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破港距離古風城的距離也有近四百公里,為了趕時間木恩直接駕馭聖盾高速飛行;在聖盾里木恩一邊控制這方向,一邊思考著關於蒂莫西的事情。

如果人死了,他乾脆也就作罷了;但現在既然知道人還活著,蒂莫西又不是令人討厭的人,木恩覺得自己還是應該想辦法救一救的。

想要救援蒂莫西的難度有幾個方面:第一,木恩沒有足夠的實力,不可能直接闖進去直接救人,只能採取偷偷潛入的方法,而這就需要木恩想辦法確認蒂莫西被關押的位置;第二,戴瑞爾被自己抓了起來,雖然避免了讓他傳遞消息,但明日一早就有人會發現戴瑞爾失蹤,到時候聰明的人一定會聯想到什麼,通知本澤閬,也就是說木恩的時間真的很緊。

想了一會兒,木恩想到了本澤閬的父親本森,本澤閬肯定不可能像處理蒂莫西一樣將本森關押起來,最多是軟禁。若是自己能夠找到本森,相信本森應該知道蒂莫西可能被關在了哪裡。也肯定會願意幫自己救出蒂莫西。

整個事情的第一個關鍵點就是找到本森,那麼本森又會被軟禁在什麼地方呢?

木恩突然自嘲的一笑。幸好將戴瑞爾帶了出來,這個人參與了整件事情,想來對公爵府應該很熟悉,本森被軟禁在哪裡也應該很清楚。


木恩便逼迫戴瑞爾說出了本森可能被軟禁的地方,那是在公爵府後方的一個院子中,那裡的環境不錯,平時本森也喜歡住在那裡,以養病為由將本森軟禁在那裡,其他人也看不出什麼來。

聖盾的速度非常快捷。很快木恩就來到了巨破港城外,這一來一去離開的時候天還是亮著的,回來的時候天已經大黑進入了深夜,但這個時候正是私下裡做事情的最佳時機。

木恩想辦法確認了整座公爵府的布局,便大致知道了本森如今被關押在什麼地方,他依舊如法炮製地施展『地行術』進入了這偌大的公爵府。

本森被軟禁的地方,安排的都是本澤閬的心腹,日夜不停地監視著周圍的一切;可是他們沒有想到敵人不是從外面闖進來,而是從裡面悄悄進入。

木恩再一次出現在別人的屋子裡。可是這次與戴瑞爾不同的是,屋子裡的燈是亮著的,憂愁的本森依舊睡不著覺,躺在床上獃獃地看著床頂。

當木恩這樣一個大活人突然出現的時候。機敏的本森第一時間發現了自己的房間里多了一個大活人,看到本森要張口問話,木恩害怕門外的人聽見。連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低聲說道:「我是蒂莫西的朋友。我找你是想問蒂莫西的事情。」

本森一愣,立馬將要喊出嘴的話收回了口中。驚喜地問道:「真的?」

木恩點了點頭,低聲說道:「對!我聽說蒂莫西出了事,來看看能不能幫上些忙。」

本森多看了木恩幾眼,疑惑地問道:「可是我怎麼沒見過你?」

木恩笑道:「前年深藍王國的迷霧森林異動,我是當時在深藍認識的蒂莫西,本森公爵你當然不認識我。」

本森點了點頭,緊皺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來:「哎,事情已經過去快一個多月了,也不知道蒂莫西現在怎麼樣了?都是我害了他啊!」

木恩安慰道:「沒事,我已經知道本澤閬給蒂莫西服用的是什麼東西,那種毒藥雖然讓蒂莫西失去了力量,但不能立即置蒂莫西與死地,蒂莫西想來還有幾百天的日子可活,而且為了照顧你的感受,你兒子大概也不敢將他殺死。只要能夠將他救出來,解毒的事情我們還可以另外想辦法。」

本森聞言嘆了口氣:「哎,這樣就好,這樣就好。那這位小兄弟,你說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如何才能將蒂莫西救出來?」

