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美美搖頭道:“因爲楓哥和成浩之間有不知火的聯繫,所以纔將他們兩人作爲空間陣法跳躍的紐帶,可是剛纔的大爆炸影響了天地靈氣,導致計劃出現了偏差。”

“那現在怎麼辦?坐着等死麼?仙可是已經復活過來了!”郝大寶怒道。

“着急也沒用,再給楓哥一段時間!”崔美美冷聲道:“還有你與其擔心我們,還不如想想怎麼將仙拖住一段時間。”

郝大寶眼中閃過一絲惱怒,不過最後卻道:“好!拖延交給我們,希望你們可以快一些。”

說完,郝大寶便轉身離去,代替之前郝仁的位置,控制起陣法來。

不得不說,仙的實力實在太變態了!

幾乎沒有人想到他竟然可以在剛纔的那場大爆炸中活下來!

不過衆人猜測,仙的力量也消耗了不少!

要說爲什麼?那便是眼前的屏障仙還沒有打破。

“堅持住,保護好趙小川,不能讓他收到一絲傷害!”郝大寶大聲喊道:“他可是人類的希望。”

周圍的人都不說話,但都重重的點點頭,然後將自己的力量輸入到陣法之中,抵抗着仙的力量。

“該死的,若是我還有力量!”趙小川低聲咒罵。

一旁的李若曦幽幽的嘆了口氣,道:“小川哥哥,不要自責,會有辦法的。”

趙小川攥着拳頭不說話,目不轉睛地看着場中的變化。

半刻鐘過去了,仙沒有攻破屏障,四周的慘白的光芒漸漸散去,露出了一個破敗的世界。

四周的山石散落,冒着青煙,大地開裂,佈滿一道道裂縫。

剛纔的弱水已經蒸發殆盡,只留下一座斷裂的泰山光禿禿的停留在他們的不遠處。

“在這麼激烈的戰鬥中,仙竟然還活着,我果然是小瞧了仙的實力!”

趙小川看到四周的慘狀,口中嘆息道。

李若曦不知如何安慰趙小川,緊緊地攥住了他的拳頭。

“對了,若曦,你是怎麼逃脫仙的控制的?” 醫見鍾情 趙小川忽然問道。

李若曦道:“那都是賈志文的功勞,是他救了我!”

話音剛落,一陣“咔嚓嚓”的響動聲在屏障上出現。

趙小川來不及多問,轉頭望去,看到衆人身體搖搖欲墜,明顯快要抵擋不住了。

“哈哈哈,你們這幫螻蟻,都去死吧!”

仙見到屏障上龜裂的裂縫,大笑一聲。

金光凝聚的巨掌高高舉起,握成一個拳頭瞬間膨脹了五六倍,宛如一座山峯當頭向着他們砸下。

“不好!”

衆人心中驚呼一聲,察覺出如果這個拳頭落下,說不定他們都會死在這裏。

“好了!大家快撤!”

