅上也被人推了過來,他承認自己認識那個龍空,並且在玄門大會擂臺上還被他救了,但他們的關係也只是一般,對於他的突然出現,他心裏存在着很大的感激和不解。

我看着被打的半死的趙家家主並未有一點的憐憫,而是跳上戲臺,看着歐陽家的人拱手行禮“我龍空恭祝老太太健康長壽,兒孫滿堂!”頓了下又開口“我這次來是奉歐陽羽歐陽老前輩之命,前來拜會,替他對歐陽

家族列祖列宗已經活着的人說聲,對不起!他很好,請勿掛念!”

我伸手拿出了歐陽老前輩身前給我的玉佩用手舉起來,隨後跳下戲臺朝歐陽老太走了過去。

第一夫人,豪寵小嬌妻 歐陽老太看到那玉佩眼睛裏立馬冒出了渾濁的淚花,她認出了那玉佩,心裏激動無比,顫抖着嗓音說道:“是他,是他。”隨後轉頭看着歐陽環宇“是你爹的玉佩,四十年了,終於捨得回家了!”

歐陽老太接過我手裏的玉佩緊緊的攥在手裏,淚流滿面的看着我“他、他怎麼沒回來?”

我擠出一絲笑容“回來了,他晚些時候會到。”看到這麼多人,我不得不說一個善意的謊言。

那些前來挑事兒的人聽到我是代表歐陽羽回來,此時都很心虛,並且產生了懼意,他們甚至想到了退縮。

“謝謝!”

歐陽凌風看着我微微頷首,而後大聲高呼“歐陽家豈能容這等小兒踐踏我們的尊嚴,歐陽家子弟聽令,將這些惹是生非之人給我打出去!”

一霎時,整個歐陽家再次大亂,很多歐陽家子弟拿着符文劍、棍棒、凳子等等朝那些無措的韓家、趙家、董家等等前來找事兒的人衝了過去。

韓家兩位公子見機準備跑,被我揮動一股濃厚的黑暗之氣壓過去,誰知道他們這麼不堪一擊,竟然雙雙吐血暈死了過去。

突然,門洞打開,幾個兇惡的年輕人,在一位中年男子帶領下衝了進來,他們趕緊把地上的韓家兩位公子扶起來,那位中年男子抽出符文劍指着我,冷言道:“你這下手忒狠吧?”

“呵。”

我冷喝一聲“沒打死他們依舊算是仁慈,我還不想動手殺你,滾!”

這個中年人臉色鐵青,氣的眉毛橫飛,他看着這個渾身散發着陰冷氣息的年輕人以及他頭頂漂浮的那隻懶散的狐妖,帶着衆人慢慢的退了出去。

我站在原地看着已經沒落到被人任意欺凌的歐陽家衆人,心裏不住的嘆息,沒想到曾經輝煌無限的歐陽家也淪落到了這種地步!

我想,歐陽老前輩或許根本就猜不到他們歐陽家會走到這一步,世事難料。

(本章完) 歐陽家現在依然是熱鬧非凡,歐陽老太的壽辰依然在進行着,比預期的還要熱鬧。

秘愛豪寵:小嬌妻有點野 我被奉爲了歐陽家的上賓,他們家族年輕子弟不住的端酒,我深吸一口氣,感覺自己很虛僞,但,看到歐陽家衆人高興的樣子,實在不忍心告訴他們事情的真相。

宴席一直進行到臨近晚上,賓客才酩酊大醉的散去。

歐陽家僕人收拾庭院裏的飯菜殘羹,我被讓到了後面庭院的大廳歇着,歐陽家衆人高興勁頭還沒下去。

聊了一會兒,我才站起身,從行李箱內捧出了一個黑布包裹着的東西,隨後遞給歐陽環宇。

他有些木楞的看着我,不過還是接在了手裏,他像是感覺到了什麼,顫抖着手慢慢剝開,最終露出了一個黑色骨灰罈子。

呼啦。

歐陽家的人都站了起來,緊緊盯着桌子上的那個骨灰罈子。

我深吸一口氣輕聲說道:歐陽老前輩,我遵循您的遺願,送您回家了!

在我說完話,整個大廳內爆發出了悲痛的哭聲:爹,爺爺,家主……

這種悲痛的氣氛一直持續了一刻鐘,歐陽老太顫抖着身子站起來“哭什麼哭,發喪報,接歐陽羽回祖墳!”

歐陽環宇擦拭眼淚,着後輩晚生連夜準備靈棚。

這種悲傷的氛圍,讓我也沉浸在了悲痛之中,爺爺死了,而我卻無能爲其操辦後事,這是我今生最大的遺憾。

看着用了一個小時搭建好的靈棚,已經被白色幔布纏繞的歐陽家莊園,我擡頭看着夜空:歐陽老前輩,我送您回家了!

歐陽家這麼急匆匆操辦喪事,讓我也有些顧慮,生怕那些心懷不軌之人趁機反撲。

但,歐陽老太卻堅定的告訴我:我男人一定要大大方方轟轟烈烈的大葬!

本該是夜深人靜,但,歐陽家確實哀樂四起。

我站在後院裏,在思想着往事兒,身後一個聲音響起:謝謝你,把我爺爺帶回來!

我回頭看着歐陽凌風“歐陽老前輩與我有恩,我終身難報!你的傷怎麼樣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