木恩便直接說道:「現在關鍵的問題就是我不知道蒂莫西到底被關押在了什麼地方?若是知道他被關押在了什麼地方,我就能夠將他救出來了。」

本森仔細思考了一會兒,斷然說道:「這個不孝子肯定是將他哥哥關在後山的地牢里了,那裡是我們古齊家族關押最重要的犯人的地方,他怕出意外一定會將他關押在那裡!」

木恩聞言心中舒了一口氣,只要本森知道在哪個地方就好,他便問道:「那個地方在哪裡?」

本森為木恩仔細指點了方向,讓木恩明白了那個地牢在什麼地方,但是當木恩準備告別離開的時候,本森卻再次拉住了他,問道:「你怎麼進去救人?」

木恩笑道:「現在時間很緊,我們必須在本澤閬反應過來之前將人救出來,我準備直接像剛才這樣潛行過去,你看怎麼樣?」

本森搖了搖頭,說道:「這是不行的。那是我們家族最重要的地方之一,防守非常嚴密,時刻都有人監視著哪裡,你這樣闖入很容易被人發現的,到時候反而打草驚蛇。」

本森的話讓木恩眉頭一皺,這可就難辦了,他看向本森,問道:「那可還有其他辦法?」

本森也緊皺著眉頭思考起來,片刻后他無奈地嘆了口氣:「硬闖是絕對沒有辦法的,不僅救不了蒂莫西,就連你都可能被抓起來。」

木恩想了想便問道:「硬闖不行的話,那我們混進去如何?」

本森一愣:「混?怎麼混?」

木恩沒有回答,繼續問道:「本森公爵,你可知道那些人可以進入這個地牢?」

本森想了想說道:「除了我們父子,還有管家卡萊,以及羅林。」

木恩點頭:「既然除了你們還有人能進去,那就好了;不知道這個管家卡萊是不是住在公爵府上?」

本森點了點頭:「是的。」

木恩笑了起來:「那就好了,你將他叫過來,就說要問他一些事情。」

本森疑惑起來:「叫他過來幹什麼?難道叫他去監獄里將蒂莫西放出來?這不可能的,他沒這麼大的膽子。」

木恩笑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自然有辦法。」



本森疑惑地看了木恩幾眼,最後將信將疑地打開門讓門外的士兵將卡萊叫過來,說自己要問他些事情;本森雖然被軟禁了,但只要他不出這個院子,不單獨接見可疑的人,他想做什麼都是可以的。

管家卡萊已經睡了,但本森召見他不得不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當他剛剛進入本森房間以後,本森將身後的們關了起來,然後卡萊只感覺眼前一黑就昏了過去……

木恩將卡萊身上的衣服扒了下來,穿在了自己身上,然後對照著卡萊的樣子給自己易容起來,不一會兒兩張一模一樣地面孔出現在了本森面前;本森目瞪口呆地看著面前的兩張幾乎一模一樣的臉,驚奇地嘆道:「這是什麼魔法?這太神奇了吧?」

木恩笑了笑,沒有解釋,其實他知道,自己的易容還是有些缺陷的,比如他的身材和卡萊不一樣,他不得不在這方面進行偽裝,但偽裝出來的身材和自然的身材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若是在白天的話很容易被聰明的人看出來;另一方面,易容便不能模仿一切細節,若是有非常熟悉卡萊的人,只要和木恩多呆一會兒就會發現不對勁了。

不過在夜色中,這些缺點都很容易被掩蓋,只要將蒂莫西帶出來就可以了;他看向本森,笑道:「你把這個傢伙先藏起來,等會兒我將蒂莫西救出來后再來找你。」

本森看了看木恩,點頭道:「你如今這個樣子進去那個地牢倒是沒有問題,可是你想把蒂莫西帶出來恐怕不太可能吧?」

木恩沒有解釋,只是說道:「你看好這傢伙,等我的好消息就行了。」

說著,木恩開門離開了房間,門外的士兵見狀問道:「卡萊大人,不知道族長有什麼吩咐?」

卡萊嘆道:「老爺有些想蒂莫西了,讓我去地牢看看,哎……」

士兵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木恩按照本森告訴他的路線,輕鬆地朝地牢走去,地牢的守衛見到他都恭敬地向他鞠躬,果然很容易就進入了這個看守嚴密的地牢。

整座地牢關押著很多對古齊家族來說很重要的犯人,甚至包括早年蒂莫西和本森抓捕的一些窮凶極惡的海盜頭頭等;所以這裡的防守確實非常嚴密,木恩感覺到周圍的地層中被釋放了偵測法術,如果通過不正常的手段強行進入的話,肯定會打草驚蛇;而這裡的防守力量也非常強大,以木恩一個人的實力是沒有辦法,只能束手待斃的。

看來這趟來找本森,真的是找對了人。(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超級位面大戰艦》更多支持!