就在此時,葉楓猛然間從地上飛起,先是身上不知火迸發,化作一隻火鳳衝向光拳,然後大聲喝道。

火鳳和光拳撞擊在一起,頓時形成一片火牆將光拳包裹起來。

光拳的速度微微一頓,而衆人也立刻乘着這個空隙,齊齊向着陣法中心奔去。

在陣法的中心,一團黑色火焰緩緩跳動着,快速地勾勒出的一個一丈多高的門戶。 西方海港,在夕陽殘輝照射下,「藍天號」游輪冒起一股黑煙,朝港外駛出,划向東方。

「藍天號」游輪是夏國租借的一艘商業游輪,因為噸位較大,足足可以容納數千之眾。

夜色落下。

在一望無際的波濤當中,游輪緩緩行駛,劈波斬浪。

游輪頂部豪華艙室內,暖光照射,秦穆然坐在靠近窗口的沙發上,目光注視著窗外的海平面。

「隊長,這艘游輪預計明天中午可以到達夏國洋城港口。」

石大壯說道。

「好,明天到達洋城后,你帶領東皇小隊直接回基地休整一天,然後回京城待命。」

秦穆然說道。

「是,隊長,我們去京城幹什麼?」

石大壯詫異問道。

秦穆然笑道:「不用多問,到時候你們自然會知道的。」

石大壯並未多言,轉身退下。

他是一名軍人,秦穆然的話他只需要執行就可以,沒必要非得問出緣由。

石大壯離開之後,秦穆然起身,準備去看一下史蒂文,順便問一下關於治療血癌的方案進展如何。

此刻。

在史蒂文的船艙內,史蒂文正爬在桌前,研究如何進一步改進抗血癌特效藥的方法。

見到秦穆然走了進來,史蒂文立刻起身,賠笑迎接。

「冥王大人,這麼晚了,您怎麼想起來我這裡了?」

史蒂文笑著問道。

秦穆然掃視了一眼史蒂文的艙室,擺滿了各種醫學儀器和實驗器材。

一劫成婚,冷少別霸道 「我來看望一下大家,怎麼樣,坐船還習慣吧!」

秦穆然笑道。

「還行,雖然是第一次坐船去東方,但是一路上感覺還可以適應,沒什麼大問題。」

史蒂文回道。

秦穆然微微點頭,走到史蒂文桌前,隨意翻看了幾頁史蒂文正在寫的方案。

不難看出,史蒂文對於這件事情還是很上心的,即便是坐船,也不忘繼續工作,畢竟,秦穆然不僅救了他女兒,還不計前嫌的給了他一條生路,這對史蒂文來說是莫大的恩情,他只用儘快研製成功抗血癌藥物才能報答秦穆然。

「關於治療血癌的藥物和方案,現在準備的如何了?」

秦穆然問道。

挖掘地球 他深夜來這裡看望史蒂文,其實就是想了解一下藥物研製進度。

史蒂文回道:「冥王大人,您也知道,血癌本身就是一種世界性難題,我花費了十幾年的時間才,才研製出這種特效藥,目前還差人體測試階段,這個問題短時間內恐怕很難完成。」

秦穆然眉頭一皺,雖然他內心著急,但也並沒有發作起來。

血癌在世界醫學上都屬於難以攻克的難題,史蒂文能夠研製出特效藥,已經實屬不易。

「我知道這種藥物確實很難研製,這些天你和你的意料團隊,也都很辛苦,但是麻煩你再儘快多想想辦法,我的朋友現在很急需這種藥物。」

秦穆然說道,他盡量將自己的語氣放緩,他不想讓史蒂文感覺到有壓力,這樣只會對他造成心理負擔,對工作沒有任何好處。

雖然,秦穆然的語氣已經足夠平和,但史蒂文還是臉色一緊,內心有些心慌。

畢竟,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祗之一的冥王。

「冥王大人,您放心,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儘可能解決這個問題,如果實在不行的話,那我們也只能採用冒險的治療手段……」

史蒂文說道。

他嘴裡所謂的冒險方法,就是直接跨過人體測試階段,將特效藥投入臨床使用。

這樣因為缺乏人體測試,所以存在看不到的危險和潛在副作用,但如果真的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秦穆然也只能選擇史蒂文提出的這種危險辦法。

就在這個時候,秦穆然的手機,忽然響動起來。

秦穆然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雷凱打來的電話。

接通電話后,手機中響起雷凱的聲音:「老大,你們還順利吧!」

「一切順利,怎麼,我才剛離開西方,你小子就想我了嗎?」

秦穆然笑道。

「老大,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啊!不過,我現在給你打電話,是有件事情想要跟你彙報一下。」

雷凱在電話中說道。

「說吧!」

秦穆然淡淡地回道。

「老大,前幾天你讓我們盯緊的那幾名寒國人,被他們給脫身跑了!」

雷凱說道。

「什麼?你們幹什麼吃的,在咱們自己的地盤上,你們居然連幾個寒國人都沒有看住?」

秦穆然語氣一沉,不怒自威,讓雷凱瞬間有些驚恐。

西方是冥王殿的地盤兒,冥王交代的事情辦砸了,誰吃罪得起?

