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天行、秦司音、莫輕舞,甚至諸葛青兒和項天明,也紛紛往前一步。

殺意蒸騰。

“阿彌陀佛!且慢!”

寂寞老和尚叫住了衆人:“小風子大鬍子,你倆剛纔不是還在猜忌有大能隱藏其中的嗎?”

聞言。

風長卿和周擎蒼對視一眼。

旋即,兩人又同時看向石柱平臺。

剛纔,他倆確實有這樣的猜疑。

但同時,他倆也猜到了是白小鳳的可能。

只是,此時煙塵繚繞,洞穴震動,碎石鋪天蓋地的砸落下來。

石柱平臺上的景象,真的很難看清。

陸總,求婚請排隊 和諸位大佬先入爲主,生死之險下想當然的甩鍋不同。

他們,要顯得更冷靜。

判斷,也更加客觀。

如果是白小鳳在搶寶,他們倒是無所謂了。

但,如果是有大能潛藏在暗處搶寶的話。

現在一出手,指不定那位大佬能在暗中笑成智障。

一波內耗下來,那接下來能打的,可就沒幾個了。

深吸了一口氣。

風長卿擡手道:“再等等。”

周擎蒼濃眉一挑:“還等?洞穴都要塌陷了,咱們等的起嗎?”

風長卿擺擺手,目光深邃地看了一眼石柱平臺:“等得起!”

石柱平臺上。

白小鳳聽到下方大佬們的怒罵咆哮,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這關門打狗,簡直,乾的漂亮啊!”

隨即。

他又看向了黃帝母鼎上的金光漩渦。

金光漩渦中的吸扯力,越來越大,將整個黃泉寶藏內的一件件重寶,盡皆吸進了黃帝母鼎中。

一開始,他很震驚,也很驚駭。

但現在。

看着那一道道拖拽着金光匹練,飛進黃帝母鼎中的重寶。

嘶~

此情此景,真的好漂亮喲。

甚至,他還有些不滿的跺了跺腳:“好歹是天下第一鼎,吸得怎麼這麼慢?”

轟隆!

泊心公寓 話音未落。

黃帝母鼎猛地震動了一下。

其上的金光漩渦,瞬間盪漾出一圈宛若實質的金光漣漪。

隨即,金光漩渦,轟然暴漲了一倍。

而其中的吸扯力,更是轟然暴漲到了一個極爲恐怖的地步!

白小鳳目瞪口呆起來,擡手揉了揉鼻子:“我的天,這麼善解人意的嗎?”

“它現在,是你的。”

腦海中,冥尊淡淡說道。

嗖!

嗖!

嗖!

……

隨着黃帝母鼎的金光漩渦吸扯力暴漲。

剎那間,整個黃泉寶藏內的重寶,以更快的速度被吸扯進了黃帝母鼎。

大有氣吞山河的氣勢。

“嗷吼!”

世界第一寵:財迷萌寶,超難哄 下方,一聲大蟒咆哮。

妖氣轟然沖天而起。

隨即,一方黑印被金光包裹着,宛若閃電一般,咻然飛進了黃帝母鼎中。

白小鳳激動地咧嘴笑了起來:“連常天慶都擋不住黃帝母鼎的吸扯力,那些狗,就更擋不住了!”

轟!

五秒過後,最後的幾十件重寶,一股腦的拖拽着金光,全部沒入了黃帝母鼎中。

隨即,金光漩渦猛然停止了旋轉。

黃帝母鼎,也停止了震動。

彷彿從高速衝刺,一下子踩住了急剎車。

就連震動的即將塌陷的洞穴,也停止了崩裂塌陷。

天地。

戛然死靜下來。

煙塵滾滾。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神情冰冷地笑了笑。

然後,他轉身,走到了殘存的石柱平臺邊緣,居高臨下的俯瞰下去。

“實不相瞞,本大爺搶你們的寶,真的好爽。”

轟隆!

這話,宛若驚雷,在大佬們的耳邊炸響。

還在驚怒憤恨中的大佬們,登時炸了!

“該死!該死!白小鳳你個畜牲,其心可誅,天誅地滅!”

“過河拆橋,卸磨殺驢,老夫今日要與你決一死戰!”

“諸位同道,白小鳳現在是我們陰陽界共同的敵人,我等定要聯手,誅殺了他,重奪重寶!”

……

“乾的漂亮!”

風長卿和周擎蒼相視一眼,同時笑了。

既然確定剛纔是白小鳳在奪寶,那最後的疑慮也打消了。

石柱平臺上。

“本大爺知道你們很憤怒,畢竟是剛到手的重寶嘛。”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眯着眼睛,殺意激盪,冷笑着說道。

“本大爺也知道你們很想殺我,畢竟搶了你們的寶嘛。”

“本大爺也很惋惜,自己明明想做一件造福陰陽界的事,卻成了陰陽界共同的敵人。”

……

一字一句,從天而降。

還在驚怒憤恨的大佬們,紛紛一怔。

這傢伙,難道是心存善念,浪子回頭,知道怕了,想要歸還寶物彌補?

然而。

緊跟着。

一道冰冷的聲音,被陰力催動着,猶如九幽吹出的徹骨寒風。

猛然,炸響。

“但是,我驕傲了嗎?”

本章完 什麼?!

所有大佬登時睚眥欲裂,怒火熊熊燃燒。

挑釁!

嘲諷!

簡直,厚顏無恥!

一個個大佬緊咬着牙齒,咯咯作響,恨不得將白小鳳生吞活剝了。

到手的寶貝!

拼了老命得到的重寶。

卻被白小鳳過河拆橋,直接搶寶。

甚至,還落到如此境地,被白小鳳說出這樣的話。

簡直,可惡!

人羣中。

一箇中年rén dà佬越衆而出,渾身陰力噴薄,右手劍指悍然朝着石柱平臺上的白小鳳指來:“白小鳳,我等,今日定要與你一戰!”

這話,像是倒進油鍋裏的冷水。

瞬間,讓所有憤怒的大佬,炸了!

一個個大佬紛紛上前一步,殺意升騰。

“和我們陰陽界爲敵,你就該死!”

“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將我等置於炮灰境地,你好狠的心!好不要臉!”

“殺!諸位同道,一起出手吧!”

……

與此同時。

風長卿等人神情肅殺,陰力也涌動起來,隨時準備動手。

若不是因爲白小鳳和黃泉寶藏的緣故,他們早就已經動手。

現在,事情已經塵埃落定,那就該是動手的時候了!

“好不要臉嗎?”

殘存的石柱高臺上,白小鳳揉了揉鼻子,嗤笑了一聲:“真的,好不要臉了!”

轟隆隆……

登時,身後金光涌起。

整個黃泉寶藏洞穴,再次轟鳴震顫起來。

碎石、煙塵,簌簌落下。

羣情激奮的大佬們登時臉色大變。

紛紛驚恐地仰望着洞穴洞頂,剛剛提起的殺意,瞬間被恐懼取代。

這洞穴,怎麼又要塌了?

但,緊跟着。

一道冰冷的聲音從石柱平臺上傳下。

“剛纔那位第一個站出來要殺本大爺的,你有種,再往前一步!”

聲音冰冷,殺意凌厲。

人羣中,那位中年人臉色一變,眉頭緊擰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