木恩偽裝成了管家卡萊,在這個重要的地牢里,如同散布在自家後花園,很快就找到了關押蒂莫西的牢房。

蒂莫西疑惑地看著進入牢房的卡萊,他很熟悉卡萊,他感覺到這個『卡萊』有些怪異的感覺,但他沒有說話。

木恩返身支開了守衛,對蒂莫西說道:「蒂莫西,哈哈,你可真倒霉,堂堂傳奇強者竟然變成了如今這個模樣。」

這個聲音和剛才與守衛說話時不一樣,不是卡萊的聲音,他越發怪異起來,他問道:「你不是卡萊,你是誰?」

木恩笑道:「你曾經見過的一個小傢伙。」

蒂莫西眉頭一皺,一時想不起來:「見過的小傢伙?」

木恩笑道:「你暫時也想不起來,等下再告訴你,我這次是來救你的。」

蒂莫西自嘲道:「救我?沒有想到我一個傳奇法師竟然需要一個小傢伙來救,不過你恐怕無能無力了,你是不可能把我從這裡帶出去的。」

木恩笑道:「我有個半位面,你若是相信我的話,就讓我把你傳送進去;這樣不就帶出去了嗎?」

蒂莫西一愣:「半位面!你竟然還有半位面,你到底是誰?」

木恩笑道:「怎麼害怕了?」

蒂莫西聞言笑道:「反正都這個樣子,還有什麼可怕的,來吧!」

木恩聞言取出傳送法杖將蒂莫西傳送到了半位面。又將昏迷的戴瑞爾從半位面中取出,扔在了牢房裡。就先讓這個傢伙代替一下被他陷害的蒂莫西吧。

木恩很快就獨自離開了地牢,然後來到了剛才本森所住的地方。叩開了本森卧室的門。

卧室里

本森看著木恩獨自一人,失望地問道:「失敗了?」

木恩笑了笑,將蒂莫西從半位面中傳送了出來,然後對蒂莫西說道:「你快和本森侯爵道別吧,我們馬上就要離開這裡了。」

蒂莫西和本森之間感情深厚,本森從來都是將蒂莫西當做自己的親生兒子看待,對他非常讚賞,蒂莫西也一直感念本森的知遇之恩,蒂莫西被抓后。這還是兩人第一次見面,一時相顧無言。

本森伸出了自己已經蒼老而無力的雙手,抓住蒂莫西的肩膀,低聲嘆道:「對不起,是乾爹害了你!」

蒂莫西看著消瘦了很多的本森,輕鬆地笑道:「沒什麼,乾爹你也是為了我好,只是沒想到事情最終會變成這樣。」


本森搖頭道:「這些都是我們古齊家族欠你的,他們又怎麼能明白沒有你-蒂莫西。又哪來古齊家族輝煌的今天?古齊家族沒有了你,遲早會走向衰退,又如何能保住如今的家業。」

蒂莫西搖頭道:「我對這些所謂的領地、家族一點都不關心,我留在這裡只是想要照顧本森老爹您。如今看來恐怕是再也沒有機會了。」

本森聞言也悲傷起來,默然半晌后說道:「我有個請求,蒂莫西……」

蒂莫西看了看本森。他一眼看出了本森想要說的話,本森是想讓蒂莫西不要記恨本澤閬。那畢竟是他本森的兒子,是古齊家族的傳承者。但面對這個曾無私幫助自己建立了如今風光家族的義子,本森這話怎麼也說不出口。

蒂莫西心神領會,即使發生這樣的事情,他也不願讓本森為難,是這個老人給了他暫新的第二次生命,給了他尊重和生命的意義,他故作輕鬆地說道:「如今古齊家族也沒什麼事了,這次離開我恐怕就不會再回到這個地方了,老爹今後你一個人可要照顧好自己。」