「老大,那幾名寒國人沒什麼,我感覺跟他們接頭的人大有來路。」

雷凱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沉思片刻,並沒再過多責怪什麼,事已至此,多言無益。

幾名寒國人,在自己地盤上被跟丟了,這很有可能是和他們接頭的人動的手腳,否則憑藉區區幾名寒國人,絕對逃不出冥王殿的眼睛,而在西方,能夠幫助他們躲避冥王殿追捕的人,恐怕也只有另外四大神殿了。

秦穆然沒有再多想,反正還有許子顏做自己的眼線,不怕找不到他們。

「我知道了,你儘快動用冥王殿的實力,查一下那幾名寒國人去向,順便查一下他們去西方和誰接頭,又到底提走了什麼貨物,一有情報,立刻跟我彙報。」

秦穆然說道。

「明白,老大,我立刻動用冥王殿的勢力查找他們,兩天之內,肯定給你答覆。」

雷凱在電話中信誓旦旦地說道。

秦穆然本想再叮囑幾句,但是因為身處游輪上,信號區域極其不穩定,直接中斷了信號。

秦穆然索性掛斷電話,眉頭帶著几絲凝重。

第一組到底想要搞什麼幺蛾子?

秦穆然沒再多想,陪史蒂文了解了一下資料血癌方案后,便回艙休息。

次日中午。

碧波萬里的海面上,一望無際,「藍天號」游輪快速朝夏國洋城港口開去。

這時候,眾人都已經來到了甲板上,秦穆然在孔博士和林海以及東皇小隊等人陪同下,站在游輪甲板的最高層,憑欄而望。

只見遠處,三艘打著夏國旗幟的艦船,朝他們開了過來!

「隊長,快看,是咱們的夏國的艦隊,我們終於回國了!」

石大壯激動說道。

眾人看到遠處駛來的夏國艦隊,甲板上數千夏國同胞,立刻發出一陣歡呼聲,他們這些天在西方備受煎熬,如今,終於回國了。

與此同時。

遠處靠近的夏國艦隊,發出一聲巨大的鳴笛聲,彷彿是在向他們打招呼。

「『藍天號』游輪,我們是夏國九龍山基地海軍艦隊,我們奉命來迎接你們回國,你們安全了!」

艦隊用擴音器高聲大喊,聽到這振奮人心的喊話聲,游輪上響起一陣振奮人心的歡呼聲。

「夏國萬歲!」 門戶高一丈,黑色火焰勾勒出玄奧的花紋,和地上刻畫的陣法渾然一體,中間一團黑色的漩渦不斷旋轉,仔細望去,漩渦深處星星點點,仿若星辰。

衆人齊齊奔入門戶之中,葉楓和郝大寶兩人斷後,努力控制着陣法的運行。

“大寶,快點和我離開這裏!”

經過的趙小川對郝大寶說道。

“等等,你先去,我馬上到!”郝大寶道:“現在我和葉楓控制着陣法根本脫不開身!”

趙小川還想說些什麼,但一旁的賈靈瑤道:“小川哥哥,快點吧!要不然來不及了!”

趙小川咬咬牙,猶豫片刻,自己現在沒有絲毫力量,留在這裏似乎只能當拖油瓶。

“好,我先走,但你要馬上到!”趙小川說道。

醫妾 郝大寶笑着點點頭,趙小川和賈靈瑤兩人最後鑽進了門戶之中。

“葉楓,一定要攔住仙,不能讓他追上趙小川!還有你先離開,快點!”

郝大寶見所有人都消失在門戶中,臉色一肅,轉頭對葉楓說道。

葉楓重重點頭,看了被火焰圍困的仙,帶起地上受傷的郝仁,一個閃身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現時,他已經進入了門戶之中。

“哪裏跑?”

就在此時,被火焰包裹的仙高喝一聲。

那些火焰紛紛化爲拳頭大小向着四周飛散而去,散落在四周。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