本森將沒有說出口的話收了回去,感激地看著蒂莫西,略帶悲傷地笑道:「希望這位小兄弟能幫你將毒解掉;老爹我也老了,過不了多久估計就入土了,只是可惜再也看不到你最後一眼……」

蒂莫西聞言心中難受,說道:「不管怎樣,本森老爹你永遠都是我的老爹。」

因為時間很緊迫,不知道地牢里的帶瑞爾到底什麼時候會被發現,蒂莫西只是與本森簡單地續了下舊,然後又被木恩收回了半位面中。

木恩趁夜離開了巨破港,乘坐傳送陣回到了柯澤拉王國的王都雄風港,而這個時候天才開始蒙蒙白。

木恩並沒有傷害戴瑞爾,昏迷的戴瑞爾子爵在牢房裡很快就清醒了過來;他睜開眼茫然地看著四周,原本他以為自己還呆在那個年輕法師的半位面里,哪知道看了一會兒越看周圍的環境越覺得不對勁。

這裡的環境讓他感覺相當熟悉,細細想來幾天前他的外甥本澤閬才剛剛帶他來過這裡,這裡正是之前關押蒂莫西的地方。

自己怎麼會在這裡,自己不是被抓起來了嗎?

想到這裡,戴瑞爾突然暗道一聲:糟糕!

現在自己在這裡,而蒂莫西卻不見了,很顯然蒂莫西已經被人救走了,那可是一個傳奇強者啊!

論地位傳奇強者堪比王爵,蒂莫西被救走,那戴瑞爾他們陷害傳奇強者的事情很可能就會被泄露,到時候恐怕整個科澤拉王國都不能夠容下他們。

想到這裡,戴瑞爾連忙大呼起來:「來人!快來人!快來人啊!」

地牢里的守護者聽到呼喊聲,慢慢地走了過來,可是當他看清地牢里呼救的人卻嚇呆在了當初:蒂莫人呢?

守衛連忙喝問道:「你是誰?你怎麼在這兒?之前關在裡面的人呢?」

戴瑞爾氣不打一處來,這些守衛居然還有臉問自己,他連忙劈頭罵道:「你這個蠢材!我是本澤閬的舅舅。戴瑞爾子爵;我還想問你,這監獄里的人呢。你們怎麼看守的?」

守衛被罵心中老大不爽,你連怎麼被換進去的都不知道。我這個守衛又怎麼能夠知道;不過他也知道這下子事情大了,連忙將戴瑞爾放了出來,通知了本澤閬。

本澤閬知道了這件事情后,記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這事兒能不急嗎,要是讓科澤拉王國的國王知道自己居然如此蓄意地謀害對自己家族有大恩的的傳奇級強者,而且此舉直接讓科澤拉王國的傳奇強者從五個的數量減低到了四個,那古齊家族就真的完了。

爆寵萌妃:殿下,休要走

蒂莫西到底是被誰救走的?

本澤閬對地牢的守衛進行了詳細的詢問,最後問出這段時間除了他自己外,唯一進過地牢的就只有卡萊管家了。

可是卡萊管家為人謹慎膽小。是絕對不敢得罪自己這個未來的古齊家族族長的,如今卡萊管家又在何處?

這一問又知道了卡萊管家昨晚去了本森住的地方,然後被敲暈關了一段時間,他也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本澤閬無奈之下只得找到了自己的父親,看來這個老傢伙肯定知道些什麼……

本澤閬連忙趕到了本森住的院子,本森如今心情正好,躺在院子里透氣兒,本澤閬直接上前問道:「父親,蒂莫西被人救走了。你知道嗎?」

本森看了一眼本澤閬,笑道:「知道,那人問的我蒂莫西被關在哪兒,我告訴他在地牢。然後他讓我把卡萊騙來敲暈,他偽裝成卡萊的樣子將人救了出來。」

本澤閬看著本森,氣憤地說道:「父親。你知道你將蒂莫西放走了,對我們家族來說有多危險嗎?」

本森坐在椅子上。淡淡地瞥了一眼本澤閬:「這下知道害怕了?早幹什麼去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